《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3300|回复: 11
收起左侧

[文学评论] 抚宁文学的三次反思

[复制链接]

77

作品

166

互动

3411

积分

驻站作家(金牌)

股份
3017
威望
710
精华
8
粉丝
5
好友
3
注册时间
2018-2-27
最后登录
2022-7-24
在线时间
148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18-2-28 21: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抚宁文学的三次反思
文:吕立


  二0一四年二月二十四日受占新之约,要我于三月二日晚8点,在抚宁作家群里谈一下“近30年来抚宁文学创作发展态势”。
  
  30年,对于我这个53岁的人来说确实有点漫长。且不说在整个过程里我参与的很少,即便是参与的那部分,也没有做过多大的贡献,我确实没有资格谈这个话题。但既然来了,总得有所交代。说了这么多年的话,其中也写过少许一点文字,但今天我仍有进京赶考的紧张。除了前面的原因,这个题目里的“态势”两个字也让我犯难。这两个字连用,在字典里不太好找,但意思是明白的,也很生动。态,大概有心态和状态的意思;势,是走势和发展。我想应该是走过的路,正在走的路和即将要走的路。为了要走好未来的路,我们有必要了解曾经走过的路。今天我将把一知半解的路,告诉大家,或许在那里你还能感觉到文学的心跳。
  
  占新的题目太大,在不改变他的本意的情况下,我给自己的说话起了一个标题——抚宁文学的三次反思。
  
  第一次反思——空穴的风铃
  
  大约在1987年到1989年,抚宁县活跃着一批热爱文学的年轻人。他们激进、狂热、敏感、多情。年龄最大的26岁,最小的16岁。除了极个别的有家室,百分之九十几的人,过着快乐的单身生活。那是个无忧无虑的年代,也是个多愁善感的年代。在这样的年龄里,幻想总是被无限夸大的,他们可以七、八个人挤在一起,一盘花生米,一盘拌白菜心,随便找点东西吃,谈着文学。不是因为寂寞,也不是为了消遣,他们动情的言说已经穿透他们的身体,他们的眼睛迷离在文学的光辉里。一个必然的结果出现了:在一个午后,在当时文化馆的一间平房里,一个文化馆干事,一个牧羊人,一个教师,两个职员,正在策划着一场阴谋,他们想让更多的人和他们一起在迷茫里求索。于是,就有了“五月诗社”这个名字。慢慢地,这里聚集了近百号的文学青年,他们时常有组织的聚会,或三言两语,或长篇大论地谈起人生,谈论文学,探讨作品。在他们之前抚宁有文学作者,而他们却是每个作者心中的风暴。在这个风暴的中心,我们需要提及两个人:丁连斌和白绍兴。连斌是这个组织里唯一中文系毕业的大学生,当时又在文化馆工作。他有着敏锐的文学意识,和较深的哲学底蕴。很高的文学素养,使他具有高屋建瓴的眼光。他时常带领大家探讨人是从哪里来的,到哪里去的问题,并试图用诗歌的形式加以表达。他总想把自己的心系在石头上,去叩问大地,挖掘生存。他的意义在于渲染和传播。白绍兴,一个恬静优雅的男人,个子不高,但很匀称。笑起来嘴角会出现细细的褶皱,有点像猫,他具备猫的智慧。在当时真正坐下来读尼采,读叔本华的人大概只有他。哲学使他稍显成熟,在他平静的外表里,一场摧毁他生命的风暴正在酝酿,他感觉着风暴来临之前的痛苦,他渴望这痛苦,有如迎接盛大的节日。他赖以谋生的东西是羊,而他最在乎的却是羊字的写法。他看到了真正的美,在世界之外,在心灵的某个角落里。他是牧羊人,却时常让羊走失,我到现在也不清楚,是他放羊,还是羊放他。在灵魂游荡的时候,产生了他的呓语,他把它叫“生命的需要”。与他交往就像遇到一眼井,你看不清楚,却可以饮用。
  
  “五月诗社”,这空穴里的风真的很大,它席卷了秦皇岛市,乃至四县三区。市文联的老师来了,兄弟姐妹们来了,他们不仅带来了智慧和力量,更重要的带来了风铃般的希望。
  
  第二次反思——溪谷的花朵
  
  1989年抚宁文联成立,第一期《天马》出刊,各协会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五月诗社”的使命已经完成。就如同风暴过后的寂静,诗社在绚丽和壮美中谢幕。当时《天马》编辑部的成员有三人:程占新、周岩、赵永红,全是诗社的成员。编辑部成了诗社社员的聚集地,稿件百分之九十来自诗社成员。这段时间,白绍兴沉迷在尼采、佛洛依德里,睁着眼睛说梦话,说生者的话,说死者的话。生命本真里的东西,在他体内翻滚。丁连斌继续研读西方现代文学,词语越来越趋于破碎,思想却逐渐凝重。而我那时迷恋着老子和庄子,只知道大道无道,却不查道亦有道,沉醉在自我迷恋中,不能自拔。这个时期出现了许多好的作品:马国华的小说《钟摆》、《在长城那边》,程占新的小说《不正常》、《明日去旅游》,周岩的小说《假如快乐不是风》;赵永红、杨小东、刘文杰、王雪丽的诗歌;白绍兴、程占新、杨宏玲、丁连斌的随笔,特别是程占新的小说《明日去旅游》,在《天津新作家》发表后,又被“花山文艺出版社”收人专集。这些当年诗社的骨干,正在成长中反思。视野不断扩大,胸怀不断敞开。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褪去了喧嚣的外衣,走向自己的灵魂。他们收拾起骄傲的心,小心珍藏,他们平静地对待生活,就像对待生与死。既然生与死对于有限的存在都是第一次,他们注定要在时间里享受距离。他们迷茫、深思、痛苦、超越,独辟蹊径,为生活吃苦,为文学耐劳。文学净化了他们的心灵,文字成全了他们的肉身。在这样广阔的背景下,牧羊人白绍兴成了文化产业的创业人,周岩、杨宏玲、赵永红、孙文红成为媒体的执行人,农民的孩子以笔为锄,指点江山,这是文学的骄傲,也是文学工作者的尊严。
  
  现在是时候了,该我出场了。谈谈我自己,或许从中可以找出抚宁文学创作发展的一些端倪。我是一个孤独大于浪漫的人,具有人的两面性。在人群中我是浪漫的孤独者,在文友中我是孤独的浪漫者。在我两年多的“五月诗社”社长职位上,一直做着组织、协调、服务的工作。为每个星期的活动协调场地,为活动的开展筹措资金,为社员的生活解决困难,凡是力所能及的事情我都愿意做。我在社员的心中,与其说是社长,倒不如说更像个大哥。这种友情,一直持续到现在,它是我喜欢文学的初衷,也是我坚守至今的动力。后来,我做了《天马》编辑,当了县作协副主席。可以说,我是抚宁文学发展的参与者,和见证人。或者说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见证人。期间,我曾写过一些诗歌和散文,除《天马》外,很少外投。抚宁文学创作发展的脉络一直都很清晰,很平静,这与我们当初的理念有关系。我一直认为,心灵的东西是有其先天条件制约的。它的地域性、自为性、渗透性有的时候竟表现出来一种强制性。抚宁在文学创作上,地域性极差。它缺少金陵的细腻,西安的厚重,皇城的辉煌,这是历史带给我们的遗憾。它不足以培养出惊世的花朵,即便或许出现,那也是偶然的产物,绝非必然。那么,我们要文学干什么呢?文学对我们来说不是一种放弃的选择吗?当然不是的,文学还有它的自为性和渗透性。文学可以给你透明的眼睛和清净的心灵。我们可以把心挂在树枝上翻晒,让自己的灵魂起舞。这一刻,陶醉在自己创造的形式里,或低吟浅唱,或披发长歌,你觉得舒服就好,自在就好。写作只是个人的行为,往大了说,陶冶情操;往小了讲,自娱自乐。它给坎坷的人生一个出口,给受伤的心灵一种慰藉。我们是孤独的动物,我们希望沟通交流,换句话说,我们需要倾诉,需要在自为的基础上拓展广阔的空间。这就需要一种渗透和浸染,需要我们的眼睛向另一双眼睛释放。释放真诚,释放友谊,释放激情,释放困惑,释放孤独。我们的眼睛很神奇,它可以看物却不能自观,它流露也吸纳,它是心灵的窗户。这就是文学的魅力,也是抚宁文学能够发展到今天的基石。以上的话,我不希望被误解和误读成文学的自闭性。在我们的情操获得了极大的提升的同时,我们有必要,也有权利用我们的作品说话。我们需要发表,需要传播,需要通过不同的途径,去倾诉衷肠。
  
  整个九十年代,抚宁文学的发展就像溪谷中盛开的花朵,在和谐里齐放,在开放中争鸣。
  
  第三次反思——黎明的曙光
  
  经济浪潮的冲击,网络文化的兴起,实体社团的意义逐渐被淡化,写作是个人的事情被极端化。业余爱好者真的变成了作家,在家里坐着写作。畸形的心灵盛开不了艳丽的花朵,花朵是需要阳光和空气的。在这里,我们不得不重新审视抚宁诗词学会的存在。它来的那么不合时宜,有点唐突,有点突兀,但它确实存在。一个相反的现象在我们的眼前展开:一些人,一个共同的爱好,聚在一起,执著地谈起诗词。我有幸参加过他们的活动,那场面至今使我难忘。卸下的面具不知去向,灵魂和灵感一起交流,心灵与心灵不断地碰撞。他们的成就有目共睹,是在场的陶醉,是氛围的感染,是精神的力量。让我们向他们致敬。
  
  接下来我想谈谈马国华和程占新。这两个人,不论用过去的眼光看,还是用现在的眼光看,在抚宁文学发展上都是举足轻重的人。两个人本身就是朋友,性格又极具特色,碰撞不可避免,但共同的爱好却保证了他们坚实的友谊。
  
  马国华最近出版了他的长篇小说《大道岭》,由于时间的关系,我还没有来得及拜读。我只想把马国华作为一种文学现象进行解读,从中可以看到抚宁文学发展的轨迹。他是目前我所知道的,抚宁最勤奋,最多产的作家之一。作家这个头衔给他当之无愧,他是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秦皇岛市作协长篇小说研究会副会长。从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的第一篇小说《钟摆》开始,他就一直生活在生存与超越的痛苦中。这种分裂的痛苦时常折磨他,不断地净化他,又不断地挤压他,他没有坦途。他有酒神的力量,用他自己的话说,不是酒伤害了我们,而是我们伤害了酒。在酒里,他的性格容易变异。在过度兴奋和过度消沉的时候,他喜欢释放,极具破坏力,其程度不亚于五级地震的水平。而这种性格却造就了他的智慧,他多才多艺,涉猎极多,近乎于有点乱,有点破碎。但他总能把它们收拾妥帖,打扫干净,他确实具备这样的能力。在文学里他有暴力的倾向,他总想把宇宙炸掉,再去拯救它。他也虚荣,但没有矫情;也自私,但乐于给予。他所有的作品,从始至终都贯穿着忧郁,忧郁让他走上了创作的途径。
  
  程占新,1989年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在部队他已经是师部《育才报》的主编。长年的编辑生涯,赋予他干练、执著、认真的品质。眼镜的后面闪动着睿智的目光,既有军人气质,又有文人素养。他把自己的诗歌抄录成册,取名叫《情窦初开的岁月》。既有军旅生活的写照,也有儿女情长的思念。侠骨柔肠他都有,在加上精瘦的身躯,我不知道是侠骨摧残了他,还是柔肠销蚀了他。他转业的当天就进了《天马》编辑部,思维就像筛选过的文字,不可更改的固执,固执到了极致,竞有点可爱。写小说,写散文,写诗歌,他知道那里的苦,那里的痛,用光明描写痛苦,他给痛苦染色。渴望幸福,渴望激情,沉醉在自己的时空里,他曾经给自己起的笔名叫燕山童。他为作者改稿,为自己修心。
  
  其实,国华和占新一样,都离我太近,太近的人反倒使我晕眩,只能在心里体味,看不太真切。
  
  集体的力量,个人的奋斗,看似不同的群和类,却有着相似的共性。国华、占新没有文学朋友们的关怀和体谅,不会走到今天;诗词学会没有个体的张扬,也不会充满生机。这或许就是黎明带给我们的启示,升起的终究要融入,融入的必然会升起。
  
  就说到这里吧,祝我们的网站越办越好,祝群里的兄弟姐妹们幸福快乐。期待着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能够实现促膝谈心的梦想,愿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谢谢。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我见秋色多妩媚
下一篇:抚宁大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5

作品

2836

互动

1万

积分

驻站作家(金牌)

股份
9046
威望
9785
精华
9
粉丝
86
好友
14
注册时间
2018-2-13
最后登录
2022-9-29
在线时间
3474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殷凤君
发表于 2018-2-28 22:01:33 | 显示全部楼层
姐夫好!早就知道您的文采好,为您的精彩发言稿点赞!(抚宁国税殷凤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7

作品

166

互动

3411

积分

驻站作家(金牌)

股份
3017
威望
710
精华
8
粉丝
5
好友
3
注册时间
2018-2-27
最后登录
2022-7-24
在线时间
148 小时
性别
 楼主| 发表于 2018-2-28 22: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fngsrjg 发表于 2018-2-28 22:01
姐夫好!早就知道您的文采好,为您的精彩发言稿点赞!(抚宁国税殷凤君)

惭愧,心里话而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1

作品

1107

互动

8719

积分

站长

股份
5397
威望
5142
精华
7
粉丝
49
好友
14
注册时间
2018-2-9
最后登录
2022-9-29
在线时间
3304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18-5-31 06:33:2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是抚宁文联成立30周年,也是《天马》文学创刊30周年,建议仁兄“高瞻远瞩、高屋建瓴”地再回首这30年的“得与失”,畅谈今后抚宁文学的努力方向......
同时,欢迎大家发表自己的高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7

作品

166

互动

3411

积分

驻站作家(金牌)

股份
3017
威望
710
精华
8
粉丝
5
好友
3
注册时间
2018-2-27
最后登录
2022-7-24
在线时间
148 小时
性别
 楼主| 发表于 2018-6-2 19:01:36 | 显示全部楼层
程湛馨 发表于 2018-5-31 06:33
2019年是抚宁文联成立30周年,也是《天马》文学创刊30周年,建议仁兄“高瞻远瞩、高屋建瓴”地再回首这30年 ...

好,有时间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作品

274

互动

5752

积分

铜笔作家

股份
3609
威望
6308
精华
2
粉丝
30
好友
6
注册时间
2018-2-13
最后登录
2022-7-10
在线时间
339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18-6-16 21:34:51 | 显示全部楼层
吕立老师您好!你是工商局的吕立吗?曾经是我的顶头上司。久违了!读了您的文章,使我对抚宁的文学发展有了初步了解。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7

作品

166

互动

3411

积分

驻站作家(金牌)

股份
3017
威望
710
精华
8
粉丝
5
好友
3
注册时间
2018-2-27
最后登录
2022-7-24
在线时间
148 小时
性别
 楼主| 发表于 2018-6-18 20:56:26 | 显示全部楼层
青山石 发表于 2018-6-16 21:34
吕立老师您好!你是工商局的吕立吗?曾经是我的顶头上司。久违了!读了您的文章,使我对抚宁的文学发展有了 ...

不客气,您是哪位?我们共同交流和学习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1

作品

443

互动

4674

积分

驻站作家(金牌)

股份
3335
威望
3046
精华
14
粉丝
29
好友
13
注册时间
2018-3-6
最后登录
2022-6-23
在线时间
528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18-6-20 08:5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如猫的老白
分裂的老马
侠骨柔肠的老程
永远的吕大哥
转瞬即逝30年
可贵的反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9

作品

274

互动

5752

积分

铜笔作家

股份
3609
威望
6308
精华
2
粉丝
30
好友
6
注册时间
2018-2-13
最后登录
2022-7-10
在线时间
339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18-6-22 21: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若尘1962 发表于 2018-6-18 20:56
不客气,您是哪位?我们共同交流和学习吧

您好!我曾在县城开过饭店。那时,直接归您管辖,见过几次面。您接触的面范围大,或许并不认识我。我曾听进校的老王说您很有才。今后,请多教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7

作品

166

互动

3411

积分

驻站作家(金牌)

股份
3017
威望
710
精华
8
粉丝
5
好友
3
注册时间
2018-2-27
最后登录
2022-7-24
在线时间
148 小时
性别
 楼主| 发表于 2018-7-2 09: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青山石 发表于 2018-6-22 21:16
您好!我曾在县城开过饭店。那时,直接归您管辖,见过几次面。您接触的面范围大,或许并不认识我。我曾听 ...

指教不敢当,我们共同学习,共同进步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8

作品

337

互动

4179

积分

铁笔作家

股份
3143
威望
2498
精华
6
粉丝
9
好友
8
注册时间
2018-2-17
最后登录
2022-1-21
在线时间
213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王丽君
发表于 2018-10-19 12:51: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吕立大哥对抚宁文学一路走来的精彩回顾,让我觉得与抚宁文学相见恨晚!好遗憾,八十年代时年轻的我荒废了大好时光,没能尽早加入抚宁文学的队伍,没能和那么多优秀的文朋诗友们为伍同步,共同成长,实在让我追悔莫及。为吕大哥的文笔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1

作品

1107

互动

8719

积分

站长

股份
5397
威望
5142
精华
7
粉丝
49
好友
14
注册时间
2018-2-9
最后登录
2022-9-29
在线时间
3304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19-2-1 10:05: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吕立,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秦皇岛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秦皇岛市青少年文学创作基地主任,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名誉主席、网络作家协会名誉主席。
燕山童留言:
2019年是抚宁文联成立30周年,也是《天马》文学创刊30周年,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历史发展,时代变迁。山童建议仁兄“高瞻远瞩、高屋建瓴”地再回首这30年的“得与失”,畅谈今后抚宁文学的努力方向......
同时,欢迎大家发表自己的高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法律咨询|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显微镜使用|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2-9-29 12:50 , Processed in 0.484375 second(s), 89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