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65|回复: 0
收起左侧

长篇小说秋月第十五章(1)

[复制链接]

889

作品

1018

互动

1万

积分

实名认证用户

股份
8662
威望
783
精华
0
粉丝
3
好友
7
注册时间
2022-8-6
最后登录
2023-6-5
在线时间
527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3-5-10 12:43: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十五章(1)
作品名称:音坛谍影      作者:晓林      发布时间:2021-02-08 19:24:04      字数:4164
  再说,那天当晚。
  
  林来香在自己的寓舍,把林剑秋送走后,便把屋门关上,卧床润思。
  
  心田情悠,春潮欲涌。《何日君再来》歌曲的余音,袅侥回环。
  
  林剑秋潇洒可亲的面容,朦胧仍现。她酣甜的回味着离别时的情境:
  
  “哎,再喝一杯,干了吧.。”
  
  他把酒杯送到我跟前,用那温欣的目光注视着我。我那可盼的心田,早已迷醉。我接过酒杯一饮而尽。我望镜看了看,那白哲的面容,顿刻一片绯红。我羞涩的扭过头,放下酒杯,两目慢慢的抬起,见他还在痴愣的看着我,好象在欲望着,但没有所示。我更觉心切的拿起酒杯,斟满送到他的目前:
  
  “您喝了这杯酒,我就唱歌给你听。好吗?”
  
  他接过杯,含笑而尽;那灼热的目光射入我那燃烧的心房,叫我迷入情中,此刻,我闭上眼睛,渴盼那一吻。他没有,没有。。。。而却萧然的挥起指挥棍儿说:
  
  “好吧,我来指挥,你唱吧。”
  
  “暧!”
  
  我如迷醉的小鸟,张开了羽翅,焕然唱起:
  
  “好花不常开,
  
  好景不常在,
  
  愁情解笑眉,
  
  泪洒想思带,
  
  今宵离别后,
  
  何日君再来?”
  
  他挥着指挥棍儿,眼不离神的望着我,我心醉含情,看他那挥舞如云的指挥棍,我韵曲而舞。他那潇洒的姿容,令我心动。虽看他的指挥棍儿撂下,可我心劲未平,还痴情的望着他。他下意识的回身,把指挥棍儿放在橱柜上,朝窗外望望,回过身来对我说:
  
  “我也该走了。你瞧,月牙儿已快挂天稍了。”
  
  我不舍情的以歌对曰:
  
  “何时君再来。”
  
  “等到月圆时。”
  
  他笑答而别。
  
  
  
  “等到月圆时,他会来和我香会。。。。”
  
  林来香想到这儿,脸颊绯红,她羞惭惭的拽起了被子蒙在脸上。
  
  “是我真的爱上他了?”
  
  她扪心自问,呼地掀起被子坐立起来。一眼瞧看到窗台花瓶上的玫瑰花,正含苞欲放,。
  
  “噢,还是早晨我为他新摘下来的呢。”
  
  她欢心的下了床。
  
  “咚!咚!”
  
  敲门声。
  
  “是谁呀?”
  
  她惊异的问声。心里却揣摩着:
  
  “会是林剑秋吧?”
  
  心“砰砰”的跳着,准备去开门。
  
  “哎,哎,是我呀,钟鸣启。”
  
  “是你?”林来香一听是钟鸣启,心凉了半截。没好声的说,“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
  
  “咳,有要紧事儿呀,林小姐,你快开门吧。”
  
  “恩,好吧。”
  
  林来香寻思一会儿,小心翼翼的开个门缝,看他一眼。可她心里明白,准是甘粕正彦派来探听消息的。
  
  “真不好意思啊,这么晚来,打搅您林小姐了。”
  
  钟鸣启谦愧的应声进了屋。
  
  他伸出胖脸,气喘呼呼的嘻笑着,瞅瞅林来香,点点头:
  
  “很抱谦呐。”
  
  他放下礼帽和手杖,便一屁服坐在椅子上,咧咧说:
  
  “哎,我想礼拜天,你能在,那我才来的,也想顺便看,看看您。好长时,时,时间了。”
  
  “哎呀,你就别罗嗦了,”林来香坐在床上,带搭不理的说,“有啥事儿呀,你就快直说了吧。”
  
  “恩,听说你在放送局,干的不错呀,混的也很熟.。”他笑眯的晃荡着脑袋说。
  
  “那就多谢您的关心啦。”林来香冷然道。
  
  “不是我关心你呀,是甘粕正彦先生很关心你,是他叫我来看看你的。”钟鸣启解释道。
  
  “啊?是甘粕正彦先生呐。那就拜托您谢谢他了。他关心我什么事儿呀,你快说出来吧。”林来香用话敲打他说。
  
  “他问您,现在进‘熏风音乐会’这事怎样?”
  
  “我已经进到‘熏风音乐会’了。”林来香傲气地挺起腰板儿说,“现在既是乐手,又是歌手。哈哈。”
  
  “哎呀,林小姐,你干的很漂亮啊。”钟鸣启很惊奇的伸出大母指,“竟这么快的显手了。我得给你去请功啊。”
  
  “过奖了,”林来香装作自傲的抿嘴一笑,“呵呵,小意思吗,不过是亮亮手而已。”
  
  “嘿。”
  
  钟鸣启点点头,赞许道:
  
  “不怪王家亨先生把你推荐过来,‘一品红’啊,真是身手不凡呐。”
  
  “啊?王家亨,有信儿吗?”林来香两眼一竖,“他把我忘了吧?'
  
  “没,没有,前些天,他还来信问叨你呢。”
  
  “是吗?谢谢他,还没把我忘喽。”
  
  “你想回去吗?”钟鸣启寻思一会儿,愕然问道。
  
  “回去?”林来香用疑惑的目光,盯着他,琢磨一会儿说:
  
  “哎哟,这可不是我想回去的事,我现在是甘粕正彦的下属,你不是不知道,难道能一仆二主吗?”
  
  “是,是啊,我是想。。。。”钟鸣启被呛得支吾不上来。
  
  他本想试探她林来香心意,却被林来香步步为营的两句话,顶得无话可言。
  
  “她真心的会跟甘粕正彦干吗?变得这么快?”
  
  今日的林小姐,可不是在北平那时了,真有些叫他琢磨不透。
  
  他不得不婉转的为自己解脱说:
  
  “哎,我是逗你玩儿呢,嘻嘻。”
  
  “哼,我看哪,不是逗着玩儿吧?”
  
  林来香挖苦的回敬一句后,不耐烦的问他:
  
  “您还有啥话要说的吗?”
  
  “哦,没,没有了。”
  
  钟鸣启摇摇头,支起手杖,夹上礼帽,告辞了。
  
  钟鸣启走后,林来香仰卧在床上,得意的欣赏自己的这番表演。
  
  她笑自己扮演的角色,真切而滴水不漏,掩饰了自己的真情。心中不止一快:
  
  “不管你王家亨,还是甘粕正彦,都休想愚弄于我,为你所用。哈哈。”
  
  “咳,可谁又知,我内心的苦衷啊?”
  
  她忧闷的思绪着,霍地站起来,对着镜子发出一丝苦笑。
  
  她不愿再去多想,扭身望那花瓶上的玫瑰花,而情思怀怀。
  
  悲苍和孤切,并没有毁掉她对爱的追求,却激发了她忠贞的情感。
  
  “我就是这枝玫瑰花,。”
  
  她来到玫瑰花前,痴情的盯注着,羞涩的思欲:
  
  “她,只属于你——林剑秋的。可你知道我的苦衷吗?我只能表达我的情和爱,其他都不属于我自己的呀。”
  
  她伤怀的闭上眼睛,一滴滴的泪珠洒落在花瓣上,而那花儿呀,此刻,尤为艳丽。那是颗少女的心。
    
  再说,那天当晚。
  
  林来香在自己的寓舍,把林剑秋送走后,便把屋门关上,卧床润思。
  
  心田情悠,春潮欲涌。《何日君再来》歌曲的余音,袅侥回环。
  
  林剑秋潇洒可亲的面容,朦胧仍现。她酣甜的回味着离别时的情境:
  
  “哎,再喝一杯,干了吧.。”
  
  他把酒杯送到我跟前,用那温欣的目光注视着我。我那可盼的心田,早已迷醉。我接过酒杯一饮而尽。我望镜看了看,那白哲的面容,顿刻一片绯红。我羞涩的扭过头,放下酒杯,两目慢慢的抬起,见他还在痴愣的看着我,好象在欲望着,但没有所示。我更觉心切的拿起酒杯,斟满送到他的目前:
  
  “您喝了这杯酒,我就唱歌给你听。好吗?”
  
  他接过杯,含笑而尽;那灼热的目光射入我那燃烧的心房,叫我迷入情中,此刻,我闭上眼睛,渴盼那一吻。他没有,没有。。。。而却萧然的挥起指挥棍儿说:
  
  “好吧,我来指挥,你唱吧。”
  
  “暧!”
  
  我如迷醉的小鸟,张开了羽翅,焕然唱起:
  
  “好花不常开,
  
  好景不常在,
  
  愁情解笑眉,
  
  泪洒想思带,
  
  今宵离别后,
  
  何日君再来?”
  
  他挥着指挥棍儿,眼不离神的望着我,我心醉含情,看他那挥舞如云的指挥棍,我韵曲而舞。他那潇洒的姿容,令我心动。虽看他的指挥棍儿撂下,可我心劲未平,还痴情的望着他。他下意识的回身,把指挥棍儿放在橱柜上,朝窗外望望,回过身来对我说:
  
  “我也该走了。你瞧,月牙儿已快挂天稍了。”
  
  我不舍情的以歌对曰:
  
  “何时君再来。”
  
  “等到月圆时。”
  
  他笑答而别。
  
  
  
  “等到月圆时,他会来和我香会。。。。”
  
  林来香想到这儿,脸颊绯红,她羞惭惭的拽起了被子蒙在脸上。
  
  “是我真的爱上他了?”
  
  她扪心自问,呼地掀起被子坐立起来。一眼瞧看到窗台花瓶上的玫瑰花,正含苞欲放,。
  
  “噢,还是早晨我为他新摘下来的呢。”
  
  她欢心的下了床。
  
  “咚!咚!”
  
  敲门声。
  
  “是谁呀?”
  
  她惊异的问声。心里却揣摩着:
  
  “会是林剑秋吧?”
  
  心“砰砰”的跳着,准备去开门。
  
  “哎,哎,是我呀,钟鸣启。”
  
  “是你?”林来香一听是钟鸣启,心凉了半截。没好声的说,“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
  
  “咳,有要紧事儿呀,林小姐,你快开门吧。”
  
  “恩,好吧。”
  
  林来香寻思一会儿,小心翼翼的开个门缝,看他一眼。可她心里明白,准是甘粕正彦派来探听消息的。
  
  “真不好意思啊,这么晚来,打搅您林小姐了。”
  
  钟鸣启谦愧的应声进了屋。
  
  他伸出胖脸,气喘呼呼的嘻笑着,瞅瞅林来香,点点头:
  
  “很抱谦呐。”
  
  他放下礼帽和手杖,便一屁服坐在椅子上,咧咧说:
  
  “哎,我想礼拜天,你能在,那我才来的,也想顺便看,看看您。好长时,时,时间了。”
  
  “哎呀,你就别罗嗦了,”林来香坐在床上,带搭不理的说,“有啥事儿呀,你就快直说了吧。”
  
  “恩,听说你在放送局,干的不错呀,混的也很熟.。”他笑眯的晃荡着脑袋说。
  
  “那就多谢您的关心啦。”林来香冷然道。
  
  “不是我关心你呀,是甘粕正彦先生很关心你,是他叫我来看看你的。”钟鸣启解释道。
  
  “啊?是甘粕正彦先生呐。那就拜托您谢谢他了。他关心我什么事儿呀,你快说出来吧。”林来香用话敲打他说。
  
  “他问您,现在进‘熏风音乐会’这事怎样?”
  
  “我已经进到‘熏风音乐会’了。”林来香傲气地挺起腰板儿说,“现在既是乐手,又是歌手。哈哈。”
  
  “哎呀,林小姐,你干的很漂亮啊。”钟鸣启很惊奇的伸出大母指,“竟这么快的显手了。我得给你去请功啊。”
  
  “过奖了,”林来香装作自傲的抿嘴一笑,“呵呵,小意思吗,不过是亮亮手而已。”
  
  “嘿。”
  
  钟鸣启点点头,赞许道:
  
  “不怪王家亨先生把你推荐过来,‘一品红’啊,真是身手不凡呐。”
  
  “啊?王家亨,有信儿吗?”林来香两眼一竖,“他把我忘了吧?'
  
  “没,没有,前些天,他还来信问叨你呢。”
  
  “是吗?谢谢他,还没把我忘喽。”
  
  “你想回去吗?”钟鸣启寻思一会儿,愕然问道。
  
  “回去?”林来香用疑惑的目光,盯着他,琢磨一会儿说:
  
  “哎哟,这可不是我想回去的事,我现在是甘粕正彦的下属,你不是不知道,难道能一仆二主吗?”
  
  “是,是啊,我是想。。。。”钟鸣启被呛得支吾不上来。
  
  他本想试探她林来香心意,却被林来香步步为营的两句话,顶得无话可言。
  
  “她真心的会跟甘粕正彦干吗?变得这么快?”
  
  今日的林小姐,可不是在北平那时了,真有些叫他琢磨不透。
  
  他不得不婉转的为自己解脱说:
  
  “哎,我是逗你玩儿呢,嘻嘻。”
  
  “哼,我看哪,不是逗着玩儿吧?”
  
  林来香挖苦的回敬一句后,不耐烦的问他:
  
  “您还有啥话要说的吗?”
  
  “哦,没,没有了。”
  
  钟鸣启摇摇头,支起手杖,夹上礼帽,告辞了。
  
  钟鸣启走后,林来香仰卧在床上,得意的欣赏自己的这番表演。
  
  她笑自己扮演的角色,真切而滴水不漏,掩饰了自己的真情。心中不止一快:
  
  “不管你王家亨,还是甘粕正彦,都休想愚弄于我,为你所用。哈哈。”
  
  “咳,可谁又知,我内心的苦衷啊?”
  
  她忧闷的思绪着,霍地站起来,对着镜子发出一丝苦笑。
  
  她不愿再去多想,扭身望那花瓶上的玫瑰花,而情思怀怀。
  
  悲苍和孤切,并没有毁掉她对爱的追求,却激发了她忠贞的情感。
  
  “我就是这枝玫瑰花,。”
  
  她来到玫瑰花前,痴情的盯注着,羞涩的思欲:
  
  “她,只属于你——林剑秋的。可你知道我的苦衷吗?我只能表达我的情和爱,其他都不属于我自己的呀。”
  
  她伤怀的闭上眼睛,一滴滴的泪珠洒落在花瓣上,而那花儿呀,此刻,尤为艳丽。那是颗少女的心。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长篇小说秋月第十四章
下一篇:长篇小说秋月第十六章
真挚的情感,永恒的意志,坚强的性格,马到成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域名申诉|域名仲裁|企业建站|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3-6-6 17:30 , Processed in 0.515625 second(s), 28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抚宁区及部分域外作家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