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
查看: 43|回复: 0
收起左侧

[散文] 喂猫日记

[复制链接]

17

作品

19

互动

385

积分

二星作者

股份
191
威望
15
精华
0
粉丝
3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21-11-11
最后登录
2021-11-27
在线时间
34 小时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2021-11-12 20:53: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无名草88 于 2021-11-27 05:30 编辑

前言:

    大白天我曾被一只硕大的老鼠袭击过,随后便开始了喂养院子里的流浪猫,不知怎么搞的,偏偏对这只狸花猫情有独钟,它也似乎能听懂我的悄悄话,于时便有了这段花猫情缘,为了它我写了多篇随笔,现摘录两篇供爱猫人士赏析。

(一)喂猫手记

         惊闻山东理工大学某学生残害80多只猫,我十分不解和痛心,随即写了小文(喂猫手记)。虽说喂养流浪猫是个很小众化的事情,但人类与动物和平相处共享大自然赐予我们的蓝天、白云、阳光的确是我们人类共同思索的课题。

        准时按点来蹭饭的狸花流浪猫一连两天也没登门了,估计它该生小猫了。我四处打探,最终在院里一个养猫大户家找到它。(猫主人告诉我那只狸花猫不是她家的)它正爬在别人家的猫窝上,一动不动,或许是它产后太累了,或许是我有不舍地牵挂,我便趴在铁栏栅外面再次喚它回家。那只猫听到我叫声,居然爬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我温柔地对它说:“回来吧大猫咪,我给你准备好吃的。”要搁往常在路上遇见它,只要一喚猫咪回家,它一定会屁颠屁颠地跟我回来讨吃的,可是那天就是不理不睬,我这种千呼万唤殷切,换来的却是它文絲不动的冷漠,真令我泄气不已。心不甘情不愿的我接着又对它说“:回来吧,大猫咪,带着你的孩子们一块回来。”它再次微抬头眯缝着眼看我,然后再慢慢腾腾卷曲着身体继续趴在那里。它的冷漠一下子息灭了我的热情,瞬间激怒了我情绪,于是我拿出不友好的态度斥责它“:好,你这只小白眼狼,你要是再不听我话,以后别到我家来了,看着吧以后再也不给你好吃的。”不知怎么搞的,这次大猫咪竟然不为美食诱惑所动,它低下头安静地爬在那个猫窝上,置若罔闻。为啥它变得这般冷静,我想也许是猫妈妈的防范心里,无奈之下,只好退下阵来。

         傍晚时分我准备倒垃圾,看见那只猫咪又趴在我家院门口的台阶上,两只眼睛温顺而又迷漓,原先那肥硕的肚子一下子瘦了下来,我往外走一步,它紧跟在其后,并发出微弱的哀嚎;“喵呜、喵呜、呜呜呜……。”

         听到它细弱的呢喃,看见它那瘪下去的肚子,再次引起我的怜悯。我放下纸篓,转身回到厨房,拿了个大荠菜饺子给它,考虑到馋猫的本性,我把皮咬开,并把饺子馅全部袒露出来,准备放在地上,还没等着我放好,它就冲了上来,看到它勇猛的冲劲儿,反倒是我有点慌乱,手一抖饺子皮和馅全部散落到地下,大猫咪就便儿弯下腰来大口大口地吃起来,站在它身旁的我能清晰地听到了它咀嚼饺子馅料的声音:“嘎吱儿嘎吱儿……。”因为它紧贴着我脚边儿,我注意到它的屁股后面有两处黏黏糊糊的血渍,这证实了我的判断;这只母猫刚刚分娩,眼下正是补充营养的时刻。也许母亲职责有着相通的共性,我的同情心再次泛滥,随后又进屋又拿出一个饺子准备喂它。在我呼喚猫咪的时候,先生闻声赶来,他从家里拿了几条小鱼,并用剪刀剪成几小段,以方便它的进食。闻到腥味的猫妈妈立马弃饺子而去,撒欢地赴向盛小鱼的食品袋,天性喜腥大猫咪头也不抬地扎进小鱼食里,大快朵颐着,它甚至不挑肥拣瘦,无论是鱼头、鱼尾还是鱼肠,它尽情地享用美食。专心吃鱼的猫妈妈,似乎感觉到我的善意,它边吃边回头温顺地看着我,于是我借机蹲下来,小心亦亦地魔挲着它的后背,开始我也有些胆怯,毕竟是只流浪猫,吃不准它会不会用利爪挠我,开始只是小心翼翼地摸了几下,它似乎很享受我的爱抚,只顾埋头享用小鱼。它的毛柔软而又细致,摸上去光滑而又顺溜,我感觉不比高档的貂毛差。看到此你不要以为就可以对它随意乱动了,它只允许摸它的身子,当我刚摸了一下它的头,它猛地转身用肉爪快速拍打我的手以示警告。蹲在地上的我冷不丁吓得差点摔个仰八叉。知道了它的禁区,于是我无比温存地对它说:“吃吧吃吧,看看我们的大猫咪多乖呀,我给你站岗,就让你一个人吃,啊。”它也许是真饿了,也许是信任我了,总之警惕的情绪完全解除,一边大口咀嚼鱼块一边享受着我的抚摸,我摸它的身上至少有十多下。站在一边的先生奇怪地说:瞧,它喜欢你呀,你这么摆弄它,都没有影响它进食。我怕先生的话语声太大,引起猫咪的不安,我伸出食指在嘴边做了个动作“:嘘、嘘。”示意他安静。然后继续观看猫咪狼吞虎咽地进食。吃完小鱼后,大猫咪走到盛水的小盘旁,习惯性地用乞求目光看着我:“噢,你吃饱了,要喝水吗?”还没等我说完,先生马上回屋里舀了一碗水,倒在小盘里。享受完美食的猫妈妈大摇大摆地走过去,用舌头舔着水咕噜咕噜地喝起水来。

        吃喝完毕,它走到院子里一处干净水泥地上开始饭后的洗漱,她耐心地舔湿小爪子洗脸、洗嘴、舔身体,然后再使劲舔屁股,我感觉它身体的柔韧性超好,全身无死角地舔洗完毕后,不一会儿的光景儿猫妈妈就扬长而去。

         看着它远去的背影,我松了一口气,这顿歺它一定是酒足饭饱,它会有足够力气喂它的宝宝们,至于它生了几个娃儿?生在哪里?那是它要守住的秘密。我心里默默地念叨:愿疫情过后我和大猫咪一切安好,我们共享大自然赐予我们的蓝天、阳光、雨露和闲暇时光。我想;有猫的地方就是老鼠的葬身之地。

                      鲁静

                    2021.7





(二)大猫咪的小秘密

      傍晚我去食堂打饭,打开门看见那只刚生完小猫的大猫咪正爬在窗台上晒太阳,见我出来,它跳下来,围着我的脚边转,我轻声地对它说:“又来蹭饭了,我这就去打饭去。”谁知它并没有让开道儿的意思,先是四肢扑地撅着屁股高翘着尾巴使劲儿地伸懒腰儿,然后就在我的脚跟前讨好似的低声呢喃着:“喵呜,喵呜。”我对它说:“噢,我知道你饿了,等会儿我吃完饭再喂你。”不知道它听懂了还是没玩够,它一下子躺在台阶上用身子使劲儿地蹭水泥台阶凸起的缝儿,它放浪形骸的举动令我吃惊,简直使我无法下台阶,生怕不小心迈腿时踫到了它。我想也许它身上痒痒,或许是身上有跳蚤,不妨我先耐心地等一会儿,让这位猫女士优先排忧解难。我看到它高昂着头颅无视我的存在,傲慢地迈着优雅的小步,走一步,蹭两下,再挪一步继续蹭,那一瞬间我感觉它就像个女皇,忽尔昂头藐视万物,忽尔猫腰展示妩媚,它尽情舒展才艺玩耍,大有闹翻天的架势。由于家门口的台阶不大,它一折腾反而我被逼仄退到阳台里给它腾地儿。它就这样子任着性子宣宾夺主地在我家门口台阶上秀艺术猫步,我细心观察着它的表情,眼神迷蒙而又专注,做完每个动作后,不时地刻意转头向我抛媚眼。腰肢柔软而又玲珑,它扑下身子还可以翻转过来90度用嘴去舔下身的各个神密部位。舞步轻灵而又曼妙,助跑翻跳几乎没有一点动静。神态迷人而又孤傲,一幅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范儿。在我看来,它简直就是个舞台精灵。它先侧着身子左蹭右蹭,继尔蹭脖子蹭耳朵,然后又到台阶旁边不锈钢扶手旁接着还蹭,我感觉它的动作似乎带着音乐韵律:“我蹭、我蹭、我蹭蹭蹭。我美、我美、我美美美。我不走、我不走、我就不走。”它肆无忌惮的任性使我既无耐又着急,于是我趁其不备,踮着脚尖儿悄然一跃,跳下台阶突出了重围,提着饭盒赶快小跑离开。当我冲出小院回头再张望那只猫咪时,却见它坐在台阶上两只前脚支在地上,瞪着眼睛瞅着我,摆出一幅表演没有尽兴的模样。

          我对它说:“你不是身上痒痒吗?继续你的程序,我要打饭去了。”

        谁知大猫咪一脸懵懂,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我观看了有三五分钟,它依然呆若木鸡般地冷漠,与刚才亢奋的状态完全判若两猫儿,即兴表演的热情由于我的离开没有人捧场而草草收官,我想这可真是只会表演的:“戏精”猫。

          日后这种行为多次重复,每当我要出门时,它就会突然从窗台上跳下,又开始了骚耳弄姿的小把戏。有时为了试探它,我故意不瞅它急步转向菜地,去看那些绿油油的小菜苗,看上三五秒钟后,再低头看大猫咪,只见贴着我脚跟前的它也像我一样专注地瞭望、瞭望、瞭望着,根本没有一点儿蹭痒的故技。

          那一刻我突然醒悟:它不是身上痒痒了,只是见主人出来便要耍个娇,放个赖以引起主人的关注。观察数日后证实我的判断:为了获得小鱼、小虾的零食,它竟然多次用这种方式讨好我,大有戏弄本尊的嫌疑。再后来呢……它屡次上演此‘小谋小术’的劣迹,然我心里明镜似的不足为奇。不过有时我会克制住想笑喷的尴尬,当面揭穿它的小秘密,我会用严肃地、和善地甚至是调侃的口气幽幽地对它说:“你这个小戏精,甭给我整景儿,我知道你又来耍酷讨吃的了,我会滿足你的小要求。不过耍宝卖萌讨嘴后,别忘了你的头号任务,那就是一定要捉老鼠哟。





                           鲁静

                       2020.8.10



注:(大猫咪的小秘密一文发表在我市视听之友报上)




微信扫一扫,浏览手机页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pp|法律咨询|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1-11-27 14:10 , Processed in 1.500000 second(s), 25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