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21|回复: 0
收起左侧

龙春戏院..15

[复制链接]

513

作品

641

互动

1万

积分

实名认证用户

股份
5097
威望
699
精华
0
粉丝
3
好友
6
注册时间
2022-8-6
最后登录
2022-12-6
在线时间
252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2-11-22 10:57: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龙春戏院.15


林德祥打发刘秉臣去迎宾楼见瓦西里后,自己独自一人坐马车直奔“裕昌源”。在途中听卖报纸的呼喊声,便叫住车。瞧人们都看报嚷嚷,便买了一张看一眼,才闻之“苏俄要进攻满洲,又报日本人出兵满洲……”的消息。不由得心里一惊:“哎呀!苏俄要进攻满洲?不会吧?给瓦西里买面粉会不会出事哦?这该如何是好?这日本人兵又要来,恐怕局势有变……”踌躇一会儿,觉得还是去“裕昌源”听听信儿再说。便上车去找他的好友,裕昌源的老板王青山,深知他的消息很灵通。
  裕昌源在长春是个很大,很有名气的粮油加工厂。在院里铁路道线就有好几条,好几个大粮库都守着道线,来往进出货非常便利,畅通无阻,管理的有条有序。
  马车进到院里,停在路旁。林德祥下车没走几步便到了办公房舍:这是一个很别致的日式洋房。和厂区的格调很谐调。朝里望去,厂区设置全可览入眼中,林德祥迈上台基回头一睥,感叹不已。
  “哎呦!德祥兄来了,快快请进。”王青山拱手相迎,喜笑颜开道,“多日不见,一向可好哇!”
  “客气客气!”林德祥点头回应,坐在椅上。寒暄几句,便爽口说,“哎!今个儿给你带点生意来。”
  “噢!那好哇。”王青山听了感兴地逗趣说,“你说吧,横不是房地产吧?”
  “到你这只能谈粮油生意喔。”林德祥一回眼,“嗯。”自忖一想,“还是照直说了吧,看他有何说法”,便说,“是这样,我认识一个俄国商人,他要买面粉,他说他国内闹事,工人罢工了,没吃的,想在咱这买面粉运到国内去,还是用他老毛子的皮货还;皮货我找人给他销出去,再换回钱来买面粉。我就想起你来了,你这有铁路道线能发出去呀。”
  “呵!你这买卖做的绕多大弯呀。”王青山笑莫地瞅他一眼。
  “咳,帮人嘛,帮到底。能瞅着人家挨饿吗?”林德祥往后一靠椅,爽直地说。“是不是呀。”
  “嗯,这面粉和发货我都可以帮忙。可……”王青山说到这,心想:“听他这说看,他德祥是不知苏俄的事呀,我不能瞅着不说。”便凑到跟前低声说,“你没听说苏俄要打进来吗?”
  “啊!他老毛子它要打咱们?”林德祥作吃惊的样子,“不可能吧?”
  “不可能?今天的报纸可都报导这个消息。”他认真地说,说了他从桌筐里拽出报纸,“你看看吧。”
  “哦,”林德祥瞅一眼,“可不。这么说是做不了这生意啦?”
  “别的好说,就怕人家给查出来。”他瞥眼林德祥,说,“那就糟了。”他接着讲,“你可知道,现在张作霖,他张大帅坐镇北平,是最‘反赤’的。”
  “什么‘反赤’?”林德祥很不明白。
  “‘反赤’就是指现在的苏俄,和国内那些什么搞革命的?”王青山解释说。
  “哦。”林德祥点点头,又指点报纸说,“可报上又说日本人要出兵来东北,又怎么说呢?”
  “呵呵,这不很明显吗。”王青山一扬脖顺嘴而出,“那是对抗苏俄呗。”
  “嗯,这个……”林德祥思寻一会儿,觉得他说的不太对劲儿,“我看好像日本人有伸手东北的意思吧?不然他出什么兵哦?”
  “嗯,别说,还是德祥兄有建树哦。”王青山眨眨眼,把话拉回。
  “咳,我这是胡乱说说呗。”林德祥看出他有所警觉,把话压下。转回话题,“要是这样的话,看要吃紧啦?”
  “这你算说对了。”王青山转下眼珠,哀声叹气的念叨,“这不,当局发行‘公债’了嘛。不买还不行哦。”
  “是吗?”林德祥听这消息很吃惊。
  “你可知道,一次就要我五千大洋!”王青山五指一伸,把身子倾向林德祥凑近说,“这不坑人吗,还能干了吗?”
  “噢,这么说我也得去购‘公债’了?”林德祥急着问。
  “别说你呀,人人都有份。”王青山一撇嘴。又点指着,“你没看市面上,那奉票、官帖的,紧着发行吗?”
  “哎哟,那这钱毛了。”林德祥皱起眉头。
  “哼!”王青山料出底话,小声对林德祥说,“赶紧把现大洋搂起来吧。”
  “哎呀王老弟,多亏我来呀。”林德祥身感有幸。
  “你这说的,谁跟谁呀。”王青山亲近的瞅眼林德祥。
  “那面粉的生意还做吗?”林德祥心有疑虑的问他。
  “嗯,”他琢磨琢磨说,“你要是能把钱弄来,我会想法子做成这笔生意的。”他“呵呵”一笑,冲林德祥递个眼神,“挣钱嘛,冲啥不干?就机捞一把呀”
  “嘿嘿!”
  林德祥心想,“他可真鬼道哦。”抿嘴一笑,从椅边提起手杖。
  “哎呀!”他看林德祥要走,忽悠想起有失礼节,“咳你瞅,光顾和你扯事了,连口茶水都没喝上。”
  “你讲话了,谁跟谁呀,有事嘛客气啥呀?又不是上你家里。”
  林德祥一摆手走出屋外,王青山一直送他上车出院门,临别时挥手说:“下次来我请客,去‘宾宴楼’哦!”
  林德祥告辞了王青山,在车上左思右想:“从刚才青山所言,形势不妙哦,眼下要把钱看住为好。赶紧把钱庄的钞票提出先放在家里放心。官方若是封了钱庄,到时悔之晚矣。”想到这里,他叫车改道去钱庄。
  苏老板见林德祥来得很唐突,便开口问来:“哎呦,怎么又来了?”
  “呵呵!有笔生意要做,等着急用钱呐。”他一脸和气的瞅着苏老板,一扭身坐在椅上,把手一摊,“我这是来取钱来了。”
  “嘿!好生意呀。”苏老板一挑眼珠,露出两颗大牙,“要多少?”
  “哦,存那笔全支出来吧。”林德祥思恁一会儿,抹抹嘴巴说道,“我估算一下,这笔钱能够上就不错了。”
  “呵!好大买卖呀。”他一愣,伸出大拇指,“林老板真行!走运了。”这边说着,给管账的递过眼话,“去支出来,包好拿来。”
  这边林德祥端起烟斗点着。一斗烟工夫,打包好的钱掇来放在桌上,请林德祥过目。
  “好痛快呀!”林德祥收起钱包点头称好。“贵庄真是信誉至上哦!”
  “呵呵!这是规矩嘛。”苏老板呲牙一笑,显出很不自奈的样子。
  “多谢多谢!苏老板呐。”林德祥眼观在目,不介意的瞥他一眼,笑眯眯地说,“我得赶紧给人家送去。”
  说毕,抬腿告辞。
  站在门口的苏老板对他把钱一步提走,思虑多疑,摇着脑袋,好久没有动身。
  林德祥抱着满满一袋子钱,坐上马车急速回到家里。
  “喂你这是……”妻子王文洁见林德祥抱着一个包袋进屋,惊惑地问道。
  “咳,我把钱从钱庄里全提出来了。”他把钱袋递给文洁,喘口气说,“有情况哦,一会我跟你说。”
  “哦,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文洁一边把钱袋塞进钱柜里,一边关切地说,“喝口酒?”
  “那太好了!”
  德祥应声一屁股坐在太师椅上,点起烟斗抽着。
  酒桌上,德祥放开话题,把去见裕昌源王老板所说之言,讲给了文洁。文洁听了不止疑问:
  “眼下钱这么毛,放在家里又有何用处哇?”
  “我想哦,不是那老毛子要卖皮货嘛。”德祥盘算一会儿,说道,“咱们买一些放在家里存下,剩下的钱都兑换现大洋。这不都是实货嘛。明白了?”
  “嗯,你说的是个道哦。”文洁点点头。
  “嘿,你这道酥鱼做的好可口哦。”德祥夹口鱼,品出味来。
  “哼!知道你得意这口菜,我事先叫厨子出外卖的。”文洁乖觉地瞥眼他说。
  “知我者文洁也!”德祥韵起兴言道。
  “你呀,叫我没辙。”文洁一竖媚眼。
  “唉,今儿瞅你,另有春色呀。”德祥瞧在眼中,愉悦地说,“来,文洁咱俩对一盅?”
  “真没正行儿。”文洁撇嘴瞅着他,掇着酒盅,“来一盅吧!”
  俩人对盅同饮,相恩如旧;意味投合,越喝越兴,看天色见晚,推桌上床,欢畅香眠。
  刘秉臣从燕春茶馆出来看天色还早,便沿着新民胡同漫步往前走着。想着刚才跟香梅女子扯的那段事,不止悔愧羞叹不已;又一想,当时也是情不自己,又有些谅己宽慰,不由得心中蓦然回想起一桩桩动心思的事来:小燕子挽留讲《西厢》、小雅琴每每留门候……美滋滋的享之不尽。他偷偷地抿嘴笑了。猛一抬头,看一家缸炉烧饼,“嘿!正好买一包给小雅琴,也不亏她对我的一番心意呀。她准没吃过?”寻思着一脚迈进店里,买了一包揣在兜里,得意的往家回。推门进院,只见小雅琴蹬板凳正洗衣服晾。他手拎布兜,上前唤一声雅琴:“喂!我把布兜还给你呀。”小雅琴顺手接了过来,瞅了瞅说:“哎!兜里怎么还有东西呀?”刘秉臣手指向兜:“你打开布兜看看。”小雅琴下了板凳,打开布兜:“哎呦!一包烧饼。”刘秉臣顺嘴道:“是我特意给你买的。这是缸炉烧饼,里面是夹酱肉的。你没吃过吧?”小雅琴摇了摇头:“我没吃过。谢谢你呀。”说着拎起布兜,夹起小板凳,笑眯眯地瞅他一眼,乐欢欢地回屋去了。刘秉臣瞧着她走去欢快的样子,心里真有说不出的滋味,抿着嘴笑吟吟地走回到自己的房间。
  一进屋,瞧房间整理的整洁、明亮,床单和枕垫都是新换的,心中不止一愣,“哎呀!是她给我洗了换的?”他寻思着回身向窗外望去,眼角露出敏感的笑容,自语道:“是她小雅琴,没错!”返回身又摸了摸床单,自觉一股暖流涌向心头,他真想出去找她叙情谈悦。可一想那段事,又心怵愧愧,索性躺在床上,酒晕呼呼地迷厜过去。
  
  早晨,又是一个好天头。
  刘秉臣起来打扫门前雪,瞧小雅琴从上屋盈盈走来,招呼他:“喂!秉臣。俺姨夫招呼你有事,快来!”
  “好!我就去。”秉臣应声扔下扫把,迎了过去。心想正是机会,他兴致的瞅着她,爽直地说,“我那床单是你给洗换的吧?”
  “嗯,是哦!”她羞答答的扯着衣襟。
  “嗯,我得谢谢你呀。”秉臣也羞腼起来。
  “傻样,谢啥呀?”她一乜眼,向前走着说,“你那烧饼可香了,我和那俩孩子一起吃的。”
  “咳!你想的真周到,我就光顾想你了,忘了你在哄孩子。”秉臣感到自己有些欠考虑。
  “嗳,有你这份心意就行啦。”她喃喃地说着,看快到门前了,瞅一眼秉臣,“别说了,快进屋,俺姨夫等你呢。你先进去,我去把昨天晾的衣服收起来。”
  秉臣一步迈上台基,推开门,撩起门帘。
  “怎么样?昨天跑一天很累吧?”德祥见他进屋便问。
  “还挺好。”秉臣应了话,说起事,“我买瓶酒见了那个俄国人,告诉了他看货的事,他说货已拿过来了,随时就来吧。”说到这,“扑呲”一声笑了,“这老毛子可真好酒,一见酒啥也不顾了,都没说上几句话。我要没拿酒哦,看你又没来,我看都不能搭理我。”
  “要不我叫你买瓶酒呢。”德祥一边点上烟斗,一边说。
  “从他那出来,我去王二的茶馆看了看。”秉臣接着讲,“我惦记他是不是来戏班子来,上回我不跟你说了吗。”
  “嗯,你想得可真周到哦。”德祥满意地点点头,感兴地问声,“他那戏班子来了吗?”
真挚的情感,永恒的意志,坚强的性格,马到成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法律咨询|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显微镜使用|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2-12-6 16:11 , Processed in 0.484375 second(s), 24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