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文化破圈 短视频推广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180|回复: 0
收起左侧

[征文投稿] 凝固了岁月的雪

[复制链接]

86

作品

110

互动

2718

积分

三星作者

成绩
1530
威望
639
精华
3
粉丝
11
好友
2
注册时间
2022-8-24
最后登录
2024-7-12
在线时间
551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4-6-23 09: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凝固了岁月的雪


      初冬的晨曦,我捂紧衣领口,朝凉台的窗外打量,无论是向远处蓝白合成的天空凝望,还是朝马路近处枯枝寂寥的树木眺望,视线掠过的景物都被青晨的寒露薄雾凝固成一幅‘月照城头乌半飞’的凄冷肃杀画面,天已经冷却,就差白雪飞舞了。
      开车赶在上班的途中,透过车窗前挡风玻璃,瞧见前面的车尾排气管中冒出一股股热气,心里作实感觉被抹上了一层厚冷的寒意,身上的肌肉无意出现一阵轻微的颤抖,颈椎不由地紧缩了一下,接着又打了个喷嚏,心情顿时觉得重沉起来。
      猛然间,几滴雪粒式的雨滴打在车前挡风玻璃上,仿佛是受季节的邀约而传来冬的一夜眷恋。往事的岸边,经过的梦开始变冷,车的窗前,还留着我路过的视线,在冬天的信笺里写下无尽的故事。
      按理说城市的温度当然要比郊外高几度,但今早的气温却有些寒气逼人,风又带着冬的味道,如飞雪般闯入眼帘。脑海里不禁回想起了东山峰上的雪;此时,上山的路早已被冰封雪冻了,山峰上更是一片白雪皑皑,冰凌高挂的模样。放眼望去,方圆百里都被厚厚的白毯覆盖,一片银妆素裹,山峰妖娆的画面,是南方少有的“北方”现象。
但此时,你能看到自己灵魂的倒影,能看到这个世界的温柔与残酷。
      拂晓后,四十八公里的二环线显得特别空旷、辽阔,干冷的寒气裹着西北风在公路上一无阻挡地呼啸着。马路上两边和中央花坛的落叶、草堆被吹得翻飞起来,凋零枯敗的大树像强打精神一样,竭力的站稳身子,唯有一只孤鹊在树杈上穿来跳去,让自己与枝条和风吹闹着,摇晃着,可是树枝上的前后几片黄叶终究抵挡不住被吹落下来。这些叶子落地后,也象怕冷一样,一片跟着一片向两边水沟里滚着,向路上车轮脚下滚着,如同滚出了年龄和时间的落差。而我早已是“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万事成蹉跎的人了。只是日子串成周、串成月、串成年,从而一点一滴的凋谢,如蜡烛般漫漫燃尽。
      转眼间,冬天就到了。山峰的雪,深切切的,好象有千丝万缕的
情绪似的,又像这驰驶而过的车速,把那严寒而飘落的雪隐隐地重叠在你对它的思念中。唯有雪地里的那份青涩的初恋却承载别有一番的美丽,以及代表着生命在艰难的日子对信念的固守,这或许只有在经历了荒夜的饮泣彷徨,弃绝了黯然神伤,才会帮我揭开了那段雪花般形态的万千,还有一段青春藏头露尾般的裸露,至此,仍让我依然眷恋。
山上的雪极易触发灵感,又极易引人怅惆。每年初雪,蜗居在茅草棚里、岩石房中,每每凝神天空和远处的群山阴云密布的浊空,发出时光如流,一年往矣的慨叹。城市里的雪即便有,也是薄如鹅绒,轻不压枝,稍停已残,继而楼市隐隐,熙熙攘攘。
       雪的感受,像极了我们所期待的未来,触手可及却又很远很远。
       那些时候,知青的年华如白雪般的精灵融入了整个荒凉和贫瘠的山峰。
      心染着赤城的理想,透着现实淡淡的冷漠,很想以拓荒者的脚印和茅草枯荣的姿态,用一朵灵魂的香息,书写着时代大背景和青春情感联系在一起的山与雪的魂魄,裁剪出一个巧妙震撼的风景大特写。
那就是,东山峰的雪,它凝固了岁月,惊艳了时光。
     东山峰是上帝留给知青的一场炼狱,几十年藏匿起来的满心潋滟在雪的漂染下都被迫浮现。再听一首老歌,仿佛日子也凝固了。那个年代,洁白的雪与单纯的青春融入在山坳里总使我们不知所措、喟然长叹。每一次看到雪,摸到那冰冷的雪花,涌出的乡愁,前途的渺茫,心头就涌出阵阵哀婉与无奈。现在想起,仍能感觉那冬的漫长。因为山上十月份就可以开始围炉向火了,甚至一直熬到来年的三、四月份。
     仔细想想,在冬季我如此草率地被时代抛弃新生的机会是多么愚蠢,青春都被撂在多雪的山峰上。那时‘落雪好过天,修公路、砍柴禾,垒大寨田。’这是队部回荡在云层的天条诫命。可谁也没有办法改变。我们只好迎着鹅毛大雪扛着钢钎、磅锤去修补‘地球’。
      恐惧就是不接受眼前的正像,我曾铭心镂骨的记得;踩着一尺深的雪,在‘千山鸟飞绝’的原始森林背柴禾,从无路的悬崖边扛起尖锐的岩石,见证了知青最苦最累的效率,更要命的是城市招工、读书、参军像一个巨大的磁石,把知青中的‘精英们’吸走,只剩下那些没有权利,没有关系的尴尬。真的是隔绝了所有青春带来的欣喜与希望。只是偶尔围在那火塘边的温暖,才明白了,冬天过去了春天就会来,暂时的思想‘死寂’是为让我们更加真切的体味生命,体味人生。
山里植物在冬季,可以依靠对春的向往而在冬季的‘死寂’后重生。那人呢?在冬季时,也一样可以向往春天,可以获得更大的新生与希望。生命的神奇叫我们不得不敬畏,那我们就更应该拿出勇气和行动,要像那山柳树和枯萎的茅草,在春光照耀大地时,依然茂盛碧翠般美丽,找到更加鲜艳明亮的自己。为此,在那个绚烂多姿的冬季,我会一直厮守。
      许多知青的命运是渺小而卑微的,甚至是不堪回首的,但它向东山峰的茅草一样总是‘一岁一枯荣’,他们是全世界最不寻常、最折腾、最乐观的一代,而正是这种磨难和青春的付出,顽强地承担了那个时代共和国苦难的命运,从而推动了时代的巨变。
      多年后,我回味那三年雪地里挣扎的时光,毕竟,有些黑夜只能独自穿过,有些寒冷只能一个人懂得。若回头看看从前,不难发觉,被打击受挫才是人生的常态,因此,知青的整个经历便是凝固了岁月的雪,而山峰雪地里的故事,藏着知青一生要走许多弯路才能明白的成事智慧和道理,当实力撑不起愿望时,隐忍和沉默是最好的生存方式!
44载过去,望着眼前雪留下的那些残缺,想起东山峰已在低眉浅笑中渐行渐远,偶尔与一段文字相暖,与一首曲子相契,我没有轻描淡写,也无意的疏远,只能让思念来注解。
      每个人的故居都在累累尘埃中,需要我们去找寻、认领。我四处奔波时,故居也在流浪。知青都注定是要走出东山峰的人。当以前的茅草房不能再回去,东山峰只是破碎地残存于大地上那些像知青故居的地方。如今,我能在恍惚间认作故居的东山峰,它保留了太多的我青春时候的故居记忆。但是,那些承载早年记忆的事物,却都老旧到了头。当生命的韵角染上了霜花,才发觉,人生的画卷,从来没有重复的色调,曾经的那份雪色的记忆,那份清澈,那份纯真有多弥足珍贵。
      长沙的雪终于来了,虽然稍晚了些,甚至还有些“小家碧玉”但临近春节的雪花是给长沙人民新年的一份厚厚的礼物,着实还是令人兴奋开心。
      听说,长沙的雪,下起来是有声音的,在城市绿荫的掩映下,在黄昏的灯光下,那呈颗粒状的小雪粒被风吹得漫天飞舞。推窗望去,漫城遍野,白茫茫一片,树上、马路上、房顶上、小区的花坛里仿佛都被一床白絮覆盖着,整个城市白得干净。
      此时此刻,铺满雪花的路,在我眼里就是一床棉絮,是让我们随意践踏,脚踩下去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那绵绵的白雪装饰着我的眼界,在雪的铺垫下,全城雪景,把枫叶都变得格外红,二十五里湘江外滩,一步便是一景。一层薄雪,好像也为天心阁增色不少,显得更加的庄严而肃穆,雪中的城市真的很美。
      雪后,我感受到冬季的特殊美丽的同时,也能感悟到冬天的寒冷!雪的无声的告白,给了我丰富的联想。她那悄然无声的坠落,代表着一种生命体验的需要,代表生命在艰难的日子对信念的固守。其实,只有在经历了枯与荣、炎与凉之后,才会呈现绝美的韵致。城市眼前的初冬,别有一番滋味,别有一番诗情。
      思绪回归,车已脱离二环线,再拐近岳麓大道朝东,市政府二办楼已近在迟尺,前面车灯满眼闪烁,时间拥堵在每个人的需求里。世上有许多事不是你努力做好了就能得到赞许,但前世今生的因果将必定陪伴。如果不太伤怀,或许生活冥冥中自会有巧妙的遇见。在茫然一片的未来里,忽而就有了远见的意识和等待的必要。就如干枯的树干熬过寒冬,春天必定要长新枝发新芽。
       车窗外吵杂的一阵声响,匆匆上班的步伐将人们赶进政务大厅,办公室已在眼前,思绪一下子从积雪中被一一抖落下来,我仿佛看到大楼门前花坛里的雪压弯了一枝茶树,慢慢地雪又滑下去了,树枝笔挺的伸直,更显出乌油油的肥叶和含蕾带苞的茶花来。我想,余下的时光,趁着岁月正好,带着内心热忱,朝心之所向,往前走吧!
                                                                                                                                              2016年草于家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那双肉色的丝袜.
下一篇:喜报:抚宁区作家史文民加入中国散文学会
陈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域名服务|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域名申诉|域名仲裁|企业建站|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4-7-13 17:08 , Processed in 0.375000 second(s), 28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抚宁区及部分域外作家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