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17|回复: 0
收起左侧

原创小说。《白浪秀发廊的情博》第七章

[复制链接]

199

作品

213

互动

3869

积分

铁笔作家

股份
1861
威望
60
精华
0
粉丝
3
好友
1
注册时间
2022-8-6
最后登录
2022-9-28
在线时间
105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林本
发表于 2022-9-18 09:47: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怀着侥幸发财之梦的张三八,到班上处理完工作,便悄悄的出厂去买彩票。这家买彩票点,正好紧挨着小超市。昨晚,琢磨事把烟抽了的他,先迈进了小超市买烟。正赶苏丽娜在,他把烟拿到手想起介绍对象的事来,踌躇一会儿,便问叨上:
  
  “哎,我,我说苏小姐,你那白姐姐没,没跟你说哪儿事吗?”
  
  “啥事呀?”她打哑谜,装作不知。
  
  “不是介绍对象吗?”张三八急着说,“我们那齐小虎哦,等着听你信儿呢。”
  
  “先别扯我的事啦。”她屁咯吱的眨眨眼,把话支开,“等喝你喜酒呢,听说都定好了?”
  
  “咳,哪儿呀?”张三八看她逗趣的样子,“你也不说正话,我走了。”他一拍屁服,扭身出了屋。
  
  苏丽娜嘻嘻哈哈的瞟着他,看他去了彩票点,臆想的念叨:
  
  “哎呦!去买彩票啦?噢!明白了,这是要想中彩娶我姐姐呀。哼!”
  
  嗨!她是说对了。张三八一甩步进了彩票点。
  
  他还头一次买彩票,不懂行。经介绍,他选了选,加码打上,从“发”字去,买了八张。兜里还剩三元钱。
  
  “嘿!还够买盒烟的。”
  
  他笑颠颠的念叨着,出门回到厂子。
  
  齐小虎早看他出厂到超市买烟,惦记等着呢,见他回来,便乐呵的迎上去招呼:
  
  “张哥!你出厂干啥了?”
  
  “嗨,我买盒烟抽。”
  
  “嗯,哪个苏小姐在哪儿吧?”齐小虎惦记介绍对象的事,赶话问叨他,“她。。。。。。”
  
  “哦,哎,这事别着忙,”张三八看躲不开话,支吾着,“等,等她找咱们,那,那才行。”
  
  “嗯,是。”齐小虎琢磨有理,“张哥说得对。”又想起事着忙说:
  
  “厂部通知叫你去开会,可能还是下岗的事,你快去吧。”
  
  “事都赶巧哇,”他幸敏的自念叨着,朝厂部走去,“上次开了会,我去找事应聘,这次开会,备不住要下岗,我先买了彩票。嘿嘿!”
  
  他倒不为下岗而犯愁。
  
  果真,厂部下达了下岗通知。买断算账就要走人。厂子的人,没有不犯愁唉声叹气的,唯有张三八不动声色的含笑待之。大伙都瞅他纳闷?
  
  厂解体了,人散了。而张三八却带齐小虎,稳稳当当的进地中海娱乐城,应聘报到去了。
  
  “咳!人生啊,就是这样,关键只有几步,你一步迈对了,就上去了。迈不对呀,那就凭天由命吧!”
  
  张三八在路上,想起了在中学班主任老师这句话,叫他记忆犹新,品出了滋味;苦涩却而甘甜。
  
  
  
  去了地中海娱乐城的张三八和齐小虎,一进大厅,办公室的欧阳卓小姐看见了,便迎了过去,冲张三八爽快的说:
  
  “哎呦!你可来了。就差两天了。”
  
  “不用我们了,是不?”张三八接过话,笑说,“赶巧!这才叫缘分。”
  
  “你真会掰扯。”欧阳卓炝话表白,“要不是我从中挡着,就真不用你了。”
  
  “那说回来,”张三八贴近她,“就是你和我的缘分了。哈哈!”
  
  “你可真会说话呀。”她灵巧的小手翘着促碰他一下,“走吧,我领你俩去见莫经理。再晚来一会儿,他走人啦。”
  
  “嗨!赶巧赶巧。”
  
  张三八念叨着,跟了过去,进了经理室。
  
  “呵呵!真上来了。”坐在大背椅上的莫虎,瞧眼张三八他俩,又看眼在旁的欧阳卓,随口说道:
  
  “你俩得感谢欧阳小姐呀,她要不说话,你俩就来也不用了。”
  
  张三八听了,向欧阳卓点头示谢。她回眼一笑,扭身出了屋。
  
  “既来了就要上岗。”莫虎倾身爬在老板桌沿,思忖一会儿,瞅眼张三八:
  
  “嗯,你叫?”
  
  “我叫张山。”
  
  “啊,张山,你嘛,我把警卫班交给你负责。可要担起责任哪?”他郑重地看着张三八。
  
  “谢谢您对我的信任,我一定担其责任。”张三八立正,鞠躬行礼示谢。
  
  “嗯,好!”
  
  他朝张三八微微点点头,随后,把眼盯着齐小虎,眯笑着说:
  
  “你吗?”
  
  “齐小虎。”齐小虎立马应声。
  
  “瞅你挺机灵,就留在我身边吧。”他很爱喜的表示说:“好吗?”
  
  “谢谢啦!”齐小虎也立正行个礼。
  
  “你现在就去到警卫班,”他点支烟,交待张三八说,“找欧阳小姐领你去。把些规矩讲给他们。”又瞅瞅齐小虎,“你,你嘛,就留我屋了。”
  
  “好。”
  
  张三八一点头,高兴地出了经理室去找欧阳卓。
  
  “哼!还得找我吧。”欧阳卓见张三八来找她去警卫班,便娇蛮地瞟眼他,又两眼含情,喃喃的说,“你呀。走吧。”
  
  到了警卫班室,穿戴齐刷的警卫小伙子们,见漂亮、娇漫的欧阳小姐来了,还领个人,一个个立时,精神抖擞的站着,两眼发直的望着她。
  
  “好哇!”她满意的吟着嗓子,把手一摆,介绍张三八:
  
  “这是你们新来的带队班长。”
  
  “我叫张山。”张三八来得快,自我介绍。
  
  “以后你们要听他的指挥呀!”她亮起了嗓门儿,回身瞅眼张三八,“你说说吧。”
  
  说过,她拍手示意,大伙都跟着“哗哗”拍起手。
  
  “哦!这个。。。。。。”
  
  张三八还重未经历过这种场合,有些发窘。可他并未发慌,却油然想起在厂警卫班时常唱的那首歌。他一笑把手挥起来:
  
  “来!咱们唱首歌吧,《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说了,他起头唱起来。
  
  他这举示,在场的都感新奇的愣住了,瞟着他跟唱。唱完,他撂下一句话:
  
  “记住这句话: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这就是我们干警卫的警言,必须的纪律。”说完,他掉过头瞅眼欧阳卓,正言说:
  
  “我的话完了。”
  
  “好哇!”
  
  欧阳卓心有所感的说句。
  
  “哗!”
  
  大伙都不约而同的鼓起掌来,送去敬服的目光。
  
  欧阳卓怎么也没想到,他张三八竟会演出这一幕:既浪漫;又简练、庄重,巧妙的表达出自己的主见和心意,赢得了喊彩,占有了人气,显示出胸有大略的男子汉。叫她大开眼界,刮目相待。从内心更有对他的爱慕之意,心目中闪亮出爱的火花。她回返办公室,仰坐在沙发椅上思欲着。
  
  而张三八安排完岗位,便离开警班室,去场地巡查。这时已是晚上,陆续进来不少客人。他听舞池响起了音乐,娇艳的女歌手,摆色弄姿的唱着。他不感兴的离开,上楼巡查。“噢!”一个一个的包间,都酒迷灯绿的,唱唱咧咧,晃晃当当,还有小姐陪酒。他突尔想起白肚脐跟他讲过,去酒店打工唱歌陪酒的事,“哦,这娱乐城竟是这样啊。”他心念叨着,一扭身低头走开。没走两步,突听一女子的喊声:
  
  “别拽我!我不是小姐。”
  
  他猛地抬起头,看那女子别着门手被人拽。便一步冲了过去。只听屋里有人还在大声喊:
  
  “你装啥呀小姐,过来吧,哈哈!”
  
  “怎回事?”他气冲冲立在门口,竖眼怒视,“干啥你们?”
  
  看是保安进屋,都一惊吓。
  
  “他们拽我进屋陪酒!”女子趁机扯回胳臂,急喊。
  
  张三八听声,回头一瞅是欧阳卓,惊讶地看着她:
  
  “哦!怎么是你?”
  
  “哦,哦我在这过。。。。。。”她支吾着,扭身出门。
  
  “你们也太不像话!”
  
  张三八训上一句,回身追过去。
  
  “你不下班了吗?咋没走啊?”他到了欧阳卓跟前,关注的询问。
  
  “都是为了你,”她娇蛮地炝他一句,又喃喃的说:
  
  “我都换装了,想和你一起走。到警班室找你不在,才上楼找你的。”
  
  “哦!哦是这样啊。”他嬉笑着,瞅瞅她一身漂亮的裙装,“我说呢,你穿这身上去,还不拿你当小姐?”
  
  “虽知这帮人会这样。流氓!”欧阳卓气愤地撇着眼
  
  俩人说着下了楼,进了办公室。
  
  张三八知道她的心意,便顺情说:
  
  “你倒等着我呀,我下了楼就要到你这,好报告你一声啊。”
  
  “我哪知哦?”她应了声,拎起挎包贴近张三八,又舒展媚眼,敬谢地说:
  
  “我得谢谢你呀,得回你来得及时,不然,我今晚。。。。。。”
  
  她没说出口,便依偎在他的身上。
  
  “只要有我在,不会的。”张三八不好躲开,便一腔正言说,“这也是我的职责嘛。”
  
  欧阳卓听他这话,心中觉他君子所为,尤为敬重,更为爱恋不舍。暗吟曰:“算我有幸,看对了。”她向张三八微微一笑说:
  
  “咱俩走吧。”
  
  张三八随她出了办公室。到了门口,他放心不下的琢磨着,“不行。”便对她说:
  
  “你先往前走两步,我去大门哪查查岗好吗?”
  
  说过,他甩步去了。
  
  查了岗,又问问齐小虎在哪?门卫告诉说,齐小虎跟莫老板出去了。他这才放心的回来去追欧阳卓。
  
  张三八出了地中海大门,看欧阳卓在离不远的,还亮着灯的白浪发廊对面站着等他。不时,他想起了心中惦记着的白肚脐,此时还正在发廊未走。“咳!她怎么站在哪等我?不好!”他便一招呼:
  
  “喂!”
  
  比划让她往前走的意思。欧阳卓听声瞧见他,迈步前走,他这才跟了过去,并肩和欧阳卓随步同行。
  
  而此时的白浪发廊里,小妹苏丽娜恰在,她下班早闲得慌,惦记看看那发廊,来找姐姐白肚脐闲聊。无非,是她一早,所见张三八来买烟那些事,叨咕给姐姐听。看屋里没人进,她站着拉起架势,不时的望着窗外,讲诉那张三八怎的来买烟;怎的问起对象的事;正当讲到张三八去买彩票时,突尔,她瞧见窗外一穿短裙的漂亮女子,好像焦急等人的样子,站在对面的人行道上,半天没动。她好信儿的边讲着,边溜眼看着。又一转眼功夫,见人走了。她着眼急侧身跟视。
  
  “咋不讲哦,你看着啥了?”坐在凳椅上的白肚脐,仰脸急着问她。
  
  “哦!好像是,是张三八?”小妹很感惊异的自念叨。
  
  “你说谁?”白肚脐没听清楚。
  
  “嗯,我看见好像是张三八?”小妹疑惑的口气,“挺大个,穿身警服。”又琢磨一会儿,肯定的说:
  
  “是他!瞅那两步走,准是他。”
  
  “是他?”白肚脐着急了,“他,他就自己吗?在这过咋没进屋哇?”
  
  “哦,哦好像跟个女的。”小妹踌躇一会儿,又戏弄的眨眼:
  
  “也准不是他呢,过后,你问问他呗。”
  
  “你呀!”
  
  她瞥眼小妹。可其心里划魂,低头琢磨着。
  
  “我刚才说到哪了?”小妹唯恐她犯寻思,忙返回话题问叨她。瞅她没吱声,一转眼珠,“噢,说到他去买彩票的事啦。”说到这呀,小妹一笑,料出她的想法逗姐姐:
  
  “他撩屁服一走,我瞟著他去了彩票点,姐,你说我心里咋想的?”
  
  “哎,我知你咋想的?”白肚脐撇嘴一笑。
  
  “他呀,是想中彩发个大财,”小妹坐下来,贴着她说,“哼!想娶你呀,是不?”
  
  “去吧。”她嘴是这么说,可心里却美滋滋的念叨,“他呀,心里真拿事儿。”然而,又想起小妹刚才说那事,不止醋意大发,一赌气甩袖撇开小妹,走一旁闷气不愈,心里还揣摩:“他是不是去地中海找小姐去了?”
  
  “哎呦!姐姐这是乍的啦?”小妹忙过去哄她笑:
  
  “吃醋了吧?”
  
  “去你的。”她脸红着笑了,一咬牙,念叨:
  
  “等着我问他的。”
  
  “嗳!这就对啦。”小妹嬉皮笑脸的,“你俩一通气,可别把我卖喽。”又抬头看看表说:
  
  “走吧,姐。没人来了。”
  
  俩人收拾完,关上门窗,小妹依偎着她,回住的那小平房去了。
  
  虽有小妹在旁哄逗她,可她还是一宿没得安眠,朦胧中瞅哪枝玫瑰花,好像让那女子夺走。一激灵醒来去看,鲜红的玫瑰花还在水罐中,她立时神回兴返,安稳的回床,一觉天亮。  
  
  怀有心思的欧阳卓有张三八在旁陪伴,兴奋异常,漫步轻缓的依偎着,灼热的情欲动她春豆晕晕,情不自禁的把那发烧的纤手,伸进张三八的手心里,一把握住。这叫还未尝试过这种感受的张三八,那搪受得住,他只觉得一股热流顶入心怀,心慌得“蹦蹦!”直跳。那只温热柔嫩的小手,对发窘的心有白肚脐的他,此时,却犹如一块灼热的山芋,捧弃不得,任其握着,低头默言视之。欧阳卓看他无言相叙,便悄悄的张口相问:
  
  “嗳,你怎么不说话呀?”
  
  “哦,哦我,我。。。。。。”还没缓过劲儿的张三八,抬头一眨眼,支吾着。
  
  “不好意思啦?”欧阳卓抿嘴瞥眼他,“平时说话一套套的,那劲儿哪去啦?”说着,她把那只手抽回来,提提挎兜,瞅瞅他一笑:
  
  “嗨!你真像个大小孩。”
  
  “那你就像个小女孩,”张三八听她说这话,犹如捞根稻草,顺杆而爬,嘻嘻一笑:
  
  “我就是你大哥啦。”
  
  “我大哥?”她寻思一会儿,“说不上你还比我小呢。”
  
  “不对吧?”张三八抓话题不放,“你有多大岁数?”
  
  “我今年二十四。”她爽快的说了,又叮问他:
  
  “你多大啦?”
  
  “我,我二十六哇。”
  
  “嗯。”
  
  她点头一笑,心想,“比我大两岁,正好。”
  
  俩人耍贫嘴的说唠着,也到了欧阳卓的家门口。张三八向她一摆手,告辞而回。
  
  他总算松了口气。
  
  张三八本来想下班后,去发廊见白肚脐,把应聘到地中海娱乐城的事告诉她,给她个惊喜。没曾想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她欧阳卓竟情意盈盈的叫他陪送回家,闹出一番风情。在回家的路上他琢磨着:“嗨!来不来我这走上桃花运了。”他又反思:“今晚哪,我要是犯浑的话,她欧阳卓说不上跟我。。。。。。”他忧惑的走回家里。 
  
  而那对张三八初试情欲的欧阳卓,却另有所思。她相中张三八是别有苦衷的:
  
  两年前,她从育文中学高中毕业,以她的成绩考上大学是稳当的。可天有不测风云,弟弟突然患了心脏病,家里拿出所有积蓄也没治疗好,母亲工厂放假在家,一股火,患上高血压病卧床不起。家里靠父亲微薄的收入,入不抵出,维持不了家庭生活,欧阳卓不得不辍学找事干。
  
  正巧,邻居老莫家生意做大,由其大儿子莫虎,张罗搞一个娱乐公司招聘,欧阳卓有幸进了公司。莫虎知她有高中文化,长的还挺标致,过去又在同一学校念过书,很有好感,便留在身边作帮手,掌管人秘。并有心认她为友,处处关照。可他莫虎,依赖家富,不好好上学,过早的混入社会,染上流里流气的恶习,长的又人高马大,没有不怕他的,都称他为“莫老大”,但看外表却很斯文。而知底的欧阳卓虽知他的心意,可内心里对他并没好感。然而,莫虎对她却言听计从,原打算把他的一些痞子哥们招来作保安,那曾劫持过白肚脐的,一高一矮的俩小子,也都来找过他。可欧阳卓说声不合适,他听了,觉得也有一定道理,再也没提起,不得不经欧阳卓同意,招几个好小伙充当临时保安。
  
  而后,正好张三八领齐小虎来应聘保安,一眼被欧阳卓看中,并推荐给他,他即刻安排作领队班长,并把齐小虎留在身边。张三八虽刚来乍到,但他那知理、稳重、风趣的举止行为,一下打动了她的心,为之倾情迷恋。
  
  一见锺情的欧阳卓,这次任性让张三八陪送她回家,一路上的风情,更让她留恋往返。张三八佯作的那天真幼稚样,倒使她分外喜爱。
  
  她回到家里,一头卧在床上甜思美味的。
  
  “哎!就他这样的才适合我呀。”她自念叨。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在猛烈的弹雨下(一百三十七)等待进攻
下一篇:原创小说《白浪秀发廊的情博》第八章
真挚的情感,永恒的意志,坚强的性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法律咨询|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显微镜使用|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2-9-28 11:18 , Processed in 0.281250 second(s), 30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