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25|回复: 0
收起左侧

龙春戏院.13

[复制链接]

517

作品

645

互动

1万

积分

实名认证用户

股份
5146
威望
723
精华
0
粉丝
3
好友
6
注册时间
2022-8-6
最后登录
2022-12-7
在线时间
253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2-11-22 10:4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龙春戏院.13


一清早。德祥看天气敞晴,好多天大雪连天的,没能出门,瞬刻想起答应瓦西里生意的事,便把秉臣叫到屋里,吩咐说:“你赶紧去一趟迎宾楼,见那个俄国人瓦西里,告诉他,说已约定好了,后天看货,叫他准备好。我今天有事去趟面粉厂。”秉臣知此事和高家有关,听了二话没说,转身要走。德祥思忖一会儿,又把他叫住叮嘱道,“哎你出外先买两瓶酒。就手给他送去,可别忘喽哇。”秉臣应声去外屋,正碰上雅琴,他要个拎包,便出门了。
  到了迎宾楼,秉臣上楼见了瓦西里。瓦西里看林德祥没有来,脸上露出不悦的样子,摊开两手,眉头不展地说:“林老板怎没来呀?”
  “他有事,没能来。”秉臣手拎包望着他,灵机一动,递上话,“这不是,让我给您送两瓶酒来。”
  随话把两瓶酒从拎包里拿出来,放在桌上。
  “哈哈!好哇!”他拿过酒瓶,头不抬眉不展地启开便喝上了。
  秉臣看他喝着,心里琢磨,“这老毛子真认酒哇,不管什么场合,真是。姐夫是顺其所好哦”。也顾不上他这些,便开口说:“可还有一事相告哦。”
  “什么事呀?”他把酒瓶放下。两眼一睁。
  “后天,约定好啦,来人看货。”秉臣提高嗓门说,“您可要准备好哦。”
  “噢!好哦。”他冲秉臣伸出大拇指,露出笑脸,“我一直等听这个信儿呐。皮货都拿过来了。”
  “那好哇,我回去转告一声。”
  说完,秉臣把拎包揣在衣兜里,告辞而走。
  他独自一人漫步沿街而行,边走边思虑自己的心思:“我应该怎么作呢?小燕子对我有意,直表其情;小雅琴对我有情,默然送暖。哎!”想到这,他心里甜滋滋的,抿嘴一笑。也为自己未表露心机而慰然:“现虽在姐夫家,可并没站住脚。不可轻易妄动哦。”他低头寻思儿着,不觉竟走到了新民胡同。这长春最繁华的商业区,吸引他走进胡同里,好顿游逛,你看:各式特色的小酒馆,一家接一家。什么驴肉蒸饺、灌肠包、锅贴烧饼、大麻花;叫卖糖葫芦的、挑挑卖豆腐脑的;耍猴卖艺的、拉弦卖唱的。再往里逛,看一家一家的小茶馆,有说书的、唱大鼓的。嘿!好不热闹。
  走到尽头,是一家大茶馆。仔细一瞧:“噢?燕春茶园。”秉臣才悟觉到“这是后院呀”。他正好想看看王二,这肥猫王又有何动静,便顺劲儿一步迈了进去。往里一瞧,都朝前溜茶水听说书呢。他扫一眼园里没见王二,便转步朝里屋去。看门虚掩着,他没介意,一把推开看,“哎呦”他王二正搂着一小女子,一边摸弄着,一边亲吻着。瞧此情景,秉臣闪避而退,把门关上,转身要走。
  “谁呀?”
  随着喊声,肥猫王已站在眼前。那肥胖的身躯把个屋门挡得看不出亮来。他看是秉臣来了,一抹脑门,装作无事的样子,可胖胖的白脸上那一丝羞色,一时还没有退下。
  “你来有事吗?”他喘吁吁地问秉臣,小眼睛睁睁着。
  “嗯。”秉臣思忖一会儿,眨眨眼说,“可不有事乍的。”
  “有啥事呀?”他瞅秉臣很正经的气态,把肥胖的身子躬了躬。
  “我们龙春戏班子可快来了,你这头戏班子咋样?”秉臣好似关心的样子,正然说。
  “哎呦,不对呀。”他一听这话,心里发毛,“那你家林老板不是说不请戏班子吗?”
  “咳,不是我们请戏班子,而是戏班子找上门来了。”秉臣来得快,机警地跟上说,“你不是不知道,我们龙春大舞台是名声在外呀。”
  “哦?”
  他一句话把肥猫王呛了回去。叫他无话可言。
  “你那戏班子不也要来吗?”秉臣紧跟叫劲儿。
  “那当然了。”肥猫王把眼一乜,一拱嘴,“你没看我台子都搭好了嘛。”
  “哦。”秉臣转身朝前望一眼,回说,“演啥戏呀?”
  “这吗……”他眨眨眼,露出一副沾沾自喜的样子,“哼,等到开场你来看吧。”
  “你瞅你像面墙似的,挡得我啥都看不见了。”
  只听恁屋里女子声,看不到人影。
  “哦!”
  肥猫王愣神地把那肥胖的身躯挪动过来。
  “咳,你倒是把人让到屋里说话呀。”那女子妖娇地倚在门旁,吊起那像细线似的眼眉;闪着像秋水似的黑眸,注视着秉臣,含笑带情,“来进屋吧。”
  “喔。”
  这女子,白白净净的,半敞开的衣襟还微露着鲜红的兜肚内衣。她瞅着这清俊的男儿,一时浪神飘情,倒把秉臣弄得心醉神迷,愣住了,随着女子进到屋里。好一阵儿才清过神来,不觉堪为羞涩,两颊绯红,低头不语,女子见了甚为爱慕。她不拘生陌,娇妖地过去拉住秉臣的手,爽快地说道:“既来之则安之,你就别客气啦,来我陪你喝两盅。”说着来到了床边,秉臣这才看见床上早已摆着小桌,上有现成的酒菜。再一回眼,酒已斟满,女子举杯候饮相视。肥猫王看在眼里,已明其意,冲女子打个招呼,便出屋关门而去。秉臣哪料得出,认小女子杯杯怆怀,和乐充充。酒过几巡,人已酣醉。小女子依偎在秉臣身旁,解襟亮乳,酥胸披露。迷醉中的秉臣,童子见识,不堪诱惑,一泻初春,把个女子舒欢得吟吟畅怀。醒后,秉臣知悔已晚。
  这时,肥猫王恰好赶来,手里捧着酒菜,望着秉臣眯眯一笑,羞惭得秉臣无话可言,低头默默。而肥猫王佯似没当其事,笑嘻嘻地面对秉臣:“我看没有多少酒菜,出去又弄点,咱俩好好喝一盅。还没看你单独来我这呢,这赶上了,能让你走吗?”说得秉臣很感亲近。他撂下酒菜,吩咐小女子:“香梅呀,你把那块肘子肉切喽放盘里,端来喝酒。”小女子笑眯眯地瞅瞅秉臣,从肥猫王手里接过那块肘子肉,下床扭扭地去外屋了。
  倾时,她回屋把切好的肘子肉摆在炕桌上,顺次把酒斟上,立在肥猫王身边待候。肥猫王起杯和秉臣相碰说:“以酒会友哦,今儿起咱是朋友了,凡事无可不说吗,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事也是你的事呦。”
  秉臣虽说窘在这,但听这话也便知其葫芦里装的什么药了。可又思恁起刚才和小女子的事来,又觉难堪而畏缩。想了想,“咳,无可奈何花去。”他一杯而尽。肥猫王见他默默不语,知其事发有顾,便开口道:“你还不了解我呀,我是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不会出卖朋友的。”他的这一表白,倒让秉臣意识到这事是他有意安排的,只怪自己一时性冲魂迷,误入圈中,悔恨莫及。但此刻他醒觉心稳,悟起心机:“何不就此与这香梅女子勾连起来探其虚实为好哦。可谓卧底讨薪。哈哈!”
                   
真挚的情感,永恒的意志,坚强的性格,马到成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法律咨询|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显微镜使用|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2-12-7 15:44 , Processed in 0.203125 second(s), 22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