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文化破圈 短视频推广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315|回复: 0
收起左侧

[爱情] 暮雨潇潇(十四)

[复制链接]

88

作品

182

互动

2810

积分

三星作者

成绩
1509
威望
720
精华
2
粉丝
6
好友
8
注册时间
2023-10-18
最后登录
2024-6-23
在线时间
1174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3-11-8 11: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你好吗 于 2023-11-8 14:57 编辑

    司机小刘为了能顺利把大家送到家门口,在车子快进入市区的时候,开始盘问起大家的要求:“快说,先送谁?”
  “我家最近,小刘,就停在上次停的那个路边就好了。”小孟说。
  “你们各自报一下自己的地方?”小刘不时的回头问道。王梅说了自家的地方,车上的其他人一一报了自家的街区,司机听明白后,很轻松地按照她们所指的方向,驶向一条条街道。
  车子先到了小孟家的街,一米八的大个子小孟,临下车前,兴奋的跟大家告别着。回家的感觉在他心里最兴奋,就要回家的他,脸上露出不一般的兴奋,本来就不大的那双眸子在小孟的兴奋下几乎快没有了,刚结婚不久的他每天回家在他看来就是人生最幸福的事。
    接着就是赵虎要下车了,王梅看赵虎要下车了,跟他嘱咐道:“修好相机后,通知我一声,我过去拿。”王梅深怕赵虎误解了她,又补充说,“不用着急修,我又不急着用。”赵虎虽然答应了王梅,可在他下车后,关门的时候,又跟王梅说:“我会尽快给你弄好的。”
  “不急,不急。”王梅望着赵虎那瘦长的背影再次申明。打心里王梅不想让赵虎再为自己的事多费心了,赵虎今天的热心让她已经感动不已,接着赵虎又承揽了修相机的事,真是难为赵虎了,看着赵虎那么强烈的要把这件事负责到底,她是难以拒绝了。
  赵虎一下车,就联系了他的同学郭宝,说了他有个相机掉进水里了,需要他给帮忙修修。郭宝一口答应了,让他立即过去,马上就可以给他修。得到郭宝让他立即过去的消息,赵虎悬着的那颗心总算有了着落,他顾不得自己疲惫了一天的身子,满脑子都是王梅相机的事。其实压根儿就没有人逼着让他急着办,可在他眼里确像十万火急的事,必须的马上解决,不然他今晚似乎睡不着。
  郭宝听他说的很着急,吩咐说:“我在家里等着你,你最好能快点。”听了郭宝催促着,他决定马上乘车去郭宝家里一趟,虽然他下车的地方离郭宝家乘车只有两站地,可他决定乘车去。虽然王梅一再说:不用着急,又不急着用。可在他看来似乎王梅的一再嘱托反而起了逆反的作用,在他心里王梅的相机如果不及时修,就会影响到相机的使用寿命,是万万不可耽搁的一件事。
  之所以想到要找郭宝处理相机的事,是因为郭宝的父亲开着一家钟表电器修理门市部,家里有专业的维修技术,再加上郭宝又是他的好朋友,一直以来两人亲如兄弟,他的事,交给郭宝来做,是很放心的。郭宝虽然没有专门跟父亲学过修理技术,但有那样高超的维修经验的父亲,自然不会有太笨的儿子。一直对什么事都很好奇的郭宝,在不经意间就掌握了一些简单的维修技巧,也许是一种潜移默化;也许是自然的遗传因素。赵虎对郭宝的这个特长早有耳闻。
  车子来了,他上了去往郭宝家的那辆公交车,车上人很少,只有几个人,上车投了币,看到门口空着一个位置,坐到那里,坐下后他手里紧紧握着那个相机,似乎一放松,就会丢掉。车子经过一条街道,很快到站了,下车后,赵虎直奔郭宝家的大院。
  郭宝是赵虎的大学同学,两人在大学就是同窗好友,在大学的初期,两人每天吃饭上课总是形影不离的,直到后来两人都有了各自忙碌的人,只能在宿舍碰面了。不过每晚临睡前,不管有多晚,两人总要把一天发生的事都汇报一遍,似乎不说说,就憋着难受。一直以来,两人不管分开还是在一起,只要几天不见,一见面一定要把各自的生活向对方交代一下,似乎这样才觉得踏实。
  大学的第二个学年,郭宝确立了一个女同学做女朋友,当郭宝把这件事告诉了赵虎,赵虎听了有些吃惊,因为这个女孩,从郭宝一进大学的校门就在食堂看上了这个女孩。女孩的芊芊身影迷失了郭宝,郭宝多次向女孩表达自己的心意,可女孩迟迟没有被他的追求打动。女孩图图是计算机系的学生,外表洁净秀美,气质内敛温和,是个小家碧玉的女孩,一向安静谦和的图图并没有对郭宝动心。郭宝个子不够高大,一直没有打动女孩的芳心,但郭宝的执着最终有了结果。图图一次得了伤风感冒,引起了肺炎,住了院,整个住院过程,没有离开过郭宝的照顾,在郭宝的精心护理下,康复后的图图不再拒绝郭宝了。
  郭宝与赵虎大学学的都是法学专业,两人本来是有机会被分配到一个系统工作,可郭宝为了要跟图图在一起,放弃了政府机构。他的放弃,让他需要有很大的勇气,亲朋好友得知他放弃稳定的工作去自己寻觅生计,还以为他学习学的傻了,多少人的劝说没有能改变郭宝的选择。
  由于郭宝与图图的所学专业不同,两人要想分在一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毕业后,两人为了早日找到工作,日日奔波于人才市场,吃了不知多少闭门羹后,终于一家外企看中了两人的才华,实现了他们的愿望,能朝夕相伴,终身厮守是两人的梦,能梦想成真,是天大的好事了。两人一想日后工作的时候能见到对方,日子在他们眼里就如梦里一样。
  如今的郭宝与女朋友已经得到了双方父母的同意,明年两人就要步入结婚礼堂了,婚礼的一切已经基本就绪了,只是女方的父母觉得今年不是一个太吉利的年,想让女儿再等等,其实父母是有些不舍得女儿早出嫁,想让女儿多陪陪他们。郭宝看岳父母把女儿养这么大,不是很容易,一结婚,就相当与把女儿给了别人,虽说现在嫁女儿不如从前,可毕竟女儿要随别人家过日子了。赵虎很理解岳父母的心情。决定推后了婚期。
  赵虎刚刚联系郭宝的时候,郭宝刚到家,刚与女朋友分手,刚从图图那里回来。本来他跟图图说好今晚出去看电影,可图图说她身体有些不太舒服,不想去了,想早点休息,于是他就早点回来了。
 
  很快到了郭宝家门口。敲门后,是郭宝母亲开的门,母亲春梅一看是赵虎,脸上露着满脸的笑容说:“是小虎啊,快来吧!好几天没有来家里了,今天一定的在这里吃过饭才能走啊!”赵虎立即说,“阿姨,你就不要忙了,我找小宝有点事,处理完,就要走了,我今天是不能多呆的。”
  “这是什么话,已经来了,阿姨说什么也不能让你走了。”母亲春梅说。一阵寒暄,赵虎穿过客厅,进了郭宝的房间。郭宝的房间一看就是一个男人的房间,墙上挂着一把健身宝剑,还有一把吉他,一副网球拍在书柜里安放着,柜子的颜色都是白色的,窗帘和床上用品都是蓝格子图案。郭宝穿着一身蓝格子家居服,靠着枕头,在床边看着一本书。看到赵虎来了,把书放在床头的柜子上,坐了起来,说:“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还三宝呢,你这个大宝我已经应付不过来了。“赵虎说。
  ”快说,什么人的活,又让你揽着了。”郭宝抬起眼望了赵虎一眼,边说边去为赵虎倒了一杯水。
  “是银行的一个人。”赵虎说着把手里的相机递给了郭宝,顺便坐在郭宝旁边的一把椅子上。
  “哦,一定是女的吧!”郭宝带着质问的口气说。同时赵虎发现郭宝那双圆溜溜的大眼,正含着神秘试探的口气试探着他。
  “没错是女的。”赵虎肯定地答道。
  “算我猜对了,你一给我打电话,我猜肯定是女的,要不然你怎么会揽这活。”郭宝自信地说,“怎么样,这女的是不是很漂亮?你们怎么认识的?还是银行的,看来你真有福气,又遇到一个银行的。”郭宝一连串的问话让赵虎一下不知如何说起。
  “什么又遇到了?”赵虎纳闷地问。
  “你别跟我说你心里已经没有那位了。”赵虎听出郭宝说的含义了,霎时赵虎沉默了片刻。
  “我猜一定挺漂亮的。”郭宝调皮地说,“看来美人总是好办事。”
  “你就快点修吧!我今天可不能在你家多呆,更不能再吃饭了。”赵虎看已经快到饭点了,于是催促着郭宝。
  “今天有什么重要活动,难道是急着给这个美人送相机?”郭宝问他。
  “不是。哪那么着急,即使我想送,还不知道人家在哪儿呢?”赵虎说。
  “这我就不明白了,你对她什么都不了解,就帮人家呢?”郭宝奇怪地问。
  “就是我们合作的银行里面的一个女的,今天我们两家一起出游,她不小心把相机掉水里了,相机掉水里一定得需要处理,她说她不会弄,我想到了你,就拦下了这件事。”赵虎跟郭宝说着来龙去脉。
  “看来我也是你们的牵线人了,好事成了,怎么谢我?”郭宝问。
  “哪儿跟哪儿呢?还成呢?八字还没有一撇呢?”赵虎说。
  “既然不是送相机,那你怎么说不能在我家里吃饭呢?好些日子我们没有聊了,我还想跟你聊聊呢?你急着走啥,我这很快就给你修好了,难不成你,我修好你就要走么?”郭宝说。
  “是的,你修好我立即就走。”赵虎说。
  “你这可真不够朋友。”郭宝怪他不讲情义。
  “求你了兄弟,我真的不想给你父母添麻烦。每次来你家,都要吃饭,伯父还总要我陪着喝两口,我成什么了?成了蹭饭主了。”赵虎说。
  “你可别把自己说的那么不值钱,我爸妈都很喜欢你,再说我家有了事不是每次一喊就来么?家里一直都离不开你来帮忙,只让你吃个饭那我们不是已经够得便宜了。”郭宝说。
  “要说便宜只能是我得了大便宜了,每次一到过节,你总是把我叫来一起热闹,伯父伯母看我一个人在这里,担心我感觉不到家的温暖,伯母每次做好吃的,总惦记着我,我妈对我也不过如此么?我遇到什么事,如今总想跟伯母商量。毕竟我父母生活在乡村,见识很有限,这么多年,我的许多难事不都亏伯母伯父关照么?伯母是个知书达理的教师,看问题总很全面。让我是收益匪浅呢?”赵虎说。
  “我妈不是认你做干儿子了,这样你不是也是我妈的儿子了。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郭宝边说边动手开始摆弄那个相机。
  “总之今天我是要早点回去的。”赵虎坚定地说。
  “老实说,你到底现在有没有女朋友?”郭宝边拆那些零件边不时地抬头注视着赵虎,问他。
  “没有,没有,你看我这条件谁愿意跟我呢?”赵虎不自信地说:
  “哎哎,你越说越没谱了,就以你的条件,女孩愿意跟你的有的是,像我这样的,人家可能还得多迟疑一下。”郭宝边忙着边说。
  “你快别这么自卑了,你有这么好的家庭,还怕有人不愿意嫁你么?图图不是最好的例子么?”赵虎说。
  “你看你又在拿我开算了,图图跟我是那么顺利么?”郭宝感慨地说。
  “那是好事多磨么。”赵虎说着郭宝不再言语了。
     停顿了一会儿,郭宝说:“当初在大学里,追你的女孩有的是,条件都很不错,是你那么清高不理人家,你呀,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你什么,人家别人都是拼命的追女孩还怕追不到,你是人家倒追你,你还躲着人家,不理人家。你呀你呀,到如今这个样子,真是活该,要我是女孩,我才不会喜欢你了。”郭宝的这一番话,把赵虎说的沉默了,也许郭宝这番话确实触到了他的痛处,他实在没有可以反驳郭宝的话了,他静静的坐在郭宝床边的那个椅子上,把视线投到窗外的那颗柳树上。
  那静静的柳叶上面落着一个孤独的小鸟正东张西望的找着下一个归宿,看它落得那个树梢实在不够稳定,让它身心不安的难以安神,那个小鸟似乎让他看到自己的神情,许多日子以来,他不都都是那样的寻找他的心灵归宿么?小鸟顷刻间没有了踪影,多年的那个美好的大学时代浮现在他眼前。
  一想那个时期,让他感到回到一个梦的世界,虽然生活给予他许多无奈,可是无奈之中的他还是有着甜蜜伴着他度过了那些难忘的时光。每次一想起那些往事,不知为什么他觉得日子更孤独。
  如今他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可还是独身一人,那些梦的时光只能在梦里找到,现实没能出现了。回顾这些年,之所以独身,并不是他没有爱的人,也不是没有被人爱过,他很清楚他并不是一个倒霉的人,导致他如今的失落和孤独,归根结底都是源于他那个无由来的自卑。当然自卑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不够优秀,不够吸引人,一直以来让他自卑,让他纠结的原因,就是他来自与一个小小村落的家庭,家庭的困惑让他不得不去考虑,不得不去面对,不得不去顾及,之所以幸福在他的忧虑中悄悄溜走了。
  虽然父母是那么坚强自立,不想让儿子为他们分半点心,可身在异乡的儿子时刻不能忘记父母的生活。他一直在努力的奋斗争取让父母过上好日子,可现实是残酷的,不会让他因努力而奋斗就可以一步登天,虽然他已经够幸运,一毕业就被分到政府部门,这是多少学子的梦,也是多少人难遇的机会,他应该感到幸运,应该感到满足。可现实就是现实,母亲的高血压,糖尿病是家里的一大开支,母亲是农家妇女,一直靠务农生活。父亲虽然有些手艺,是个画画的,能挣些收入,可家里的开销都落在父亲身上,父亲再怎么画,也只能是个维持生活而已。
  自他上大学后,他认为自己已经成人,可以不再依赖家人。大学期间,他一直没有问家里伸过手,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他边读书,边勤工俭学,放了假,除了春节,其余时候,他都不回家,因为他只有利用假期才能把下个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挣回来。为了挣下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他利用假期拼命的打工,挣钱,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还有资格去恋爱呢?
  可就在他一直封闭着自己的感情的时候,同校有个女孩,采薇对他关注了。不知不觉中他也察觉到了,采薇一直对自己好,再傻的人也能感觉到,更何况他也是个有血有肉,热血的男儿,怎么能不为女孩的芳心动情呢?
  他与采薇的接触是在一次校庆会上,采薇是经济系的组织者,他是法学专业的组织者,两人几次在会议中碰面,熟悉了起来,由于他在校庆的活动中露出了他不一般的才华,采薇暗暗的喜欢上了他。
  一次次接触,采薇发现他每天生活的很艰苦,得知他每月要兼职好几份家教,买饭总是买很便宜的,于是采薇就经常默默地为他做事。采薇看他每天很忙,到了食堂总是很晚了,于是她总是帮他打下一份饭,逢年过节,采薇每次回家,总要把家里带来的吃的分给他一些,本来赵虎一直拒绝着女孩的好意。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让女孩接济呢?一向大男子主义的他是决不会接受女孩的这番好意的,更何况自己浑身上下没什么可以给采薇,所以他一直不接受采薇的好意。虽然有时迫于无奈,看采薇实在难为情,勉强接受一些,接受之后,看她很开心。他也会为她开心的,开心之后,他又觉得很心酸。
  采薇要求他陪她去图书馆,他看采薇是那么渴望让他陪,于是,他答应了。渐渐的采薇跟他提的要求越来越多,不只要求他培她去图书馆,还要求他陪她散步,每次散步采薇会跟他说她的过去。采薇的童年很幸福,家人疼她的,她的活泼可爱,都来源于她在幸福中长大。
  赵虎知道采薇是性格各方面都很健康的女孩,采薇的善解人意;采薇的健谈;采薇的随和都离不开她有一个和睦的家庭环境。每当采薇跟他提要求的时候,说的是那么温柔,让他真的无法抗拒,于是他已经习惯于不再拒绝采薇的要求,每天不管他有多忙,他都坚持陪着她在校园的边缘散步。渐渐的,他们开始更多的出行,他们一起上街,一起去购物,公园里留下了两人的身影,电影院也有了两人的相伴,不知不觉大学的生涯就要面临结束了。两人不得不面对离开校园之后的日子了,那天,赵虎把采薇送到她的宿舍门口,他刚要走,采薇拉住了他问他:“你看我们相识已经三年了,可是我们一直从没有谈过我们是什么样的关系,是恋爱么?还是别的?”采薇瞪着大大的眸子望着赵虎的双眼问他。
  “我,我,不知道说什么会让你满意。”赵虎逃避着采薇的眸子。一向说话从不会含糊的他,霎时腾腾吐吐了起来。
  “我们虽然在别人眼里,是一对恋人,可我心里清楚,你并没有正真认可我这个女朋友,我今天就是想问你,我们究竟是什么关系,是恋人呢?还是朋友?”采薇很清晰地说。
  “说实话,你应该知道我对你是真心的,如果我不是真心对你,我怎么可能跟你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呢?我怎么会答应跟你相处呢?我不是一个把感情当游戏的人,我很尊重你,是因为我不仅喜欢你,也欣赏你,你那么善良,你那么可爱,有多少男孩追求你,你都拒绝了,你确选择与我在一起,我应该感到幸运,更应该珍惜这份感情。从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看到你很特别,你在众多的女孩中就脱颖而出,后来你关心我,我也是有自尊的人,我也知道被人关心的滋味是幸福的。你曾说我不在乎你,其实我何尝能不在乎你呢?你那么优秀,你那么纤柔,有哪个男孩舍得去拒绝你这样的女孩呢?我虽然开始不敢接近你,那是我觉得自己没有资格接近你,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赵虎把视线投到她眼里。
  “我只要你,我什么都不要。”
  “可我不能。”赵虎无奈地说。
  从不知道忧愁的采薇脸上有了一丝忧郁的神色,采薇凝视到赵虎的眼里的无奈,她知道他又在挣扎了。当初她跟他接触的时候,她就曾发现他有过这种挣扎,采薇被他的那副无奈,无语了,她不知道接下来该问他什么,她深深的闭上了眼,逃开了他的眸子。接着她听到他说:“我明白你的意思,因为再有两个月,我们就要毕业了,到时候我们将有新的选择,你希望我能给你一个肯定的曾诺,对么?”她点点头,依然没有注视他。
  “可我,是没有把握给你幸福的。”赵虎刚说完。采薇跑着进了宿舍的大门。赵虎望着那个大门不知伫立了多久,也不知那个大门在他的瞩目中出进了多少人,似乎他全然不知,他只是那么呆呆的望着那个大门。似乎那个大门把他的希望都带走了,似乎那个大门里才有他的世界,可是在他的伫立中,大门里面始终没有给他带来希望,始终没有让他看到他期待的人,大门里面除了冷冷的一个过道,还有偶尔出进的学生,和那些奇异的眸子,再也没有什么了。
  当大门里面不知什么时候亮起了昏黄的灯,他才发现自己在这里呆着时间已经很久了,他才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本来宿舍只有十分钟的路程,可他却走了一个小时。那晚,赵虎失眠了,接下来几天,采薇再也没有去找他,他也一直见不到她。他曾在她的宿舍楼下徘徊,试图再能为她做些什么,可采薇一直都没有出现,他始终没有能见到采薇。
  他曾听说,采薇家里已经为她做了很周到的安排。采薇的父母都是银行工作人员,父亲已经给他在本地安排好了一家银行的工作,采薇虽然与父母说了她的打算,不想回去了,想与赵虎留在一个城市。可父母依然决议的让她回去,因为采薇是从外地考到这里的,如果这里没有值得她留的人,她是决不会留在这里的,如果赵虎不留她,意味着她就得回去,接受父母的安排。这也是采薇父母一直期盼的。采薇的父母就她一个女儿,一直以来就希望女儿守在自己身边,回家乡工作,不同意她留在异乡。当采薇看赵虎一直无意留她,无奈中的她彻底的对赵虎绝望了,采薇是多么希望得到赵虎一个答复,留她。
  其实早在年初的时候,赵虎为两人的事就考虑了,这件事在他心里已经,考虑了不知多少个日日夜夜了,他已经不知为他们两人的未来,失眠了多少了夜晚了,之所以今天他说的那么腾腾吐吐,他是实在不想把这个残酷的现实说出口。
  他不是没有为他与采薇的事努力和打算过。几个月前,他去询问了许多应聘部门,他发现,凭他目前的社会关系,采薇在本地是很难被接受的,也就是采薇如果留下来,不可能找到父母给她安排的那样合适工作。凭他赵虎的能力,也还不能给采薇找到一个理想的工作。因为采薇学的是经济,金融部门在本地,没有社会关系是进不去的。采薇如果留下来,赵虎很清楚,采薇只能接受一些企业的应聘,在赵虎心里,不能给采薇找到安逸的工作,这是他认为最对不住采薇的地方。
  采薇从小在温室中长大,没有经历过风霜雨打,父母给予了她很优越的环境,让她幸福地成长,像赵虎的经历,是很难让采薇能体会到的。赵虎一想,让采薇接受自己那样的家庭,太为难采薇了。既然没有把握能给采薇一个优越的环境,与其有一天她会对他失望,还不如现在早点让失望发生。
  采薇带着伤心和失望离开了。采薇临走要求他送她,采薇走的那天正好是个阴雨天,为了送采薇,他早早就在采薇的宿舍楼下等她了。他在雨里整整的站了一个小时,等采薇出来后,他的衣服几乎都湿透了,采薇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一路上,两人什么也没有说,当采薇踏往的列车离开本地的时候,赵虎望着远处的列车,突然感到他的世界是那么茫然,恍惚间他感到,自己做了一件不可饶恕的事,悔恨之余,还是认命了。他认为他的命本该如此,也许,这一切是上帝的安排,也许采薇本不属于他,也许采薇也不该与他相识,相知,相恋,一场生命的游戏结束了。
  那一段痛苦的往事已经过去了三年,可在他的生命中,感觉这三年像几个世纪那么漫长。当他独自一人的时候,采薇甜甜的笑容,明亮的眼睛,乌黑的秀发,还有那悦耳的声音,总是不时浮现在他眼里。尤其临别时采薇脸上的泪,是他第一次看到采薇落泪,也是他最后一次看到采薇落泪,那天采薇落泪,几次他想回头逃避她,可他还是忍住了。他知道他以后恐怕再也看不到她的模样了,她就要到离他几千里的城市了,他知道她这一走,今生能不能再见到她,还是个未知数,所以他一直坚强的望着她离开了他。
  不知赵虎这样沉默了多久,郭宝看他一个人沉思,也不再打扰他了,专心地弄着那个相机,直到郭宝爽快地一声:“修好了。”才打破了赵虎的沉默。
  赵虎楞过神,看到郭宝已经把刚才拆的乱七八糟的一堆零件完全都装好了,一个完好的相机递给了他。接过相机,他露出了满意的笑意说:“你真能干。”
  “小意思。为了你能早日有个归宿,你哪怕三天两头给我弄来个有问题的相机,兄弟我一定会第一时间,给你处理的。”郭宝微笑地说。
  “难为你兄弟了,那我走了。”赵虎起身就要离开。
  “那我就真不留你了。”郭宝起身准备送他。到了门口,郭宝的母亲从厨房里听到赵虎要走,立即出来,阻拦着:“怎么这么快就走?”
  “阿姨,我今天真的有事。”赵虎用善意的谎言拒绝着春梅的挽留。
  赵虎挣脱了老人的挽留,从郭宝家里出来了。回去的路上,他不乘车了,想步行回去。
  边走,拿出手机,找到王梅临下车时给他留的那个号码,想立即把这个消息告诉她,这个消息,对王梅很重要。当他刚准备拨那个号码时,不由得开始慌了起来,他又收回了手机。
  路边有一个长凳,他坐在那里,想平静一会儿内心,一对与他年龄相仿的恋人从他身边过去了,那个男人身边的女人让他恍惚间看到一个曾经熟悉的影子,那个纤细的女人,是那么熟悉,那长长的头发是那么眼熟。对,采薇,采薇的长发,采薇的身影,可很快那一对恋人消失了,他看不到那个影子了,他看不到那飘逸的长发了。
  他不由得心开始往下沉了,刚才还兴奋的他不再兴奋了,暮色已经笼罩下来,他发觉肚子饿了,该吃晚饭了。今天休息日,他知道回到宿舍的食堂是没有饭的,必须的自己解决晚饭了,走着走着,看到一家小吃店,走了进去,他要了一碗牛肉面,没有一会儿工夫他吃完了。吃完后,他付了钱,从小吃店出来,天彻底黑了,路边的灯已经都亮了起来。
  他继续顺着一条街道走着,手里的那个相机,又提醒了他,他对自己说:“如果现在不告诉她,那只能星期一才能跟她说了,明天是星期天,还是休息日,到星期一之前的日子还有一天多的时间他才能能见她,这一天的等待太长太长,把这件事一直搁在心里,实在不是滋味,不行不行。”于是他拿起手机,找到那个号码,直接拨了出去,很快电话里传来了一个甜甜的声音。他一听是是今天白天听到过的熟悉的声音,是王梅的声音,没有错,看来号码没有打错。他听到她说:“喂,是你么?赵虎。”王梅已经看到打来电话的号码是赵虎,于是很直截了当地说出了他的名字。他急忙说:“是我,我想告诉你说,你的相机已经修好了。”
  “是么?这么快,那我可谢谢你了。”王梅兴奋地说。
  “如果你要着急用,我立即给你送过去。”赵虎说。
  “哦,我不急着用,等上班的时候再给我吧!”王梅不想给赵虎添麻烦,于是说。
  “那也行,星期一我给你。”赵虎说。
  “好的,那可就谢谢你了。”王梅再一次表达着谢意。
  挂断电话的赵虎,浑身不知哪来的精神,脚下的步子突然迈得大了,身上似乎注入了兴奋剂,每一个细胞都跳跃了起来。这晚,他回到宿舍,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子一直处在兴奋之中,兴奋的他想起相机里有一个人的影子,他于是把那个相机拿到枕边,开始一张张的看着里面储存的照片,上面有王梅与家人的照片。他看着看着,有些不自在起来,他觉得似乎是在窥视别人的隐私,于是合上相机。这晚,他不知道几点才睡着。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暮雨潇潇(十三)
下一篇:八路军连长徐士杰和白求恩(六十)战胜鬼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域名服务|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域名申诉|域名仲裁|企业建站|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4-6-24 08:12 , Processed in 0.390625 second(s), 28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抚宁区及部分域外作家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