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33|回复: 0
收起左侧

音坛谍影第十二章

[复制链接]

649

作品

777

互动

1万

积分

实名认证用户

股份
6506
威望
738
精华
0
粉丝
3
好友
6
注册时间
2022-8-6
最后登录
2023-3-21
在线时间
394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3-3-8 11:35: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十二章
作品名称:音坛谍影      作者:晓林      发布时间:2021-02-07 23:47:56      字数:4828
  姐姐周彩凤,陪妹妹周彩霞,梳理打扮好后,又为老母亲收拾一番,便叫母亲陪送妹妹,进上屋相亲,她自个儿下橱去了。
  
  老太太小脚悠悠的,带着女儿进了屋。
  
  周彩霞闷头向前走着。虽从林剑秋的身边走过,也没见她抬头瞧一眼。一直跟着她母亲,依偎坐在炕檐上。
  
  而林剑秋,却看在眼里。
  
  “哦,这就是我老姑娘。”老爷子指着,对面炕上坐着的周彩霞,对林剑秋的母亲说,“叫周彩霞,你没看,跟着她妈惯了。”
  
  “啊!挺好的。”母亲望一眼说,“老姑娘吗,离不开她妈呀。”
  
  “是啊,离不开我呀,她婶子。”老太太盘坐在炕上,叼起了大烟袋,巴嗒烟说,“都快二十了,还在我跟前呢。”
  
  “这不,我这也是老儿子。”母亲瞅一眼身边的林剑秋,顺话说,“总是不放心呐,都一样。”
  
  “哎哟,可不是,这远道的,你还跟来了。”
  
  老太太叨咕着,摁摁烟袋锅,吧嗒着,俩人闲唠起来。
  
  林剑秋看周彩霞,依着她老妈,坐在小火炕上,一直没有抬头,心里犯嘀咕:
  
  “哎,她可真够蛮的,没有她姐姐爽利、灵活。”
  
  而这时,姐姐周彩凤,正扒在门缝,往屋里瞧着,看这情景,真为这事儿着急。她性急的掀起门帘,三步两步的窜进屋,笑盈盈的望我母亲一眼说:
  
  “你看,水都凉了吧?倒点热的。”她说着,拎起茶壶,把水杯倒满,又另外倒上两杯茶。
  
  “哦。”母亲点点头,“瞅你,真是。”
  
  “我妹妹呀,她老实,不爱吱声。”她端起一杯茶,特意向林剑秋递个眼神儿,说,“不象我似的。”
  
  林剑秋心领神会,上前急忙端起另一杯茶,随跟在周彩凤后面。
  
  周彩凤径直把茶水送给了她母亲。林剑秋明白了,他这杯茶,必得送给周彩霞了。
  
  他拿稳茶杯,送到了她的面前。这时,她才羞涩的抬起头来,看他一眼,把水杯接过来。林剑秋也才看清她的面容:
  
  长的很白,比她姐好看些,可没有她姐灵气。
  
  他回到座上琢磨着。
  
  没多大功夫,大表哥周家兴,匆匆的进了屋。看林剑秋独自坐在哪发闷,便走过来,悄悄的说:
  
  “老弟,多闷的得慌啊,走哇。跟我出去,我领你到俺家大院看看。”
  
  “好吧。”
  
  林剑秋正觉发拘,便应声跟了出去。
  
  这院子很大。
  
  虽说也是四合院,可比城里四合院,要大多了。三间大瓦房,耳房后面,还有两个大仓囤。隔着一个马厩,后面是个土山包。山包上种满了果树。樱桃、海棠和山梨都结满了果。红的、黄的、绿的,真惹人喜爱。
  
  “老弟,你过来,我给你摘果子吃。”周家兴拎来个柳条筐,“你们城里人呐,是吃不着这样新藓水果呀。”
  
  “用这么大筐?”林剑秋拿过筐说。
  
  “多摘点,给你们带回去家吃。”
  
  说了,他一枞身,爬上了树。
  
  一会儿功夫,摘满了一筐。他跳下树,抓一把海棠果,塞给林剑秋,说:
  
  “新鲜的,吃吧。”
  
  林剑秋吃着海棠果,向四周望去。
  
  院墙的四角,设有炮楼,四周有铁刺网相连,修建得很讲究。
  
  “走,我领你上去看看。”
  
  他看林剑秋很觉稀奇,便招呼去炮楼。
  
  炮楼上,设有四个哨口,每个哨口里,都设有一个罐头盒子的装置,用铜线穿上。他说是四个哨口,用这个装置相互联系,有了情况,只要拉下铜线,就都知道有情况了。
  
  “嘿!好个报警器。赶上古代的烽火台了,有趣,有趣。你可真能琢磨呀。”
  
  林剑秋赞赏不止。
  
  “唉,这不还是为防备土匪吗,想出这么个土办法。别说,也挺灵,有一次,北头来一邦土匪,多亏用上这玩意儿,才免遭一劫。”他望着炮楼,比画着说。
  
  听他这一说,林剑秋更觉新奇,站在炮楼上,不舍离去。向远眺望,瞧那远处装满物资的火车,隆隆的跑着,心头一阵思忧。不觉义愤填胸,愤然道:
  
  “哼!真正最大的土匪是日本人。在中国境内,竟明目张胆的,把中国大陆的物资拉走。真是强盗!咳!何时为了啊?”
  
  “哎!你看这家伙!”
  
  林剑秋听了话音,猛一回头,见周家兴手端一把盒子枪,神威威的亮着,惊他一振。
  
  “呵!你还有枪呢?”
  
  “这家伙才管用呢,”他颠颠盒子枪说,“要没有它呀,我家这院套哇,早叫土匪给抢光了。”
  
  “我在家就听说,九台一带跑胡子,”林剑秋冷然的看着他,“原来真是这样。”
  
  “那还能假呀,都好几年了。只要一猫冬,就过来了。”
  
  说着,他把枪插进盒子里。
  
  “咳!中国人抢中国人呐。”林剑秋哀叹的念叨。
  
  “可不是乍的,所以那日本人才不管呢,”周家兴愤愤地说,“屯子里的那些日本宪兵,一见土匪就躲开了”
  
  两人忿忿的下了炮楼。
  
  依着毛道,来到了马厩,周家兴站住了脚。
  
  “我进去牵匹马遛遛。”
  
  说了,他进到马厩,牵出匹枣红马,备上了马鞍,骑在马上。
  
  骑在马上的周家兴,挎着盒子枪,真是耀武扬威,盛气凌人。
  
  “嘿!不怪土匪不敢上前。”
  
  林剑秋此时,真从心里敬佩他的豪勇气魄。感叹不已。
  
  为了赶路回家,林剑秋和母亲只吃了口便饭,便由周家兴备车回城。
  
  “叭!叭!”
  
  周家兴甩两鞭子,小马车飞野似的奔出了河沿。。。。。。
 
  周家兴哼着小调,扬起马鞭,小马车迎着晚霞,撒欢的跑着。
  
  林剑秋坐在马车上,望着眼前这片金黄色的大地,虽很欣赏,但心中却一片茫然,而叹憾兮兮。
  
  可转过眼神,瞧母亲那喜悦的神态,却又情感绵绵,不忍伤情。他从那装满水果筐里,拿几个海棠果,擦了擦,递给母亲吃。母亲她一边品尝着,一边兴致勃勃地絮叨着,说她相中了那闺女,瞅着老实本分,长的也好看,这人家也挺好,一口咬定了这门亲事。林剑秋出耳听着,没有吱声,而把目光投向这秋野风光。
  
  只瞅着周家大院,那高高的炮楼,已渐渐远离而去,一会儿,便没了踪影。好象刚才的一幕,不扫而过。只留下遗憾,和那淡淡的缩影,在脑海中徘徊。
  
  夕阳的最后一抹余辉,刚刚消失,小马车才跑到城里。
  
  到了家门口,大表哥周家兴,急着把水果筐拽下,一股劲儿驮送到院里,一扭身出了门外。母亲想留也没留住他。等林剑秋拽水果筐,进仓房回来看,小马车已跑的无影无踪了。 
  
  第二天一早,林剑秋上班去了放送局。刚刚蹬上楼梯口,就听到了清脆的扬琴声。
  
  他心中好惊喜。
  
  “哎,准是她在敲扬琴。”
  
  他揣摩着,抿嘴一笑,快走了两步,到了播送厅前。从虚开的门缝望去,果真是她林来香,正背朝外,敲着扬琴。
  
  看她,乌黑的短发上,系着秀白的蝴蝶结,好象随着扬琴声的节奏在飞舞。
  
  林剑秋比似昨天的所见,好似进入了另一个情境。
  
  他欲意潇潇的走近她的跟前。而她竟没有察觉。
  
  林剑秋看她用心专注的样子,悄悄不语,默默的观赏她的神姿。
  
  突尔,林来香一转身。
  
  “暧哟!林老师啊。”她若似惊讶的样子,两眼娇媚的瞅着林剑秋,“我怎么没察觉您进来呀?”
  
  “我是怕打搅你呀,悄悄的进屋了。”林剑秋说着,转向扬琴前,“看你那样,是真用心学呀。”
  
  “哦,我是偷着学艺。”林来香轻轻的放下琴竹,“动了你的琴,真不好意思,林老师。”
  
  她抬头看着林剑秋,满脸堆笑:
  
  “您来的正好,教教我呗。”
  
  说完,她站起身来。
  
  “呵,客气啥呀,”林剑秋瞅她一眼,摆摆手,“快坐下,我教你就是了。”
  
  林剑秋叫她架起琴竹,指点着说:
  
  “敲扬琴,首先要端好姿势,把琴竹放平,要用手腕的力量来敲琴。这样敲出的音,才实而不飘。这是初学者,比先掌握的。明白这道理吧?”
  
  “啊?是这样。”林来香点点头,念叨,“这四根弦,才都能敲中。我明白了。”
  
  林来香试敲了两下,林剑秋听音很飘,不对味。便转身过去,把住她的手指教说:
  
  “要用腕子使劲,四根弦发出共鸣,敲出的音,才脆亮而有力,才有扬琴味儿。”
  
  “哦,哦,这样是好听啊。”
  
  林来香听着,心绪却走了神儿。只顾体受林剑秋温暖的手感。如同一股热流激荡她的心潮,不觉两颊红润起来。
  
  林剑秋瞧在眼里,愕然一触,松开了手。随后,自然的说:
  
  “你自己再试试。”
  
  “暧,您可看着点我呀,林老师。”她仰起脸,看一眼林剑秋,担心的说。
  
  “我在你跟前,看着呢,你敲琴吧。”林剑秋眼不离神的,标着她敲琴。
  
  没多时,只听后面有人说话。
  
  “暧哟,你回来了。剑秋?”
  
  林剑秋回过身看,是董琛。
  
  “噢!今天这身儿,可真新鲜呐,相妥了吧?恭喜,恭喜啊。”懂琛走近,嘻皮笑脸的说。
  
  “嘿,你瞎说啥呀?”林剑秋说着,给董琛使个眼色。
  
  “暧,林老师,有喜事了?”
  
  林来香敏感的一惊,她放下琴竹,抬头仔细瞧一眼林剑秋,冷然道:
  
  “暧哟,可不,一身新西服,好漂亮啊。”
  
  “哎,哪来喜事呀。是我妈给我换身西服,他是逗我呢。”林剑秋瞥一眼懂琛,说给林来香听。
  
  董琛看出了林剑秋的心思,再没有说下去。
  
  而林来香却有所领悟,不知怎的心蹦蹦的跳,“唰”的,脸上一片绯红。她低头不语的离开座位,起身要走。
  
  “你等等,林小姐。”
  
  林剑秋没介意的招呼她。顺手从皮夹包里拽出谱纸,递上说:
  
  “这是我新编的《春江花月夜》组曲,给你一份报上去。”
  
  “暧!”
  
  林来香接过谱纸,把报单让林剑秋上,便抿着嘴,含笑而去。
  
  看林来香走开了,林剑秋才向董琛问明,原来,是母亲怕下乡相亲,回不来误事,跟懂琛提前打个招呼,嘱咐他,要是当天回不来,给剑秋在班上请个假,懂琛这才知情。
  
  两人谈聊着,离开了播放厅。
  
  走到楼梯口,林剑秋瞅瞅四周没人,便问董琛:
  
  “喂,这两天,怎么没见张喜春的面呀?”
  
  “哦,我那知道哇,想必是另有安排吧?”懂琛思忖一会儿说。
  
  林剑秋没有去多问。他点支烟,琢磨好一会儿,悠然的说:
  
  “我倒有个想法,想跟你说说。”
  
  “说呗。是关什么事呀?”懂琛关注的问叨他。
  
  “这儿不方便。走,找个地方。”
  
  说了,他扯起懂琛,离开了放送局。  
  
  两人来到一家酒馆。
  
  林剑秋边喝着,边谈出自己的想法:
  
  “暧,我是想,把咱们的‘熏风音乐会’扩展一下。多加几个乐手,像个样似的,出外去演出,这样既参加了社会活动,又扩大了我们‘熏风音乐会’的影响。你看吗,我的想法怎样?”
  
  “嘿!好哇,好主意呀,”董琛伸出母指称赞说,“我赞同。咱俩真是想到一起了,只有走出社会,才能扩大咱们‘熏风音乐会’的影响。你的心胸很大呀。”
  
  “知我心者,董琛也。哈哈。”林剑秋高兴地举起酒杯,“来,走一杯。”
  
  “还是你这‘智多星’啊。”董琛随和举杯,“能为,主意就是多。”
  
  说了,俩人同干共饮。
  
  “不过要组成大乐队,必得有个指挥呀。”董琛撂下酒杯,琢磨着念叨,“我看惟你未属,只有你可担当此任。可谁又能顶替你,去打扬琴呢?”
  
  “哦,我想,林来香小姐吗,可以替代我敲扬琴。”
  
  林剑秋只因,见林来香能学会敲扬琴,才有所想法,便脱口道言。
  
  “林小姐,她替代你打扬琴?”
  
  董琛不太置信的摇摇头。
  
  “我有把握,才这么说的。你没看,她打扬琴哪认真样吗?只要我再指点指点她,准能成手。不会用多久,她就能进乐队。”
  
  “啊,我看明白了。有你在她跟前,能不成乐手吗?是不?哈哈。”董琛话中有话的逗话说。
  
  “哎,这不得了吗。”
  
  林剑秋得意的偷笑着,又点上一句说:
  
  “你可知道,她还是一名很好的歌手呢。”
  
  “哦?你对林小姐,怎么快就了解了?看来是胸有成竹哇。”
  
  董琛才觉其惟妙惟肖,便一语双关的言道。
  
  “啊,这个吗?”
  
  林剑秋听出了他的话中含义,但又不好说出实情,便解释说:
  
  “都是她跟我说的。你呀?嘿。”
  
  “你就别解释了,我明白就是了。”
  
  懂琛打过话头,归到正题,忧郁道:
  
  “不过吗,还是缺乐手哇?”
  
  “那就是你的事了,”林剑秋两手一摊,“你找几个呗。”
  
  董琛摸摸脑门儿,琢磨着。
  
  “哎别说,有了。真有两个乐手找过我。”懂琛把脸一仰,“一个吹笛儿的,叫笛春。一个拉二胡的,叫,叫胡勇。我跟他俩呀,都是一个胡同的,常在一起玩儿,不过,可都是学生啊。”
  
  “学生,不更好吗?听话。比社会上来的人,不好多了吗?”林剑秋道出自己的见解。
  
  “别说,那倒是。”懂琛点点头。
  
  “不过,还是不够手。最好再找两个拉小提琴的。叫它中西乐结合起来,不更美吗?”林剑秋盘计着说。
  
  “你可真能琢磨,还头一着儿听说,有这么干的呢。”懂琛很觉新奇。
  
  “我想吗,效果一定会好的。。。。”
  
  林剑秋沉思的自言自语,想说出他在皇宫时,用西乐演奏《彩云追月》民乐曲的感受,但他觉不妥,便住嘴未说。
  
  董琛踌躇一会儿,瞅瞅林剑秋,又心绪忧忧忧的念叨:
  
  “剑秋,你想到没有,上井先生哪儿?他会不会从中发难,搅和呀?”
  
  “恩,我看哪,咱们给他来个先斩后奏,逼他就范,看他怎样?”林剑秋思索一会儿,转下眼球说道。
  
  “噢!又是一招儿,高哇!就这么着了。”懂琛把那黑黑的眉毛一挑,伸出大拇指,赞许道言。
  
  俩人主意圈定,便兴致冲冲的离开了酒馆。
  
  林剑秋兴奋的一气颠到家门口。他抬眼望望夜空,月牙已挂房脊。
  
  他悄悄地推开了院门,见院里有亮。瞧望上房第十二章
作品名称:音坛谍影      作者:晓林      发布时间:2021-02-07 23:47:56      字数:4828
  姐姐周彩凤,陪妹妹周彩霞,梳理打扮好后,又为老母亲收拾一番,便叫母亲陪送妹妹,进上屋相亲,她自个儿下橱去了。
  
  老太太小脚悠悠的,带着女儿进了屋。
  
  周彩霞闷头向前走着。虽从林剑秋的身边走过,也没见她抬头瞧一眼。一直跟着她母亲,依偎坐在炕檐上。
  
  而林剑秋,却看在眼里。
  
  “哦,这就是我老姑娘。”老爷子指着,对面炕上坐着的周彩霞,对林剑秋的母亲说,“叫周彩霞,你没看,跟着她妈惯了。”
  
  “啊!挺好的。”母亲望一眼说,“老姑娘吗,离不开她妈呀。”
  
  “是啊,离不开我呀,她婶子。”老太太盘坐在炕上,叼起了大烟袋,巴嗒烟说,“都快二十了,还在我跟前呢。”
  
  “这不,我这也是老儿子。”母亲瞅一眼身边的林剑秋,顺话说,“总是不放心呐,都一样。”
  
  “哎哟,可不是,这远道的,你还跟来了。”
  
  老太太叨咕着,摁摁烟袋锅,吧嗒着,俩人闲唠起来。
  
  林剑秋看周彩霞,依着她老妈,坐在小火炕上,一直没有抬头,心里犯嘀咕:
  
  “哎,她可真够蛮的,没有她姐姐爽利、灵活。”
  
  而这时,姐姐周彩凤,正扒在门缝,往屋里瞧着,看这情景,真为这事儿着急。她性急的掀起门帘,三步两步的窜进屋,笑盈盈的望我母亲一眼说:
  
  “你看,水都凉了吧?倒点热的。”她说着,拎起茶壶,把水杯倒满,又另外倒上两杯茶。
  
  “哦。”母亲点点头,“瞅你,真是。”
  
  “我妹妹呀,她老实,不爱吱声。”她端起一杯茶,特意向林剑秋递个眼神儿,说,“不象我似的。”
  
  林剑秋心领神会,上前急忙端起另一杯茶,随跟在周彩凤后面。
  
  周彩凤径直把茶水送给了她母亲。林剑秋明白了,他这杯茶,必得送给周彩霞了。
  
  他拿稳茶杯,送到了她的面前。这时,她才羞涩的抬起头来,看他一眼,把水杯接过来。林剑秋也才看清她的面容:
  
  长的很白,比她姐好看些,可没有她姐灵气。
  
  他回到座上琢磨着。
  
  没多大功夫,大表哥周家兴,匆匆的进了屋。看林剑秋独自坐在哪发闷,便走过来,悄悄的说:
  
  “老弟,多闷的得慌啊,走哇。跟我出去,我领你到俺家大院看看。”
  
  “好吧。”
  
  林剑秋正觉发拘,便应声跟了出去。
  
  这院子很大。
  
  虽说也是四合院,可比城里四合院,要大多了。三间大瓦房,耳房后面,还有两个大仓囤。隔着一个马厩,后面是个土山包。山包上种满了果树。樱桃、海棠和山梨都结满了果。红的、黄的、绿的,真惹人喜爱。
  
  “老弟,你过来,我给你摘果子吃。”周家兴拎来个柳条筐,“你们城里人呐,是吃不着这样新藓水果呀。”
  
  “用这么大筐?”林剑秋拿过筐说。
  
  “多摘点,给你们带回去家吃。”
  
  说了,他一枞身,爬上了树。
  
  一会儿功夫,摘满了一筐。他跳下树,抓一把海棠果,塞给林剑秋,说:
  
  “新鲜的,吃吧。”
  
  林剑秋吃着海棠果,向四周望去。
  
  院墙的四角,设有炮楼,四周有铁刺网相连,修建得很讲究。
  
  “走,我领你上去看看。”
  
  他看林剑秋很觉稀奇,便招呼去炮楼。
  
  炮楼上,设有四个哨口,每个哨口里,都设有一个罐头盒子的装置,用铜线穿上。他说是四个哨口,用这个装置相互联系,有了情况,只要拉下铜线,就都知道有情况了。
  
  “嘿!好个报警器。赶上古代的烽火台了,有趣,有趣。你可真能琢磨呀。”
  
  林剑秋赞赏不止。
  
  “唉,这不还是为防备土匪吗,想出这么个土办法。别说,也挺灵,有一次,北头来一邦土匪,多亏用上这玩意儿,才免遭一劫。”他望着炮楼,比画着说。
  
  听他这一说,林剑秋更觉新奇,站在炮楼上,不舍离去。向远眺望,瞧那远处装满物资的火车,隆隆的跑着,心头一阵思忧。不觉义愤填胸,愤然道:
  
  “哼!真正最大的土匪是日本人。在中国境内,竟明目张胆的,把中国大陆的物资拉走。真是强盗!咳!何时为了啊?”
  
  “哎!你看这家伙!”
  
  林剑秋听了话音,猛一回头,见周家兴手端一把盒子枪,神威威的亮着,惊他一振。
  
  “呵!你还有枪呢?”
  
  “这家伙才管用呢,”他颠颠盒子枪说,“要没有它呀,我家这院套哇,早叫土匪给抢光了。”
  
  “我在家就听说,九台一带跑胡子,”林剑秋冷然的看着他,“原来真是这样。”
  
  “那还能假呀,都好几年了。只要一猫冬,就过来了。”
  
  说着,他把枪插进盒子里。
  
  “咳!中国人抢中国人呐。”林剑秋哀叹的念叨。
  
  “可不是乍的,所以那日本人才不管呢,”周家兴愤愤地说,“屯子里的那些日本宪兵,一见土匪就躲开了”
  
  两人忿忿的下了炮楼。
  
  依着毛道,来到了马厩,周家兴站住了脚。
  
  “我进去牵匹马遛遛。”
  
  说了,他进到马厩,牵出匹枣红马,备上了马鞍,骑在马上。
  
  骑在马上的周家兴,挎着盒子枪,真是耀武扬威,盛气凌人。
  
  “嘿!不怪土匪不敢上前。”
  
  林剑秋此时,真从心里敬佩他的豪勇气魄。感叹不已。
  
  为了赶路回家,林剑秋和母亲只吃了口便饭,便由周家兴备车回城。
  
  “叭!叭!”
  
  周家兴甩两鞭子,小马车飞野似的奔出了河沿。。。。。。
 
  周家兴哼着小调,扬起马鞭,小马车迎着晚霞,撒欢的跑着。
  
  林剑秋坐在马车上,望着眼前这片金黄色的大地,虽很欣赏,但心中却一片茫然,而叹憾兮兮。
  
  可转过眼神,瞧母亲那喜悦的神态,却又情感绵绵,不忍伤情。他从那装满水果筐里,拿几个海棠果,擦了擦,递给母亲吃。母亲她一边品尝着,一边兴致勃勃地絮叨着,说她相中了那闺女,瞅着老实本分,长的也好看,这人家也挺好,一口咬定了这门亲事。林剑秋出耳听着,没有吱声,而把目光投向这秋野风光。
  
  只瞅着周家大院,那高高的炮楼,已渐渐远离而去,一会儿,便没了踪影。好象刚才的一幕,不扫而过。只留下遗憾,和那淡淡的缩影,在脑海中徘徊。
  
  夕阳的最后一抹余辉,刚刚消失,小马车才跑到城里。
  
  到了家门口,大表哥周家兴,急着把水果筐拽下,一股劲儿驮送到院里,一扭身出了门外。母亲想留也没留住他。等林剑秋拽水果筐,进仓房回来看,小马车已跑的无影无踪了。 
  
  第二天一早,林剑秋上班去了放送局。刚刚蹬上楼梯口,就听到了清脆的扬琴声。
  
  他心中好惊喜。
  
  “哎,准是她在敲扬琴。”
  
  他揣摩着,抿嘴一笑,快走了两步,到了播送厅前。从虚开的门缝望去,果真是她林来香,正背朝外,敲着扬琴。
  
  看她,乌黑的短发上,系着秀白的蝴蝶结,好象随着扬琴声的节奏在飞舞。
  
  林剑秋比似昨天的所见,好似进入了另一个情境。
  
  他欲意潇潇的走近她的跟前。而她竟没有察觉。
  
  林剑秋看她用心专注的样子,悄悄不语,默默的观赏她的神姿。
  
  突尔,林来香一转身。
  
  “暧哟!林老师啊。”她若似惊讶的样子,两眼娇媚的瞅着林剑秋,“我怎么没察觉您进来呀?”
  
  “我是怕打搅你呀,悄悄的进屋了。”林剑秋说着,转向扬琴前,“看你那样,是真用心学呀。”
  
  “哦,我是偷着学艺。”林来香轻轻的放下琴竹,“动了你的琴,真不好意思,林老师。”
  
  她抬头看着林剑秋,满脸堆笑:
  
  “您来的正好,教教我呗。”
  
  说完,她站起身来。
  
  “呵,客气啥呀,”林剑秋瞅她一眼,摆摆手,“快坐下,我教你就是了。”
  
  林剑秋叫她架起琴竹,指点着说:
  
  “敲扬琴,首先要端好姿势,把琴竹放平,要用手腕的力量来敲琴。这样敲出的音,才实而不飘。这是初学者,比先掌握的。明白这道理吧?”
  
  “啊?是这样。”林来香点点头,念叨,“这四根弦,才都能敲中。我明白了。”
  
  林来香试敲了两下,林剑秋听音很飘,不对味。便转身过去,把住她的手指教说:
  
  “要用腕子使劲,四根弦发出共鸣,敲出的音,才脆亮而有力,才有扬琴味儿。”
  
  “哦,哦,这样是好听啊。”
  
  林来香听着,心绪却走了神儿。只顾体受林剑秋温暖的手感。如同一股热流激荡她的心潮,不觉两颊红润起来。
  
  林剑秋瞧在眼里,愕然一触,松开了手。随后,自然的说:
  
  “你自己再试试。”
  
  “暧,您可看着点我呀,林老师。”她仰起脸,看一眼林剑秋,担心的说。
  
  “我在你跟前,看着呢,你敲琴吧。”林剑秋眼不离神的,标着她敲琴。
  
  没多时,只听后面有人说话。
  
  “暧哟,你回来了。剑秋?”
  
  林剑秋回过身看,是董琛。
  
  “噢!今天这身儿,可真新鲜呐,相妥了吧?恭喜,恭喜啊。”懂琛走近,嘻皮笑脸的说。
  
  “嘿,你瞎说啥呀?”林剑秋说着,给董琛使个眼色。
  
  “暧,林老师,有喜事了?”
  
  林来香敏感的一惊,她放下琴竹,抬头仔细瞧一眼林剑秋,冷然道:
  
  “暧哟,可不,一身新西服,好漂亮啊。”
  
  “哎,哪来喜事呀。是我妈给我换身西服,他是逗我呢。”林剑秋瞥一眼懂琛,说给林来香听。
  
  董琛看出了林剑秋的心思,再没有说下去。
  
  而林来香却有所领悟,不知怎的心蹦蹦的跳,“唰”的,脸上一片绯红。她低头不语的离开座位,起身要走。
  
  “你等等,林小姐。”
  
  林剑秋没介意的招呼她。顺手从皮夹包里拽出谱纸,递上说:
  
  “这是我新编的《春江花月夜》组曲,给你一份报上去。”
  
  “暧!”
  
  林来香接过谱纸,把报单让林剑秋上,便抿着嘴,含笑而去。
  
  看林来香走开了,林剑秋才向董琛问明,原来,是母亲怕下乡相亲,回不来误事,跟懂琛提前打个招呼,嘱咐他,要是当天回不来,给剑秋在班上请个假,懂琛这才知情。
  
  两人谈聊着,离开了播放厅。
  
  走到楼梯口,林剑秋瞅瞅四周没人,便问董琛:
  
  “喂,这两天,怎么没见张喜春的面呀?”
  
  “哦,我那知道哇,想必是另有安排吧?”懂琛思忖一会儿说。
  
  林剑秋没有去多问。他点支烟,琢磨好一会儿,悠然的说:
  
  “我倒有个想法,想跟你说说。”
  
  “说呗。是关什么事呀?”懂琛关注的问叨他。
  
  “这儿不方便。走,找个地方。”
  
  说了,他扯起懂琛,离开了放送局。  
  
  两人来到一家酒馆。
  
  林剑秋边喝着,边谈出自己的想法:
  
  “暧,我是想,把咱们的‘熏风音乐会’扩展一下。多加几个乐手,像个样似的,出外去演出,这样既参加了社会活动,又扩大了我们‘熏风音乐会’的影响。你看吗,我的想法怎样?”
  
  “嘿!好哇,好主意呀,”董琛伸出母指称赞说,“我赞同。咱俩真是想到一起了,只有走出社会,才能扩大咱们‘熏风音乐会’的影响。你的心胸很大呀。”
  
  “知我心者,董琛也。哈哈。”林剑秋高兴地举起酒杯,“来,走一杯。”
  
  “还是你这‘智多星’啊。”董琛随和举杯,“能为,主意就是多。”
  
  说了,俩人同干共饮。
  
  “不过要组成大乐队,必得有个指挥呀。”董琛撂下酒杯,琢磨着念叨,“我看惟你未属,只有你可担当此任。可谁又能顶替你,去打扬琴呢?”
  
  “哦,我想,林来香小姐吗,可以替代我敲扬琴。”
  
  林剑秋只因,见林来香能学会敲扬琴,才有所想法,便脱口道言。
  
  “林小姐,她替代你打扬琴?”
  
  董琛不太置信的摇摇头。
  
  “我有把握,才这么说的。你没看,她打扬琴哪认真样吗?只要我再指点指点她,准能成手。不会用多久,她就能进乐队。”
  
  “啊,我看明白了。有你在她跟前,能不成乐手吗?是不?哈哈。”董琛话中有话的逗话说。
  
  “哎,这不得了吗。”
  
  林剑秋得意的偷笑着,又点上一句说:
  
  “你可知道,她还是一名很好的歌手呢。”
  
  “哦?你对林小姐,怎么快就了解了?看来是胸有成竹哇。”
  
  董琛才觉其惟妙惟肖,便一语双关的言道。
  
  “啊,这个吗?”
  
  林剑秋听出了他的话中含义,但又不好说出实情,便解释说:
  
  “都是她跟我说的。你呀?嘿。”
  
  “你就别解释了,我明白就是了。”
  
  懂琛打过话头,归到正题,忧郁道:
  
  “不过吗,还是缺乐手哇?”
  
  “那就是你的事了,”林剑秋两手一摊,“你找几个呗。”
  
  董琛摸摸脑门儿,琢磨着。
  
  “哎别说,有了。真有两个乐手找过我。”懂琛把脸一仰,“一个吹笛儿的,叫笛春。一个拉二胡的,叫,叫胡勇。我跟他俩呀,都是一个胡同的,常在一起玩儿,不过,可都是学生啊。”
  
  “学生,不更好吗?听话。比社会上来的人,不好多了吗?”林剑秋道出自己的见解。
  
  “别说,那倒是。”懂琛点点头。
  
  “不过,还是不够手。最好再找两个拉小提琴的。叫它中西乐结合起来,不更美吗?”林剑秋盘计着说。
  
  “你可真能琢磨,还头一着儿听说,有这么干的呢。”懂琛很觉新奇。
  
  “我想吗,效果一定会好的。。。。”
  
  林剑秋沉思的自言自语,想说出他在皇宫时,用西乐演奏《彩云追月》民乐曲的感受,但他觉不妥,便住嘴未说。
  
  董琛踌躇一会儿,瞅瞅林剑秋,又心绪忧忧忧的念叨:
  
  “剑秋,你想到没有,上井先生哪儿?他会不会从中发难,搅和呀?”
  
  “恩,我看哪,咱们给他来个先斩后奏,逼他就范,看他怎样?”林剑秋思索一会儿,转下眼球说道。
  
  “噢!又是一招儿,高哇!就这么着了。”懂琛把那黑黑的眉毛一挑,伸出大拇指,赞许道言。
  
  俩人主意圈定,便兴致冲冲的离开了酒馆。
  
  林剑秋兴奋的一气颠到家门口。他抬眼望望夜空,月牙已挂房脊。
  
  他悄悄地推开了院门,见院里有亮。瞧望上房,母亲的屋里,还亮着灯呢。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音坛谍影第十一章
下一篇:音坛谍影 第十三章
真挚的情感,永恒的意志,坚强的性格,马到成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域名申诉|域名仲裁|企业建站|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3-3-21 22:55 , Processed in 0.203125 second(s), 27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抚宁区及部分域外作家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