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文化破圈 短视频推广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308|回复: 0
收起左侧

音坛谍影第十一章

[复制链接]

1025

作品

1154

互动

2万

积分

实名认证用户

成绩
10134
威望
1389
精华
0
粉丝
3
好友
8
注册时间
2022-8-6
最后登录
2023-12-30
在线时间
595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3-3-8 11:24: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十一章
作品名称:音坛谍影      作者:晓林      发布时间:2021-02-07 23:07:48      字数:3849
  第二天,正赶上星期天。
  
  母亲一早从上屋出来,抬头看看天,念叨:
  
  “暧!好晴的天呐,真顺天意呀。”
  
  她高兴的走下了台阶,乐颠颠的去了剑秋的下屋。
  
  进屋,看剑秋正睡得香甜,有些舍不得叫醒。可心里有要急事儿,等和儿子说说,又不得不叫醒他。
  
  林剑秋醒眼眯眯的见母亲坐在身旁,便撒起娇来说:
  
  “又有啥事儿呀?大礼拜天的,又招呼我,我还没睡够呢。”不觉顺嘴溜出,“昨晚我给皇上演奏。。。。”
  
  “什么?”母亲把脸转了过去,疑惑的问:“你给皇上演奏?剑秋啊,八成你是睡糊涂说梦话吧?”
  
  “啊,啊?是我睡,睡糊涂了。”
  
  林剑秋才警觉自己说漏了话,正好顺母亲的话,支吾过去。
  
  母亲也没有介意。便冲着他直截了当的说出心事:
  
  “昨天呐,九台乡下你姨夫来人了,告诉我说,约定今天,叫你去相亲。急的我没法,要不然我一早能叫醒你吗?”
  
  “啊?这就去相亲?”林剑秋猛地坐立起来,竖起两眼,望着母亲,说,“我可不去。”说了,一头钻进被窝。
  
  “那可不行。”母亲不由分说,“这事儿呀,是我和你姨夫定准的了,就今天去。正好是礼拜天,天又挺好的。乍就不去?起来!”
  
  母亲来气,说着一把掀开了被子。又嘟囔的说:
  
  “过一会儿呀,人家就来马车接咱们走,你说我能不急吗?”
  
  林剑秋听母亲怎么一讲,再无话可言了。
  
  心里合计着,既然如此,看看再说吧,别伤了母亲的心。
  
  他乖乖的穿上了衣服,母亲满意的撇嘴一笑,去了厨房。
  
  吃完了早饭,母亲叫剑秋换身新装,自己又回上屋了。
  
  一支烟工夫,听院外马车铃响,母亲叫剑秋出外接应。
  
  林剑秋打开院门,瞧一很阔气的小马车,停在了门楼前,一高个儿庄稼汉,执鞭牵纲的站在马车旁。
  
  “哎!请进来吧。”林剑秋瞅瞅他说。
  
  “恩呐。”
  
  他瞧一眼林剑秋,栓住了马车,迈进院里。
  
  “来,快进屋里歇一会儿。”母亲站在屋台阶上喊道。
  
  “恩呐,我不进屋了。”他搽着汗,仰仰脸说。
  
  “剑秋啊,这是你大表哥。”母亲的目光冲着林剑秋,“快去送杯水,给你大表哥。我收拾一下,咱就走”
  
  林剑秋点点头,进屋倒了杯水,送了过来。眼见他一“咕噜”就喝尽了。
  
  没多大工夫,嫂子陪母亲从上屋出来,后边跟着小菲菲。
  
  “他二叔哇,你可得看好喽,长好眼神儿。”嫂子走过来,贴着林剑秋的耳边,悄悄的说,又扭过脸,把目光扫一眼母亲,嘱咐说:
  
  “你可要留心呐,咱妈头一次出远门儿,你要照看好哇。”
  
  “放心吧,嫂子。”
  
  林剑秋点点头,过去搀扶母亲出了院门,上了马车。
  
  坐在车上,林剑秋仔细的瞧了瞧,向母亲询问:
  
  “妈,我瞅这小马车,乍这么眼熟啊?是不是咱家的。。。。”
  
  “可不,是咱家的,你忘了?你小时侯,带你常出门儿坐来的。”母亲提醒说。
  
  “啊!”
  
  林剑秋这才想起,听母亲说过,这是父亲在世时用过的马车,那时候,有这样阔气的马车,还是很时尚的呢。父亲常坐它出门办事,有时候,时常带他和母亲逛街、串门儿。父亲过世后,母亲舍不得卖掉,便送给了姨夫。今天见了这小马车,真有思故易情之感。要是父亲不过早离世,母亲也不会含辛茹苦的为我费心操劳。这种心绪,一直在缠绕着自己的情境而叹然。
  
  “叭!叭!”
  
  高大个儿甩响的那清脆的马鞭声,在这小小的龙春胡同里,回荡着。
  
  耳边只微弱的听到小菲菲的喊声:
  
  “二叔!你早点回来呀。”
  
  坐在车上,母亲喋喋不休的絮叨,相亲这家如何的好,在九台的饮马河、卡伦一带,也是颇有名声的大户庄主。以此来说服林剑秋,接受这门亲事。
  
  而林剑秋此时的心事,并不在这儿。他在思虑着和林来香的情恋,如何面对?
  
  “要和母亲直说了吧,母亲是不会接受的,并为时还过早,不好开口。如果不说出来,就得顺其母意,接受这门亲事,才会使母亲欢心。可我?实不如意。这将如何是好?”
  
  林剑秋只是默默的听着,焦虑难言。
  
  “你怎么不吭声呢?这条件还不好吗?“母亲说了半天,没见他支声,纳头便问,并数叨说:
  
  “这次我陪你去,就看这姑娘咋样了。我知道你的心事,想找个漂亮的,有文化的,是不啊?我看不会差的。你姨夫跟我说了,这姑娘,不光模样长的好,还念过两年书。说是毛笔字写得很好呢,还会绣花呐,这我才同意看的呀。”
  
  母亲摇起小圆扇,不住的夸奖。好象那姑娘,真是完美无缺了。
  
  “是吗?”
  
  林剑秋虽心不在焉,可也动了心窍。
  
  看母亲,抿着小脚,离家下乡,兴致勃勃陪儿相亲,那慈母之爱,温慰心头。蓦然想起小时侯,在姨夫家的情景:
  
  那是在豆地里掰豆荚,刺得他的小手出了血,母亲心疼的用嘴去吸允。还埋怨小表哥不该带他上地里去。
  
  忆思到这儿,林剑秋情不念舍,深情悠悠的看着母亲,心中涌起一阵酸楚:
  
  “咳,今天我已成人,她还舍不得撒手,这也就是母亲。我怎么能伤她的心呢?哎,凭感觉吧。”
  
  “叭!叭!”
  
  响脆的鞭哨声,拦断了他的思绪。
  
  只觉得小马车缓下步来。看着母亲疲惫的眯胧着,林剑秋默然无声。悄悄的向外张望,见一个很大的院落。
  
  土墙围着一个大院套,墙角都竖起高高的炮楼,巍然可威。
  
  倒是院门前的两棵大柳树,给人一种悠然之感。随着秋风的吹浮,招摇着。似乎是在欢迎远方来的客人。
  
  小马车向前没走多远,只见一条大黄狗,汪汪叫着窜了过来,凶猛的很。林剑秋胆怯的向后缩了下身子。只瞅那赶车的大表哥,一鞭子抽了过去,那大黄狗,立时搭了下耳朵,泱泱的跟在马车后面,摇晃着尾巴。
  
  “是不到了吧?剑秋。”母亲醒来问林剑秋,“你没听那狗叫声吗。”
  
  林剑秋刚要去问一声,只听大表哥一声吆喝,小马车顷刻停了下来。
  
  小马车停在院门前。
  
  林剑秋搀扶母亲下了车,大表哥栓住马车后,便一同进了大院。
  
  没走几步,只瞅几只大鹅“哦!哦!”的伸出脖子,欲势凶凶的冲了过来。
  
  “有我在这儿,不要怕。”大表哥上前吆喝着说,“这几只大鹅呀,可凶势着呢,来生人是不让的。”
  
  林剑秋还头一着遇上,心里真有些发惧。
  
  走到屋门前,母亲梳理下头发扯扯长袍。虽说穿的很素气,可母亲的神态和气质,叫人看起来很端庄、素雅。她有意的拽下林剑秋的手轻声嘀咕:
  
  “你进屋见了人呐,说话精神点。”
  
  林剑秋点点头。
  
  大表哥上前,刚要去开门。见一位瘦溜大个儿老人,捻着山羊胡笑呵的迎了出来。
  
  他着一身黑绸长袍,外套黑花绸马褂。瞅着很硬朗,一看便知是这家的老爷子。看我们来了,便热忱的招呼说:
  
  “哎呀!他婶子也来了。你瞅你,多远的道啊。快进屋歇歇脚。”
  
  老爷子欠欠身让开门,又给大表哥递个眼神说:
  
  “家兴啊,快去找伙计烧壶开水,沏茶送来。”
  
  “这是你大儿子?”母亲瞅一眼大表哥,问老爷子。
  
  “他是我大儿子,叫周家兴。车把式这套可行了。”
  
  “是行,可这一道上,也把他累够呛啊。”
  
  “哎呀,没啥。”
  
  大表哥应声离开了。
  
  “这,这是你儿子吧?”老爷子瞅了瞅林剑秋,说,“一看就像个念书的,有文化呀。走,都进屋去。”
  
  “还念书呢,都作事了。”
  
  母亲边进屋边唠叨着。
  
  “你在哪作事呀?”
  
  老爷子让了座,端详下林剑秋问道。
  
  “我在放送局工作。”林剑秋回答说。
  
  “好啊,还是有文化呀,能有事作。”
  
  他点着头,看看母亲。
  
  “他父亲过世早,不然他还要念书的呀。”
  
  母亲和老爷子攀谈起来。
  
  林剑秋坐在靠母亲边的方凳上,留心的观视一下屋境。
  
  八仙桌两边,放一对太师椅。靠墙的条案上摆着一对大瓷屏,中间放着一老式座钟,表针已指向十点一刻;侧边的彩花帽筒上,放着一顶贴有翠并的绅士礼帽,一看就是老爷子戴用的。
  
  林剑秋琢磨着,把目光移向窗镜。
  
  明净的窗镜,贴着剪得很精细的纸花。“看是姑娘的手艺,用心很专致。”在瞧,窗镜上面的两扇窗户向外开着,一时小风吹来,瞬间,屋里凉爽多了。窗台下那小火炕上的一副炕琴(1),雕做得精美玲珑,在阳光的照映下,格外耀眼。
  
  抬头望去,瞧那高高的房粱,悬空架起,深严可畏。立时思忆起《水浒》传那段,时迁跳粱盗宝的情景,不止倒吸了口凉气。
  
  眼目转向屋门,那洁白门帘上的刺绣,映在眼前:河溏里一对鸳鸯戏水,活灵活现,着实可爱。
  
  林剑秋看个仔细,思量着。
  
  突然,门帘被掀开了。
  
  一清秀女子,手端茶盘,轻盈盈的走了过来。林剑秋不觉一楞。正待他思忖时,女子已近眼前。她随意的看一眼林剑秋,便把茶盘放在八仙桌上。
  
  “请喝茶吧。”
  
  女子轻轻的说着,又瞄一眼林剑秋。把茶杯一一斟满,抿嘴一笑,离去了。
  
  这女子的一来一去,叫林剑秋回味难休,不止一喜,兴欲思注:
  
  “就是她吗?”
  
  母亲也看在眼里,她回眸问叨:
  
  “刚才那送茶的是你的闺女?”
  
  “啊,那是我的大闺女,叫周彩凤。”老爷子捻着山羊胡说,“她早就过门了,十六岁就嫁人了。”
  
  他喝了口茶,接着说:
  
  “嫁给了一个大户人家,家有上百垧地呢。在当地呀,是个很有名气的财主。姓刘,都称呼叫他刘庄主。家里顾佣人不少。这不,她没事就回来。挺惦记家的。”
  
  “瞅你这大姑娘怪好的。有福啊,嫁给了大户人家。”母亲也随和的念叨。
  
  “可不。”
  
  老爷子兴致地端起烟袋,边吧嗒着,边说:
  
  “是那刘庄主啊,相中我大闺女了。上家保媒的可不少,可他一个没看中,就一眼看中我这大闺女了,你说这不是福分吗?”
  
  “是啊,该着你大闺女有这份福。也是缘分呐。”
  
  母亲说着,品了口茶。他点点头:
  
  “恩呐,说的是呢。”
  
  “暧呀,照这么说,你还有个闺女啊?”
  
  母亲把鬓发掠过耳后,瞅了瞅他,岔过话说。
  
  “可不。一会儿呀,她就过来了。”他得意的笑了笑说,“是俺家老闺女啊,还有点舍不得呢。”
  
  林剑秋在旁听着,心里寻思:
  
  “刚才呀,准是她姐姐。一走一过来探个虚实。”
  
  还真叫林剑秋猜对了。
  
  姐姐周彩凤,进屋送完茶水回来,便回到下屋。她把看到的情形,一五一十的跟妹妹周彩霞说了,有声有色的描述林剑秋的形象。说他是个风度翩翩,举止文雅,很沉练的小伙子。而听说这些,妹妹周彩霞并没动容。只注重和姐夫比较,是胖啊,瘦了的。姐姐一听妹妹没心关注这些,也就再没说啥。在旁忙陪着,为她梳理打扮,准备进上屋相亲。  
  注(1)炕琴:是东北农村,摆放在火炕上装被的木柜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音坛谍影第十章
下一篇:音坛谍影第十二章
真挚的情感,永恒的意志,坚强的性格,马到成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域名服务|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域名申诉|域名仲裁|企业建站|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4-4-25 06:41 , Processed in 1.937500 second(s), 28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抚宁区及部分域外作家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