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37|回复: 1
收起左侧

龙春戏院

[复制链接]

513

作品

641

互动

1万

积分

实名认证用户

股份
5096
威望
699
精华
0
粉丝
3
好友
6
注册时间
2022-8-6
最后登录
2022-12-5
在线时间
250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2-11-16 12: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晓林 于 2022-11-16 12:13 编辑

                                                  龙春戏院

        序言
  人活着是做给别人看的,要让人看得好,就要学得好、做得好才行。记住喽,这才叫做人。
  
  内容提要
  清末民初的中国,戏曲艺术方兴未艾,在各地博起。特别是东北商镇之城——长春,尤为引人前往。各路戏班都纷涌而至,致使城内各类“茶园”应运频出。可惟有地处城中心的“腰园子茶园”,后改为“龙春戏院”最为壮观、兴旺。招致不少戏剧名流前来献艺坐台,并创艺出不少惹人喜爱的新戏目,可说是日新月异。“龙春戏院”一时成了“梨园之家”、戏曲之圣地。煌煌有名;四方皆知。
  本篇小说,以呼应相容的手法,描述出主人公——“龙春戏院”老板林德祥为人贤德、仁义,在那视艺人为“戏子”低人一等的社会中,爱戏敬士的美德;结交梨园子弟为友,驱障生计,最终赢得其戏剧市场的魁位。并重笔细腻、风韵的描绘他与艺妓王春艳,及“一品红”戏女月豪英之间的爱恋之情。品味幽深;发人索思;更从侧面揭述了社会底层——“戏子”生活的悲欢离合。情节曲折、离奇,及主人公爱国反日的刚豪品格。
  
  一辆镶着车厢,精致玲珑的黑色小马车,在铺有石块的马路上奔跑着。
  “咔咔”的马蹄声,和“咣咣”的车铃声,响彻这朦胧的夜空,惹人听着十分和谐和悦耳。
  他撩开车窗帘向外张望,不时飘来的雪花扑打着窗镜。
  “哦!好大的雪呀,比刚出来时可大多了。还有多远哪?俺有点冷。”王春艳靠着他,两眼向窗外瞧着。
  “不远了,到前面的胡同,一拐进去就是。”林德祥侧脸瞅她一眼说。
  “德祥,你干吗这么着急带俺出来看戏呀?”王春艳轻轻依偎着他,喃喃地说。
  “嗳,不是为了让你能看上全套的《玉堂春》吗。”林德祥摘下那玳瑁骨的宽边眼镜,又瞟一眼她,“呵!瞅你那小脸蛋,冻得通红,像小苹果似的。”
  “哼,还像小苹果呢,冻得俺都不行了。”她水汪汪的双眸一闪一闪的瞅着他,娇媚地说。
  “唉,瞅你可真美呀。”林德祥在月光下被她的俊美而动容。
  “瞅啥呀。”她一扭身,撒娇的靠在林德祥的身上。
  “咳,啥都赶到一块了,要不是今天收银呐,我也不着急回戏院。”林德祥说着把眼镜戴上。
  听车老板的吆喝声,小马车拐进了龙春胡同。没走几步,只见外面灯火通亮。
  “前边就是你家的龙春戏院吗?”王春艳好奇地向窗外望去。
  “哦,是我家戏院。”林德祥向外望着。
  “呵!好亮堂啊。”王春艳斜着身,仔细向外看一眼。
  龙春戏院挂的两对大红宫灯,把这两层的戏楼和这龙春胡同,照得通亮艳艳。
  小马车刚一停在戏院门前,就听有人喊:“林三爷回来了!”
  一个把门的伙计上前把车门拉开,向林德祥点头施礼。
  林德祥把水獭领羔皮长袍提起,下了车。
  “来呀!你把帽子戴上。”
  王春艳在车上把水獭帽递给他。光顾提皮袍下车的王春艳,没经意把搭在脖子上的银狐围脖掉在了地上,如一只狐狸趴在雪地上。
  “啊!”把去接拿帽子的林德祥吓了一跳。还没等他感悟过来,王春艳竟已抱着他的脖子一蹦,跳下车来“哈哈”一笑。
  “吓我一跳。”林德祥瞥她一眼,拾起银狐围脖递到她手,“瞅你。”
  在旁的把门的伙计瞅在眼里,低头闷笑。车老板把马车迁牵到一旁。
  “咣几咣几咣几咣几……”
  开戏的锣钹声响起。
  “快点!马上就要开演了”他拽起王春艳急忙奔进戏院。
  “三爷楼上请!”
  林德祥听声点头一看,场上已座无虚席,便兴致勃勃地领王春艳上了楼。
  这是楼上特设的看戏的小包间,设有茶几。
  林德祥和王春艳两人刚要坐定,就听有人招呼:“小六子!给三爷上茶。”
  “小六子?”王春艳瞟一眼林德祥。
  “好嘞!”
  “哦,他是我家厨子的小儿子,一直住在我家。上场跟着忙乎,这小子。”林德祥上下踅摸着说。
  没一会儿,小六子提壶过来。
  “三爷呀!喝茶吧”他笑嘻嘻地冲林德祥说声,随后把茶水倒满两杯。
  “好!”林德祥点点头,对王春艳说,“这小子才勤快呢。”
  “嗳,俺看这孩子挺机灵的。”王春艳瞅眼小六子。
  小六子不好意思的嘻嘻一笑,提壶“吱溜”跑了。
  “这位子看戏可够舒服的呀。”王春艳背靠在软椅上。
  “你可不知哦,这座位是高座,是专为贵客预备的,当然价位也高哇。”林德祥指点说,“不过我家人看戏,都坐这呀。今个是我预先告诉留下的。”
  “你挺会安排呀。”王春艳点点头。
  “今天带你来,当然要座这了。”林德祥得意地往后一仰。
  彼时,王春艳留意地瞧那林德祥:宽额、稍长的脸庞;丹凤眼挎着水晶片的宽边眼镜眯胧着,安详而豪气,无不叫人敬仰而信服。她暗暗羡慕、得意。
  她正思意着,伴着尖脆的胡琴声,《苏三起解》戏上场了。
  苏三唱曲,手挎刑夹,摇晃着身子,蹬着娇敏的碎步,走台而出;这柔润精美的流水唱腔,怎不吸引一向喜爱小曲的王春艳。她眼不离神地听视着,置入戏中。在一片喊彩声静后,直听到楼下有人喊:“喂!手巾把儿!”她才楞过神来。这时,林德祥已把接过来的手巾把儿递给了她:“嗨,你可真入迷了。”
  “唱的真感人,俺还头一次听到这么好的青衣唱腔呢。”王春艳颇有感受地说,“俺虽说会唱些小曲,可没有这样动听入迷呀。俺又不太懂这京剧。”她用手巾把儿搽着手瞅着林德祥。
  “嗨,我要再给你讲解一下呀,你会更入迷了。”林德祥得意地看着她讲起剧情。
  林德祥不但是个戏迷,还是个戏票。他边讲着,边哼着腔调,王春艳抓把瓜子磕着。
  “王公子好比采花蜜。想当初花开多茂盛,他好比那蜜蜂儿飞来飞去采花心。如今不见公子面,我那三……”
  他哼唱到这,王春艳瞥他一眼,喃喃地说:“你可别学那王三公子哦。没良心的去采花蜜。”
  “你看我是那种人嘛?”林德祥回瞅着她。
  “但愿吧。”王春艳把嘴一抿。
  戏快散场了,王春艳还有些恋恋不舍地对林德祥说:“这出戏真好,那苏三扮演得太动情了。真没看够哦。”
  “哼,你知道是谁扮的角?”林德祥有意地提话,“是我从天津特意请来的,是为我龙春大舞台开场的。他是天津京戏名角程先生,不然我会这么着急带你来看戏?”他又特意地提醒说,“告诉你吧,他是个男的!”
  “扮苏三是个男的?”王春艳惊讶不行,“那眼神,那手势、身姿太逼真了。比女人还女人,简直叫人不可相信呐。”
  “你哪知道,京剧讲这个。”林德祥回语。看戏已撒场便起身催促王春艳,“走吧,别说了。车在外面等你呢。”
  俩人下了楼,随退场的人群出了剧院。林德祥随即嘱咐一声剧场的管事赵玉和,便上车送王春艳回怡春园。
  到怡春园离别时,王春艳恋恋不舍地隈依在林德祥身上,悄然地说:“你可别学那王三公子,把俺给忘喽哇。”
  “哎,哪儿的话呀,回去做个好梦吧。”
  林德祥挥挥手,上车告辞。
  “咣、咣、咣——”清脆的马车铃声,荡漾在这寂静的夜空。
  王春艳站在园门口望着,望着……滴滴的泪水点满她那艳美的香腮。
































































真挚的情感,永恒的意志,坚强的性格,马到成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4

作品

293

互动

2061

积分

实名认证用户

股份
986
威望
93
精华
0
粉丝
1
好友
1
注册时间
2022-8-17
最后登录
2022-12-5
在线时间
194 小时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2022-11-16 12:25: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活着,不要把得失看得太重,同样的事情,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同样的问题,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看淡即是晴天,放宽即是坦途,人只能活一次,别把自己过得太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法律咨询|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显微镜使用|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2-12-6 14:51 , Processed in 0.750000 second(s), 28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