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文化破圈 短视频推广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589|回复: 1
收起左侧

[爱情] 巧书

[复制链接]

88

作品

182

互动

2810

积分

三星作者

成绩
1509
威望
720
精华
2
粉丝
6
好友
8
注册时间
2023-10-18
最后登录
2024-6-23
在线时间
1174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3-11-17 09:01: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你好吗 于 2023-11-17 09:06 编辑

       一放假,巧书写完作业,约朋友来家听音乐、沏一壶茶,炒一盘葵花瓜子、聊天南海北,聊的几个伙伴“咯咯”笑个不停,母亲问她们:“聊什么会那么高兴?”
   “妈,你听不懂,我们聊我们的世界。”
   当他们聊的最开心的时候,总会聊到一个人,那就是——龙海哥。龙海哥是院子里的风景,他每天独来独往,是伙伴们的话题。一件白衬衣,一条蓝色裤子,精神利落,步伐矫健,行如风,他就读某名牌大学,放假期间,他总是整天呆在属于他独自享用的屋子,偶尔出来防风,他的防风就是伙伴们的风景。
   “巧书,不要手里闲着,边聊手里有活。”
   “妈,知道了,我边聊边织毛衣。”
   妈妈喜欢裁缝,妈妈悄悄给巧书报了裁缝班,开课了,妈妈让她去学习裁缝,学完了,她给自己做了一条裤子,不合适,她学着改衣服。只要哪件衣服不喜欢?她会把不喜欢的衣服重新改一个喜欢的样子,比如裤子穿的不时兴,改裙子;上衣不时兴,改短袖,越改布料用得越少,剩余布料都是妈妈的鞋料,妈妈喜欢做鞋,做鞋垫,家里的鞋垫都是新的。
   妈妈喜欢唱戏,一天,看到报上有招生戏剧演员,妈妈给巧书报了名,报名前妈妈让巧书练嗓子,每天唱,唱的龙海哥中午睡不着觉,有一天龙海哥见了她说:“你为什么每天唱戏?“
   “妈妈让唱,是不是打扰你休息了?“
   “没有,唱得挺好,只是就听到两句?”
   “就会两句。”
   “就会两句?”他吃惊地问:“你喜欢唱戏吗?”
   “不喜欢,是妈妈喜欢。”她摇头说。
   “这样不好,我跟婶子说说,不能把她的喜欢强迫给你。”
   龙海哥见到巧书妈妈,他说:“婶子,巧书她不喜欢唱戏,你就别让她唱了,强迫她做,不会做好。”
   “她有什么爱好?喜欢看书,看的是闲书能有什么出息,浪费时间,不如唱唱戏,挺好。”
   母亲听不进去。
   每天妈妈依旧让她唱戏,她不听妈妈的不行,除了吃饭睡觉,其余时间就是唱戏,她盼着赶紧考试,考完能不能考上?她不去关注,她知道只要考完就可以结束唱戏。
   考试那天,妈妈给她买了她喜欢吃的蛋糕,考完之后,老师宣布她没有录取,回家的路上,妈妈说:“你吃了那么多蛋糕,也没有考上。”
   她想没有考上就不用唱戏了。
   妈妈喜欢织毛衣,她放了假,妈妈教她织毛衣,学会之后,妈妈给她买了新毛线,除了吃饭睡觉,她手里不能离毛衣针。
   “妈妈,我都织完了,没有毛线了。”
   她似乎织毛衣上瘾了。没有毛线就把织好的毛衣拆了,洗了,缠成线团,接着织毛衣,一个假期,她与好朋友比赛织毛衣,加班加点地织,晚上宁可少睡一会儿,就为超过好朋友琳琳的速度。
   妈妈终于看到她手里不闲了。
   “别织了,歇歇吧!不能不吃饭不睡觉地织呀!”
   “妈妈,我要超过琳琳织毛衣的速度,我已经织好三件毛衣了,她才两件。”
   “家里的毛衣你已经织完了,织那么多没人穿。”
   “我可以给别人织,邻居虎虎妈没有穿的毛衣,我答应给她织一件。”
   “想织就织吧!
   没有几天功夫虎虎妈的毛衣织完了。
   织毛衣的任务完成了,她继续约朋友来家里听音乐,聊天喝茶。
   “你们发现没有,最近那个风景,多了道亮点。”琳琳说。
   “什么亮点?”小珍问。
   “他身边有了一位漂亮的姐姐。”
   最近,小珍,琳琳吃过饭,就来巧书家听音乐。大哥的双卡录音机,暂时放在家里,她跟好朋友说:“这几天抓紧时间听,过几天我大哥拿走录音机了,你们就没有机会听了。”
   张蔷的歌曲,反复地听,走过咖啡屋,想你的时候……这些歌曲都是她们的最爱,每首歌都是那么悦耳,到了晚上星星满天的时候,她们几个伙伴在院子里望着星星哼着那些悦耳的曲子,静等那道风景的出现,似乎那道风景每天都不会缺失.
   一度时期,两位好朋友,早早吃了饭来巧书家听音乐。
   她们听着非常陶醉,那些经典歌曲,很久之后,都在她们耳边回放。
   大哥的录音机拿走了,几个伙伴不能来家里听音乐了。
   接下来的日子,她开始看书,阳台就是她的阅读世界,一个凳子,一个小桌子,就是她的看书工具。言情的、国内名著、国外名著都是她的“宠物”。
   那天外面是阴天,她看的眼睛困了,站起来从阳台上往下看,一道风景映入她的眼里,龙海哥又出现在她的视线,今天院子里安静的出奇,她的伙伴没有来打扰她看书。
   这个假期,她感觉分外的长,她发现龙海哥整天在家学习。龙海哥,非常爱学习,每天在家里看书,不出去玩,看书累了,就在院子里走走。
   当看到龙海哥不在院子里了,回家了,她才继续进入她的书里。似乎龙海哥进入了她得世界。
   这天中午,,她看到龙海哥领着一位女朋友回来了。
   女朋友长长的头发;一身粉色的连衣裙;白皙红润的肤色;一双大大的亮闪闪的眼睛,透着一股俏丽、精灵。两人肩并肩走出了小区大院。
   “妈妈,龙海哥,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看见像是女朋友。”
   “妈妈,你去龙海哥家收卫生费的时候,他没有跟你说是女朋友吗?”
   “我去了那个女的不在。”
   “哦,龙海哥是不是今年就大学毕业了?”
   “好像是。”
   一天晚上,她听到敲门声,开门看到是龙海哥带着女朋友来了,高大的龙海哥身后是长长头发的女朋友。她猜他们来家里一定有事。
   进了家,龙海哥说找爸爸,爸爸接待了他们,他们谈话间,她听到是大学分配的事。
   “叔叔,很感谢你能接收我。”
   一年后,一个喜庆的日子,两人在亲朋好友的祝福中,举行了婚礼。
   两天后,吃过晚饭,巧书听到有人敲门,开门看到是新婚的龙海哥夫妇。龙海哥和新媳妇来家里送喜糖了,新媳妇穿着一件水红色旗袍裙,长长的头发披在肩上,大大的一双明亮的眼睛,透着精灵和聪慧。
   新婚的龙海哥,挺拔的身躯,非常利落,一身经典的灰色西服,透着他的精明。两人有着夫妻面相,都是圆圆的脸,眼里都很温和。
   不久,新娘子肚子微微鼓了起来,半年后,他们可爱的女儿出生了,取名点点,点点一出生,声音洪亮,眼睛大大的圆圆的,头发黑黑的。自从点点出生后,文慧姐不去上班了,在家照顾孩子,直到点点到了三岁。
   点点上了幼儿园,文慧除了上下班接送点点去幼儿园,她给点点报了舞蹈班。
   那天是个星期天,点点在院里玩,巧书看到她一个人在院里玩,就喊她:“点点,到我家里玩吧!”因为家里有哥哥的孩子在家。巧书希望几个孩子在一起玩得快乐。
   巧书把她带回家,看到侄女在看书,她说:“咱们一起做个游戏吧!”
   两个侄女听到做游戏非常开心,巧书说:“我们表演节目吧!一个人表演一个,唱歌跳舞都可以。点点,你先来可以吗?”
   “可以。”点点大方地说。
   她开始表演了起来,跳了一只舞,是新疆舞。她舞姿很美,乖巧的外表,特别喜人。
   当她跳完舞,巧书说:“点点跳得非常好,接下来你再看姐姐们表演节目。”
   两个侄女,分别唱了一只歌,点点听完,拍着小手,表示她的祝贺。
   一天,文慧看巧书带侄女去学游泳,她问了在什么地方报名,得知报名的具体地方,文慧休息下,去给女儿报了名。报名后,龙海哥问妻子:“孩子愿意去学吗?”
   “愿意不愿意都得学,学游泳对身体好”
   “你这是什么话?孩子主动学才能够学好,你强迫她学,能学好吗?”
   文慧不听人劝,接下来,她每天按时送女儿去学游泳,点点到了游泳馆,一见水就害怕,只要课间休息的时候,她就躲到浴室不出来,教练就会去浴室把她拉出来,她会嚎啕大哭,巧书目睹这一幕后,告诉了文慧,建议文慧别让点点学游泳了,文慧没采纳意见。
   那天侄女已经结束游泳课了,巧书没有再去游泳馆。
   点点今天去学游泳的时候,文慧与教练说好,她晚去一会儿才能去接女儿。教学课学完,点点看妈妈没有来,她又在游泳池继续游,妈妈答应她,只要学会游泳,就给她买最喜欢的自行车。
   游了几个来回,她有些累了,其他小朋友都走了,只剩下她一个人了,教练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她休息了一会儿,又下水了,她想再游一次。
   当她下水游进游泳池里,感觉很开心,因为人很少,她可以尽情地游,也许是游得太投入,忘了到了深水区。也许她以为还在浅水区,当她感觉累了,想站住了,可是发现站不住了,她喝了一口水,这时她开始挣扎,可是游泳池里只有她。
   她继续游,水没过了她的身子,她不知道在哪儿了?
   当文慧赶到游泳馆,发现点点找不到了。
   游泳馆展开了搜寻,终于在游泳池找到了点点。
   点点的离世,游泳馆给家属保证给与补偿,这一切丝毫没有减轻对孩子父母的伤害。
   点点就这样走了。
   点点的离去,给文慧带来了极大的打击,她每天神情恍惚,不吃不喝,不能去上班了,在家休息了一个月之后,勉强去上班,同事们跟她说话,她似乎什么也没有听到,问她事情,她似乎什么也不记得了。龙海哥担心妻子这样下去,会给单位找麻烦。决定让妻子回家休养一段时间。
   文慧出门只要看到与女儿年龄相仿的,就会上前盘问,问长问短,无法从那个悲痛里走出。
   有一天,她跟龙海哥说:“我要回家,回家找我妈妈。”
   她家远在外地,龙海哥说:“等我忙过这阵我送你回去,文慧说:她自己能回去。
   在她的坚持下,文慧独自走了。龙海哥下班回到家,发现文慧已经走了,他到处找,没有找到,他去火车站问了回家乡的时刻表,是第二天才能到家,到了第二天,他给家里联系,家里人说没有回来,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文慧没回到家。
   龙海哥贴了寻人启事找妻子。
   两年过去了,龙海哥始终没有找到文慧。他跑遍了大江南北,没有找到她的影子,一次在火车站,歹徒搜他的身,他机智地反抗,躲过一劫,没有让歹徒抢了他的钱,深处险境的他,找机会报警才脱险。
   回到家的龙海,一天晚上,半夜醒了,看到家里有动静,他起来查看情况,一名入室强盗出现,他以为他的身手可以制服歹徒,结果这次没有,倒在了血泊中。
   从此,巧书的假期,再也看不到龙海哥一家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作品

18

互动

161

积分

一星作者

成绩
80
威望
30
精华
0
粉丝
1
好友
1
注册时间
2024-1-30
最后登录
2024-2-15
在线时间
18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付永增
发表于 2024-2-2 10:22: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域名服务|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域名申诉|域名仲裁|企业建站|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4-6-24 07:42 , Processed in 0.390625 second(s), 25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抚宁区及部分域外作家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