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67|回复: 0
收起左侧

英雄救美第二十三章

[复制链接]

1012

作品

1141

互动

2万

积分

实名认证用户

成绩
9951
威望
1281
精华
0
粉丝
3
好友
8
注册时间
2022-8-6
最后登录
2023-9-19
在线时间
576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3-8-29 10:2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十三章
作品名称:白浪秀发廊的情博      作者:晓林      发布时间:2021-01-07 15:39:13      字数:4401
  “你还笑呢?”白肚脐温和的瞥她一眼,又沉下脸来说:
  
  “都啥时候了才回来,上哪去了?”
  
  “嗯,去地中海玩了。”小柳花不好意思的闷着头,又抬头抿嘴笑着解释说:
  
  “咳,我中午那阵去小吃部吃饭,碰着个人,姐,你说是谁?”
  
  “是谁呀?”
  
  “他说早就认识你,还和张哥在一起,是地中海的,叫齐,齐小虎。我看很熟的就跟他一起去了小吃部,还是他拿的钱请我的。吃完了他非邀我去地中海玩玩,我不好意思拒绝他,又看下午也没啥活,我就跟去了。要不能回来这么晚吗?”小柳花照实说了。
  
  “噢!是这样啊。”白肚脐点下头。
  
  “他还问叨你咋样?我说挺好的。”小柳花念叨起来。
  
  “啊,那他过去来过理发,不过以后再没来呀。”白肚脐不在意的念叨,踌躇一会儿又点示她说:
  
  “那地方你可得注意呀,你岁数小,可别学坏了呀。”
  
  “姐,我才不那么傻呢。”小柳花显出精灵样,一撇嘴:
  
  “哼!吃亏事我不干。”
  
  “那你在哪都干啥呀?”
  
  白肚脐逗她话。张三八在旁瞥眼眯笑着。
  
  “我呀,陪他喝酒,”小柳花得意的神态,顺嘴溜出:
  
  “还给他。。。。。。”
  
  马上改嘴说:
  
  “给他买好吃的,我还赚钱了。”
  
  “还有这好差事?”白肚脐佯作不知。
  
  “咳,是那吧台的女管事看中我了,叫我去做嘛。”小柳花酒后吐真言。
  
  “哪女管事姓啥呀?看我认识不。”张三八就机搭问。
  
  “姓马,都叫她马大姐。”
  
  “啊,那我认识。那些服务员还是小姐呀,都归他管。”张三八一眨眼。
  
  “那你这保安可不归她管吧?”小柳花借酒劲话中有话的引逗张三八。
  
  “哼!我管她吗差不多。”张三八不忿劲。
  
  “哎,知你是保安队长哦。”小柳花浪媚的瞅他眼,寻思一会儿递话说:
  
  “以后哦,要是有个啥事的你可得照顾我点呀。”
  
  “哦,哦,那得看你啥事呗。”
  
  张三八笑呵的炝她一句。心里琢磨:“这小丫头真不一般,好有道道,侠我留后路哇。”
  
  “哎,张哥,我还能有啥事呀?”小柳花瞟她一眼,又油嘴滑舌的一努嘴说:
  
  “不就是到哪玩玩嘛。”
  
  “哼!”
  
  张三八瞅她一瞥,没有作声。回眼冲白肚脐打个招呼,告辞回家。 
  
  张三八自回家的道上还不住的寻思小柳花哪事,心想她与齐小虎在一起混早晚要出事;齐小虎入道了,又怎能自拔呀?我能作到哪?他还有些担心的琢磨着,不觉已走到家门口。他下意识的摸摸口袋哪炒股赚的钱,得幸的迈进家门,端起饭碗乐呵的把炒股赚钱的事跟母亲说了。母亲看这一天,一倒手赚了这么多钱摆在眼前,心里乐滋滋的,认为这真是赚钱的好道,还夸儿子有眼力呐。岂不知张三八只为母亲欢心,那以后能赚还是赔,还是个未知数哪?他吃完饭躺在床上忧心忡忡的琢磨着,不可入眠。
  
  翌日。
  
  一早张三八安排完工作,他自己担心的去了股票大厅。凭他昨日在和欧阳卓的炒股的细心观察,他明白了许多。他一招眼大盘屏幕瞅那股指数红线飙升,马上买定,立时赚了比昨日炒股还多,揣了钱又幸幸得意的走出股票大厅。回来欧阳卓遇见他,看他得意兴奋的模样,便问叨他:
  
  “怎么这么高兴哦?”
  
  “哦,哦,”
  
  他踌躇一会儿,没有板住嘴溜出:
  
  “我我去股票大厅了,又赚了!”
  
  “赚多少哇?”欧阳卓急着问。
  
  “比昨天多赚一个数。”他显示的伸出一指。
  
  “走走走!陪我去一趟看看。”
  
  她一把拽住张三八出门去股票大厅。
  
  一进大厅看哪股指数:
  
  “啊!”
  
  欧阳卓顿时惊却哑言:
  
  “怎么跌这么快?”
  
  “哦!”
  
  张三八也觉惊异:
  
  “转眼工夫就下来了?”
  
  “咳!”
  
  她瞅张三八一拍大腿:
  
  “就差一步。还是你有运气呀。”
  
  “唉,我当时没看见你呀。”张三八心觉不安的瞅眼她,遗憾的说:
  
  “不然。。。。。。咳!”
  
  “咳,不是你的事,该着,我不走字儿。”欧阳卓没有怪罪他。又泄气的预测:
  
  “飙升得太快就要跌。”
  
  她指着大盘,惊奇的嚷:
  
  “你看你看!下来了。”
  
  “哎呀!真是。”张三八瞪着两眼瞅,情不自禁的念叨:
  
  “这不赔了嘛?”
  
  “哼!够呛,”欧阳卓一晃头,预感的说:
  
  “不赔也套住了。”
  
  “唉,套住是咋回事呀?”张三八不懂问她。
  
  “套住哇,就是资金不能动了,不能买也不能卖。”欧阳卓解释说。
  
  “那得等啥时候呢?”张三八憋不住问她。
  
  “不好说。”
  
  欧阳卓一晃脑袋。两人怏怏走出大厅。
  
  在回走的道上,张三八闷头算计:“投了一大笔钱,捞回这么两个子儿,还套住了不能动,这不等于赔了嘛?”叹息的暗念叨:“炒股炒股,这就是炒股?咳!上当跟谁说?”他正琢磨着,听欧阳卓嘀咕:
  
  “我也不少套住了,看来我得去找丹一松,他炒股怎么能赚那么多钱?”
  
  张三八早就对丹一松犯疑:“他丹一松是光靠炒股赚的吗?”他一笑,随句话:
  
  “我看呐,有钱人才能挣大钱。”
  
  “真是的。”
  
  欧阳卓灰丧的点点头。可心里在惦记着丹一松能帮她一把捞回钱,何况又有一段迷恋之情哦。
  
  而张三八不然,别看他嘴头上说,他并未因此放弃,一股发财致富的劲头支着他,也顾不上去看白肚脐,一连几天自己独自去股票大厅顶坑看股情行市。别说,他真有好运,股市又上扬了。他一股气把资金全部投入,赚了笔大钱,乐得他真颠起来了,给白肚脐俩人都买了手机,又买表的,母亲也换了装。
  
  他看股情渐涨,一股脑又把资金全投了进去。可这次他没摸准,股票市场风云变幻无常,一下子全部跌落,血本全亏!他两眼发直,怔怔地望着大盘屏幕哭喊不得,他傻了!他清觉过来,愤怒的握紧拳头挥向大盘屏幕,真想砸碎它,他疯了!一切盼望和追求都变成了泡沫。想到和白肚脐的婚事,他哭丧的撂下拳头。瞅着一时惊恐骚乱,愁云满腔的股友,真有“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之感。
  
  他呆怔怔的不知啥时走出的大厅,进了一家酒馆,坐下来只顾管酒家要酒喝,解闷消愁。听手机响,知是白肚脐打来的,怎好去接?直喝得酩酊大醉回到家里。母亲以为儿子炒股赚着了高兴,在外喝多点,也不以为然,搀扶他去上张三八一觉醒来天已大亮。母亲早已把早餐摆在桌上,他洗把脸,上桌捞起筷子就要吃上,母亲在旁埋怨的问叨他:
  
  “你先别吃,我问问你,昨晚你是跟谁喝酒,喝得酩酊大醉的,跟妈连句话都没有哇?”
  
  “哦,哦,我我现在还有点迷糊呢。”他嘻嘻一笑瞅母亲一眼,佯作不以为然。
  
  “你别嬉皮笑脸的。说呀?”母亲瞥眼他说。
  
  “咳,我能跟谁喝酒?自己喝的呗。”他一撇嘴。
  
  “吃吧。”母亲看他没动筷一努嘴,瞅他吃饭像挨饿的样念叨:
  
  “光顾喝酒也不吃饭,饿了吧?”
  
  又嘀咕道:
  
  “我觉得是你自己喝的酒吗,你要和你对象喝,她能不送你回来吗?是不炒股赚俩钱,自己出外乐乐呀?”
  
  听母亲后面这句问话,他立时有了回话,顺话说:
  
  “可可不,头一次赚了这么多的钱,我真觉得很幸运哦,就出去喝一口,谁知喝多了,醉成这样,让妈惦记了。呵呵!”
  
  “咳!妈惦记你,就怕你出事哦。”母亲信以为真的道出心话。
  
  “哦哦,是啊。”
  
  他点头应着,可心里寻思;“咳!真出事了。可我能跟妈你说嘛,让你担心上火?我认可自己扛着,也不能让你知道哇?”他咬牙硬是没说出炒股赔钱的事,边吃着饭,边琢磨:“母亲这边瞒着,对象那边怎么应对呢?好几天没去她哪,她一定要问炒股的事,乍办?”他愕然想起还赚回一笔钱呢?不好再跟母亲说起。“干脆对她说了吧,叫她再乐呵乐呵多好哇!”想到这儿,他几口扒拉完饭,起身要走。
  
  母亲看他急得样,问叨他:
  
  “大礼拜天的,这么早去哪呀?”
  
  “哦,去小梅哪儿看看,都好几天了。”他去取衣服。
  
  “我说的呢,想对象了?快去吧!”
  
  母亲乐呵的把衣服递给他,他穿起出了家门。 
  
  张三八甩起八字步,一颗烟功夫奔到小平房。
  
  他推门进屋,看白肚脐穿戴新艳,正化妆描眉呢,便灵机一动,逗磕说:
  
  “呵!这是要出嫁?新娘子呀。”
  
  “说啥呀?去你的。”白肚脐瞥眼他,羞腼的说。
  
  “唉,我这新郎官见面礼得给你呀。”张三八没在意的继续装扮。
  
  说了,从衣兜里拽出那笔钱摆在她眼前。
  
  “啊!”
  
  白肚脐看了惊奇的瞅他说:
  
  “真给钱哪?那我可要了。”
  
  “那还假的吗?”张三八手指着钱,真情的望着她说:
  
  “收下吧,我的新娘子。”
  
  他把钱放在她的手里。
  
  “你呀。”白肚脐羞媚的瞪他一眼,看这一叠钱问叨他:
  
  “这么多钱,哪来的?”
  
  “你说呢?”
  
  “炒股吧?”
  
  “对,很聪明哦。”张三八瞅她一笑,又握紧她的手说:
  
  “这笔钱真送给你了,是我的心意。”
  
  他说毕,搂住白肚脐紧紧地贴着她,脸背着,内心一阵酸楚和悲戚,眼睛湿润了。有多少真实的话要说;有多少苦闷的事要叙。他没有说;他没有叙。他忍着,要的是给他心上人一个欢乐,也只能带给他即将成婚爱人的一个喜悦。
  
  想到这些,他苦笑的转过头来冲她说:
  
  “呵呵!幸福是属于你的吧?”
  
  “嗯。”
  
  白肚脐抿嘴笑着瞅他,张三八瞧她这幸福的微笑,心中欣然而愈。好像一切烦愁都消失了,眼前是一片蓝天,绚丽的阳光普照大地。他兴致勃勃地牵手穿着婚纱的白肚脐,走向婚礼的殿堂。。。。。。
  
  “喂!你轻点呀,好痛哦。”
  
  白肚脐碰他一下,他才感触到,松开了手,遐想像一片云的消失了。眼前只看到白肚脐的笑脸,可他满足了,又紧紧的抱住了她。白肚脐眯起双眼,他深情地吻着她,扑卧在床上。
  
  “不行!”
  
  白肚脐支着身子阻止他,眼睛瞥向窗口说:
  
  “小柳花还未回来呢?”
  
  “咳!真扫兴。”
  
  张三八不情愿的立起身来。
  
  “她从昨晚到现在没见她影儿。”白肚脐坐起来嘟囔说。
  
  “夜不归宿了?”张三八皱起眉头,一撇嘴:
  
  “她这不完了吗?学坏了。”
  
  “准是那齐小虎勾扯的。”白肚脐埋怨说。
  
  “嗯,看来我得找那齐小虎了。”张三八气得要找齐小虎。
  
  “我看是不他俩人恋上了?齐小虎把她领家去了?”白肚脐犯寻思念叨。
  
  “领家去?开房去了吧?”张三八一怒气。
  
  “别说他俩了,气人。”
  
  白肚脐心烦的一扭鼻子,起来整了整衣服,拎起挎包说:
  
  “走!咱俩出去,别管她了,看她来气。”
  
  张三八没有吱声,随她锁门出外。
  
  “今个儿礼拜天还挺早,上哪去?”张三八端胳臂看看表。
  
  “哼!还这俩天呀,小柳花也不正经干,你也没来,我心里可烦闷死了。我想趁早上北山庙去静静心。”白肚脐边走边叨咕,回眼假装客气的问叨他:
  
  “你陪我去一趟?”
  
  “咳!”
  
  张三八本来心里就憋气,听她说上北山庙更引起他的哀伤。气力不足的应话说:
  
  “去一趟呗。”
  
  “唉,怎么瞅你没精打采的?”白肚脐瞅他发问,又喃喃的俏话:
  
  “刚才那劲儿哪去啦?有啥心事吧?”
  
  “咳!你说哪去了?”
  
  张三八忧心郁郁,已失那种心思了。白肚脐看他的情绪有些不明,想起问叨他:
  
  “你炒股又赚了一笔钱放我这,怎不高兴起来呀?”
  
  “唉,你你别瞎寻思了。”张三八一撇嘴,思忖一会儿,解释说:
  
  “我我是在琢磨,怎么看好再捞他一把钱呢?”
  
  “噢,冲你这句话,咱上北山庙就对了,上香缘缘运气。”白肚脐信以为真,高兴的说。
  
  张三八在旁听了,真是哭笑不得。可这时,他倒真有些信佛了,求佛主保佑时来运转,消灾发财。便应着白肚脐的话念叨:
  
  “是哦,我也是这么想的。”
  
  白肚脐虽是那么说,看张三八那样,她倏地想起昨天用手机给他去电话的事,心里还有些犯寻思,便问叨他:
  
  “昨天我用手机给你打电话,你为咋不接呀?”
  
  “哦,哦,”
  
  对白肚脐突如其来的问话,他很愕然,哪当景儿,他正在酒馆,为炒股赔了憋气喝酒呢,怎能接她电话说?他寻思着,支吾的说:
  
  “我我没听见吧?”
  
  “不对!我连着给你打电话,你。。。。。。”
  
  白肚脐正疑惑的问叨他,已走近站点,看车已进站,便撂下话上车,张三八随之跟上,两人去了北山庙。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英雄救美第二十二章
下一篇:英雄救美第二十四章
真挚的情感,永恒的意志,坚强的性格,马到成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域名申诉|域名仲裁|企业建站|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3-9-23 22:32 , Processed in 0.281250 second(s), 28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抚宁区及部分域外作家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