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文化破圈 短视频推广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378|回复: 0
收起左侧

母亲的照片------母亲三十周年祭

[复制链接]

42

作品

42

互动

1069

积分

三星作者

成绩
549
威望
203
精华
1
粉丝
0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23-3-9
最后登录
2023-5-20
在线时间
29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曹旭
发表于 2023-5-15 21:53: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母亲的照片
               ------母亲三十周年祭

妻子在新宅厨房 ,问我明天怎么办呢 ,我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在客厅里回答:你不是和表妹一块儿去你姑家过母亲节吗 ?晚上你回老院儿住 ,离单位近,明天上班前上上香吧 。母亲的遗照在老院儿家里 。今天,已经开始酷热的天分中,7点多些, 她发来了照片 ,也会发给北京的昱弟吧。5月15,是母亲的祭日 。
热浪既有,在单位的下午,我在自己楼下的房间流汗,没有时间看原有的书籍,翻出清明节的手机照片,看到家人在墓地的留影,依稀看到母亲逝世的碑记, 再确定是1992年5月过世 。去年是她过世的30周年, 疫情的缘故,也没有什么纪念。30年了,回想她的时候,已经有些漫漶的感觉了 ,只是她悲戚的遗照, 望见仍是心伤情叹,一生多苦的母亲 。昱弟主笔的《那年的烛光》,基本上涵盖了她的一生 ,之后一些纪念文章多次补录, 却也仍有很多的故事,无以向昱弟讲述 。况且还有那些必将随我而去, 永远会缄口至成灰烬的心痛遗憾。
学武术是在12岁吧 ,我们租住在别人家的一所做仓库的破草房里 。母子寡居,受到了邻居的骚扰 。我放学回家 ,她拉着我坐下,哭泣着告诉我, 我虽然年少,知道受到了欺负 ,一下子怒火冲天, 忘记自己是否拿什么东西 ,大概什么也没有吧 ,要找住后面院子的男主人拼命 ,母亲哭着抱住我,说,我们搬走 ,我们搬走 。
这件事我没有告诉过别人,只是每当经过那家人的门口 ,都会仇视一眼 。而且稚嫩的少年, 会在夜里,丢过去几次砖头在他们的院子里以泄恨。40多年了,那家的主人死掉了吧,那个至死都不会知道这件事的女主人,我母亲的同学也死掉了吧,女同学是一个拉尿粪的贫穷的勤劳的人。我只诅咒那家男主人不得好死 。
第二次为母亲仗义是我高中时,我们已经在厂家属院靠北墙搭起了简易的小毡房,总算有自己的住处。那次放学回家 ,母亲悲愤的说,有一个男的总是盯着她看, 死死的盯着 ,我问是谁? 她领着我到家属院子弟学校院里面 ,果然看到那个人,邋遢地走 ,我一声没吭, 转身跑回不远的小屋, 从门后拿出我的棍棒,风一般扑向那个男人, 我要打死他。 也许母亲只有觉得受了委屈, 并不想我拼命吧 ,也害怕我吃亏吧。她仍然抱住了我, 我们撕扯着。邻居大婶儿出来了,说那人有病 ,是精神病 ,况且你也打不过他 。于是母亲释然 ,我也只在意邻居的最后一句话了 ,它让我练武更加勤苦 ,更加投入 ,昏厥以佐。
之后渐长,可以骑自行车带母亲了。想想当年,应该是个春天 ,我带着她在街上走,受到忘了是谁的夸赞 ,说:陈老师,孩子终于长大了!那些语言对于母亲,该是多大宽慰呢?感谢那些安抚我们的邻居、母亲的同事和微笑的面孔,那些温柔的眼神,谢谢他们了。那些时刻,母亲也会微笑的,有一张我们合影的照片,留下了她难得的慰藉和舒情,为其所写的《母亲的梳妆台》提到过, 记下了她的微笑, 与遗照中的戚然神色相对的雍容微笑 。这微笑也是很熟悉的 ,是昱弟收集的照片中,有一帧是母亲年轻的合影,和一个同学的合照,正是这种神态,几乎是固有的大方华贵的面对这个世道的姿态 。我高贵的母亲 。
不经意之间,这种微笑消失了。我已经上班,她已经患病了,严重的神经衰弱 ,气功,呼吸桩功,西医中药,各种奇奇怪怪的偏方 。只是我年轻 ,满心致力于难得的自己的工作, 很少去关心病苦的母亲,哪里知道她的难处 ,她的心酸呢?想来我是有愧疚的。
有一天下班还未到家,走到了二楼,母亲慌张着急走出来 , 应该是盼着的、听到了2楼我的脚步声 。那时我们因为好心的人帮助,已经分到了一间带厨卫的房子 。她疾步出来,轻声而惊恐的说,有一个认识大舅的娘家邻村的人 ,说会看病,已经来过两次了,今天又来了。母亲害怕,要我撵走他。我知道怎么回事儿,这些游医骗子,到处浪张的,不安分的坏人 。我推门进去,指着他说:“你给我出去 !”那个人慌忙的站起来,掂起他的包。我怒斥:“你出去!”他一边走一边解释认识我大舅之类的,母亲看病什么的 。我怒着眼看他滚。强忍着自己的愤怒,大声的说:“今后不要到我家来 ,小心我打你 !”盯着他慌张下楼的背影,真想蹦下去,踹倒那个杂碎,他奶奶的。
重病及其他杂病的折磨,还有各种的事情,相比只有在春节,尤其是昱弟我母子三人一起的时候,特别是昱弟部队发来喜报,昱弟探家相聚的日子里,又会是难得的安慰吧 !我们最后一张的合影,是坐在那时家里唯一的长沙发上,身旁的两个孩子意气风发 ,中间的母亲微笑着 。可惜可怜,可惜那笑容分明已经憔悴,病苦了的 。最后一张的合影 ,我们不知道的,是最后的一张合影。我可怜的母亲 。



2023年5月15日星期一,晚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重龙山新生命
下一篇:济愁以酒-----疫情期间,在家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域名服务|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域名申诉|域名仲裁|企业建站|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4-4-25 05:59 , Processed in 0.421875 second(s), 29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抚宁区及部分域外作家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