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登录(建议直接点这里)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
查看: 15|回复: 0
收起左侧

[军事] 志愿军连长王直第九十三章一座桥

[复制链接]

700

作品

700

互动

1

积分

铜笔作家

股份
7627
威望
6752
精华
0
粉丝
16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18-3-5
最后登录
2020-12-3
在线时间
379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0-11-20 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赵国福和沈排长,孙振羽副排长,王胜班长,全部十五个战士,到达树木葱茏的高高的山上。他们看见了位于半山腰的大桥,一桥横跨两山。桥上时而车辆穿梭。有些空空的桥面,除了有一队美国士兵在桥上穿行,就是两边像碉堡一样的工事。从白色的桥栏往下一看,人都吓晕了。桥下是令人惊惧,浑身胆寒,震颤的河流。河水湍急地从西到东奔去。整个大桥,就像是被包裹在两山之间,也像是被一只无形手捏在手心里似的。
    “哎呀,这大桥,怎么炸?”有战士,直呼起来。脸都有些变白了。
    沈排长,顿时,心里咯噔一下,皱着眼,他明白,要炸掉这座桥,肯定十分艰难。眼下,该怎样做呢?,必须好好计划。既能炸掉这座桥,又能减少自己战士的伤亡。他希望是这样的结果。
    于是,他转身,看着脸上没有吃惊,犯难的孙振宇副排长。他认为,孙副排长,可能在思索什么。就问。“孙副排长,你看这件事,带怎么做呢?”
    “排长,我认为,首先,我应该,搞清桥上有多少人把守,实际布防情况,有多少铁丝网等。”
    王班长受此启发。“我认为还有这以外的情况。”
    “什么情况?”
    “我觉得,敌人是不是有一个转门负责管理的人员。”
    “我想应该有。”
    “最重要的事,我们该怎样解决这座桥。”赵国福插进来。
    沈排长觉得赵构福讲到重点,是啊,上诉情况只是皮毛,最重要的是,怎样炸掉桥。怎样。。。。。。看来小赵,是用心去想的。于是,他又转过脸,问“小赵,对此,你是怎么看?”
    “要炸这座桥,需要大量的炸药,现在,我们带的炸药包,不够,根本无法炸掉着走桥。”说到这里,小赵,犯难了。
    王班长立刻说:“我们炸药不够,可以,派人回连部拿。”
    “不行。”沈排长否定这种看法,他认为,连部拿不出这么多炸药。而且,现在我军的弹药本来就缺乏。再说连部还需要用它,就说:“如果用了自己炸药包,以后的战斗怎么办?”
    这样不行,那怎么办呢?“王班长嘴动了一下,无可奈何地闭上了嘴。看着沈排长。
    而沈排长,阴着个脸。此时,双手搭在腰间的皮带上,低着头。然后,大家陷入更加犯难焦躁的沉默中。就像桥还没砸,就被挡桥外边,一莫愁展似的。
    该怎样炸掉这走桥。目前需要拿出一个切实有效办法。因为,时间并不是很充裕的。
    何师长要求在两天之内,炸桥。绝不能让敌人的大量兵力和炮火通过大桥,对我志愿军造成致命的打击,并对我志愿军目前的有利态势变成不利。因此,必须尽快炸掉它。
    沈排长一想起这个命令,就像心里压在一块石头,他仿佛感到,敌人的支援,就要到达大桥,然后,进入大桥,并过大桥。他几乎认为自己慢而且,由于思路上的问题,会对炸桥,有影响似的。身子动了一下,他开始紧张起来,担心老是拿不出一个主意。
    赵国福沉思了会。忽然说:“我们应该用敌人的炸药。”
    沈排长一听,眼前一亮,觉得这个方法大胆,又想法,他有些茅塞顿开:“小赵,快说。”
    “敌人肯定有很多炸药,我们想法进到里面去,然后,。。。。”小赵猜想道。
    “好,我明白了。”沈排长立即说。沈排长一下心里敞亮。为之一振。右手张扬地拍了拍赵国福的头。“小赵,你真不错,别说你们孙副排长喜欢你,我也喜欢你,你很有想法,”然后,他转过身,对自己战士们说:“同志们,就这样,王班长,小赵。跟我去。孙副排长留下。在山上休整,等我们回来。再商量下一步行动。”其余战士留下,等我们的消息。”
    “不,排长,我去,你留下。”诚挚,实在,勇敢的孙副排长,就是要去。
    “为什么?”
    “你是负责指挥全排工作的,战士们需要你。”
    “那好吧,孙副排长,等你的好消息”。。。。。。。。
    朝鲜六月的山野,布满高耸的松树,实妥妥的树枝,向宜人心旷的蔚蓝色的晴空舒展,轻轻的緑色树叶,在层层的树枝间,显得緑叶婆娑。緑阴阴,仿佛混合成一片,一长块的緑布挂在你的头上,或者在你的前面。显露出新的希望,展现出苍翠欲滴的气势。
    树下布着緑色的野草,在它的一旁,或者某个角落,生长着鲜艳,耀眼的美丽的野花,一点点,一朵朵,令人目不暇接,欣喜。
    带着夏天微热,舒适的山风,从前面拂来,树叶在头上沙沙作响,野草在野花四周纷纷偏着头,野花在緑油油的野草丛中,羞涩地摇曳着它的脸,就像一个美丽,纯情的少女一样。
    “哎呀,这山多美呀!”战士李佳亮情不自禁的感慨。
    “嗯。”赵国福。恩了一声,他觉得心情开朗。
    “这里,跟我家乡的山一样。”
    “你的家乡在哪里?”赵国福听他说,认为也许他的家乡是不一样吧。他想眼前的景色就美。有些好奇,转过脸问。
    “我家在四平。”
    “那是哪里。”
    “在吉林。”
    “噢,好像离朝鲜近。”
    “是啊!”停了下,李佳亮,想起什么,脸上的兴奋,消失了。显得对什么事关心担忧起来。就问:“赵国福,你说,这炸桥,能行吗?”
    “你说什么?”赵国福对此抱有信心。他感觉小李有些顾虑。
    “你看,敌人把持这么严,我们都看见,由于铁丝网,有防御工事,还有不少南朝鲜,美国人。”显然,小李有些心气低落。心里是空的。
    “你怕了。”
    “不,我是说,敌人一定还有我们不知的手段。”
    “什么手段?”
    “说不清楚。”
    “李佳亮,我不管敌人搞得多厉害,我飞炸掉这座桥不可,死就死。”赵国福坚决说。“
    “赵国福,你是说,我怕死。”李佳亮不悦起来。嘴上挺硬说。
    赵国富没有说话,这时,走在孙副排长后面的王班长,看见他两老落在和面,就不耐烦站住,转过脸,喊道:“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快跟上。这不是,出来玩,记住,现在是战争期间。”
    “赵国福,我们快走把,班长在催我们了。”
    于是,他们加快了步伐,到了王班长跟前。王班长立刻阴着脸,说李佳亮:“你在路上嘀咕什么,你那有这么多话。你少说点不行吗?”
    “班长,这么长的路,你想逼死我吗?连话都不许我说””李佳亮一听自己的班长这样说他,就跟自己班长顶起。
    “你是说,我这个班长,不准你说话,我有这样霸道吗?”王班长开始发怒。
    “你凶什么,还不是一个班长。”李佳亮有些轻蔑说,这下。王班长肺都气炸了。没想到,小李嘲笑他没有出息。差一点对小李吼叫他起来。
    这时赵国福决定他俩要大闹。立刻说:“好了,好了,现在执行任务。副排长还在前面等我们。快走吧。”
    于是,他们往前面就快步走去。
    他们在一条通往大桥和山里的一条公路旁,一个土墩旁卧倒。等待敌人的车子。
    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车来,孙副排长有些不耐烦地想到:这都很久了。起码等了一个多小时。看来,这里平常车辆少。也许,这不一定。当你期望它出现,却就不见,当你要走时,车却来了。这的确的让人欲罢不能。看来,只有这样干等着。想到这里,孙副排长干脆站起。他想敌人的车连影子都没瞧见,老是伏倒多不舒服。还不如先待一会再说。
    于是,他对他们说“先不要卧倒,敌人的车还没有来,这样不舒服。我们先轻松轻松。”然后,他伸手,从军衣上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拿出一干烟来:“王班长,你抽烟不。”
    “给我一干?”王班长直接说,不讲客气。
    于是,孙副排长又拿了一干给赵国富。赵国福,摆摆手。不抽。因为。赵国福在作战时,从不抽烟,他要把全部精力,用在战斗上,之后闲着和战士们一起,抽烟。
    “副排长,我呢,你不拿给我抽吗?”李佳亮厚着脸,不客气主动问。他本来就喜欢又说又笑。
    “噢,你要抽烟吗?孙副排长不知李佳亮要抽烟。就拿给李佳亮。他并不是势力眼。孙副排长,也不是这样的人,他同样,是一个多么好的副排长。他们就这样站着,边抽烟,边聊着。而赵国福,背过去,注意前面的路和车。他一般不参加这样的闲聊。他已经投入到战斗中,不管是任何一种战斗。
    “副排长,这敌人的车,好久来。”李佳亮边抽烟,烦躁问。
    “怎么,你等不得了,你干脆回去,没人要你来。”王班长怒气犹在,冲他喊。
    “班长,我就这样说你一句,你就对我,凶。”
    王班长,没有发着,他知道,现在是执行任务期间。他看见孙副排长在思索什么,就问。“副排长,等会我们怎么分工呢?”
    是啊,这也是一个问题。孙副排长听王班长一提起,觉得事情重要。他思索到:王班长勇敢,适合为他分配任务,如果赵国福和他一组,可能在行动中,对王班长有帮助,而,小李,就一般吧,就跟着自己,要知道,敌人的车出现,有可能什么事请都会发生,到时只有随机应变,想到这里。孙副排长觉得这样决定。看他们有什么好多意见。于是,他转过身来,对他们说:“我想了一下,由王班长和赵国福一,“当他还没有说完。
    突然,一直面朝公路前边路上的赵国福,喊道:“副排长,车子。”
    孙副排长身子一动,他立刻转过头,看见前面较远的公路上,有一辆带棚的卡车,朝这面公路快速驶来。
    孙副排长立即镇定下来。他又看了前面一眼,他突然闪出个主意:“王班长,小赵,你们到路下一侧去。”
    王班长立刻眨了眨眼睛,不解的问:“副排长,这是为什么?”
    赵国福立刻对自己班长说:“班长,副排长说,他们在前面开枪,我们就上去,抢夺车子。”
    “哦,是这个意思。”王班长明白了。
    “班长,我们快走吧。”赵国福赶紧催着王班长。敌人的车马上就到。
    于是,王班长和赵国福,立刻快步跑向路下边拐弯处去了。
    然后,孙副排长转过脸来:“小李,跟着我,准备战斗。”
    “是,副排长。”
    于是,孙副排长和小李立刻回到土墩旁,伏倒。这时,敌人的车子开始驶来。速度和先前同样。可能并没有发现不一样的情况。
    “副排长,车子要到了!”小李低声说,声音有点抖。孙副排长,感到小李紧张,就立刻转过脸来对小李说:“小李,别害怕,等会听我的。”
    “我知道了,副排长。”
    看见小李这样说话,孙副排长立刻转过脸来。
    敌人的车子就到眼前,孙副排长,左手放在怀里的皮带里,扣住,右手立刻握住手枪柄,立即拔出插在怀里皮带里的手枪,立刻朝驾驶室里敌人的司机射击。然而,没有打中。
    子弹,打在灰色的车门上,惊的司机,魂都吓出来了。他边开车,边掏出手枪,这时孙副排长,和小李开始冲上来。
    敌人的司机,立刻朝冲上来的孙副排长,开枪。
    在后面的小李。见自己的副排长危险,右手从后面紧急一推,孙副排长摔倒在地。在后面的小李,一眨眼,一颗子弹射过他的头上。他侥幸逃过,但是,车子却开远了。
    赵国富听见枪声,他知道孙副排长开了枪,后听见又一声枪响。立刻冲到路中间。这时,王班长大喊道:“小赵,这样危险。”
    他看见车里的司机,突然,两眼喷出邪恶,凶残的眼光,这时,敌人司机,见前面有一个中国年轻的战士,眼光在喷着顽强,不屈的火,一脸坚韧不拔。仿佛有一种你想过去,就从我身体上过。否则,你就得死的慑人心魄的气概。
    “哼,你敢拦我的车,看老子碾死你。”
    他肆无忌惮,凶残的叫喊,于是,旁边,两个美军一见,立刻幸灾乐祸,恶毒咆哮道:“压死他!压死他!”
    “我还用得你喊吗?”司机得意洋洋高呼起来,仿佛他他只要一动手头,赵国富就立刻被压死似的。
    他立刻提最高档,仿佛他要展示车技。要把他的车技,在赵国富的尸体上展现的淋漓尽致。加速后的车朝赵国富横撞上去……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志愿军连长王直第九十二章志愿军班长王胜和赵国福
下一篇:志愿军连长王直第九十四章志愿军战士赵国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各地作家网|作文网|app|天马文选|网络文选|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网站地图

GMT+8, 2020-12-4 16:59 , Processed in 1.515625 second(s), 30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