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文化破圈 短视频推广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650|回复: 1
收起左侧

长篇小说秋月 第二十六章

[复制链接]

1025

作品

1154

互动

2万

积分

实名认证用户

成绩
10134
威望
1389
精华
0
粉丝
3
好友
9
注册时间
2022-8-6
最后登录
2023-12-30
在线时间
595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3-5-15 09:54: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十六章
作品名称:音坛谍影      作者:晓林      发布时间:2021-02-11 08:02:14      字数:4958
  春天,明媚的晨霞,在皇宫屋脊的琉璃瓦上,映耀出绚丽的光彩;清风吹浮翠绿的枝条;袅绕飘渺,撩人心怡;惟独这动容的春光,才给这锁闭森严的皇家大院,增色了生灵的气息.。
  
  溥仪一身戌马装,骑在马上;仰望着这惟可让他心旷神怡的春光;享受这温馨融融的境幻。他舒展胸怀,深深的吸食这大地新泽的气汁,感叹的呼出内腑的畅言;
  
  “啊!春天来了。”
  
  他压了压长舌的马装帽,拽起马纲;这红棕烈马,扬蹄阔步;气势轩昂,溥仪十分得意。这一刹那间,他蓦然思忆起童龄时,写作的一句歌词:
  
  “大将南征胆气豪,腰横秋水雁翎刀。”
  
  他真想立马横刀,杀将出去。
  
  正置他想入菲菲,神振心迷之时,突听得那熟悉而讨厌的,御用挂吉冈(1)阴阳怪气的叫喊声,气得他蹬起马靴,一溜烟儿上了山岗。回头看那吉冈站在道边,鼠头蛇脑的张望,不知所向。溥仪抿嘴冷笑,看他走去,策马下山,悠闲而行。
  
  行止溪边,看一宫女领一女孩玩耍。他知是小侄女慧生,便勒缰下马。正巧,工滕忠(2)从一边跑了过来。他顺手把马交他牵走,自个儿独步前行。
  
  见了已好久没着面的小侄女,溥仪心情喜悦,亲昵的抱在怀中。
  
  他喜爱小慧生,这不单纯是因侄女所系;而是小慧生乖灵,并有天赋音乐之长,喜欢拉小提琴,才得其欢心;也因此,溥仪还特意送小慧生一台钢琴,闲余时,陪她弹琴练曲,享受一番天伦之乐;也为这寂寞的内宫,带来了一点欢乐的亲情。
  
  然而,溥仪皇上,对弟弟溥杰的这门亲事,是别有介意的;原来这门亲事,是由日本军部精心安排的。第媳浩,是日本国内名门,差峨侯爵之女。是其为了监控“满洲国”,借托结亲联盟之举,以图取而代之。溥仪明知此意,所以对弟媳浩的进宫,是存有戒心的。由于浩生下了个女孩,溥仪这才解除心头之忧患。浩本人,心地善良,为人融合;在其宫中相处期间,对这位中国皇帝苦衷的心意,得以了解和同情,溥仪便也逐渐消除了对她的戒心。
  
  “小慧生啊,昨晚,我教你那首《闪闪的星星》的乐曲,你都学会了吗?”溥仪笑呵呵瞅着小慧生询问。
  
  “我都学会啦,我妈妈一直陪我到半夜呢。”小慧生乖气的说。
  
  “好哇,那今晚吃完饭,我陪你用弹琴伴奏,听听你的小提琴拉的咋样,好吗?”溥仪喜爱的说。
  
  “那你可得来呀。”
  
  小慧生摆出一副不太相信的摸样,把小眼睛瞪得溜园。
  
  “要不这样吧,今晚咱吃完饭,我领你去,先听听音乐演奏,再去练琴好吗?”
  
  溥仪想起好久没有听音乐了,顺便也想带小慧生见识见识,便改口说。
  
  “那感情好啦,我爱听音乐,我妈妈晚上,总打开匣子,听那广播音乐。”
  
  小慧生乐得拍着小手。
  
  “那可不是听广播的音乐;是看演奏的音乐,小慧生啊。”溥仪耐心地说解。
  
  “好哇,好哇。我去,我去呀。”
  
  小慧生听了,高兴的连蹦带跳。
  
  溥仪瞅着小慧生,天真可爱的样子,不由得触动心结;
  
  “我的孩子要是有的话,会领着小慧生满院子跑了,咳!真是天不如意,现在惟有这侄女,随伴在身边,在这宫中,我还有点乐趣可寻。”
  
  溥仪感叹的安慰自己,领着侄女返回内宫。
  
  到了内宫,溥仪召唤过金春,指使他说:
  
  “你快去!把小乐队召集过来,今晚,我准备带小慧生,一起去听乐。”
  
  “这,这。。。。”
  
  这可难住了金春。
  
  溥仪看他支吾不语,很生气的指责他说:
  
  “怎么,你不愿意去呀?”
  
  “哦,不!奴才不敢。”金春畏言。
  
  他一看皇上发怒,再也瞒不住了,就照实说出真情:
  
  “哦,不是奴才不去,而是御用挂吉冈有话,说不准在宫里设乐队演奏。”
  
  “啊!真是啊,朕在宫里听乐,与他何奈?我连这点自由都没有了吗?”
  
  气得他把眼镜一把拽下,摔在桌上。
  
  “那,好好好!”
  
  金春吓的溜溜的,不住点头哈腰。应道:
  
  “我去就是了,朕可千万别生气呀。”
  
  金春出了内宫,瞅瞅四周无人,便偷偷的溜出了皇宫大院,招集原小乐队进宫,为溥仪皇上演奏乐曲。
  
  林剑秋听信儿,又叫他进宫里为溥仪皇帝演奏乐曲,忧心重重;担心自己现在的处境,实为不利。可又不能违君之命,真是身不由己呀。他壮壮胆,告诉母亲一声,预备好乐谱,拎起小提琴,便悄悄的去了皇宫大院。
  
  在内宫的不大的厅里;来演奏的人员,虽没有以前那么多,可都是宫内俯的小乐手,又很熟悉,林剑秋感到很顺手;一提琴弓,小乐队便把乐曲,演奏的欢欢实实,博得了溥仪的欢心。
  
  坐在溥仪皇帝身边的小慧生,看得很入迷;并随着乐曲的拍节,悠晃着;瞅那溥仪皇上,尤为喜欢。可演奏至终,也没看婉容皇后来过。但从溥仪皇上的颜面上,却显露出,那心事重重;忧寡孤独之情。
  
  确实,自从上次秋夜,溥仪和婉容皇后,在御花园听曲欢舞后,婉容的病情一天不如一天,为麻醉、解闷,她开始吸起烟来了;并还对溥仪很喜爱的,新入宫的贵人谭玉龄,看不上眼,冷然相对。这当然惹得溥仪很不乐意。婉容被冷落失宠后,再无往日的欢颜笑语。可溥仪的心里,真能没有一点恋念之情吗?
  
  在演奏到最后,看溥仪领他侄女小慧生,起座要走时,林剑秋特意指挥乐队,奏起广东音乐《彩云追月》乐曲。
  
  当溥仪皇上听之曲时,见那僵板的脸上,跃然生辉;他是乎,依稀想起和婉容皇后那秋夜之情,欣然不舍的一直听到曲终,才肯离去。
  
  小慧生眼巴巴的瞅着她的皇大爷,没敢吭声;她还想等着他回去,教她练小提琴呢。
  
  金春捏把汗,总算完成了这个差事。可他万万没料到,他的这一行动,早被人跟踪而知;没过多久,金春这位溥仪身边的旗人乐师,自这次演奏后,在皇宫院内,再也见不到他的踪影了。
  
  林剑秋也从此,再没有进宫演奏。
  
  但,
  
  你还能听到那脆亮的钢琴,和伴随着优美的小提琴声,回荡在那皇宫的夜空。。。。。。 
  
  
  注(1)御用挂:日本关东军为监控溥仪皇帝设置的官衔。
  
  注(2)工滕忠:日本人,原名:工滕铁太郎。早在溥仪从天津乘船到营口,跟随的那个
  
  日本人,后跟溥仪入宫里,作了待从,工藤忠是溥仪给启的名。
 
  夏日,南湖湖畔,垂柳成荫;舟游鸟鸣,怡人妙妙。
  
  .林剑秋依林来香小姐的约定,漫步来到湖边,依望这清静的迷人风光,他感趣的拾起一块碎石,撇向湖水中,水面泛起一片涟漪;激人联想亦亦,情思满怀。
  
  他感叹的仰望天空,思绪着往事;时间一刻、一刻的过去了。他随意的掏出怀表,看了看,焦急切耐心的盼待着她。
  
  “哎呀,对不起呀,叫您久等了林老师。”
  
  林剑秋听声回头,见林来香已站在眼前,她呼哧带喘的看了看表,说:
  
  “临时有点事儿,误点了。”
  
  “呵,没事,”林剑秋笑了笑,“我倒欣赏了一番风景。你看,这多美呀。”
  
  “是啊,景色真美。”林来香抬眼眺望,“我选南胡这地方和你相会,很浪漫吧。”
  
  “噢!浪漫而怡人呐。”林剑秋望着湖景抒情有感,“咳,我小时候也没少来这湖边玩呀。”
  
  “嘿!我一小,也没少到海边去玩呀。”林来香忆想起家乡,顺嘴念叨,“那是在。。。。”她瞄一眼林剑秋,警觉的没有说下去。
  
  林剑秋虽没在意,可已看出她为难的心态,也未张口过问。不过心想:
  
  “这次约会,她必有心事要说.”
  
  他默默地随伴她在湖畔漫度。
  
  “哎,您看!”林来香从挎包里,拿出照片,喃喃的说,“这是我最近照的相片。”
  
  “嘿!别说,你照的姿态很美呀。”林剑秋看一眼照片点点头,指出,“不过吗。相片照的光度还不够分明,缺乏质感。”
  
  “哎哟!看来林老师,您还会照相啊。”林来香兴奋的睁亮眼睛,瞅着林剑秋。
  
  “哦,那当然了,”林剑秋瞥一眼她说,“我家早就有相机。”
  
  “那你给我照两张相呗,”她娇媚的说,“啊林老师?”
  
  “好吧,”林剑秋虽答应着,可心情忧虑,“咳,等以后有机会的,我会给你好好照两张相的。”
  
  林来香看出了他的心思,寻思一会儿,爽开直言:
  
  “您不要想的太多吗,我虽称您为老师,可我一直把你看作是朋友哇。”
  
  她一眼瞧见湖面上飞去的两只鸟,指着说:
  
  “剑秋,你看没,就象那双飞的鸟一样,随伴你的身边。
  
  “呵呵,你好天真哪。”林剑秋会意的爽朗一笑。
  
  “不!会是这样的。”
  
  她望着飞远去的鸟,紧依偎在林剑秋的身边,喃喃自语。
  
  林剑秋看她那真挚而怜悯的容态,心头好生酸楚,而默然无语。
  
  林来香沉思一会儿,放慢了脚步,侧脸瞅瞅林剑秋,垂头长叹:
  
  “咳——”
  
  “看你好象有啥心事?”林剑秋看她那样,疑惑的问道。
  
  “是啊,我是有心事,这才找你来的。”她忧虑重重垂下头,“我考虑好久了,觉得还是跟您说喽。”
  
  “什么事?你就说呗。”林剑秋瞅瞅她。
  
  “是这样,这些天呐,我注意了,哪个上井先生,有些反常,时常在他的小屋里,和他招收来的哪个叫孙野的乐手,嘀嘀咕咕的。我想不是什么好事。我想告诉你,要谨慎点;我在放送局没法跟您讲,所以才约您到这来。也想吗,聊聊天,大礼拜天的。”林来香认真的说。
  
  “哦,是吗?看来他上井,真是冲我说那句话来了。上次你递我哪个纸条后,我跟他出屋敲打过他,说不要另搞一套吗。”林剑秋听这话,想起来说,“他上井是想干什么呢?”
  
  他又联想起,懂琛对她林来香身世的怀疑,反思到林来香这次又来提醒。心中不止还生有疑惑:
  
  “她是真为我好,还是另有意图?”
  
  林剑秋真是左右为难,拿不准主意。
  
  “咳,还是装做糊涂吧。”
  
  一瞬间的猜疑和思索,最终林剑秋还是冷静下来。
  
  “哎,看他能咋的?”林剑秋不以为然的接着说,“还能整出个咋名堂?”
  
  “你呀,我看这事,不是那么简单。”林来香看他好象没有反应过来,又认真的提醒一句,“你可别不拿当回事啊!”
  
  “恩,那倒是啊。”林剑秋经这一说,倒有所反悟的冲她点点头,“我是得留点心哪。”
  
  林剑秋是乎毫不在意的样子,下意识的瞧了瞧相片说:
  
  “别说,你这张照片,你还是很漂亮的。”
  
  “你要看得好哇,”林来香喃喃的说,“这张照片,我就送你留个纪念吧。”
  
  “好,那我就收下了。”林剑秋说了,便要把照片放进衣兜里。
  
  “不过,可有个条件,”林来香调皮的奴奴嘴说,“你可得答应,下次来给我照相啊。”
  
  “恩。好说。下次我带相机来,好好给你照两张。”林剑秋点头应允。
  
  “你今天家里不是没事吗?”林来香娇媚的瞥眼林剑秋。
  
  “哦,没啥事,这不就是陪你来了吗?”林剑秋没介意的说。
  
  “那好哇,你看咱俩跳舞去呀?”林来香拉过他的手,喃喃的说。“我还没和你一起跳过舞呢。”
  
  “呵呵,跳舞去?”林剑秋想她真会绕圈,才露情欲,“还真没有和你跳过舞,那就去呗。我想你一定会跳的很好。”
  
  “哼。”
  
  林来香娇撒的瞄林剑秋一眼。欢脱的拽起他,离开南胡,去了酒巴。
  
  一杯红酒落肚,一曲《夜来香》舞起,俩人欢舞入场。的确林来香的舞姿叫他林剑秋惊叹不止。林来香依扶着他,随舞哼唱:
  
  “月下的花儿都入梦,
  
  只有那夜来香,吐露着芬芳!”
  
  林剑秋摇晃着舞步,听这迷情的小调,又叫他醉入情思;但他却心有疑虑,悦而不及。林来香是目入思忧,不愈畅怀。 
  
  林来香离开酒巴,在回走的路上,虽情欲不尽,可她的心绪忡忡:往思自己这次约会说出的事,完全是出于为他林剑秋所虑,可看他的神态,好象还是对我林来香有所顾虑和疑惑。这叫她感到十分痛苦;有几次都想把自己的身世,跟他说明。可总怕会节外生枝,奈他不解,而失去心中唯一所爱之人;想到此情,她不止伤心流泪。但这赤诚的爱呀,冲撞她的心灵,她痛苦的哀思:
  
  “我要忍耐下去,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了解我的身世和遭遇。剑秋啊!”
  
  她的心中似乎在召唤。。。。。。
  
  而林剑秋所思的,倒是想解疑对林来香所讲的,上井先生活动的真情。他离开南胡后,便直接去找懂琛商议。懂琛听后,感到这正验证了对林来香的怀疑是对的;疑为这是一种试探,认为林剑秋的表态很对;“不暴露目标,不动声色.,不介入。”但是,林剑秋觉得林来香的再三提醒,还是有它可信之意。认为应注意上井他们的行踪,而懂琛却没有同意,林剑秋怕惹嫌疑,也就再没有提起这事。可他对林来香虽有揣疑,但心中还是情有独钟。他坚信的认为:
  
  “这世上,惟有我;还有谁,能最了解这苦命的林来香小姐呢?” 
  
  时间过不久,哈尔滨“古风音乐会”成员王韵,来到新京。他和朱旭接上头,通知“古风音乐会”主持人王麒麟先生,邀请“熏风音乐会”去哈尔滨联合公演。朱旭听了十分高兴,马上领他去见林剑秋。
  
  当时,“熏风音乐会”的所有成员,正在场演练。大伙一听要去哈尔滨演出,都很兴奋,气氛十分融和,王韵见这情景,很受感动。兴奋的向大伙介绍,哈尔滨这东方小“巴黎”的风情,和盛行音乐艺术的状况。但他也顺口聊到,哈尔滨当局对音乐演出的限制。特别对“哈尔滨'口琴社”演出的盛情,说得有声有色。可当他谈到演出后,“口琴社”不少人员遭受逮捕入狱时,一阵激昂、悲戚。但他又乐观的讲到:
  
  “可喜的是,他们没有抓尽,口琴社那一伙人,都躲到了太阳岛去了,哈哈!”
  
  而林剑秋听了这话,心里倒有些顾虑。
  
  说者无意,但听者有心;就在“熏风音乐会”,赴哈尔滨演出的行程中,发生了“太阳岛事件........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长篇小说秋月第二十五章
下一篇:长篇小说秋月第二十七章
真挚的情感,永恒的意志,坚强的性格,马到成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7

作品

538

互动

3143

积分

实名认证用户

成绩
1477
威望
99
精华
0
粉丝
1
好友
2
注册时间
2022-8-17
最后登录
2024-2-29
在线时间
245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3-6-10 16:47: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既然来到这世界,就不要辜负这一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域名服务|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域名申诉|域名仲裁|企业建站|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4-6-24 07:29 , Processed in 0.250000 second(s), 32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抚宁区及部分域外作家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