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125|回复: 0
收起左侧

[散文随笔] 联友户外再揽缸山美景

[复制链接]

379

作品

1224

互动

1万

积分

驻站作家(金牌)

股份
8520
威望
9228
精华
10
粉丝
59
好友
12
注册时间
2018-2-20
最后登录
2022-12-7
在线时间
8897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宋长万
发表于 2022-11-22 16:0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hanluwanwan 于 2022-11-22 16:40 编辑

       联友户外再揽缸山美景

                    (宋长万)

     壬寅初冬,天气静稳。11月19日,天空阴郁,气温适宜。按照好友九哥邀约,一行多人户外缸山,品味鸽子塘之险,分享老龙潭之秀,鸣奏诗和远方。
     近两年与缸山结缘,已数次光顾,其著名景点老龙潭和鸽子塘虽有涉足,但不够深入,甚至连皮毛多是一知半解或根本无解。但相对于其他各位同伴,我还是具有捷足先登的优势,故作为向导在前面带路至山脚下。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因九哥于半年前到缸山所在地的留守营镇任职,当地的两位(缸山南部归樊各北村管辖)乐山者高民、艳宾听到消息后,自告奋勇为我们带路前行,但因故集合地点歧义一时尚未到达。
    九哥、杨哥等待当地两位向导之际,我带领其他同志从此前探得的沟壑路疾步向前。后来证明,相对于西侧山脊路,这是一条荆棘丛生、坎坷难行之路,而且还要接受陡峭惊险的大石砬子的考验。
     順沟而上,虽艰难却也平稳,对于热衷于户外登高的人们倒不是什么困难。但沟壑巨石拦住去路后,只好绕道右侧半山腰攀援而上。于是,“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在缸山再现?特别是横亘于眼前的大石砬子,面积大、坡度陡、路程长,常常令人望而生畏,上次探访时老妻就是止步于此的,不知这次红和侠两位女同志是否能够经受住毅力、胆量和登山技巧的考验。
     通山者势优,后来者居上。在我们在大石砬子处踌躇缓步向前之际,对面另一条路的山友们已经叽叽喳喳地上来了,那肯定是一条便捷宜行、且无险关的路。面对多人走入歧路的窘境,我只好折回大石砬子下面接应引导。
     大石砬子虽然惊险,但对于登山达者来说通过它还是相对容易的,并不算难。我们几位男同志都小心翼翼地跨过去后,红和侠因胆怯恐惧接连上演了脚脚胆颤、步步惊心的攀援大戏,甚至一度欲放弃铩羽而归。
     前边有人在提醒指导,我在后边服务保障,红靠着自己的灵性和不服输精神小心翼翼地爬了过去。此时,侠在后面虽然受到了鼓舞,但还是胆怯,心中惶恐得很。好在在我们的精心指导和辅助下,侠最终还是战胜了自己,战胜了看上去不可一世的大石砬子,值得肯定和铭记。
     说起侠,侠还是我一个村的,只是前不久在一起探访凉山仙人洞之前不认识,这次第二次共同户外,相对更熟悉了。同山同水,同乡同风,我自然是要更多地关注、关照一些的。
     前边众人已到鸽子塘核心地带品头论足,用心领略大自然鬼斧神工铸就的巉岩奇观,侠可能因为刚才横跨大石砬子时惊悚过度,有些虚脱需要缓慢前行或偶尔休息一下,这样我们就落在最后面了,欣赏鸽子塘的时间相对短暂,但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探索、欣赏鸽子塘这一地质奇观机会的。
     为者常成,行者常至。说起鸽子塘,因上次我是独自来的,独特的地质构造或多或少地有些阴森恐怖的感觉,加上担心老妻一个人在外面的境遇,只是粗略的看了一下就告辞了,对巨大的石缝造就的“一线天”等诱人景观没有进入实地体验,这也是积极响应九哥本次邀约的重要原因之一。
     鸽子塘位于缸山南部山腰,一股沟壑溪水在缓缓流淌后突然断崖而下,形成了一道类似天坑般的地质奇观,每每亲临都会给人一种出神入化、魂消欲绝之感。其山壁峭立、雄阔高浑,其林寒涧肃、雄奇苍茫,其拔剑斫地、野旷天低,其幽居空谷、跌宕生姿,其沁人脊髓、物我交融,足令每一位访客点睛欲飞、望风怀想,进入“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的忘我境界,洋洋自得,宠辱皆忘,自觉不自觉地都会感叹大自然的鬼工雷斧。
     到达较早的九哥等人悠然地欣赏完鸽子塘之后拟开始返程下一步,被我们几个后到的劝下。匆忙欣赏景点主体之后,我们依次跨入西南侧巨石缝深处,“读无字之书  禀山川豪气”。啊!太痛快了。神劈巨石,一缝垂空,上下天光,高达数丈,深不可测,奇崛奥峭,率直酣畅,峻峭插天,如果不是亲临实地,哪怕就是在缝外坑塘主体,也很难想象此石缝之惊世骇俗之作,清幽静谧,神韵隽妙,这盘古开天地的壮举和造物主的杰作,足令我们这些高智商的灵长类“俯首称臣”啊?这正是:
      鬼斧神工鸽子塘,壁立千仞势辉煌。巉岩险巘石缝深,一束天光隙中藏。开天辟地造物主,人类何时可杠杠?
      红、侠、我和兰和老弟依次在巨石缝隙内相互拍照、录像,彼此高兴地像个孩子,都想把鸽子塘、“一线天”盛景留在脑海、留在相机、留在永恒的记忆中。
     大队人马启程返回之迹,我这个山痴还是依靠身高腿长的优势,紧赶慢赶地把附近蹭蹬坎坷、劈空飞来的巉岩、石壁等逐个踏查目视了一遍。
     兴风鼓浪,走马疾行。因贪恋美景落在后边的我大踏步向前,几分钟功夫就与大队人马汇合,下山后再去另一个景点——老龙潭潇洒,鸽子塘探访结束。
     沿着西侧崖壁与植被间交界处的羊肠小道返回至一略高处,两位向导提出拟继续攀援至缸山山顶,得到九哥的积极响应,但多数人的意见是下山向老龙潭进发,并阐明厉害关系,最后形成了进军老龙潭的意见。
     老龙潭和鸽子塘毗邻,山体构造大体相同,只是形状各具特色,均为两条沟壑中部断崖处形成的天然景观。但前者宗教氛围浓郁,名胜古迹也较多,且因相对平缓光顾者众。此前不久我虽阖家到此“打卡”,但早就听说的先人所刻“龙潭”二字费尽心机仍没有找到。因此,亲吻“龙潭”二字也成为本次户外的重点目的之一。
     在山底,明兄、桥哥和红妹等人所乘的车稍作停顿后并没有下车,而是沿着盘山公路顺势而上,看来他们是刚才光顾鸽子塘时真的累了,不愿付出更多的体力去“老龙潭”了。我们几位则继续在两位当地向导的指引下阔步向前,继续逐梦心中的“伊甸园”。
     天外奇景,群峰错列,烘云托月,惟兴所适。在老龙潭中部豁口处,险巘突兀,悬崖砖石,佛光掩映,梵音弥漫,不用多想,这里应该是善男信女们烧香许愿、净空心灵的宗教场所。我们都是无神论者,对此并不“感冒”,稍作停留后继续沿沟壑攀登。
     跨上一巨大岩壁下的高坎后,我开始目不转睛地搜索“龙潭”二字。功夫不负有心人。刚走一小段距离,右侧东北方一分水岭的峭岩上,繁体“龙潭”二字映入眼帘,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真高兴啊!于是,远距离拍照后攀援而上,极尽所能地欣赏、拍照,拟弄清它的来龙去脉。
     情真意切,仔细分辨。在“龙潭”两个大字的右侧刻有小字“民国七年春日立”字样,左侧刻有刻字人的名字,但已很难辨清。看来,“龙潭”石刻乃1918年春季所作,且为4名外地(绍坦?)人所为。
     “龙潭”之后再有一段距离就是“老龙潭”的核心地带,东北、特别是西侧岩壁高耸,丰水期水流从北侧上方酷似蛟龙飞瀑而下,在下方激起浪花并形成大水坑,故名。因当下正值枯水季节,沟壑断流,除潭内尚有微量水外,四周均是碎石块,令人啧啧称奇的是潭中心几块脸盆大小的河卵石酷似禽蛋,因此,“龙蛋”一词在此诞生,成为“老龙潭”一景。
     与“龙蛋”缠绵缱绻一番后,我本以为已无路可攀、探访应该结束时,两位向导建议从右侧较缓岩壁攀援而上,登高欣赏“三节碑”等更多的风光。于是,披荆斩棘,跨石过坎,很快就到了“老龙潭”的上方,使我本次户外有了更多的惊喜和收获。悬崖俯瞰沟壑纵深、怪石嶙峋,中部一大潭布满油花的水面呈现,不知何故。再往上走,一水井内也是水面漂油,两位向导说大概率是不守规矩的游客投入油质食物所致。再向前跨过一小沟壑后,又一和前井对称的“西井”出现,只是挺深无水。北坡则是许多高低错落的石质林木郁蔽的梯田,极有可能是先人们在此居住时耕种之地。
     “知者行之始,行者知之成”。在走过一段陡坡之后,“三节碑”的残垣断壁呈现于我们面前。碑体损坏但气节尚存,碑座依旧,碑身、碑帽土掩半截,特别是碑身的篆刻小字依稀可见,如果整理一下“三节碑”依然可以巍然耸立?在其附近还有刻有莲花花纹的另一底座,但其他部分不知去向。综合分析,老龙潭上方宽阔的平缓处,曾有不少先人生产生活。当然,这一切目前还不得而知。
      顺路而上,抵达盘山公路宽阔处,全部人员再度汇合。向导艳宾乘坐另一车辆下山取车,我们几个则沿着盘山路边走边等。车至半山腰,我们到山下集中后回收告辞,本次户外活动结束。
      我们是人生旅途的畅意游者,尤其偏爱眼前遍山葱茏的美丽风景,但我们也是负重向上的攀登者,更爱前方层峦叠嶂的座座高峰。我们愿做一名霹雳前行的探索者,将自己人生的轨迹定格于无疆的行走与无尽的登攀之中。能够迎着山巅长风,感受“海到尽头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的豪迈,是我们大家永不停歇、勇敢追求的美丽人生。再见!博大精深的缸山;再见!雄伟壮观的鸽子塘、老龙潭;有生之年我们还会回来的,而且不止一次,应该是若干次或更多次。还是以诗句结束本次缸山户外的游记吧!
联友户外揽美景,
缸山醇厚追梦行。
聘目娱怀巉岩巉,
择时再续塘潭情!
     (2022.11.22)

涉险过关探访鸽子塘

涉险过关探访鸽子塘

鸽子塘一线天景观(一)

鸽子塘一线天景观(一)

鸽子塘一线天景观(二)

鸽子塘一线天景观(二)

何去何从诸葛亮会

何去何从诸葛亮会

清水圣泉长年不冻

清水圣泉长年不冻

老龙潭大峡谷群峰错列

老龙潭大峡谷群峰错列

俯瞰老龙潭千姿百态

俯瞰老龙潭千姿百态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低碳生活伴我行(殷凤君)
下一篇:2018年以来文学进步历程和创作成果(殷凤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法律咨询|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显微镜使用|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2-12-7 13:49 , Processed in 0.375000 second(s), 34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