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
查看: 2986|回复: 3
收起左侧

点击下方中间的“发表”即可发表到本版

[复制链接]

178

作品

1419

互动

8128

积分

站长

股份
4563
威望
6709
精华
4
粉丝
39
好友
52
注册时间
2017-11-27
最后登录
2021-9-28
在线时间
4445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19-4-23 18: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省江 于 2019-12-21 05:49 编辑

各位文友:


欢迎您访问本网站。

点击下方中间的“发表”,

或者点击右侧浮动的红色笔记本即可发表。


微信图片_20191219171415.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9

作品

2899

互动

2万

积分

铜笔作家

股份
11716
威望
21000
精华
0
粉丝
28
好友
15
注册时间
2018-4-29
最后登录
2021-9-24
在线时间
1180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庞霄云
发表于 2020-2-7 10: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您访问本网站。

点击下方中间的“发表”,

或者点击右侧浮动的红色笔记本即可发表。
象形文字的组合爱好者,文学叙说心思的创作人,体验感受文字心境的流浪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作品

19

互动

263

积分

一星作者

股份
126
威望
18
精华
0
粉丝
2
好友
1
注册时间
2020-11-28
最后登录
2020-12-1
在线时间
2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0-12-1 10:32:43 | 显示全部楼层
外公系列之八----《四岁的小布丁》

每个夏天,都有自己的故事,桃儿黄了,西瓜熟了。我最爱夏天的荷花,满湖徜徉着绚烂诗意‘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每一朵荷叶都是亘古绵长的生命力。若是在这炙热的天气中能见到我家小布丁,那‘饴含抱孙’的情趣,便是我整个夏天心情最美好的奇景。
远没有到阳历十月十四号,即将满四岁的小布丁就从上海回到长沙外公外婆家,原因;是为了九月份能挤进上海幼儿园而错开疫情隔离时间。
还是外公外婆开着汽车去高铁站接的她们。时间还早,外婆盯着宽敞的车站出口,我却焦躁的在站内大厅里徘徊,眼睛多次瞥在车次、时间的电子指示牌上。深望车站大厅接客等待处,发觉许多人在张望,看着一股股出站涌出来的旅客洪流。那表情各异的脸上传达出各种情感。微笑着,沮丧着,麻木着。想着盼着高铁何时能够准点到站、接人。一些人拖着疲惫的身子望着出站口,像望眼欲穿的思盼着亲人、熟人、朋友的归来。再往里一点,那张着嘴的人挤着闭着嘴的人,声音早已被淹没。我仔细瞧才能看出人与人的不同。仿佛他们的心情都是一样的,大厅内灯光在每个人的身上涂了一层昏黄,传达着接人急切的心情。此刻,外婆走到我身边,凑在一起挂在嘴边聊的还是‘布丁乘的车什么时候到站’?
不出所料,女儿和外孙女坐的从上海虹桥至长沙南G1362次高铁终于准点到站了。一想马上可以见到外孙女的喜悦,一种时间怎么过的这么慢的焦急,一份天气燥热的感受顿时撇去。稍等片刻,我和外婆同时发现了出站口涌现出的女儿,那黑色的紧身背心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耀眼,留着男式干爽的短发,窈窕精致的身材,那高跟凉拖鞋在地板上噌噌的声音,急切却又兴奋。紧接着布丁的影子就快速进入我的眼帘;只见她憋着小嘴,翘着小脚坐在妈妈推的手推车上有模有样。而此时,布丁轻轻地叫了一声外公外婆,那叫声瞬刻间融化了整个夏季的等待。她歪斜着自己的小脸已经熟悉了这坐城市的等候。须臾,她昂起脸,探着头,头发睡眠式的乱分。眉梢下,小眼睛里分明透露出深深的双眼皮,抬头笑得很是清澈灿烂。我赶忙跑过去接着女儿手中推车推着自己的外孙女别说心里是多么的高兴。
还没有出完车站大厅,她突然就走下推车,一米零四的清廋身高就横立在我眼前,真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啊!布丁长高了也长大了。她像熟悉的‘带路党’式的走在大家前面,在车站外停车处,布丁眼尖口急,一眼就辫认出外公红色的奔驰车,打道回府,她不断的在车上问这问那,其思维和话语的成熟度已远远超过了上次回家的程度。
布丁四岁了,四岁使她的世界扩大,使隐藏在其生理、性格上的东西都显露出来。非有小孩不能明白这个。看着别人家的孙子,肥肥胖胖,整整齐齐,眼睛大而明亮,总觉得自己的孙子理应如此,一生下来就戴着小瓜帽,穿着毛绒绒的小衣,好像小狗生下来就披着一身绒毛似的。赶到自己有了孙子,才能晓得事情并非如此。孙子身上穿戴着是全社会的工商业所能供给婴幼儿的物品,从吃、住、行到她们生活的所有,给全家人以一切啼笑爱怨真切的感受,孙子的确是位小活神仙,一位开心果!有了如此,家里才会热闹,儿女们心里才会充满希望,这正如女儿所说;她要给布丁一个快乐幸福的童年。
家里的茶几和沙发抬手上,我一向认为是能摆电器插座之类的地方,早几次布丁回家为避免意外婆全部把它都收藏起来了,而这次却没有收藏是因为布丁已经四岁了,几天观察下来,发觉小布丁的确没有去摸过这些东西,她是真正懂事了,也省心了。对孙子而言,外公外婆家的客厅是布丁绝佳的娱乐场所,四室两厅的房间里没有颓败与废墟之处,硕大的客厅中弥漫着祖孙的“舐犊之爱’外婆外公的心是外孙女儿的天堂。曾经轰轰烈烈的人生和斜阳忧伤的对抗,都被退休后充当外公的角色所填补。
沉积在中年时期遇到的下岗场景,被此前布丁骑车穿来窜去的无忧无虑所悠晃。那是90年代为迎合改革开放需要,我们成了特殊的社会群体。我们大多被无辜甚至强行的解除劳动关系,哪怕是企业几十年的老工人,为企业贡献了一辈子即使病痛缠身也不例外的下岗。被踩在社会困苦的最底层,那是一个时代的悲剧。
想当初,下岗工人的悲剧不仅表现在岗位的丢失,更是社会应负起的责任和应有的道德底线被无情的突破。下岗不是自觉自愿的,是企业单方面解除劳动关系。而这种解除关系在前期执行时是按照与企业领导等亲疏远近关系来决定的。下岗时工人一般岁数大了,那时正值全社会就业难的时期,下岗工人根本没有体力、脑力和精力优势去参与市场人才和岗位应聘。这就使得下岗工人一下子没有了生活来源,他们大多上有老下有小,生活从此陷入了困境之中。不仅如此,我们还面临着住房、孩子上学、看病等诸多问题。他们根本无力解决这些,但是没有人过问,没有人去管,至今亦然。当回忆到这里的时候,我依然声音哽咽,苦难在心中的烙印即使过去了几十年,也仍然刺痛。
好不容易熬到今日退休,然而卷进外公、爷爷级别的洪流队伍中,抛弃青春的梦想即是现实和实实在在的带孙看孙的责任了。自满之中时而摇曳着外公理想主义的火焰。但那是在公开场合里。而私底下的生活中,一日三餐,消除了节假日,看狗式的看着孙子,如同永不下岗的厨师和保姆。这就是填补精神的空虚和熬过下岗苦难后我们这一代真正的老人。
青壮年时期,外公外婆在我心目中有个清晰图像:老而憔悴,男的带着塌陷的帽沿,女的披着厚纱巾,走路之时的不断地踹着气、咳着嗽、透着都是外表平凡的可敬老人。他们虽是过去现象,却跟我梦里的幽灵却有共同之处,一点都不会失去如今的模样。
今天,布丁出现在我眼前时是上下颠倒,带着我小时候顽皮的影子,只是稍稍偏向物资的一边,比我那时更调皮和恶搞,我幻想世界中的女娃应该比较温顺而婉转。当我发现外孙女的身影时,丝毫没有羞怯地消失在温雅的背景中。布丁也一样:在以某些你想象中能够‘活泼’过度,调皮的无以复加而周遭世界后,她的形象锐化,开始上升,达到我思维中的恰当位置便隐没而去。这,或许是一种童年幸福的光环照耀,是她母亲和外婆外公、爷爷奶奶覆盖其亲情和血缘关系清晰而精细的表现。
每当布丁顽皮的幽灵出现在我眼前时,我便惊过一丝厌烦,但一股四岁之灵气散发出来味道又忍不住让我津津乐道。几乎可以这么说,明明知道她仰赖别人拯救,知道她有另一个破坏力量能烦人而‘承受负担’,却因外孙女回家如释重负。但此种宽慰的想法,有时因害怕布丁有一天会用她远在外地之间的特殊关系对抗我而冰消瓦解。
处于四岁的布丁精力非常充沛,现在并不像我们认为那样反抗意识强烈,反而十分喜欢与人亲近地接触社交生活。只不过偶尔富有傲慢、自信、独立的反抗意识而被人认为喜欢反抗。仔细观察,她非常喜欢任何事要去尝尝,不论锤子、剪刀、或者什么物品,她都可以自如的玩耍或使用。现在她变得动作迅捷,做每件事情都很快,兴趣转移也快,而且一件大事大顶多只做一次,没有兴趣讲究完美。只有兴趣继续做下一个活动。
我记得有几回——更多是出于好奇心,而非出于百无聊赖,看着布丁的言行举止,她能囔囔私语,一个人自顾自地唱着妈妈教过的歌,甚至还能唱英语歌。数数能数到十几位以上的加减数字,外公家里的楼层、门牌号码她能一一记清。甚至时不时蹦出许多只有大人才能说出口的话语,其成熟之态超过我的想象,这就是我家的小布丁。
夏日的饭后的中午,这是一段宁静的时光,是与古老的节奏和时光的永恒。此时的燥热与室内空调保持着身体与温度的同步。家里能够感受到舒适和布丁的存在,领悟到祖孙之情的真实含义。我日益意识到女儿、外孙女之于我们的欢乐有多么重要。在长沙的城市里,不停地萦绕于布丁原始情感的那些奇异的声浪将我驱向精神兴奋的边缘,没有她,不变的风景无非是屋内一些电视机、木柜和床铺,但有了她室内的风景便充满含义,意味深长。
昨天,长沙的天气下了一场阵雨。连续多日的燥热似乎被阵雨彻底洗凉了,天空清澈极了,也通透极了。大家都准备午睡,我刚刚躺下,突然间,过道里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哭叫声,原委是她因不午睡被妈妈揪出卧室外。她哭喊着委屈地像什么似的,我赶忙起身过去安慰。房门紧紧的关着,她倔着小嘴带着轻细的哭声说;‘外公,我乖,知错了,要妈妈让我进去’。室内仍然没有动静,她急了,连忙拿着我的手说;‘外公,你用劲敲门罗’,依然不见效,她又做出用脚踢的动作说;外公‘你用脚踢罗’。我隔着门对女儿说;你开门让布丁进去,她保证再不闹事了。门开了,布丁马上钻了进去,透过半开的门往里看,布丁站在窗台前,泼弄着小手似乎有了悔改之意。我折身还回沙发上正准备躺下,突然又一声哭喊,布丁又一次被扔出门外,果不其然,她顽劣的本性不改,砰砰的打门声、踢门声把外公外婆同时唤起,小手小脚的打门声、歇斯底里的哭叫声,嘴里吐着‘我听话、外婆你帮我开门罗’的踹气声汇成一体划破了中午寂静的睡眠。
望着布丁此刻的情形,犹如乞讨的卑微,又犹如一种童年的幽默。不知何故,我觉得焦虑而且有些有味,童年无忌,她无迫切的职责在身,也没有听不听话的意识,任凭我行我素,童年的天性就是如此。刚才之闹不过只是演绎着一曲外孙女成长的生活插曲,它虽烦躁也不乏有趣。眼光落在爬上玻璃窗的一只夏蝉。蝉四脚朝天掉了下来,挣扎着翻过身时半透明的翅膀嗡嗡作响,与布丁中午的闹剧和外婆的低语声混杂在一起,突然间我不再理会这一切,又回到沙发上继续睡觉去了。正如哲人所说:“幽默不是一种心情,而是一种看待世界的方式”。
其实,生命,是一树花开,或安静或热烈,或寂寞或璀璨。日子,在岁月的年轮中渐次厚重,那些天真的、跃动的、抑或沉思的灵魂,在繁华与喧嚣中,被刻上深深浅浅、或浓或淡的印痕。
在这喧闹的凡尘里,四岁的布丁可能是最适合外公外婆心灵摩擦的地方,用她来安放我们的寄托,或许,便是我们的精神驿站。目的,是为了黄昏起程时,不再那么迷惘。
我忽有所动:不阅世界百态,怎懂沧桑世故四字,不观千娇百媚亿万花开,岂知繁华与浮华。唯有经历,才能明了。得而不喜,失而不忧,则幸福常在;成而不骄,败而不馁,则快乐常存。写在布丁四岁之时!                                 2020.8.13草于办公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作品

19

互动

263

积分

一星作者

股份
126
威望
18
精华
0
粉丝
2
好友
1
注册时间
2020-11-28
最后登录
2020-12-1
在线时间
2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0-12-1 10:34:26 | 显示全部楼层
卷入“知青运动”的爱恨情仇

耳顺之年后,常伴有头昏脑胀、摇晃浮沉之感,加之有颈椎的毛病,手机稍看多了就会觉得有一阵子眩晕。具体原因可能是血液循环不畅、缺氧、低血糖导致脑神经能量匮乏或者是心理疲劳、神经性失调。此时,我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早已处于亚健康状态了。
昨天晚上,刚准备躺在沙发上小息,知青朋友就打电话告诉我,说是微信上有篇文章非常值得一看;内容是由上海汽车集团销售主管戴亮向记者讲述他父母的爱情故事,情节非常感动人,并说他已用微信形式转发过来了,希望我耐心看完。旋即则打开手机一阅《一个时代的爱情绝唱》。内容正如朋友所言;“我有一个疯娘,但是我很荣耀。30年前,母亲因父亲而疯,父亲为母亲而留。别的知青回了上海,只有他选择留在东北,娶母亲为妻,照顾她的一切……。父母以他们一生的传奇告诉我:爱的真谛,就是担当。”
捧读此文后,心理很是震撼,泪花久久的在眼框里打转,因为这个故事不同于其它网文,它却能引发你深思婚姻关系、夫妻感情、社会道德等一系列社会与现实的问题。
掩卷深思,我是唏嘘不已,心被猛然咯噔了一下。心想,当我们真正接触社会的时候,就会发现真实的生活不是童话,四面八方的压力,会让人们的关系如履薄冰。当初许多人说出口的誓言,履行的时候才意识到需要付出多么大的代价,甚至是一生一世。爱情与婚姻,许多人都无法做到一生只对一个人动心、只爱上一个人,在通往爱情的漫长道路上,一路跌跌撞撞磕磕绊绊,走到终点的时候也就遍体鳞伤了。然而知青戴建国做到了,他就像一个婚姻的朝圣者背负着精神病妻子的沉重十字架踟蹰前进,以人品做底子,对承若的遵守,走完他自己的一生一世。在这些看似不完美婚姻的背后,却有着动人的细节,折射出人性最完美的一面,谱写了一个时代的爱情绝唱。
岁月的风沙掩埋了过往,时间的长河带走了我们的曾经。知青的故事,是真的再也回不去了。五十二年前的那段知识青年上山下运动,走与工农兵相结合的道路是当时一种常见到的政治生态。然而,在政治权衡和经济需要的无奈风雨之下,知青到‘广阔天地’里去是不得不做出的唯一选择。这其中就包括《一个时代的爱情绝唱》中的男主角戴建国和女主角小凤。他们的故事‘声声滴血’卷入了那个时代的爱恨情仇中,令人唏嘘感叹。
说到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的由来,就不得不提起由原国务院知青办的老同志为主成立编委会,历时3年写成了《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始末》一书。经中央党史有关专家复审,认为“该书具有较强的权威性和历史价值。”此书总结慨括了知识青年上上下下运动的始末和由来;“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源于50年代中期。它是在城市日益增大的就业压力和农业合作化运动蓬勃兴起的社会条件下提出来的。其根本出发点是试图把解决城镇失业问题同改变农业生产落后的状况结合起来,探索一条解决城镇就业问题的道路。”
知青的路,深一脚,浅一脚,悲伤在路上,希望也在路上;疲惫在路上,欢喜也在路上。没有谁的一生,阳光朗月永相随;没有谁的一生,欢声笑语永相伴,总有一些困难,一些痛苦,需要我们去经受,去承担。
命运造化弄人,多年后,很多回城的知识青年对待自己的知青经历和认知是多元化的,曾经,他们遍布祖国大江南北,地域不同、经历不同、各知青素质不同、受教育不同、政治环境不同、必然有许多的差异。特别是在步入老年状态的时候,由于各自的思维观念、文化程度、经济条件等而产生对当前社会存在的各种看法和抱怨,我认为是非常正常的。不应该用简单“肯定”或“否定”而强加于人,当然,社会也应当能够承受舆论场上不同意见的表达和看法,尊重知青们对各自上山下乡的不同感受!
当我读到《一个时代的爱情绝唱》中戴建国和小凤的故事时,50、60后们都知道,还有一件比这婚姻更有‘知名度’的故事,那就是一个中央委员与一个农民的婚配故事。
提到知青上山下乡,从严格意义上说,第一个城市姑娘与农民结婚的知青恐怕要数邢燕子了?邢燕子曾是天津市委书记,当过10年中共中央委员;而她的丈夫叫王学芝,却始终是个土生土长的庄稼汉,而她们的婚姻是全世界的“绝配”。
当年邢燕子初中毕业回到宝坻县司家庄务农,在那里她收获了意想不到的荣耀和一段至今不渝的感情。用她的话说,她的婚姻是全世界也找不到的“绝配”。1958年16岁的邢燕子回乡务农,她的想法很简单,这是党的号召,另外慈爱的爷爷也在农村。当时燕子全家和众亲戚20多人都在天津市生活。大家都反对她回乡,哪有放弃城市工作的前途而去修理地球的呢?燕子的父亲没有反对,他是个老革命,从感情上他舍不得燕子,但他觉得女儿说得也有道理,就让她自己做主。于是燕子走了,满怀青春热情与希望地走了,像父亲当年参加革命时一样。从此宝坻农村多了个知识青年,而这个知青却让一个普通的农庄成为全中国的骄傲。
那个年代知青们的婚姻,从城市来到乡村,经受着劳动的磨炼,经历了物资的贫瘠与精神的孤独,虽然是血与火的淬炼,但对柔弱的他们、她们来说,依然是难以承受之痛。灿烂笑容的背后,隐藏的往往是无言的苦涩。
每当回忆这些事情的时候,我还是声音哽咽,苦难在心中的烙印即使过去了几十年,也仍然刺痛。世间之事,莫非因缘和合。很多时候刻意追寻一种东西,往往苦苦追而不可得。但一个偶然,在不经意间,心中所想却无声地到来,没有任何征兆,一遇便已成熟。其实,知青中戴建国和小凤,邢燕子与农民王学芝的事迹与那个时代也是有一定缘分的。在眼前的不一定是你的,远方的也不一定是别人的,只要他们、她们安然以对,保持着生命的童真豁达,用是人生最大的资本,人品做赌注。结成有缘的事实,终究还是感动了我们。
眼泪的存在,是为了证明悲伤不是一场幻觉。我当过知青,经历过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也熟悉那个年代所发生的一切,而且也亲身感受过知青中间的爱恨纠葛。只是不同的格局里,隐藏着那个时代艰难困苦的故事,陪着命途多舛的小凤在情感中遇见了知青戴建国,而在戴建国的感觉里就有一种很微妙的东西,他这种感觉,未必是高、大、上,但潜入到小凤的生命中,比喜欢更深刻一些,比爱慕更有味道一点,滋生在冥冥之中,却也有了长久发展的基础和温床,于是便演绎了一种拯救心灵的世界观。这种没有‘光彩的卑微’最后的命运却闪烁着人性的光辉。
政治逻辑就是这么冰冷,不确定性,才是生命的真相。知青邢燕子嫁给了农民丈夫王学芝的创举,恰恰是她们自己人性的一场持久战,它从来不活在别人的嘴里,也不活在别人的眼里,并且能笑到最后,赢得了那个年代人生的惊涛骇浪之举。
在当前社会的现实中,有人说爱情的本质就是情绪,因为与喜欢的人在一起,就会感到喜怒哀乐,情绪波动非常剧烈,从而体内分泌荷尔蒙,而这一过程便是爱情。还有人说离婚看清人品,再婚看透人心。这句话,说得再真实不过。拥有从来是侥幸,人生起落是无常。换了一个本本,其实更见证了一个人的人品。什么一日夫妻百日恩,早就随风而去。那些恩,早已荡然无存。被多少次吵架、打架、暴力,拼心机,摧残得相互仇恨。什么你是我一生中的唯一,那都是骗人的。眼前的景象,只怕限制了你的想象力。再好的婚前写真,也写不出那么人心“纯洁”的一笔。
知青戴建国和农村姑娘小凤的情感故事的确是催人泪下。知青邢燕子与农民王学芝的婚姻故事也能大红大紫在平头百姓的角落里闪闪发光。两段婚姻而引出的情感故事都是现在和过去知青群体中间璀璨的明星。所不同的:一个是多于人性的内涵,一个更多服从于政治的需要。但是,两种爱情故事都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领悟,犹如凤凰涅槃,抖下灰烬张开耀眼炫目的羽毛,感动了当时无数的青年和知青,缭乱了所有人的视线。不管怎样,那种置之死地的婚姻而后生的勇气,从内容到形式牵引着整个社会舆论的导向,绝对带有社会正能量之作用。
老了后,苏醒过去的记忆,人的面孔要比嘴巴说出来的东西更多,更有趣,因为嘴巴说出来的只是人的思想,而面孔说出来的是思想的本质。知青时代肯定有着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经历、自己的个性、自己的存在烙印,是鲜活的、独立的、自我的个体,只有在亲历知青那个年代后,我们才会知道,其实,人生的每一个瞬间,都有一万种可能。只是别把自己的人生弄得一片狼藉。
曾经,一些知青情感的问题在回城以后就变得非常糟糕,甚至糟糕到无以复加了。在那个备尝辛苦年代催生出来的情爱多少都带有艰苦条件下的搀扶,还有少不更事的荷尔蒙气息,更多是别离故土的思乡之情与孤独的依偎。这些,或多或少参和着世俗与私利,许多都变成人性的耻辱了。戴建国和小凤故事,邢燕子与农民王学芝的婚姻都是把自己逼得无路可退,才能置之死地而后生,才能得到出人意料的精彩吧?
在知青消失的日子里,回首过往时,我看到自己既绝情又多情,我没有往前时咬咬牙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孤勇,也辜负过曾经的恋人,也被初恋辜负过自己。想起来,我都有些害怕,关键时候,必须靠孤独给自己力量,人生许多艰难时刻,非一个人,不能熬过去。人生和爱情,有时需要置之死地而后生,这种方式适合于我深爱过的姑娘,是我那是追她的方式,亦是教会自己决绝的开始。
人心向往快乐无忧,期盼日日甚好,然而现代人的烦恼却与日俱增,压力和焦虑不断袭来。今日之社会已与六七年代社会有很大不同,然就人的心理、情绪而言,过去和现在仍有许多相通之处:顺境中免不了贪欲无厌,逆境中可能怨天尤人。
爱情这个东西,可以说是人世间最虚无缥缈的。喜欢是一种情绪,爱情则是一种经历。它是荷尔蒙分泌出来的一种情绪。过去,我把最美好的情感生活放在无知里消耗殆尽,等到步入社会才发现自己是那么的可悲,那些没有文化底蕴的知识经不起推敲却已经用完了。其实,天地之间,人类是最具感性的动物,往往由于感性的活泼和冲动,而生起烦恼之心,发起执著之念,被困在牢不可破的自我意识之中,倍受迷惑却沾沾自喜,于是怨天怨地的痛苦于自己生不逢时。最终,如《好可惜、最后还是失去你》中所唱:“我虽一直婉拒别人的情意,但为了不确定的你,伤心哭泣到变本加厉。”
婚姻,泛指适龄男女按照婚姻法在经济生活、精神物质等方面的自愿结合,并取得法律、伦理、医学、政治等层面的认可,双方共同生产生活并组成家庭的一种社会现象。
然而,现实的婚姻终究还是要靠实力说话的。过去如果说还有政治需要而出于迫不得已或者靠殷勤博得美人一笑的话,如今都被现实与财富而踏平了。
攀比、财富滋扰不断。有一个事实就很能说明问题,那些富豪们不一定具备文化素质和人品却身边不乏年轻美女,其根本原因还是财富撬动人性的结果。如今的社会,有人形容;女人物质方面的构造实在太合理化了,精神方面未免稍差。我想,那也是意想中的事,不能苛求。一个男子真正动了感情的时候,他的爱较女人的爱伟大得多。但他公余之暇,做点非分的事来调剂他的疲乏,烦恼,未完成的壮志,他应该被原恕。为人在世,总得戴个假面具。
在物欲横流的今天,婚姻形成人际间亲属关系的社会结合或法律约束太容易被现实所打败,一些细微的小事,一句怠慢的话,一个冷漠的眼神,一个恣意的咒骂,就很容易让两人分道扬镳。所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才变得那么真贵。但幸好,还是有许多人坚守承若,没有放弃。《一个时代的爱情绝唱》用实际行动践行了承若,感动了我们,虐哭了无数人,谱写了一段爱情佳话。
现在,许多的婚姻承诺像昙花一现,最终剩下柴米油盐。爱情过了最佳赏味期,浪漫这个词,似乎变得渐行渐远。特别是现在的年轻夫妻们,许多渗透在小细节里的情绪,如温水煮青蛙,酝酿着矛盾,不知道对方的所思所想,更无从知晓自己在伴侣心里的位置。一些患了“失语症”的婚姻家庭,家中的空气似乎都在凝固。所谓‘三观’不同的矛盾已经蔓延在许多家庭氛围之中了,婚姻笈笈可危。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爱情在我们心理已经成为一种内心的依念和牵挂。我们这一代人已经把婚姻在时间中磨练了许久,也不介意将感情放在烟火气息里历练,因为这才是爱情最真实的样子,经得住不断打磨的缘分,才值得一生守护和珍惜。时间告诉我,当你选择了一位长期生活伴侣时,你不可避免也选择了一系列无法解决的问题,你会同这些问题斗上几年或者几十年。
行走于世间,在情感与婚姻的旅途中,我们总是在许多不确定性中摸索前行,从一个人说话的方式到处事做人的原则,可以看出其品格和人性。真诚和善意就像是一盏明灯,指引我们向前。戴国和小凤故事,邢燕子与农民王学芝的婚姻,从情感的现实中论证了这一事实,用高尚的情操征服了人性。关于这段故事,相信读者已经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很多,这里我们要讲的是,上叙两个故事放在当代仍然有着它的积极作用。依然体现出时代文明的鲜明特色,在“道德最后一块净地”的光环中落下人生大幕。
当然,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处事的原则,也形成了自己的价值观,会对自己的婚姻观发表自己的言论。如今,婚姻舆论场上的很多意见是情绪化的,价值观优先的,只要不过于简单化,不带有抬杠的味道,可以多些包容性。其实,感情是一种很复杂的概念,如果我们单纯用“对”和“错”去判断事情,其实是偷懒的思维路径,总是会有失偏颇。
很多时候,爱情是我心里的一种情怀,我眼帘里还存有昔日那份旧情,若无深情,终究是纸上凉薄。生活已经很累,别再去招惹疲惫的感情。但别人却未必如我一般,我欢迎有前瞻性,开放性的观念走进我心里,并与之一起探讨。真正有自己独立想法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带光。
这正如奥地利著名作家茨威格在评价托尔斯泰时这样感慨道:“这种没有光彩的卑微的最后命运无损他的伟大……如果他不是为我们这些人去承受苦难,那么列夫·托尔斯泰就不可能像今天这样属于全人类……”。
2020.9.10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pp|法律咨询|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1-9-28 13:04 , Processed in 0.687500 second(s), 37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