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36|回复: 0
收起左侧

[社会] 原创小说《白浪秀发廊的情博》第二章

[复制链接]

199

作品

213

互动

3869

积分

铁笔作家

股份
1861
威望
60
精华
0
粉丝
3
好友
1
注册时间
2022-8-6
最后登录
2022-9-28
在线时间
105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林本
发表于 2022-9-15 13:53: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晓林 于 2022-9-17 11:11 编辑

 北山庙会,寺院钟声阵阵,香烟飘绕。虽天气闷热,可赶庙会上香许愿的人们,还是络绎不绝,一大早,山上便已聚集了不少人,唧唧嚷嚷,好不热闹。  
  张三八为赶庙会,清早便被母亲叫醒,换了身西装,手握折扇,戴付太阳镜出门,洋洋自得,甩开八字步,他点支烟,吐着烟圈,径直走去汽车站。虽知车站竟已站满了人。他不声不响地立在一边,低头吸着烟边等车,边在心中暗想着去庙里挂个好签:一来有个好运,能和白肚脐化个缘分;二来也给父亲在天之灵许愿安息,好给母亲一个交代。等两趟车而过。  
  突尔,听汽车喇叭地尖叫声,抬头望去,人们正要上车这股眼儿,来一帮人“咔!”地把人群连推带搡地拥开,把住车门一哄而上,正待关门时节,张三八憋不住气,“啪!”把折扇一摔,猛地冲了过去,一脚瞪上车把门蹩住,向车下人使个眼色喊:“上车!”,大伙一拥而上。便把那伙人挤入车厢后,而他却把住车门相望而立,人们都投以敬慕的眼光。车开动了,气的那帮人怒而无奈。车颠簸了近一个时辰,到北山站停下。  
  张三八首个下车,怕惹是非,速速离开,随人群顺便买三柱香上山进入庙宇。他走过关帝庙、药王庙、玉皇阁,寻觅到观音古刹才住了脚。他是听人说,观世音是大慈大悲菩萨,具有奇特的神奇功能,别的菩萨对世上人说话的声音要听,观世音不必听,她只要用眼睛看,就可灵验,为此称为“观世音”,所以,他专心来此,卦签求灵。  
  他看人来不多,便载下太阳镜,收起折扇,入步踏进殿堂,径直扑香薹焚香而跪,两手合一,抬头仰望观世音菩萨。瞧她那眯眯低視的双眼温润和善,好似向他招手,似为瞅见他也,便急忙跪地磕头三拜,又默默祈祷心中那两件事后,从铺垫起身去案上捧起签筒,闭目求签握在手中后,亮眼瞧了瞧:‘心想事成;必有喜事。’字字看得真切,立时,乐得他手舞足蹈,拍手称快,念叨:“好运!好运!灵!灵!”便回身谢拜观音。  
  而正磕拜时,偶见有一秀发女子在旁垫扑身跪拜,紧闭两目,微微起齿默念;再看,还有位戴凉帽的姑娘,正向他这边悄步而来,他知趣地磕拜完,起身让开,只见那姑娘上垫便拜。他没介意地立在一边,还兴致不舍地拿卦签看着。那姑娘拜的快,起身便去香案捧签筒,看他还未交签,便很不愿意地到他跟前低头“哼呲”两声,张三八这才醒悟地把签送回签筒里。看姑娘要卦签,他戴上太阳镜,好趣地躲一旁瞧:“哗啦!”看那姑娘抽出一签,这当中,那秀发女疾步凑了过来瞧看。瞅那姑娘垂头愁眉苦脸地握着签,“嗨!真霉气!”她瞥眼在一边的张三八,没好气地念叨着。张三八知她是没卦好签,抿嘴偷笑。再看那秀发女,知她没抽到好签。便在旁拥促她,说:“再卦一签呗。”  
  “不的啦,好霉气。你过来卦一签吧,我今天是陪你来的呀。”  
  姑娘缓了口气说着,便把签筒递给秀发女。  
  “好吧!我卦一签看看。”  
  她应声闭上眼睛,捧起签筒摇了摇,抽出一签,还没等她握住签,姑娘上去把签拿过她手中瞧看,边扬声念道:“‘心想事成;必有喜事。’”  
  她高兴地靠住秀发女,又笑眼睁睁地说:
  “嗯你,你说啥呀?”  
  她嘴上说着,两颊绯红,羞涩地垂头瞅签,默笑不已。  
  “好啦,把签放筒里吧。”姑娘说着,边把签筒拿过来,瞥她一眼,“还舍不得呀?”  
  “你呀?”  
  她一撇嘴,把签投在筒里,把秀发一甩,正过脸来。  
  秀发女这一转脸,躲在殿柱旁窥视的张三八,眼睛顿时一亮,看得仔细:清秀的面容,一搂青丝半遮着那秋水般的双眸;一腿长裤衬着一身洁白的半袖短衫。显得格外清雅秀丽。不止惊艳感叹,“哦!”他这一惊,探出身来,给站在旁的俩女子吓一跳。  
  “你你!怎能这样啊?”  
  戴凉帽的姑娘气忿地挺出身质问他。秀发女躲她身后。  
  “哦,哦我不是也来上香吗。”  
  张三八支吾着,载下太阳镜,向后退一步。  
  “那你,”姑娘又开口理直气壮地近前一步,照实瞅瞅他,尔迅,惊奇的热情喊呼:“哎呦!原来是你呀。”  
  “哦,哦是是,是我呀。”张三八支吾着,愣愣地瞅瞅她,“那你,你是谁呀?好像。。。。。。”  
  “嗨你忘了?”姑娘性急,抢过来说,“你不常上我们超市买烟吗。”  
  “噢!知,知道啦,原来是你呀?”张三八蓦然想起,瞅眼她接过话聊上,“没曾想在这遇到你了。可你这一换装,又戴上个凉帽,我,我上哪儿认你呀?苏小姐”
  "我也没认出你呀。”她一撇嘴,又招眼打量下他,“你瞅你这身打扮,西服革履的,还戴上个太阳镜,架个哄的,谁还敢认呐?”  
  “唉!你苏小姐不也打扮的很漂亮吗,”张三八随话,瞥眼她,“小凉衫,大花裙的,好靓丽哦。哪容我认呐?”  
  “瞅你说的。”她奴嘴一笑,撇撇地说,“都是你来搅了我的兴,折了我的好签。”  
  她似乎忘记了在她身边的秀发女,只顾攀谈相吐,把个姐姐晒在一边,尴尬的不知所措,垂头捏弄着衣襟,一边偷瞅瞅张三八。心头一惊,‘哦!这不是他张山吗?’她暗自默念。  
  “噢?我瞅你化签不高兴呢,还瞥我一眼。”张三八悟醒过来,还话说,“那还怨我吗?那是你的命运决定的呀。”  
  “那么说,你的命运好呗?瞧你哪个美劲儿。”她撇呲他说。  
  “那是当然啦!”张三八望眼秀发女,大声说。  
  “那是啥签呀?”她感趣问道。  
  “啥签?好著呢。”张三八晃着头,摆开架势,韵腔念叨:“心想事成;必有喜事。哈哈!”  
  秀发女听念这签和她签相同,也默念巧幸,装作不知,低头不语。  
  “哎呀!巧啊。”她这时才醒觉地转身拉过秀发女,“姐姐,听见没有?他的签和你的签一样,真巧啊!天意。”  
  “他,他是谁呀?”秀发女佯作不识,眯眼不举,喃喃地嘟囔。  
  “你看我光顾和他搭话,忘了你这头了。这扯不扯。”他解释着说出,“他不是我跟你说的哪个张三八吗,你没认出来呀?”  
  “嗯。”秀发女这才开眼相看,默然点头。  
  “唉!你快过来呀。”苏小姐向张三八使个眼神。  
  张三八经她这一提示,竟慌神了,愣了会儿过来仔细瞧看,才认出是白肚脐,而惊喜望外地盯住着她,亲近而又不好意思地说:  
  “是你呀?你看,你这换了装变样了,漂亮极了,我上哪看出来呀?”  
  “你不也换装了吗。”白肚脐冲他一瞥眼,喃喃地说,“我那认出哇?”  
  “哎!还是缘分呐。”苏小姐看看她俩,叨咕道,“乍就怎么巧。”  
  “你说苏小姐,你乍知道的呀?”张三八就话问叨她。  
  “嗨!我和我白姐同住一个屋,明白啦?”她爽快地说着,又瞅瞅她白姐,“你俩的事我当然知道了。是不?”  
  “哎呀!你呀。”白肚脐笑吟吟地说。  
  “今天这事呀,虽是天意。可得有个穿线的呀,是不?”她天真地瞅着他俩,诙谐地说,“我就是媒婆啦。”  
  “你瞎说啥呀。”  
  白肚脐羞红了脸,炝她一口。而张三八在旁却偷笑着,暗自庆幸。  
  可正当三人有说有笑地迈出殿门时,迎面闯入一伙四、五个人。张三八眼熟,认出是在等车时劫车起哄那伙人。他想躲而不及,便戴上太阳镜,摇晃着折扇,大摇大摆地挺胸迎上。然而,这伙人对他并未介意。却一眼盯着他身旁的两位姑娘使劲。一转眼到了跟前,张三八看事不好,便载下眼镜连折扇一起塞入白肚脐手里,赶忙推她俩躲开。自己摆开架势迎上了去,拼打相搏,先撂倒两个。而这其中,有人也认出是他上车搅混的,便都一起围拢过来,猛劲下手狠打,围观的人瞧而畏惧不前,直打得他流血瘫倒在地,他们才罢手而去。  
  而躲避在寺殿里的她俩,并未离此太远,瞧那伙人已跑了,这才敢出来去看望张三八,见他浑身是血地卧在地上,好是心酸。张三八看她俩来,撑坐起身捂着鼻子,不以为然地说:  
  “嗨!我没事。就是鼻子出点血,伤点皮肉,不算啥。”  
  苏小姐手疾眼快,从手兜里拽出一把卫生纸,抹开他的衣服去搽血迹,看到身上有伤痕,便念叨道:  
  “还逞强呢,你瞅你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说着,她笑眯地冲伤痕捅下,  
  “哎呦!”  
  痛得张三八直咧嘴。逗得在旁也在忙乎的白肚脐,啼啼直笑说:  
  “你不说没事不算啥嘛。”  
  张三八幸得机会,朝她呶呶嘴微声说:  
  “说呢,还不是为了你呀。”  
  可这句话却让苏小姐听着了,她亮个酸脸说:  
  “哎呦,就为了她呀?那我何苦的呢。”  
  张三八自觉心愧,赶忙支吾着说:  
  “不不不!哪,哪儿是呀。我,我。。。。。。”  
  她看张三八那尴尬样儿,卟哧一笑,回转过脸来,眼瞅白肚脐,逗趣说:  
  “呵!现在就一个心眼儿啦。”又看血迹已搽净,捅下张三八,“你起来吧!”  
  弄得张三八哭笑不得,强忍着痛站起身。而在一侧的白肚脐两颊绯红,默然无语地掐下苏小姐。  
  “说到心上了吧?还掐我呢。”  
  苏小姐回身朝她一使眼儿,“嘿嘿!”一笑。  
  张三八虽挨顿打浑身疼痛,可遇有这奇巧姻缘之美,乐得他早把这疼痛一遭丢到九霄云外,浑身尽是劲儿。一猛身站立起来,拍拍灰尘,又是个精神小伙,向前走了两步,毫不狲色。他朝白肚脐一递笑,随手从她手里拿过眼镜和折扇装带上。苏小姐在旁瞧得清楚,便放风凉话:  
  “真是啊!人得喜事精神爽哦。”  
  “嗨!喜事临门谁不乐?”  
  他一时兴,竟对上词了。  
  “哎呦!真看出来,还很有文采呀。”苏小姐撇嘴瞧眼他,又瞅瞅白肚脐叨念,“有才呀,看没?”  
  白肚脐知是张三八借此表现自己给她看。为此她故意垂头不语,不露声色,可暗中却欢喜不止。这叫初入情网的张三八蒙头蒙脑,犹如雾里探花。而这天真豪爽的苏小姐喋喋不休地卧在其中,虽装为媒娘,可对张三八这人,更有看好之意,而朦胧不现。  
  苏小姐看白肚脐没有话语,便随意和张三八逗话说:“我那超市呀,最近又上了你得意抽的烟,你明个去呗。”张三八点头相应,眼却不离神地瞟着白肚脐,张三八点头相应。白肚脐心明,眯着双眸,相依在苏小姐身边,默言悄行。  
  三人行至山底,张三八在后,望着前行的两位曾被其搭救的姑娘,坦然而欣慰,眼角露出骄荣地微笑。  
  骄阳西下,吹来一阵清风。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原创小说《白浪秀发廊的情博》第一章
下一篇:在日本侵略者的占领下(七十二)跟踪的准备
真挚的情感,永恒的意志,坚强的性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法律咨询|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显微镜使用|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2-9-28 11:26 , Processed in 0.296875 second(s), 30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