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文化破圈 短视频推广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287|回复: 1
收起左侧

长篇小说秋月第二十章

[复制链接]

1025

作品

1154

互动

2万

积分

实名认证用户

成绩
10134
威望
1389
精华
0
粉丝
3
好友
8
注册时间
2022-8-6
最后登录
2023-12-30
在线时间
595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3-5-13 10:5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十章
作品名称:音坛谍影      作者:晓林      发布时间:2021-02-09 21:20:56      字数:4453
  话说新京中央放送局学艺课音乐班,负责演播申报的张喜春,被日本特务秘密逮捕以后,好象销声匿迹了,再也没听到抓走人的动静。
  
  其实不然。从林来香小姐的派入,便清楚地看出,潜伏在“满州”,以文人身份出现的特殊人物甘粕正彦,正以他的秘密机关为据点,悄悄地把手伸向文化领域,实施他的代号《四五四》号(1)行动。放长线,拉大网,一个个的清除“反满抗日分子”。林剑秋就是被编入黑名单之列。但如何对待林剑秋这位显赫人物,却叫甘粕正彦之流绞尽了脑汁。
  
  甘粕正彦在得知首都警察厅,要汇报关于侦查文艺情况地通知后,急速来到了,他地下秘密机关的地下室里,召集会议。
  
  面对刚刚汇报完情况的警务总局长山田俊夫,和首都警察副总监三田正夫,他摆出一副庄正而鄙夷的面孔,历严不语。两位警官大人直立而坐,象受审的一般。
  
  他望了望对面墙上的电表,搓摸着仁丹胡开言道:
  
  “时间可过得快呀,你们的,有什么的要说.,竟管讲出来吗。”
  
  说完,他把银丝眼镜摘了下来,搽了搽,放在洁净的桌面上后,饮了一口清茶,便靠在转椅上。
  
  肥胖的象墩儿似的山田俊夫,听了这话,总算松了口气。他皮开肉不笑的,张开那片扁平的大嘴,轻声慢语而又严正地说:
  
  “甘粕正彦先生,我这有一份〈关于侦查利用文艺和演剧进行反满抗日活动情况的报告〉,请您过目。”
  
  说完,他躬身把报告递送过去。
  
  甘粕正彦接过来,戴上眼镜,很快地扫视一遍。他抬起头来,鄙视的望一眼山田俊夫,说:
  
  “哼,写得不少篇呐,可太泛泛了,没看到有什么实际的东西。”
  
  他不耐烦的把眼镜“啪!”的撂在桌上,两眼放出尖刻的目光,扫向山田俊夫,说:
  
  “我要的是近来的动向,和人员的确切名单,不是过程的,而是行动。明白吗?”
  
  “这,这个。。。。”
  
  山田俊夫回瞅一眼山田正夫,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噢,不要紧张啊。说说吗。”
  
  甘粕正彦缓和了语气。
  
  “哦,哦,这个,我们已经注意到了。”
  
  瘦俏的三田正夫微眯着两眼,正视的看着甘粕正彦。
  
  “注意到什么了?”
  
  甘粕正彦向前欠欠身子,用狡诘的目光盯视着他。
  
  “我们从收查中央放送局,哪个叫张喜春的.材料中,查出所有上报的演播单,都是由哪个叫林剑秋,写作的。”
  
  “噢?好。”甘粕正彦微微的点头,蔑视的裂嘴一笑,“不过,这都是明摆着的,有什么可新奇的呀?这能认定他是‘反满抗日分子’吗?当然他有这个倾向。是吧?”
  
  “就是,就是。”
  
  甘粕正彦这番话,说得三田正夫尴尬的无地自容,不住的欠头悔谴自己的愚昧。但从这话语中他明了了甘粕正彦的意图。便说:
  
  “我们还是要从张喜春身上下手,叫他吐口。”
  
  “哎,这就对了。让他说话,这叫,中国人有句话叫‘顺藤摸瓜’哈哈”甘粕正彦眯缝着眼睛,指教而讥讽的说,“可他在你们的手里,关押好长时间了吧?也没见功效哇。”
  
  他说完,从转椅上站起来,“刷!”的扭身转到桌前,两眸闪出凶狠的目光,注视着三田正夫说:
  
  “要撬开他的嘴!叫他说出来他的同伙,你的明白?”
  
  “哦,哦。”三田正夫吓得像棍儿一样,靠在被椅上,呆楞无言。
  
  在旁的山田俊夫用睥睨的眼光看着他那样,暗暗发笑。惺然的仰起脸来向甘粕正彦进言道:
  
  “不过我们已经了解到,他是一个地下组织的成员。?”
  
  “什么的地下组织?”甘粕正彦盯问道。
  
  “共、产、党。”山田俊夫重重地说出。
  
  “噢!”甘粕正彦惊异的望着他,“共党分子,竟混到我们新京中央放送局里来了?不可思议呀。”
  
  他紧皱眉头的摇晃着脑袋,把额头几乎贴到山田俊夫的脑门儿,两眼发直的盯着他:
  
  “你们的,审查什么了?要尽快查清!”又换口气说,“眼前只注意抓国民政府的特务,而忽略了共党分子的活动,这是最大的失误。”
  
  “前些天,‘熏风音乐会’在协和剧场的公演,我看就有这种成分,我们派出一小队人进行了监查。”三田正夫赶言献媚。
  
  “哼,还有脸说出口,明知它是在煽动,当时为什么不抓人?”甘粕正彦怒严厉色。
  
  “这,这。。。。”
  
  山田正夫傻目无言,象泻了气的皮球,堆缩在椅上。
  
  在一旁的山田俊夫,明知事故,对他多言,若出是非,气得瞪他一眼。
  
  甘粕正彦对警察厅的不利所为,十分不满。可又不是他能完全左右的,他只能以威臆人,实施他的计划。可对眼前的这两位警总,以此手法并不可行。
  
  他低头琢磨着,默然无语。沉思一会儿后,回身来到窗前。他拉下了窗帘,随后转过身,满脸堆笑的愁着他俩说:
  
  “嗨,咱们的,要稳妥的,隐蔽下来。象拉布帘似的遮盖住。然后吗,”他顿了一下,放低声道,“悄悄的下手,一个个的收在布袋里。”他又推了推眼镜,向前探探身,露出狡夷的嘴脸,把俩手合龙在一起示意:
  
  “懂吗?”
  
  “啊!”
  
  两位警总探出身子,俩脑袋几乎碰在一起。
  
  甘粕正彦回过身,抬头又望望看墙上的电表说:“呕,时间是不等人的。”
  
  “哈咿。”两个人立身施礼,转身离开了秘密地下室。
  
  但此,甘粕正彦并没有马上离开地下室。他点了一支烟,在屋里来回渡着。“熏风音乐会”的事一直索侥他的心魂:
  
  “林来香小姐进展的怎样?林剑秋又如何处置?是放一放看,还是。。。。钟鸣启也没消息?”
  
  他使劲的吸了口烟,一堵气把烟甩在地上。
  
  “我要考查他一下。”
  
  他决定,把钟鸣启叫到这秘密地下室里。
  
  注(1)〈五四五〉号:秘密的特务行动代号。
 
  甘粕正彦在他的秘密地下室房间里,拿起电话,刚要拨号,叫钟鸣启过来。可他意觉不妥,便改拨打到警察局。
  
  “呵呵,我要让他知道我的威力。”
  
  他奸笑的把电话撂下,等钟鸣启的来到。
  
  下午,钟鸣启在他的住所,刚要迈出门去上街,却被两个便衣堵个正着。
  
  “你们这是要干,干啥?”钟鸣启惊异的瞅这两个便衣说。
  
  “干啥?少罗嗦,跟我们走一趟便知道了。”
  
  俩便衣叼横的说着,上前便把他挟持带上了警车。
  
  钟鸣启忿忿不语。一刻钟时间,警车停在大同街旁的一座大楼边。进楼里,俩便衣把他推进阴森的地下室。
  
  “哦,您来了,钟先生,请坐下吧。”,
  
  甘粕正彦瞅瞅他,欠欠身,威严一笑。
  
  “恩,这个。。。。”
  
  钟鸣启怔呆的楚在一旁,懵赫的不知说啥是好。畏惧的坐了下来;肥胖的屁腹,只依坐在椅子的一角,颤颠颠的,他用手支撑着,心里七上八下。
  
  “他叫便衣把我押送到这地方,是要把我抓起来?他真有权势呀。”
  
  他惶恐不安的揣摩着。
  
  “噢!”
  
  甘粕正彦历严一声,吓得他一哆嗦。
  
  “这些日子怎么没看你来呀?”甘粕正彦端腔讯言道,“都去作什么的了?”
  
  “我,我一直是按您的旨意,去监视,关,关照林来香小,小姐来的呀。”
  
  他小心翼翼的说。生怕说错。
  
  “那,林小姐最近又怎么样啊?”甘粕正彦缓和了口气,笑眯眯的说。
  
  “啊,啊,林小姐啊,”钟鸣启瞅他有了笑模样,又恢复了往常的面容,应了声,心里揣测着:
  
  “他这是在显威,镇乎我?哼。”
  
  他静了静神,便张开大嘴咧嗒上:
  
  “哦,我到她哪儿去了一趟,她很乐观,嘿!已是‘熏风音乐会’成员了,自己练成的扬琴,还是,是歌手呢。”
  
  “哟兮!很不错呀,”甘粕正彦点头赞许,接着,他筋起鼻子问道:
  
  “还有呢?就这些吗?”
  
  “哦?”
  
  钟鸣启心里明白甘粕正彦的用意,但他没有直说出来,装出一副不明其意的样子。
  
  “怎么,不愿说出来?”甘粕正彦盯着钟鸣启,一言直入道,“难到现在,你还在惦记山家亨先生吗?”
  
  “噢,不是的,不是的”钟鸣启立时警觉过来,他没想到甘粕正彦,会突然把话转到这上来,急忙解释说,“我早已是您的人了,怎么会惦记他呢?”
  
  吓得他一身冷汗,他知道后果是怎样的。
  
  “你还有没说出来的吧?”甘粕正彦斜视他一眼,诈他说,“别以为我不知情,林小姐在乐队里如何呀?有个叫林剑秋的乐队指挥,又怎样啊?”  
  “叫林剑秋的?”钟鸣启摸摸脑门儿,思忖一会儿,“哦,是他教林来香小姐打扬琴的。”
  
  他蓦然想起,哪天晚上去林小姐哪儿,在院门口看到的情景。他低着头,两眼不住的打转,寻思一会儿说:
  
  “最近我看,林小姐,跟那个叫林剑秋的先生好,好象。。。。“
  
  他犹豫一会儿.。
  
  “好象什么?”甘粕正彦探着身问。
  
  “好象,”钟鸣启眨眨眼,“好象很,很暧昧,而且很,很亲密。”
  
  “噢,是这样?”甘粕正彦紧叮一句,“看准了吗?”
  
  “看准了,”钟鸣启肯定的说,“没,没错,是我亲眼看到的。”
  
  “在哪儿?”
  
  “是哪天,在林小姐住处的院门口,我亲眼看到他俩在一起,依依不舍。而且是在晚上。”
  
  “啊?哟呕。她会这样?”
  
  甘粕正彦气恨得拍下大腿,他从椅上“腾!”地站起来,扭过脸叨念着:
  
  “果真如此?哼!”他咬着牙,眯着眼。在心里盘计着:
  
  “等着瞧!”
  
  又马上转过脸,伸出拇指,冲钟鸣启一哧牙说:
  
  “你的,忠实的有。干得好!”
  
  “啊。”
  
  钟鸣启受宠若惊的立马鞠身站起,不住的点头,俩支胖手不知放哪为好。
  
  “噢,今天的天气很不错呀。”
  
  甘粕正彦心中有了数。看再没有可问的了,便笑颜悦色的看了看钟鸣启,聊起闲嗑。
  
  “那出外去消遣、消遣?”钟鸣启心领神会,就机献媚说,“还是去‘新天地’?”
  
  “呵呵!”甘粕正彦抿嘴笑着点点头。
  
  钟鸣启经这一次审考,侥幸化险为夷。为讨主子的欢心,他左思右想:
  
  “我身陷此境,惟有维护好他甘粕正彦,才可有个依靠。想个什么法呢?”他忽悠想起“有了。他甘粕正彦独身在外,何不为他搭配个女人在他身边。这样,他会乐不得的更信赖于我呀。”
  
  于是,在去‘新天地’的路上打定了主意。
  
  到了‘新天地’窑街,钟鸣启为甘粕正彦开个房。自己便就机出去,找一个老相识,哪个离这不远的,一个日本店铺的老板娘。他知道,她有一个远房亲属的,叫芳子的日本女子,临时在她店铺里帮忙,对他也很熟悉。他老早就惦记过。
  
  进了店铺,看那芳子在屋,钟鸣启心中一乐。
  
  他把老板娘叫到里屋,把这事儿,有头有脑的说了一遍,老板娘一听,心里琢磨:
  
  “真要是芳子送去给高官当待女,那是攀高枝儿呀,我将来也会有出头之日啊,还开什么店铺呢?”
  
  她越寻思越乐和,一口答应下来。随后便把那芳子叫了过来。喜眉弄眼的说了一通,芳子听了,脸一红一白的抿着嘴笑了。
  
  “妥了!”
  
  这事儿呀,就这么顺顺当当的办成了,可把钟鸣启乐坏了。他和老板娘合计一会儿,便乐颠颠的回到‘新天地’。
  
  而此时,甘粕正彦正和那窑女余欢未散,二番荡淫,岂肯了欢。
  
  钟鸣启闷在院外,足足等了一个时辰。才见甘粕正彦从屋里出来。他心中暗想:
  
  “哼,干这事儿呀,还是日本人能为。”
  
  他寻思着冲他一笑,甘粕正彦满意的点点头。
  
  两人离开了‘新天地’,钟鸣启把甘粕正彦领到日本料理馆。
  
  在酒桌上,钟鸣启便把为他找待女的事,说给他听。甘粕正彦心思:
  
  “我这一招儿,竟换来这些好处。中国人的好用噢!”
  
  他高兴的哼起日本小调。
  
  喝了两盅酒后,兴奋之中,他油然想起那待女的事,张口问询钟鸣启:
  
  “你说的哪个女子,我现在,可看一眼好吗?”
  
  钟鸣启就等他张口呢,闻声一笑,举起手来“啪!啪!”拍两声。纸拉门“唰!”的拉开:
  
  一位穿和服,盘鬓浓妆的日本女子出现在眼前。甘粕正彦喜幸地一拍手:
  
  “哟兮,哟兮。”
  
  他招手叫日本女子坐在他的身边,仔细地打量一番后,用日语问她的名字,女子说她叫芳子,又询问一番,甘粕正彦才放心的点点头,满意的“呵呵”一笑。
  
  他让芳子陪他喝酒,高兴的赞许钟鸣启对他的关照,特意给钟鸣启敬上一盅酒,受宠得钟鸣启眉开眼笑,不由得心中暗喜:
  
  “多亏这一招,这回他甘粕正彦,定会一转猜疑,信任于我也。哈哈!”
  
  他张望那搂着待女芳子,卧坐在马车上的甘粕正彦远去的背影,幸然而悦。回身返回了日本老板娘的店铺,竭尽逍遥。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花冈(一百四十四)多个劳工被鬼子打死,耿波要为国牺牲
下一篇:长篇小说秋月第二十一章
真挚的情感,永恒的意志,坚强的性格,马到成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7

作品

538

互动

3143

积分

实名认证用户

成绩
1477
威望
99
精华
0
粉丝
1
好友
2
注册时间
2022-8-17
最后登录
2024-2-29
在线时间
245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3-6-10 16:50: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未知的途中遇见未知的自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域名服务|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域名申诉|域名仲裁|企业建站|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4-4-25 05:53 , Processed in 0.921875 second(s), 32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抚宁区及部分域外作家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