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文化破圈 短视频推广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384|回复: 1
收起左侧

乡情

[复制链接]

269

作品

269

互动

5625

积分

铜笔作家

成绩
2747
威望
304
精华
1
粉丝
5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21-4-8
最后登录
2023-11-4
在线时间
453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3-9-14 03:59: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时候,我超级向往“城里人”的生活,常常为自己生活在湖边、生活在乡村而悲哀,总是盼望着跳龙门、上大学,离开大湖,离开乡村。
上世纪八十年代,经过多年连滚带爬的跋涉,我终于挣扎着离开了乡村,来到曾经无限憧憬的城市。从此,我成了城市的新移民,不再为锄草、施肥、收割而犯愁。
许多年以后,在经济层面,我已经远离尘土,在小康的路上飞奔。但在情感层面,我却难舍湖乡气息,内心里有着浓郁的乡情和由芭蕉暮雨生发出来的乡愁。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怀念自己的底色,怀念我那“缺吃少穿”的岁月。内心里怎么也忘不了生我养我的那田野、那水沟、那池塘,忘不了那人、那事,忘不了那扯不清道不明的友爱情仇与怨恨。睁眼故乡的灶台,闭眼故乡的炊烟。潜意识里深陷于那些陈旧、荒凉、偏僻,却又宽厚、淳朴、善良的记忆里。活不在当下,走不出从前。常常梦里漫步在故乡的田埂上、池塘边。梦醒之后才蓦然发现,故乡正如一张多情的网罩着我,无论我走到哪里,都走不出这张网。
虽然我被“城里人”同化了二十多年,但我的着装依旧是“乡里人”,色彩以黑白为主,款式以简洁端庄为佳。我怕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妻子嫁了个“乡巴佬”,对衣着进行过一番大胆的探索创新。大街上瞥见“城里人”穿无领的夹克,我也买回一件,红色,间以图案,穿起来似乎年轻时尚多了。但是,外出的时候,我的穿着依然坚守黑色和白色这两大阵地,看不出季节的更替,那些所谓时尚新潮的衣衫依旧躺在衣柜里笑春风。
我也无法像城市的土著那样,给妻子送花,我从不过情人节。妻子就是妻子,盖了章的,怎么能篡改商标冒充情人呢?楼下那卖玫瑰的档口,与我似乎隔着千山万水的远。所以,每一年的情人节,作为“乡里人”的妻子,她有一种没落贵族的忧伤,独自凭栏看大街上玫浪滚滚……
不久前,我与母亲通电话,她说:“九满啊,你有多久没回家了?”我忽然间就沉默下来,我自己也不确定这样的沉默到底是在盘算有多久没有回家的时间,还是被“家”猛然击中而出现了临时的大脑短路,反正我好一阵子都没有回过神来,直到母亲的声音变得急促:“九满!你怎么了?咋不说话呢?说话啊!”我这才一激灵,赶紧说:“没事,没事,刚才以为有人敲门呢!”
前天,我终于在母爱和乡情的驱使下,带着点点白发和额前的皱纹回来了。
一回到家,我还没来得及休息,就一个人出门去,独自在田间转悠。
那段低矮的土墙,是我从田地里劳作晚归后小憩的地方,多少个黄昏炊烟升起的时候,那里曾响起我清扬的歌声;那口池塘已经被稻田挤压得只剩下鼻孔呼吸了,那曾是我们一家人夏夜纳凉之地……
我紧走几步,来到守候在抗旱沟上的老柳树下。循着那安静的田埂,我看到了父亲披蓑戴笠,左手扬鞭,右手扶犁的场景;我听到了当年田野里起伏的蛙声,我还闻到了旧时稻子的清香在空气中流淌……
村庄的人都是看着我长大的,看见我了,亲切得如同自家的孩子,远远就笑着递过话来:“九满,又回来看妈妈啦? ”我笑着应:“是呢。”走远了听到他们在背后议论:“九满孝顺,一点儿也不忘本。”心里面刹时涌满羞愧,我其实什么也没做啊,只偶尔回来看看,竟被老邻居们夸成孝顺了。
走在熟悉的田埂上,和乡亲聊几句庄稼的收成、讨论播种或收割的时日,看愈见笨拙愈显痴呆的宋大爷对着烟锅吸一袋旱烟,听三哥喝斥牲畜的嘎气的老嗓子的吼喊。我一激动,竟然脱掉鞋子,跨起盛着已经萌芽的棉籽的篮子,跟着三哥屁股后头抛点种子。我不是做示范,我只是想在湿漉漉的土地上再走一走。
昨天早餐,我端起三嫂侍候上来的面条吃得起了响声,声音像扯断一幅长布。我心情很舒适地对家人说:“人啊!真的是个贱虫。在空调房里一天到晚坐着浑身不自在,吃饭不香,睡觉不实,总觉得慌惶兮兮。一回来,吃饭香了,睡觉也踏实了!”亲人们不甚理解地笑着。
昨天午后,我和母亲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重重复复的,都是些走过的旧时光。我也说起我的苦恼,我告诉母亲,我虽然生活在城市里,却始终过着农民的生活,保留着农民的性格和特点,远远望去,就知道我是一道来自乡村的风景。我身上的乡土气息,这个与生俱来的味道永远都挥之不去,它根深蒂固地储存在我的血肉之中,让我的口音都带有浓浓的乡土味。母亲想了想,说:“九满,你在乡村出生,在乡村成长,你的生命底色永远是农民,血管里流淌的血,骨子里的爱与憎,质朴与愚钝,正义与褊狭,感恩与漠视,包括不揉沙子的耿直,仍完全是农民式的原生态。”听了母亲的话,我明白了一切。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冬天的风
下一篇:故乡的冬夜
我是一个喜欢孤独的人,这样说恐怕多少有点阿Q精神掺和在里面,与其说是喜欢孤独不如说是习惯了孤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61

作品

3100

互动

2万

积分

实名认证用户

成绩
13040
威望
21021
精华
0
粉丝
29
好友
17
注册时间
2018-4-29
最后登录
2024-6-23
在线时间
1898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3-9-15 09:45: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篇优美的 散文作品,——OKOK
象形文字的组合爱好者,文学叙说心思的创作人,体验感受文字心境的流浪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域名服务|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域名申诉|域名仲裁|企业建站|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4-6-24 07:07 , Processed in 0.375000 second(s), 34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抚宁区及部分域外作家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