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文化破圈 短视频推广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367|回复: 1
收起左侧

英雄救美第三十五章

[复制链接]

1025

作品

1154

互动

2万

积分

实名认证用户

成绩
10134
威望
1389
精华
0
粉丝
3
好友
9
注册时间
2022-8-6
最后登录
2023-12-30
在线时间
595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3-9-14 13:52: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林本 于 2023-9-18 15:31 编辑

第三十五章
作品名称:白浪秀发廊的情博      作者:晓林      发布时间:2021-01-09 18:47:09      字数:6689
  老太太苏醒过来,可她对齐小虎吸毒的事还记怀心中。看小柳花在跟前,好像有依托的样子,一把抓住小柳花的手,恳切的望着她说:
  
  “咳!你怎不早对我说呀,事到如今这样,咋办哪?全托付给你了,我也管不了他啥呀。”
  
  小柳花明知自己有责任,要不是她勾引齐小虎怎能吸毒呢?谁知竟恋出爱的火花。 
  
  那是在一个晴朗的星期天。齐小虎带相机和好多吃的,领小柳花去游玩松花湖,坐在游艇的小柳花,还是第一次出外到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放荡的漫游。她依在齐小虎身边,敞开胸襟,自由放歌,欣赏这迷人的景象。她放开姿容让齐小虎照了好多照片。湖水清荡荡,船儿飘悠悠。小柳花索性依卧在齐小虎的怀里,迷入梦幻,好似白马王子领到这仙境之处。她眯起两眸,静享这美丽、诱人的时光。一股温柔的气息近吸脸庞,瞬感两唇灼热。她没有睁开眼睛,她想享受这爱的感受,她把舌头伸进白马王子的嘴里,任其允吸。触动的性感,象股冲涌的热浪,拍打她的心房,心在激烈的跳动。她情不自禁的两手用劲的抱住了他,她只觉得湿裤了,羞涩的松开了手,眯眼羞媚的冲齐小虎瞪一眼,喃喃的说:
  
  “你好坏呀。”
  
  齐小虎傻小子哪知这情,愣愣的回语:
  
  “我坏?你把我掐的好痛噢。”
  
  小柳花瞥眼他,念叨:
  
  “傻样儿。”
  
  随后,她从兜子里抓了个橘子,扒皮吃了两瓣。这时,游艇已靠码头。俩人手牵手上岸,看天色已渐晚,去江边饭店要盘松花醋鱼,吃喝完,便去一家旅店住下。借着酒兴性起,小柳花钻进齐小虎的被窝里,倒在他的怀里,卿卿我我,俩人尝了禁果,云雨入宵。
  
  虽知这白马王子不争气,竟是个纨绔子弟,吸毒成瘾,小柳花奈他不得,没多长时间,他自己钱花尽,看他犯隐哀求她那可怜像,小柳花不得不把辛苦打工积攒的钱,拿出供他买毒品,这才有不间断的去马大姐处取货。马大姐有这下线,当然求之不得。可她不知这吸毒者竟是齐小虎其人,还是小柳花的对象。 
  事情败露了,有关公司的事,她怎不向莫虎说出?小柳花看其情景,也觉得事关非小,在齐小虎被马大姐叫走后,她随后急忙去了齐小虎家。
  
  话说回来,小柳花看齐小虎安闲的在家吃晚饭,便气急的把齐小虎吸毒的事,当他妈面说露出来。这就有老太太气昏厥的情景。
  
  老太太苏醒后,要小柳花来管制其儿齐小虎。小柳花心想,现在不是管不管制的事,是要问明齐小虎咋回事。她瞅眼老太太便问道齐小虎:
  
  “马大姐把你叫走,到底咋回事呀?”
  
  “见了我们老板了,老板已知道我在公司吸毒的事了。咳!”齐小虎说出。
  
  “那你承认了?”小柳花叮问。
  
  “我瞅老板的眼神,不得不承认。”他低头思顾,又释说:
  
  “咳!你想马大姐知道你是我对象,又吸毒,还是你送我的毒品。她能瞒着老板吗?问题是我知道了公司在贩毒,老板能轻饶了我吗?”
  
  “哪能咋地你?还能送走?”小柳花追问。
  
  “送走?老板他怕我说出来,让公安就知道,那公司不就露出涉毒的事了吗?”齐小虎一板一眼的说。
  
  “那咋地你?”
  
  “他却和颜玉色的安慰我,说送我去戒毒。”齐小虎瞅眼小柳花。
  
  “戒毒所?”
  
  “不。说是他指定的地方。”齐小虎斜个脑袋琢磨念叨:
  
  “我想,是不是他想把我放个地方躲躲?我就同意了。”
  
  小柳花鬼灵,一听这话气得说:
  
  “什么躲躲呀?那不明明把你羁押起来了吗。你还同意了?”
  
  “哦,那咋整?”齐小虎没了主意。
  
  “咋整啊?”老太太在旁听得犯急,看着小柳花。
  
  小柳花脑袋一歪,小眼珠一转悠,念叨:
  
  “哼!他不说躲吗,咱来个彻底的躲。”
  
  “怎的彻底躲法?”齐小虎怔着。
  
  “傻样!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明白了?”小柳花眨眨眼。
  
  “逃走?上哪儿去呀?”齐小虎眼睛睁得圆圆的发愣。
  
  小柳花寻思着,踌躇一会儿,神秘兮兮的瞥眼老太太,对齐小虎说道:
  
  “哦,我领你去个地方。保证妥当就是了。”
  
  “哪儿呀?”
  
  “你就先别问了。”小柳花使眼色给他,躲开老太太。小声说:
  
  “得拿点钱哪。你去跟妈讲,说上我家躲躲。”
  
  齐小虎也觉是理,眼前只有如此,便凑妈跟前说了这话。
  
  老太太听儿子要跟小柳花去她家躲躲,也觉得是个办法,要俩钱也是正当其用。随口问他:
  
  “啥时走?”
  
  齐小虎一琢磨说:
  
  “莫老板告知他明早上班就安排走。只有今晚走出去可躲过。”
  
  小柳花在旁急的接过话:
  
  “你咋不早说呀,好安排安排,真是。”
  
  “我那想那么多呀?”
  
  “哼!我要不出个主意,你明个就叫人带走了。”小柳花数叨他。
  
  这时老太太看他着急用,去小柜厨里找包拿钱,纸包纸裹的,数了数交给了齐小虎,指点他说:
  
  “妈就这两千块钱了,省吃俭用攒下的,你带走吧。可要省着用啊。”
  
  “唉,我知道。”齐小虎点点头,心里很难受。
  
  小柳花看他把钱拿到手,回脸看看墙上的表,急忙冲齐小虎说:
  
  “天不早了,咱早点走,我回去和我小梅姐说声好走。”
  
  说了,她和老太太招呼一声,提包出门,齐小虎随后跟去。老太太望他俩一眼,流出来泪水,还在叨念:“可要加小心哪。。。。。。”
  
  俩人奔去小平房。  
  
  张三八心绪虽烦闷,可想着要去领彩奖,他没有去和欧阳卓打招呼,怕惹麻烦,下班便急着直接出公司去发廊见白肚脐。
  
  这边,白肚脐早等着不耐烦了,把窗板上了。乐呵的摸着彩票寻思着,盼张三八快来去领奖。张三八一推门,白肚脐便迎了过去,俩人心领神会的一对眼儿出了屋,去了彩票点。
  
  彩票店的老板娘,看张三八这次来带着一位漂亮姑娘,知是其女友啦,一登门,便瞅眼白肚脐,逗趣张三八:
  
  “哎呦!发财啦,还领来个好漂亮的姑娘啊!”
  
  “托您的福哇!”张三八也有趣的搭话。
  
  白肚脐在旁站在哪,没好眼的瞥视老板娘。
  
  “把票拿出来吧,兑奖啊。”她笑嘻嘻的飘眼张三八。
  
  “哦。”
  
  张三八一瞅白肚脐。
  
  “给你!”
  
  白肚脐从衣兜里掏出彩票,没好样的往桌上一撩。
  
  老板娘偷眼瞅瞅白肚脐,有意的挑逗,冲张三八妖叨的说:
  
  “呵!还没过门就做主了。”
  
  她翻翻眼,一撇嘴。
  
  张三八看这尴尬局面,没有支声,把彩票递给老板娘取了奖金。
  
  “走吧!”
  
  白肚脐瞥眼张三八,没看老板娘一眼,便出了门。张三八随后瞅眼老板娘,递个眼神跟了出去。
  
  老板娘看她俩出去,心里烦闷,这姑娘咋这样不知情味?她那知是和张三八在酒桌的一面,竟让白肚脐看见了,惹起这忌愤之怒,算她霉气吧。可从张三八递哪个眼神,也清楚个一二了,她默默一笑。 
  
  俩人领了奖金很高兴,便去一家饭馆吃喝点,庆贺庆贺,回来的稍晚些。看小柳花和齐小虎在屋里,很觉稀奇。白肚脐尤其看小柳花那沉闷无力的模样,心有纳闷,便问到她:
  
  “怎么得了?不高兴,你俩。。。。。。”
  
  “姐,遇事了。”小柳花眨眨眼,轻声无力的说。
  
  “啥事呀?愁那样,跟姐说。”白肚脐关致的问道,又瞅眼齐小虎,忿然的质问:
  
  “你欺负她啦?”
  
  “哦,我没有哇。”齐小虎低头回话。
  
  张三八明镜的,但他没吱声,只想听个究竟。
  
  “他吸毒的事他们公司老板知道了,让他去戒毒。”小柳花说出事端。
  
  “老板怎知道的呢?”
  
  “在公司,让公司的人看见了。老板把他叫去说的。”小柳花说了真情。
  
  “公司是谁看见了?”张三八听这,问小柳花。
  
  “是马大姐。”
  
  “准是马大姐告诉的莫老板。”张三八肯定的说,接着他分析道:
  
  “哼!莫老板是怕齐小虎知道公司涉毒,才假惺惺的做出让齐小虎戒毒的决定。这是上策,其实,是借此把齐小虎开出去,而且。。。。。。”其意已明,他没在说出。
  
  “所以,我俩才找姐和张哥商量咋办?”小柳花接茬说。
  
  “哦,这,这个。。。。。。”
  
  张三八觉得很不好给拿主意,他瞅瞅白肚脐。
  
  白肚脐掰开说:
  
  “柳花呀,你就说说,你俩咋个想法的吧,我听听。”
  
  “我明白他老板不能就此罢休,一不做二不休,就此溜走,走为上策。”小柳花毫不犹豫的拿出主意。
  
  “唉,还是柳花看得明,还有主意。”白肚脐直点头,又瞅瞅齐小虎说:“你呀,跟小柳花算你的福气,光长个小白脸。哼!”
  
  齐小虎羞愧的小脸红半截,垂下头。
  
  “那你俩明个一早就得走出去,我已接到哦,老版的通知,不然的话。。。。。。”
  
  张三八随话溜出,留了半截。
  
  “会这样?”小柳花一愣的样,踌躇一会儿念叨:
  
  “太突然了,措手不及呀?”
  
  她瞅眼白肚脐。
  
  “有啥措手不及的,俩人说走就走呗。”白肚脐随话说。
  
  “嗯,我,我俩手头没有多少钱哪。”
  
  小柳花念叨,她回眼白肚脐。知道姐姐手里有钱,最近彩票中奖了,一定会舍俩钱的。这也是她急忙回来看白肚脐的想法。这一点,齐小虎那知情啊?
  
  果真,白肚脐瞅眼张三八,毫不吝啬的解囊说:
  
  “好吧!既然妹妹你有难事摊上了,我也不能看着,我这手头有俩钱,你先拿去用吧,过后再说。可是你张哥的钱,我做主了。”
  
  说罢,从衣兜里掏出一叠钱,整一万,交给了小柳花。
  
  “哎!谢谢姐姐和张哥了。”
  
  小柳花接过钱,站起施礼表示谢意,齐小虎随之。
  
  “那你俩上哪去呀?”白肚脐问小柳花。
  
  “嗯,”
  
  小柳花踌躇一会儿,贴白肚脐耳边嘀咕两句,一笑便起身说:
  
  “我俩得马上去火车站买票,走哇!”
  
  她瞥眼齐小虎提包出了屋。
  
  俩人搭车直奔火车站。
  
  可到了站里,正赶上刑警队巡查。。。。。。
  前方话说,小柳花在齐小虎家里,看老太太苏醒过来,听齐小虎说了实话,莫老板要送他去戒毒,而且就在明天。小柳花知事不好,拿了主意,走为上策,决定带齐小虎去一个地方,即刻就走。老太太不得不拿出积攒的两千块钱叫齐小虎做盘缠,用于路中。小柳花即带齐小虎回小平房,向姐姐白肚脐辞别,正赶上张三八与白肚脐取回彩奖钱。白肚脐为帮其逃难,大度的拿出一万元钱给小柳花用,俩人即辞别去火车站。
  
  到了站里去买票,看人喧嚷唧唧的都没敢动,说是公安局刑警队来了。不一会儿,果真来一般刑警队员。这时,小柳花趁混乱之机,挤上前买出了火车票。她也不顾一切拽齐小虎直奔去站台。可就在这功夫,一大个子刑警队的看其她俩人跑出,便喊:
  
  “站住!”
  
  俩人听喊声却头也不回的只顾往前跑,小柳花边跑边看票号,等大个子在后快赶上了,她俩已疾呼带喘的就近上了列车。
  
  “怎么办?上不上车?”
  
  大个子急的直搓手掂量着。
  
  这位大个子刑警队的就是其队长许文海,他来火车站执行涉毒查办案的,他进站看其两人跑,一眼就看出高人半头的帅小伙齐小虎。他已知其涉案吸毒怎能放跑他,便直追过来。
  
  他踌躇一会儿,看后边跟上一个队员,便决定上车追捕。
  
  再说,小柳花和齐小虎俩人上车找号坐定。俩人心里明镜知道来者不善,必要抓捕,便想法躲避。小柳花让齐小虎坐里,她坐外看听动静。没一会儿功夫,瞧一大个儿刑警队的急慌慌过来,东瞅西望的。小柳花机灵的向齐小虎使个眼色,触他一下,齐小虎急忙穿上上衣蹲下身,缩缩着遮脸望窗外。这大个子许文海怎看得清,晃了过去。
  
  许文海查了几节车厢没找着,回头想起来,刚才走过那节车厢,只顾查看那齐小虎没注意旁边还有个女的坐在一起,很像跑的那一男一女,他急忙返回。等他要返回时,启车的笛声响了,也记不起是哪节车厢了,不得不收兵回府,怏怏而归,而其巡查别处也无所收获。
  
  原来这次许文海巡查涉毒,案情是由莫虎和丹一峰在过去的两次贩毒的交易中,一方刚被查获而交待出的。可要查获莫虎一方的贩毒证据,眼前只有张三八以公司的名义送齐小虎戒毒,这正中下怀,又得知齐小虎明日送来。可查案多年的许文海一捉摸,恐怕事故有变,于是他突发灵感,决定在今晚去火车站巡查,果真不出所料,在验票处看见了齐小虎潜逃。
  
  抓获未果的许文海,岂肯罢休。回刑警队率随身队员,对地中海娱乐城来一次突查。然而,他没料到莫虎自当天决定送齐小虎的时刻,便叫马大姐把毒品转移而出,结果许文海又一次扑空。这消息当晚莫虎就知晓了,而对知底的张三八产生怀疑。
  
  第二天一早上班,莫老板照每天来的早,吸支烟坐在经理室里听信儿。可连吸几支烟,一等齐小虎不来;二等张三八不来,叫他纳闷。心里捉摸:“难道事故有变?还是。。。。。。”他一气之下掐死烟,出屋去找张三八。推开警卫室门,屋里没人,便下楼去办公室问欧阳卓:
  
  “见张队长了吗?”
  
  “哦,你看!他在楼门口好像等谁呢?”欧阳卓指着门外说。
  
  “哦!你去把他召唤过来到我办公室。”
  
  莫虎往外瞧一眼,对欧阳卓说完回返经理室。
  
  欧阳卓抬腿去楼外召唤张三八:
  
  “喂!你等谁呢?莫经理召唤你有事。”
  
  “哦,”
  
  张三八踌躇一会儿说:
  
  “哦好我去。”
  
  没有说等谁,便转身进楼去经理室。一进经理室便对莫虎说:
  
  “哦,我在外等齐小虎来的。”
  
  “他怎么还没来?说好的呀。难道会有变故,不来了?”莫虎思议着念叨,又疑惑的瞅眼张三八,照直问他:
  
  “你没去他家吗?”
  
  “您吩咐我在公司等他,我怎么能去他家呀?”张三八解释说,装作未去的样子。
  
  “那可怪了,他怎会变卦呢?”莫虎直瞅着张三八画魂,又思虑的说:
  
  “是不到家后,和家人合计了?”
  
  “这。。。。。。”张三八不语。
  
  莫虎小眼睛转了转,狠吸口烟,拍下桌子说:
  
  “我断定他跑了!”
  
  “那。。。。。。”张三八瞅着他等话。
  
  “哼!报警!”莫虎一瞪眼,指着张三八说:
  
  “你赶紧去刑警队报警,说我们有个涉毒员工跑了。”
  
  后,悄悄的对张三八说:
  
  “这就跟咱没关系啦,知道了?”
  
  张三八已知他的小算盘,佯作乐呵的样子回话说:
  
  “好哇!高!我就去。”
  
  说着,伸出拇指赞许他,出了经理室去警卫室给刑警队长许文海打电话告知此情。
  
  这边,许文海接了张三八的电话,听是报警齐小虎跑了。许文海听之哈哈大笑说:
  
  “你的情报晚了,昨晚齐小虎就跑了。”
  
  “你怎么会知道啊?”张三八佯作不知的问他。
  
  “我们昨晚在火车站巡查时,我发现了他,咳!可惜没有抓住,让他溜了。他是跟个女子一起跑的。”许文海一股脑的说出实情。
  
  “噢!”
  
  张三八虚呼着,心里松口气,暗暗为其侥幸。
  
  “为彻底查此案,我昨晚带人,又回头突击查下你公司,可一无所获。”许文海接着述说实情。
  
  “是吗?这。。。。。。”张三八很感惊奇,接着听他讲:
  
  “我想这事你身为公司保安队长要协作配合我们,不可等闲视之啊。”
  
  话说得虽很平和,口气却带有刺激味。
  
  “哦,可你知道,我这保安队长,只是挂个名,说白了,就是看大门为公司服务的。”张三八心有为难。
  
  “可这是你的责任哪。”许文海强调一下,又很理解的说:
  
  “当然,这情况我也理解,你也是给公司老板打工的,一切都听老板吩咐。但你不要放弃你的职责呀。”
  
  “哦,哦我会尽量做的。”
  
  张三八心里明镜的,可只得勉强应付去做。他能怎么样呢?
  
  “你注意点,只要齐小虎有动静,或者有其他情况,你跟我们取得联系就行。”
  
  许文海说的很客观。便撂下了电话。
  
  回头,张三八回经理室,向莫老板照实说明了情况。莫虎听了嘿嘿一笑,忿忿地念叨:
  
  “真不知好歹,我们主动去送本公司的涉毒人员,不但不赞扬我们,还倒怀疑,巡查我们,这是什么理?等着瞧吧!”说着,他又叼起烟皱着眉头,瞅眼张三八,念叨:
  
  “是谁瞎说公司的情况?怎么引起他们的怀疑,下手几次查我们公司涉毒的呢?是公司内部有人吧?你说呢?”
  
  “哦,这。。。。。。”
  
  张三八看莫虎历眼瞅他,有疑他之心,心头忿忿,但却口气平稳的回敬两句表示:
  
  “经理,我的职责是保公司的安全,不出事。其他不在我管辖范围内的事,我是不介意的。就如齐小虎吸毒的事,你看得很清楚,你都比我了解得多呢。是不经理?”
  
  两句话说得莫虎感有所愧,不得不歉意收场说:
  
  “唉,你不要多心嘛,对你我是信任的,不然能放在我身边做保安队长吗?不过,我还没听你来我这说过什么?哈哈!”
  
  说到这,他顿了一会儿沉下脸吩咐道:
  
  “但齐小虎有啥情况,你得告诉我一声啊。有关涉及公安方面我出头处理。”
  
  “哦,好的,我听您的吩咐就是了。”张三八一点头。
  
  这是听门响,看是丹一峰匆匆进来,张三八退了出去。 
  
  丹一峰来此何事?
  
  原来在刑警队许文海在采取行动,也就是去火车站巡查涉毒前,丹一峰已知其情,他涉毒交易一方犯事了。这是必牵连他和莫虎的头上,他怎能跑了干系?便急忙前来和莫虎商议对策。何况两次交易贩毒占了人家便宜,岂肯饶恕于他?
  
  而当他听莫虎说齐小虎吸毒,交公安刑警队戒毒,而自行逃跑之事时,顿刻精神振作,拍案叫好说:
  
  “大哥,你行!好哇!有了,这叫金蝉脱壳之计。不愧是老大呀。”
  
  他佩服的直伸大拇指,赞许莫虎所为。莫虎瞅瞅他,说:
  
  “我还没说完呢。不过也很悬呐。当晚刑警队来公司突查,可我早叫马大姐把货转移了,哈哈!一场虚惊。”
  
  “唉,这么说,咱们占了主动,又是一招,这叫连环计。嘿嘿!”丹一峰又好顿赞扬。
  
  “哼!这咱和公安就有话可说了,他领导听了何以奈何?哈哈!”莫虎很得意的大笑,又眯起小眼睛,狡黠的看着丹一峰,说:
  
  “这齐小虎一跑,倒是好事,我们就此把事都推他身上。他跑得越远越好,我们就此了事了。是不?啊。”
  
  “真是难得的机遇,该着哇。幸运,幸运啊!哈哈!”丹一峰兴奋的叼起烟,又沉思一会儿说:
  
  “不过就怕内部有人泄露出去,不得不防哦。”
  
  “这倒是。一开启我有点怀疑保安张队长,担心他接触公安泄露出去。可刚才和他聊起,他不像那种人,很守本分,又很耿直的。”
  
  莫虎说起张三八。
  
  “这么说,躲过这阵风会太平无事?”
  
  丹一峰很乐观的样子。
  
  “咳!但愿如此。”
  
  莫虎摸着胡子。
  
  “大哥,轻松轻松,庆贺一下。”丹一峰喝口水,撩了杯起身往外走说:
  
  “走!我请客。去水上人家酒店。”
  
  “好,走喝两盅。”
  
  莫虎应声拎包跟出去。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七三一第三十八章鬼子的炮击
下一篇:七三一第三十九章让大部分战士离开
真挚的情感,永恒的意志,坚强的性格,马到成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7

作品

538

互动

3143

积分

实名认证用户

成绩
1477
威望
99
精华
0
粉丝
1
好友
2
注册时间
2022-8-17
最后登录
2024-2-29
在线时间
245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3-11-18 15:35: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域名服务|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域名申诉|域名仲裁|企业建站|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4-6-24 07:31 , Processed in 0.390625 second(s), 32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抚宁区及部分域外作家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