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文化破圈 短视频推广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456|回复: 0
收起左侧

[征文投稿] 与自己诉说

[复制链接]

81

作品

105

互动

2593

积分

三星作者

成绩
1462
威望
639
精华
3
粉丝
11
好友
2
注册时间
2022-8-24
最后登录
2024-6-16
在线时间
521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4-1-15 13: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与自己诉说

退休在家近五年了,有人告诉我,所有月光下发生的事都是秘密,不要说。但不一样的暮色,在冬天的屋檐下小睡,都可以入眠。因此,生活中不管遇到什么波折或者情绪怎样变化,我都不愿意孤独。
每一次推窗,听一次鸟鸣,看一次花开花谢,抚一次风来。都是用生命体验着现代社会的繁荣与贫困、光荣和黑暗、亢奋与颓靡、梦幻与绝望。
我从不刻意去写作一些事情,但只是灵光一闪的把它记录下来。
生活在这个尘埃四起的世间之中,没有人能独善其身。巨大的困难与挑战会如约而至,还有意想不到的不确定性也会不请自来!所以,真正的人与人之间的区分,就是他们蕴藏在躯体里的思想和灵魂。我认为;一个人有学问不同于有思想。但是,有思想的人必定是有学问的人。因为思想必定要借助学问所寄寓与附着。甲子年后,我或许还是能看清未来自己的样子,并且尚能在灰霾所遮蔽的世界中踽踽独行的做个思想者。
其实,青春是一种持续的陶醉,是理智的狂热。不经意间,随着时间奔跑的脚步,童年伙伴们的年龄也都在快速地变老,从一起嬉闹到独闯世界,直到现在的花甲之年,仿佛只有一天那么短暂。如果儿时的朋友、同学、知青都还健在,那么应该都已是垂暮之年了。老了,许多几乎无一例外的陷入窘迫与慌张。
有人做生意风生水起却骤然停滞;有人初期官场上飞黄腾达,却
不能善始善终,最后只落得千金散尽不复来:有人被迫从企业下岗失业,如今与老婆在家摆摊做起了小生意:更有甚者无奈转行在卑微中做保安、家政来。中产阶级在挣扎,上层似乎也不好过。有当过老板、老总的朋友、同学说;如今当老板非常不易,正是‘几许光鲜锦衣外,多少苦闷愁肠中’。还有的为了孩子“出国入籍”费尽心力,如今却在“灯塔国”不好混而进退维谷,左右两难。而我那时,看着他们并且是满眼羡慕,等待烟花绽放,坚信他们未来光明而温暖,然而,酩酊之下,却又事与愿违。那些‘出国梦者’红着脸问世界究竟怎么了?我则抬头看着深蓝色的天,心里想着时间这个概念,怎么一下就停滞了,内卷的世界里,谁才是未来呢?
许多从海外回来的人都有着同一种感受,那就是从浩瀚的知识海洋到简单的洗衣做饭,从美妙的异国情调到挥之不去的乡愁,从五彩缤纷的异国生活到无法掩饰现实生活的诸多无奈。亲情的悄然缺失,精神的空虚、寂寞、迷茫与艰辛是出国海外华人们常提起的话题。出国原来也只是一场梦,做着出国的幽梦常常会被惊出一身冷汗。
现在,自己残缺的灵魂行走在退休生活的路上,多少已看不清原来的模样。只有静静回忆起与青涩初相遇时,那种浪漫的情景。好像这一切已经支离破碎,化无须有,很多次,双眸里都闪烁着无限悲伤。一切结局写在相遇时,绚烂一时,苍凉无尽。像我们盛大的青春,拥有所有的热情,最终,仍将告别欢颜。我知道,内心仍在怀念。怀念某一天每一刻,怀念她的好,当我想她的时候,自己已是垂暮之年。
当我越来越接触社会的时候,就会发现钱和长相是有多重要!没有人会为了你的未来买单,你要么努力向上爬,要么烂在社会最底层的泥淖里,这就是生活。如果要用老话来说,自己便是:生起长沙,书读于《汉语言文学》专业。浮游四海,做知青,通厨艺,揽工匠之活。时求新变,竟也会意相得。堆垒书籍,广交朋友,思维变多元
杂篇艳词,迭互秀出,暮年仍“书田勤种播。”立吾辈之中群卓尔,即斯人也?
生活中,你会渐渐的发现,不是所的人都适合让你去分享成功的
喜悦。有的埋怨你炫耀,有的妒忌,有的不屑,所以我自己慢慢地变得谦虚起来。
哲学家桑塔耶纳有一句名言:“我们的尊严不在于我们做什么,而在于我们懂得什么。”为此,我便珍惜所有的成熟,努力经营着自己的长处,使自己的人生增值。如果只经营自己的短处,那么便会使自己的人生贬值。
做人最讲究‘靠谱’,不为“面子”而活。层次越低的人,越好面子。而真正成熟的人就不会再为了面子活着。人,不是不讲面子,而是懂得什么时候该把自己的面子放下,因为责任比面子更重要。那是经历了漫长的磨砺。对我而言,那个年月,政治斗争是我一生成长颓败的幻觉,家庭出身到处弥漫着当时心理的“呼愁”。曾经轰轰烈烈理想的斜阳都在与这种忧伤对抗,直至多年后还成为我忧伤的一部分。自满之中时虽也摇曳着理想主义的火焰,但因讲究政治的原因,我整个的精神世界里背负着一种可怕的自卑情绪,如漂浮的云雾一样空洞和艰辛,与属于自己的许多机会而失之交臂。
我只记得十岁以前,童年与少年在我心目中有个清晰图像:清新而好动,披着一颗童心,是个外表平凡的活泼。跟我梦里的幽灵更有共同之处,一点都不像我后来抑郁的模样。童年常常会在梦中碰见,与我晚年的情绪上下颠倒,如果稍稍涌出怀旧感,青春的幽灵并羞怯地消失在背景中,一种衰老的恐惧感便悄悄的降临。
记得有几回——更多是出于好奇心,而非出于百无聊赖,我去看了童年成长时期的商业体厅水絮塘宿舍,宿舍占地十几亩,呈方形,北面紧靠一块空平,东面沿一条小巷子便是燕子塘宿舍和几条巷子,南面隔着长沙市传染病医院,院墙由夯土砌成,内墙嵌着竹条,墙头上歪歪斜斜的插着一排玻璃茬子,威严肃穆堪比当时的政府院墙。但是,宿舍三面却无任何墙因遮挡,成为四通八达的过道,显得就一塌糊涂了。还好,它方便了顽皮孩子们的“飞脚”,所以,无墙也自在。
宿舍出门不远便是儿时的浏城桥了。每每到此,思绪都为这条静谧的老长沙古街道停下脚步。透过半开的车窗往外看。眼前这条底蕴深厚的老街,有着商业繁荣,满是烟火气息。站在桥底下看;从识字路、复兴街、韭菜园的三岔路口往西,就是上千米坡度又长又陡的浏城桥了。这里拥有热闹而又淡然自处的格调,朴实而又自然,低调的
浏城桥不曾言说那些往日故事,它等待着昔日的陌生人在闹市再次相遇。
街道的建筑散发着古香古色,身处闹市却又独享一份宁静。最近几年,老街独特的气质吸引了我童年、少年诸多的故事在此演绎。
记得儿时第一次穿人字拖鞋走路,刚开始的一段时间穿着是很不舒服,因为人字拖是夹脚拖鞋,在大拇趾和二拇趾之间是有一个夹脚的带子的,走路一长就会脚痛! 不过过了五六天之后,由于脚趾缝受到人字拖的夹脚处的挤压,脚趾缝会出现一个浅浅的勒痕,这个勒痕就是由于人字拖夹脚的特性。
盛夏的午后,阳光如往常一样炙热,太阳似个火球挂在顶上,空气也烫热烫热的,似乎只要划根火柴,空气就会着起来。午饭后,宿舍的一群伙伴相约决定去郊区游玩,走过一段人民路,路过长沙东风钢厂,此地基本就属于郊区范围了,再钻过涵洞就过完了‘东沌度’铁路桥。忽然间,鼻孔就闻到一股浓烈的特殊的花味,哦,那是女贞子树的味道。此花并不那么好闻,它没有玫瑰花的芬香,但闻此味那一定是有郊区的味道,童年少年的味道。
此刻,瓦蓝瓦蓝的天空一碧如洗,郊区和乡村从未改变过她的秀美和恬静,盛夏的近乡非常宁静,四周散发出泥土的清香。沟渠边的野玫瑰花、夹竹桃花开正红,水稻开始抢收插秧。听说郊区‘东沌度’的部分生产大队当时承担着一部分城市的蔬菜供应和种植任务,于是,出现我们面前满眼是辣椒、茄子、韭菜、丝瓜藤、豆角、黄瓜、小白菜和雍菜。穿过冬瓜棚、过鱼塘,不远处,菜农家里的黄狗便摇头摆尾迎上来,门口的鸡鸭溜达着到处找吃的还不时的四处随地拉屎。南瓜藤趴在小路两边露出带条纹的南瓜。渴了,就近喝些生水,也不会感觉肚子痛。后来我曾多次慨叹,小时候的肠胃就是经折腾,经常喝生水而不生病。反观现在,水稍凉肚子就喊疼。那时,农村生活已经根植于我年少的心里,无论什么时候,踏进这些泥土,看到那些农田村社,便十分的平心和喜悦。
我穿着人字拖鞋踩着当顶的太阳往回走,刚刚迈入柏油路,突然,拖鞋前面的人字胶带断裂了,甭说有多烦躁,没有了那个夹脚的带子,你就无法穿拖鞋走路,大家都急忙赶回家,我就只好手揣着坏掉的拖鞋,赤着双脚跟在伙伴身后,踩着翻滚的柏油路像袋鼠式的跳跃小跑着走。因为烫脚的柏油马路没有给我任何怜悯。
平日里,邀上几个好友,早上在浏城桥上吃一碗路边摊位的猪血,三分钱一碗,搁着麻油、葱花、酸菜、辣椒粉,放置在久熬的骨头汤里,那味道绝对劲道、经典。中午去街边饮食店前唤上一碗甜酒冲蛋外加两根油条,尝一尝一毛钱能解决的午餐,下午在街边来一根三分钱的白糖冰棒。那少年的日子过得是悠晃悠晃的。夏天的晚上,街道两边,摇着蒲扇躺在竹凉席床上的聊天,就是最享受的清凉,年少的影子在浏城桥上拉得老长老长。时光走远,浏城桥上或许变了模样,但是那尘封的历史依旧穿越半百而来,循着坡上坡下童年少年的记忆里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总之,那是一段儿时的时光,是与怀旧的节奏和时光的永恒、与浏城桥的呼吸、与童年缓慢的生长保持同步的时刻。在这里能够感受到人生成长的真实含义。我日益意识到童年到老年有多么重要。在我现在居住的水泥森林城市里,不停地萦绕于我原始感官的那些流年的声浪,将我驱向怀旧感观的边缘。
笔触终结不了我辉煌的思索,轮廓虽投下了斑驳的光影,皱纹仍坐在沙发上诉说岁月沧桑。聆听着童年悠悠远去的故事。踏在小区的
树丛中,辗转于四季人间烟火,渐瘦的时光走过季节的转角,一场绚丽、苦涩的人生之旅,日渐冷却的一点一点凝结成霜,落下了厚厚一层惨白。携着一份对岁月的感知,用季节的丝线参和夏末的韵脚,缝缝补补把我年轮的思绪旖旎成悠扬婉转的缠绵模样。
    每次想起与青春的离别,我都知道,其实都是自己的一个死角,
把最深沉的秘密藏在那里。笔锋又落在在青少年时代,同一所学校读书上课的人,称为同窗。同在一起下放扛过锄头的人,沦为知青。而在一起工作谋事的人,统其为同事。芸芸众生中,能结为同窗、知青、同事是一种缘分。其之缘分和友谊,不在乎长短,而在于双方的相识相知。
那个年代,我们同科仅只读到初中,尔后,又一起下农村。那真是一份难得、也是很珍贵。即使只同窗一两年,或只是几个月,也能擦出真挚的感情。在人生的重笔之中‘知青’经历是我一生挥之不去的记忆。
纵观十几年的知青历史,我对青春与无知第一次可以是1972年3月,乃至21世纪的交换思想,有了更进一步怀念的提升。我一直在寻找分享知青现在的信息。曾经这种天生的冲动导致我们在田野,山峰和心灵上,发生了人生轨迹、心态、命运的罹患。那些过早的体验了生活的艰辛不易,经历了岁月峥嵘,伴着昏暗的油灯,勾勒出知青人生留白边缘的笔触。一晃几年、二十年、五十年过去了,在这晃动的岁月中,经历了人生几个重要阶段,读书,创业、成家,养儿赡老,下岗,最后都已退休或者拿着社会低保金。
或许,曾经同窗、知青成了同事;或许同窗、知青在事业上曾提携过自己;或许同窗、知青不念当年情,在工作上踩踏过自己;也许,至此分别后再也无从遇 见过他们,似乎在人间消失一般。但是,当有那么一天,有人出来提议办聚会,大家便会心潮澎湃,有种瞬间想见面的冲动。是哦!那么多年了,某某人怎么样了,变化多大?于是乎,有心的同学、知青四处打听,东托西找,面簿搜索,发微信等等,通过各种途径,竟能联系到大部分同学和知青。从本班、本队开始,扩大到同年、同场部,几十百号人一起庆祝 30 年、40 年,50 年,一起举杯祝贺大家相聚,场面是何等温馨和感人呀!其实大家都忘了生活中人性最现实的一面, 成就与地位,奋斗与坎坷,顺境与逆境都是生活的点缀,时光穿梭机把大家带到 那青涩岁月,所有的陈年往事一一呈现在眼前。那嫉妒,那争夺,那怨恨,那种 生活中的种种攀比都在挑战人性的弱点。
这种聚会中没有那么多莺歌燕舞的传说,它永远活在现实里面种揣测和窥探的心态扫射着;你家的小孩混得好不好,配偶担任什么官职,你在什么单位工作,退休拿多少钱,开什么车,住多大的房间,甚至拧什么包等等?都在人性的隐晦处快速的鼓噪。言不由衷的话语,匆忙的身影,狡狯的眼神,虚假的笑容,而我正在被同化。
说到这些,真的有些残酷,但又千真万确。人心变幻莫测,但你不要赌天意,不要猜人心,天意赌不起,人心猜不透。世间的人性关系就是这样微妙,变得非常复杂。人与人之间就是因为有了竞争,有竞争就有抗衡,相互之间少勾通了,彼此了解却不服气,感情渐渐淡薄,甚至于慢慢变得关系紧张。起初,我揣着糊涂装明白。后来,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并不是我愿意活得不明不白。只是,好多事情,一用力,就会拆穿,一拆穿,就会失去。成人的世界里,总是这么脆弱。人性’真正是最有兴趣的一本书,一生一世都看不完。
走近垂暮之年,我想起宋代诗人张元干的一首诗;‘云鸿影落。风吹小艇欹沙泊。津亭古木浓阴合。一枕滩声,客睡何曾著。天涯万里情怀恶。年华垂暮犹离索。佳人想见猜疑错。莫数归期,已负当时
约。’
青春私奔而去,酷夏也慢慢褪去,温凉静美的秋即将把老叶揉掉,我仍然还在书写自己老去的故事。挥手了八月,也挥去了内心的浮躁。我知道,现在的生活和做人,重要的是内涵,正如一句名言说说:“一切精美的东西都有其深沉的内涵”。
朋友!我还能相约鲐背之年吗?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旧时光的吆喝声‘记长纺的老面馒头’
下一篇:执善念 结善缘
陈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域名服务|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域名申诉|域名仲裁|企业建站|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4-6-17 02:29 , Processed in 0.437500 second(s), 28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抚宁区及部分域外作家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