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文化破圈 短视频推广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274|回复: 0
收起左侧

[散文随笔] 《飘落的雨帘》

[复制链接]

81

作品

105

互动

2593

积分

三星作者

成绩
1462
威望
639
精华
3
粉丝
11
好友
2
注册时间
2022-8-24
最后登录
2024-6-16
在线时间
521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3-12-14 16: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飘落的雨帘》

每逢季节交替变换时,总觉有些惶惑不适。当月色微茫时,城市霓虹的窒息给我带来了一点绝望和心灵的震撼。
往事如烟,故城的巷子依然纷纷扰扰,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是异常忸怩,它们暗自羞涩,孤独的将幽深、逼仄尽美的收拢离自己近点。
四十年过去了,在岁月磨合下,那些遥远而又熟磨周悉的巷子,已逐渐暗淡或被许多人慢慢地遗忘了,只有上了岁数的人,偶然还能缥缈着它的记忆。
盈握着一份沧桑,浸在烟雨的胡同与小巷子的交汇处,那零星的灯光下,很容易留有诗性的情绪元素,还容易产生一种孤伤,特别是马路上车声过后掠过留下的那种余音,更会让我愀然空灵。这种僻静的角落很适合怀旧,也容易勾起我几十年前在烟雨迷蒙的胡同里那段‘雨帘中等待’的往事而不被人打断。
当所有的时光,渐渐苍老,当所有的流年,不再驻足,谁会记得,胡同雨巷里那个宛若丁香的女孩?
翻开初恋的扉页,我暗自欣喜,终于带着雨帘飘落的思忆,从上一个春天走了过来。爱一个人,就像灵魂种了一颗种子,在流年里生根发芽,彼此相识铭记,念念不忘。
转眼四十七年过去了,当年那个有着文学梦想的青年,已经迈入甲子之年,跟大多数六十多岁的老男人一样,两鬓斑白,皱纹爬满了眼角,身体也微微发福,随之改变的,还有自己的境遇和不能忘怀的初恋滥觞以及一袭岁月的风霜。
那个年代,懂,是这个世上最温暖的陪伴。一句懂你,便会温暖了一段岁月。而她,始终渗透着我的回忆,然后又让自己遍体鳞伤。
那是三月里的一天黄昏,墨色的浓云挤压着天空,掩去了刚刚的满眼猩红,压抑得仿佛整个世界都静悄悄的。她约了我在她家马路对面相见,我提前来到了胡同口,此时,雨从空中带着旋律地轻轻的飘落,极细切的织成一道缱绻的雨帘。我躲进旁边的屋檐下。倏忽,隔着马路,天空已经变得朦胧,整个小巷都被笼罩在雨中忽隐忽现,让人捉摸不透。但我的眼睛仍不知疲倦地盯着、望着对面的小巷子,生怕从视线中把她丢失。
突然间,雨滴由小变大,不一会儿并大雨如注的砸向胡同、砸向巷子和马路,直落在麻石的地面上噼啪作响,然又丝丝缕缕缠绵不断,溅起了无数朵水花。霎时,雨点又连成了线,‘哗’的一声,仿佛天塌了似的铺天盖地从天空中倾泻下来,转瞬,便在眼前形成了一幕雨帘。
糟了,真的糟了,顿时,心里一怔发愣,这么大的雨,她怎样出来?
此时,我焦急的在狭窄的空间里度步,心中默默地嘀咕着,这雨到底有没有尽头?没有办法,我只能站在原地继续等待,双手拥抱缩起身子,不时的朝对面小巷伸着头探望,屋檐下,微过处,几点雨滴落在衣襟,滚进颈背,冰凉凉,冷丝丝的。
初恋的约会,就像三月里的小雨,丝丝绵绵,烟煴弥漫,朦朦胧胧,让人期盼,让人心情起伏,又让人感觉有种多情的伤感。
慢慢的,雨点小了,继而笼罩在头顶上的黑厚云层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悄悄地散去,猛然间,亮起了蔚蓝色的夜空,更奇异的是,居然还有一湾上弦月挂在头顶上。这就不禁使我想起人们常说的;月亮是大地的情人,总是趁着夜幕降临,轻盈的漫过柳梢,披着彩云,站在星丛,将美目投向大地,脉脉含情,巧笑倩兮!今晚的出现难道真是巧合?
不一会儿,小巷子的那头,出现一个身影,她披着月光,秉着雨伞,踩过浅浅的水洼,额头上飘荡着刘海,踏过烟雨迷蒙的小巷,那么安静轻悄,我的思绪一阵阵开始漂浮,凭借着一刹那的灵感,在月光的移动下捕捉她与巷子的身影,心中立即喷涌出一首《雨中的小巷》。
我喜欢雨中的小巷,
烟雨中我会静静的等待,
飘落的雨丝滴在屋檐上,
朦胧的视觉里,
你撑着一把雨伞,
踩着浅浅的水洼,
带着淡淡的清香,
我的思绪开始漂浮,
词语蕴涵的景致,
萦绕在默默无语的背影中。
不知道是否前世我们有缘,那一刻,情很深,欲很浓,我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深情地注视着她,轻轻地吻着她滚烫的脸颊。少顷,她抬起头来,脉脉含情的问我;‘你淋了雨没有’,我说,‘有一点,但没有关系’。此刻的感觉是亲近的,亲近得有些依赖,依赖中带着无限的关怀。黑夜的胡同里,心,轻盈如絮,温柔地触碰所有的一切,并汹涌地落下我俩幸福的泪花,然后和她浸没在寂静的夜色中。
那晚,我俩都依附于城市飘落的雨帘中,深情地相拥,她的脸上没有附庸一点尘滓,更不会敷衍,仿佛心中都只有彼此。她的举动和善良保持了对初恋的尊重,在情窦初开的时候,温馨了那个季节。此后,她成了我眼波的温柔和心中的不朽,还成了我热爱生活的全部理由。
青春时期的痴情和那场迷离的雨帘,她和我做出了人生的一次草率的决定,造就了今天的我。往后的日子里,我又多次路过此地,而且也碰到过同样飘落雨帘的天气,但却总是少了点胡同与之相见的期待。
其实,无论男女都对初恋是难以忘怀的。因为那是人生的第一次,也是最真心的,没有强烈的欲望,也没有强烈的各种条件,总相信命运的宽厚和美好。
我喜欢她,就如她平常的模样,用不着神魂颠倒,也用不着满腹辛酸。无需防备,可以放心地做自己,释放自己的脆弱。而她也能读懂我的缺点,甚至能把一些心底的秘密告诉我。所以,我很信赖她的直觉和生存的本能,甚至了解她重情感轻理智的表面之下能攫住现实,而且比男人更接近人生。她的这些优点在那个杂乱环境的心态里显得特别珍贵。
小巷子中的她有多好,我说不出来,我有多想她,我也说不出来;我只知道她是我的意外,我没有想过会遇上她,结果让我遇上了;我更没想过会爱上她,但我就是爱上了。不管我们最终成为什么关系,她都将是我生命中重要的过客。
当岁月走过沧海桑田后才明白,初恋在平淡的日子里无喜无忧,虽有心手相携的温馨,但是,也得承担一个人的苦旅,甚至还要经受挫折坎坷的洗礼。因为,爱情激素的作用会随着时间的发展逐渐被稀释。
往往,心中最爱的那个人,最后却离自己最远。由于各种原因,时间慢慢的吞噬着雨帘下的情感,在社会的流变里,通过一种审视过去感情的不可追回性,最终将让位给了粗粝的现实。当感情已经干涸得无法给予对方,就再没有一样东西能拨动心灵深处的情弦了,于是,分手就是一道不得不做的逆命题。
几十年前,那场蓄谋已久的情感流浪,从巷子的雨中开始,不自觉又被雨幕蒙上了凄凉的色彩。季节的转换如悄然变更的时光,我却从来都不敢丈量,这岁月还有多久多长,生怕一不小心就看到了尽头,反而找不到继续下去的方向,就这样,一边贪恋,一边纠结,一边深陷,一边逃亡。
初恋都是源于相识或者离开,正如人们所说;荷尔蒙只负责一见钟情,柏拉图负责白头偕老。无论如何,恋爱的基本事实足以告诫我们,不能预设初恋的成果,以初恋为唯一标尺,去质疑乃至否定情感的恒定不变,将会使你痛苦万般。
后来反思自己,在最初提出分手的时候,我有种感性的情绪冲动的表达,事后一种内疚悔恨和遗憾构建了这个心结上。很多年后突然想起来,泪流满面的那个人,肯定还是她。
爱情与感情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同时也具有一定的时代性,婚恋观,恋爱观都是人对现实生活的一种折射,以社会意识的形式存在,是人与生俱来的本能与天性。爱情的复杂性与永恒性让它成为了生活中永不过时的讨论话题。
今天,我开车路过初恋的老地方,更巧的是又碰到一个飘落的雨帘天气。不同的是,周围全然没有了旧时的胡同与小巷子的印记,只留下城市不受控制的空间里迅速地扩张,一条笔直宽广的马路横亘在眼前,它已渐渐远离了雨中的小巷,模糊了踩着浅浅水洼的身影,挥别了撑着一把雨伞的她,这种撩拨内心的心弦,让我犹感激情澎湃。  
甲子之年后,回过头来,再看男女之间,就会觉得,是没有纯友谊的男女,有的只是爱情消退之后的余温。所以,有人说,真正爱过的人,是不可能做朋友的,一见面就会心软,一拥抱就会沦陷,哪怕多看一眼,就会忍不住想要重新拥有。在每一个人的爱情史诗里,想必都会有这样的悲壮时刻。
回首往事,沉淀的不只是记忆。那些如风的往事,那些如歌的岁月,都在冥冥的思索中飘然而去。
退休之后,在忙碌与无谓的喟叹中,日子从耳鬓衣袖间轻轻滑过。穿行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城市每天都在喧嚣中行进着,延续着自己的生活与生命,曾经的初恋和她相遇,自然的濡染和相融,却渐行渐远。但我仍然相信着爱情,但也不让爱情成为生活本身,不依附,不盲从,不迷失,应该是对待爱情最优美的姿态。
我想,在爱情的路上,我们都是匆匆而过的过客,谁都没有驻足,没有停留,只是相遇时的回眸,彼此相识铭记,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城市那夜飘落的雨帘,成为彼此生命里的一缕光。她依然让我怅然若失,始终渗透着我的回忆。
2015.3于办公室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抚宁区作家协会、网络作家协会2023年年度工作总结
下一篇:悼念那棵无人知道的小草(现代诗)
陈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域名服务|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域名申诉|域名仲裁|企业建站|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4-6-17 01:54 , Processed in 0.406250 second(s), 28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抚宁区及部分域外作家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