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文化破圈 短视频推广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328|回复: 0
收起左侧

小镇的夜

[复制链接]

269

作品

269

互动

5625

积分

铜笔作家

成绩
2747
威望
304
精华
1
粉丝
5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21-4-8
最后登录
2023-11-4
在线时间
453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3-9-9 03: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立春前的鳌头镇,仍旧刮着微凉的风。
我坐在宿舍的阳台上。暗黑从远处漫过来,最先漫过田野,然后漫过草木,来到小镇,来到宿舍的阳台上,最后漫过心田,将我轻轻拥在怀里。
袂花江水静静地流淌着,用它温柔的双眼轻抚着小镇的夜景,滋润着勤劳的小镇人。
这个时候,我决定一个人出门走走,去小镇最热闹的核心看看。
一路上,路灯该亮未亮,月亮该出未出。道路两旁高大粗壮的马占相思树像卫士般整齐地排列着,一直向前延伸,像欢迎我这个远道而来的客人。一阵微风拂过,沙沙的声音由远而近,听起来十分悦耳,也给小镇的夜平添了几分妩媚。
小镇的农贸市场,没有车水马龙,也没有熙熙攘攘。一些附近的菜农,还在市场入口处摆放着一些自产的蔬菜,洁白如玉的白萝卜、缠着草绳当腰带的大白菜、捆扎整齐的菜心、个头精悍描着纹身的洋葱、满脸喜气的红萝卜、层层叠叠抱成团的包菜……摆放出来的蔬菜,不仅品种丰富,模样也娇嫩无比,仿佛有的蔬菜来到这里,浑然不觉已经离开菜地,依然保持着活泼泼生长的姿势。
道路右边那家散发着“大团圆”香味的银行门口上方,有一个长方形的屏幕,滚动着极其温馨的红色字幕,让从它面前经过的人们“几家欢乐几家愁”。银行门口有位戴着老花镜的鞋匠,宠辱不惊、两耳不闻窗外事地逢补着他的生活,泰然自若的样子让周围的吵杂与暄嚣显得如此苍白与庸俗。不远处有一家装饰雍贵的服装店,播放着的歌飘到街面上,有时是梵音吟诵,有时又是婉约港台歌声,营业小姐坐在那里假寐,默默地温习这一天里,守株待兔故事情节中的喜悦。
孩童一堆堆地聚在一起,像兔子般活泼可爱,他们带着自己的欢乐,带着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自由自在地玩耍;统一着装的中学生,骑着自行车,遥不可知地背着包包沉重的所谓“颜如玉”与“黄金屋”,穿行在小镇的夜幕里;一簇簇写生的男女大学生,三五成群地在街头谈笑嬉闹;一对对情侣摇晃着身姿擦肩而过,卿卿我我、窃窃私语……他们飘逸着的芬芳弥漫了整条街道,给小镇带来青春的活力和激情。
小镇的居民吃罢晚饭,三三两两自发来到古戏楼前的广场上,旋转、跳跃、腾挪,享受着音乐旋律和舞步交相辉映的快乐与喜悦。帅气可爱的孩子们,脚下蹬着溜冰鞋,在灿烂的灯光下,尽展活力,一得意,便钻进舞者中间,像一阵快乐的风,一转眼又从飞旋的舞步中间呼啸而过。
在镇服务中心前的空地上,几个老人凑在一起,摆弄着乐器,自娱自乐——小提琴的婉转悠扬,大鼓的铿锵有力,二胡的愁肠寸断,这唯美的声音给小镇涂上了迷人的色彩。他们演奏的大多是七八十年代的流行歌曲,什么《军港之夜》《小城故事》《小螺号》等等,听起来真来劲,成长在那个年代的我,偶尔也会跟着哼上一两句,心情也随之明快起来。
饭店里灯火通明,主人憋足了劲酝酿出阵阵生活的诱香,争抢着徘徊在下班族们的鼻子周围,霸道地逼迫他们那饥肠辘辘的胃渗出馋汁。
在被称之为“肥婆玉饼”的摊位,老太太的煎饼十里飘香。摊煎饼的老太太是当地人,精神抖擞,声音年轻得一跳一跳的,一双久经风霜的巧手轻快地擀着面皮。面皮薄中透亮,撒上一层香菜上去,放在吱吱作响的平底锅里烤着。那香味,浓郁、坚定,又羞涩,绕着行人的身体旋转。一群少男少女围着油锅而坐,用筷夹,用手拿,吃了一个又一个,边吃边夸:“香!甜!好吃!”
巷口另一边,是小镇闻名的“二两面”。老板娘是一位身材苗条的中年妇人,长得慈眉善目,很是喜庆,皮肤就如那柔韧的米粉一般白净。米粉、面条、云吞、饺子一样不少。木桌子,木板凳,干净整洁。厨房门口支着一口大铁锅,熊熊的炭火烧得很旺。锅里,浓稠的肉汤汩汩地翻滚,诱人的香味飘得满街都是,诱惑着那些馋嘴的食客们的味蕾。那遛鸟晚归的老人,刚刚下班的年轻人,背着书包的学生,寻着这四溢的香气,纷纷走进小店。
我喜欢安静,便穿过小镇繁华的街道,去吃江边大排档郑二嫂的豆腐脑。那滑嫩嫩的豆腐脑,像少女吹弹可破的肌肤,柔亮而润泽,撒上一把白糖,兑进两勺牛奶,那甜,那香,那柔滑的口感让我有大喝三碗的冲动。看那一根根喷香的油条在锅中像自由悠游的泳者,快乐地翻滚,尽情地舒展,恣意地展现着几乎完美的身材,所以,我喝豆腐脑的时候少不了油条。一口酥软香脆的油条,一勺柔滑的豆腐脑,顺道再瞄一瞄袂花江的夜色,别有一份情趣在心头。
享受完夜宵的美味,我慢慢往回走。此刻的小镇,安静得像正在做梦,袂花江也入睡了,不知我的步音会否扰乱它们清幽的梦境……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灯火阑珊,却是红尘牵挂
下一篇:我的奶奶
我是一个喜欢孤独的人,这样说恐怕多少有点阿Q精神掺和在里面,与其说是喜欢孤独不如说是习惯了孤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域名服务|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域名申诉|域名仲裁|企业建站|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4-5-19 09:32 , Processed in 0.406250 second(s), 29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抚宁区及部分域外作家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