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文化破圈 短视频推广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349|回复: 1
收起左侧

长篇小说 梨园春晓第二十四章

[复制链接]

1025

作品

1154

互动

2万

积分

实名认证用户

成绩
10134
威望
1389
精华
0
粉丝
3
好友
9
注册时间
2022-8-6
最后登录
2023-12-30
在线时间
595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3-5-26 12:52: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十四章
作品名称:梨园春晓      作者:晓林      发布时间:2021-04-29 14:19:19      字数:5056
  再说,黄庄主派出的俩伙计,和肥猫王在包子铺相识得了肥猫王出租的房子后,隔日一早,顾辆马车去了龙春戏院躲在一处。俩人溜小道摸到门口暗处查看,正二意思思想进院打听一下。可巧从院里匆匆出来位女子,俩人仔细观视认定是小龙女李云妹,俩人不止心中暗喜,一会神,跟踪盯梢。
  原来是李云妹给爹爹去药铺买药,她只顾低头走路去药铺,何虑其他。等她从药铺回来没走多远,便被在后面跟踪的这俩伙计摁住;还没等李云妹反应过来,套住头,捆绑上,塞进车里拉走,直奔二道沟肥猫王的小房去了。
  李云妹蒙头蒙脑被劫持。一路上不得呼喊求救,忍气吞声地被推进一屋里后,俩伙计把她头套摘下,她一眼认出是黄庄主家人,便知其情由了。她怒气冲天,本想大骂一场已解心头之恨。可一思量,现在人在人家手里,闹不好吃亏是还是自己,何不顺水推舟那,到时在见机行事,以图逃脱。
  主意拿定,她诺无其事样子的含笑说:“哈哈!,既然你俩费好大劲找到我了,我就跟你俩回去吧。”俩人看这小龙女李云妹说这话,很乖顺的模样,很乐呵。“咳!想当初何必现在?八抬大轿抬着,哼!”胖点的说着,向瘦点的使个眼色给她松了绑。小龙女没有理会,一脚蹬上炕里。躲在一旁,心里却在想怎样逃出魔掌。这俩伙计看他挺老实地眯在哪,也没吱声,倒在一处眯着,就等下半夜起程往回赶。
  时过三更,“啪!啪”听外有两声鞭响,知是肥猫王接应的车来了。这俩小子一机灵,醒了叫小龙女起身出走。
  原来这俩伙计二翻脚又找肥猫王雇长途车,送小龙女回乡。给钱肥猫王为何不干,定了时辰来这的。
  小龙女冒蒙起来,看是后半夜了,天黑却有月亮,正是逃脱的好机会。她不吭声,蹑悄地地跟着他俩出了屋,一前一后的去上车。小龙女瞄视下四周,看好了路线。到了马车跟前,她装作不愿上车走吱吱扭扭的,正当俩伙计推他上车的时候。她看时候已到,猛地回身冷不防,一脚蹬倒胖子,同时一拳打翻瘦的,逃脱而跑。
  然而,没等她跑出多远,只见窜出两人影,“嗖”地过来扑向小龙龙女。小龙女一惊,想要躲身已来不及了。正这节骨眼,一束装汉子飞速而来,“噗”两拳击倒那俩人,一把扯过小龙女夹在腋下,飞速而行。那两人还未反应过来,人已无踪。
  再看那俩伙计,被小龙女推到踢翻在地,能眼看小龙女跑了吗?“追上去,小女子她能跑多远?咳!”气得胖子起身念叨,悔之不该给小龙女松绑。两人急追过去。小龙女没看着,却见有俩人趴在地上,吓得他俩立时想跑。“站住!”这两人站起喊道,“还往哪跑!”这俩伙计惊异地愣在一处,不知所措。还是胖子先开口问道:“唉!你俩是哪的呀,怎么走摔了?”
  “哪的,”一个瘦大个气哼哼的,抬着手伸出拇指一挑,转了转圆眼,一咧嘴。“警察署的!”厉声道。
  “摔了,要不是你们俩把人抢走,我们俩能摔了吗?”
  胖子惊异的望他一眼,“哦哦!”吓懵了,哆哆嗦嗦地说,“你,你们是警察署的?我们可不是抢人那。”
  “不是抢人,那姑娘怎跑哇?”瘦大个更尖刻地质问他,“你们给抢哪去了?快说!”
  “我,我也不知跑哪去了?”胖子蒙头转向。瘦子在一旁哆嗦一团。
  “不说是不?”瘦大个瞅他一眼,叫胖大个拿手拷子,“把他俩带走,到局子看你说不说。”
  三锤两脚把他俩带走了。
  说警署的瘦大个、胖大个正是蛇三和牛五。
  那天,刘秉臣带香梅去警署报案,徐警官看又有证人,便当即指令蛇三和牛五抓捕嫌犯,并当庭叫刘秉臣和香梅配合注意其动向。也该着,这俩伙计二翻脚回找肥猫王顾长途车脚时,在茶馆后屋让香梅偷听着了。香梅当即便告知在客栈蹲坑的蛇三后,蛇三同牛五汇报给徐警官。徐警官怕打草惊蛇,没有惊动肥猫王。直接令蛇三、牛五去找香梅指给那地方,听说是后半夜行动,俩人看时辰还早那,便找个酒馆喝酒去了。酒后找个客栈倒下便睡。等醒酒了,已过后半夜。找到地方扑个空,可看行迹象是才走,俩人便追赶过去。在岔路口撞见小龙女李云妹,李云妹被一男子半路劫走后,上来了俩伙计……
  可这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是谁那?蛇三、牛五画魂,更让小龙女李云妹,都蒙在鼓里。
  
  话说那汉子斜夹着小龙女,快走了一段路,拐过路口,看后边没人追赶便放下了小龙女。小龙女站定,仔细端详他一眼,心头疑念是他……可他脸戴面罩不易相认,又无话语。那汉子看出其意,便把面罩摘下笑颜相对,“哦!”小龙女愕然相视。“是你?”小龙女一瞧,惊喜望外。顿时脸颊绯红,垂下头来,羞羞答答地抿嘴一笑。
  “是我,俞婷柏。”
  小龙女瞟眼他:“唉,您是做啥的,怎会来这里呀?”
  俞婷柏放慢脚步低声漫语地讲道:“哦,我是青龙县衙府的听差。说来话长。自从那次在街上遇上你遭劫持相帮后,我自回客栈,因有急差,便收拾行装赶路去长春,找个客栈住下。那天晚上冷丁来两大汉,叨叨咕咕的,好像喝酒了,没一会倒下睡了。到后半夜光景,我觉轻,听这俩人忽的起来往外走,我觉得有些蹊跷,便好信儿的偷偷地跟着他俩,一直跟踪到头。发现这两小子是抓一在逃女子。我气的心想,天下老鸹一般黑。为何不相救这女子?没有多想,就冲上去了。嘿!没曾想竟还是你。真是巧合。那你是……”说到这,他看已走出二道沟,便关注地问她,“你在哪住哇,我送你回去,还是……”
  “哦,俺住在龙春戏院。在哪儿……”小龙女抻出手有些发懵,不知所指。“那你能知道那地方吗?”
  “不就是龙春戏院吗?”俞婷柏一比划。“我知道,前俩天我还在那看场戏,咱河北的戏,俺愿看。我送你回去吧,不然你也找不回去。是吧?”
  “嗯。”小龙女点点头。
  月光下,走得快。没有多长时间,来到了龙春戏院门前。
  
  回过来说,那蛇三、牛五两人把黄庄主那俩伙计逮到警署,送进小号房锁住,俩人回屋合计明个怎么交差。牛五心直口快发话问叨蛇三:“明明看到是一飞贼把这女子半道上给夺走了,你怎么说是这俩小子抢的呢?”
  “不这么说,你说那俩小子夺走了,那人呢?跑了,谁知道?抓这俩小子为证人,人也确实是在他俩手里跑的呀。人跑了咱俩没责任。让他俩交出实底,那人必然会浮出水面。知道吗?”直说得牛五哑口无声。
  蛇三奸笑一声,三角眼眯成缝瞥眼牛五:“现在咱手里有张牌顶缸,你知道吗?”
  “啥牌呀?”
  “肥猫王二。他是关键人物。哼!看他招不招?”蛇三胸有成竹地拍拍胸脯。
  
  翌日早晨。蛇三、牛五禀报徐警官抢劫嫌疑犯已抓捕到案,可人跑了。而肥猫王通匪知此下落,应逮捕归案,再一起审讯,方可知女子下落。徐警官当即下了逮捕令,蛇三、牛五领令去燕春茶馆捉拿肥猫王二。
  肥猫王自和外来的那俩伙计勾搭,交易得笔小钱后,没事便泡瑶姐,花天酒地。这一天,他半夜从妓院回来,早晨正睡得香甜,香梅急呼呼地跑进里屋喊他醒来。他一睁眼,见警署的蛇三和牛五,俩大汉站在眼前,惊吓的一咕噜起来,俩眼发愣地望着他俩。顿刻,沉下脸,一本正言地质问道:“我这小茶馆,怎能惹你俩来这,是何意?”
  蛇三看他装模装样的,不肯起身,气得厉声道:“何意?起来走,到警署就知道了。”
  “哦”他眼瞅着蛇三,两手哆嗦的穿上衣服,没敢回声。起身后被带走。到门口,他瞅瞅香梅,恋恋不舍,愧意吟吟的嘱咐:“唉,求你在家看好喽。”
  “哼!早知有今天何必的那。”
  香梅一撇嘴,看他那可怜样,又怜悯起来,答应说:“放心吧!”
  
  肥猫王二被蛇三牛五押到警署受审。肥猫王二见徐警官并未露声色,坐在椅上淡淡一笑。徐警官见此厉声审讯道:“你知罪否?”
  肥猫王二抬头望北,轻轻一言道:“我有何罪?”
  徐警官看他若无其事一般,冷笑一声,跟牛五喊话:“去!把人带上来。”
  没一会儿,那两人立在庭前。徐警官审讯肥猫王二:“这两人你认识吧?”
  “哦!”肥猫王二惊惑的一愣后,马上平和的眯起小眼睛,翘起那两股胡子,猫的一样地说:“嗯,好像在哪见过?”他同时向对面的俩伙计递眼色。
  “在哪见过面呐?”徐警官盯着他。
  “哦,在,在酒馆里认识的。”
  “之后那?”
  “没,没说啥呀。”肥猫王二眨眨眼,拍拍脑门,自言自语瞅着对面俩伙计,念叨,“说是啥,到长春找亲戚?是吧?”
  蛇三在旁看得清楚,训斥他说:“少搭个,说自己的。”
  “还有吗?”徐警官问他。
  “没,没了。”他又瞅眼那俩伙计,晃晃头说,“我就喝酒了。”
  徐警官瞥他一眼,掉过头冲那俩伙计厉言道:“你俩照实说说,是他说这样吗?”
  “哦,是,是他说这样的。”瘦子先搭话。
  徐警官一笑说:“那我先问你,你俩是从哪来的,到这长春干啥来了?”
  “哦,俺是从河北乐亭来的,快过大年了,俺到长春来探亲。”
  “那亲是谁呀,在哪?”徐警官问他。
  “哦,亲戚是我侄女,在,在龙春戏院。”胖子见机接过话,手指点肥猫王二,说,“后来打听着的,还是他告诉俺们,帮俺们不少忙呐。”急得肥猫王二直瞪他,手摆着。
  “他帮啥忙了?”徐警官顺话追问,查找案情。
  “安排住处,又给顾跑长途的马车。”胖子继续说着,没有理会肥猫王二。
  “哈哈!”
  徐警官斜视他一眼大笑,然后沉下脸大怒喝道:“大胆匪徒,尔等奸诈,竟敢以谎言戏弄官府。来人!拿下!重惩毛贼。”
  他一拍案。蛇三、牛五上去把那俩伙计,一扭按倒在地下,不容分说,拽出老虎凳上刑。“哎呀!”只听一声惨叫,俩人顿时求饶留命。肥猫王二历历在目,吓得颤颤抖抖,冒一身冷汗,萎缩在椅上。
  “把他俩提上来!”徐警官喊道。蛇三、牛五一人拽一个,押上了堂。俩伙计见徐警官“噗通”跪在地上求饶招供。
  徐警官撇嘴一拍桌子,审讯道:“快快如实招来!哼!还是探亲来吗?”
  “哦哦哦,不,不是来探亲。是来……”瘦子说着瞅眼胖子。
  “是来什么?快说!”
  “是,是来这找人的。”胖子瞅着徐警官,眨眨眼说。“说实在的,俺俩是主子指使来的。俺主子是开钱庄的叫黄庄主,有钱有势。看中一位闺女,是卖艺的。求婚不成,她跑了。这不,俺们追到这遇上王先生,才知这闺女在龙春戏院的。”
  徐警官微微一笑:“说得好轻松啊,是求婚?还是逼婚?不然闺女怎会跑哇?又怎把闺女从龙春戏院找来的?怎么半夜又跑了呀?说清楚了吗?”徐警官问得他目瞪口呆。
  “看来你俩还是不肯招供。”徐警官口气历严。“好!不肯招哦,上刑伺候。”一声令下,蛇三、牛五一人抓一个就要上刑。
  “别别别!俺招俺招!”那瘦子跪着喊道。胖子低头不语。
  “那好,给你机会,说吧!”徐警官一眯眼,叼上支烟点上听着。
  瘦子一口气把主子黄庄主,怎样赏钱追找小龙女李云妹;怎样遇上肥猫王二;肥猫王二怎样上赶着帮忙协助找着小龙女李云妹;怎样跟肥猫王二商定夹持小龙女李云妹逃走的,通通道了出来。唯独没说在龙春戏院劫持小龙女那段。胖子在旁点点头。
  “照你这么说法,你俩没有劫持这闺女呀。”徐警官听完睁开眼睛,觉得有差。“那这闺女怎么跑了,跑哪去了?”徐警官追问。“说!”
  “她自己跑的,跑哪去了……”瘦子支吾不上来,瞅胖子。胖子眨眨眼,回头瞅眼肥猫王二,说,“这嘛,王先生能知道吧?”
  胖子咬出肥猫王二,正中徐警官之所料。他把烟抽两口,望肥猫王二一眼:“该你说说吧。我说王先生哦。”
  肥猫王二听胖子推他身上,气得浑身打哆嗦。手指胖子,气不打一处来:“你你,怎么推到我身上来了,我我根本就没去呀,怎知她跑哪呀?胡说八道!”
  “这和你去不去没关系,你会知道的。”胖子一口咬定。
  “我那天晚上在家,我真不知道。徐警官。他血口喷人。”肥猫王二急得紧向徐警官解释。
  “哼!你这是收人钱了吗,狗咬狗。哈哈!”徐警官看着发笑,也看出像肥猫王二这样狡诈之人的心理,进而转话题问审他,“你和这不相识的人勾搭在一起,去龙春戏院抓人,是图那俩钱吗?”
  “哦,哦,是,是……”压在心里的诡计怎好端出,他踌躇、思量。他皱着眉头,灰白色的胖脸揪揪着,活像一只癞皮狗,愧疚的心理发出哀鸣。“嗯。”他自责的闷出一声。
  徐警官瞅着“嘿嘿”一笑。
  这时,在一旁听审的蛇三,他心里有事。点惦记那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的人是谁?谁知道?姑娘在他手里呀。他想直接说出觉得不妥,便向徐警官走近两步说:“唉!还有一事。”一出口就凑到徐警官跟前,趴耳朵嘀咕一阵。徐警官先是一惊,后点点头。徐警官听得明白,便冲肥猫王二点到,说:“你出来联系这俩人外,还有一人未交代出来呀?这个人把那姑娘劫持走的。”
  “哦,我没有没有哇。就是他俩人呐。”肥猫王二咬死了说。
  徐警官回头狠狠地问俩伙计:“那就是你们同伙?”
  “不是不是啊!就俺俩人呐。”瘦子磕头作揖。
  “那就怪了。你也不是,他也不是。这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来?”徐警官感觉此事蹊跷,皱着眉头一琢磨,他看眼蛇三念叨说,“哼!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你去龙春戏院看看,那姑娘十有八成会在哪。”
  他说到这,他靠桌案伸脖俯下身子冲着在案的三人说:“这姑娘一出证,就好定案了。是不?”尔后,他立起身喝道,“牛五!把他仨人押下去。”又叫蛇三过交待,“你马上去龙春戏院,去摸底探清那姑娘的下落,便可找到那个劫持的侠客。”
  蛇三立时领旨而去。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长篇小说 梨园春晓第二十三章
下一篇:藤县和台儿庄(五十五)心情焦急的川军
真挚的情感,永恒的意志,坚强的性格,马到成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7

作品

538

互动

3143

积分

实名认证用户

成绩
1477
威望
99
精华
0
粉丝
1
好友
2
注册时间
2022-8-17
最后登录
2024-2-29
在线时间
245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3-6-10 16:33: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种境界,随遇而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域名服务|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域名申诉|域名仲裁|企业建站|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4-6-24 07:53 , Processed in 0.390625 second(s), 33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抚宁区及部分域外作家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