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15|回复: 1
收起左侧

龙春戏院.7

[复制链接]

517

作品

645

互动

1万

积分

实名认证用户

股份
5146
威望
723
精华
0
粉丝
3
好友
6
注册时间
2022-8-6
最后登录
2022-12-7
在线时间
253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2-11-18 10: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龙春戏院.7


 一清早起来,林德祥吃了饭,打点刘秉臣继续去收房租,自个儿去了戏园子。见了管事赵玉和提起戏班子要走的事。
  “喂,我昨晚来看戏,听小六子说戏班子要走?”他把手杖放在椅子旁,开口说,“你知道这事吧?”
  “我还没听说呀?”赵玉和很纳闷儿。
  “哦,你不知道就算了。”林德祥瞅他一眼,提起手杖起身出屋,“我到戏班子找程老板问问。”
  “咦咿——”
  出门不远便听到练嗓儿声。知是程老板,便走了过去。
  “哎哟!东家来啦。”程老板一声女人腔,媚眼玉色地说,“必是有事儿吧?”
  “哦,我是来看看你呀。”林德祥随应说,“前些日子很忙,也没倒出工夫看看您。实感歉意!”他说了,向程老板拱拱手。
  “喔!那里,那里。”他俩手一抱,打个欠,让礼道,“走吧,进屋去说,好冷的天呐。”
  林德祥进屋一着眼,看这行头都搭理好了,便知是真要走啊。一愣:“这……”
  “咳!合同到期了嘛。”他解释说,“您来得正好哦。”
  “哦,哦我今个儿,正要和您商量这事呢。”林德祥很打怵的样子,“能不能再演些日子走哇?”
  “嗯,这个嘛。”他踌躇一会儿,很为难地说,“哦,只能再给你演两天戏。我们和那边也是有合同的呕。”
  “看来想续个合同也不行喽。”林德祥知难而言,“这我也得谢谢您程老板呐。你们演得是真受欢迎啊。”他又瞅眼程老板,“今天冲您说这话,我也要好好招待你们一席酒哦。”
  “哦,谢意了!”程老板躬身相谢。
  林德祥高兴地辞离程老板。可心里琢磨:“如何在这两天的时间里,联系上别的戏班来戏园子。现在看来,眼前只有去怡春园找王春艳。”于是,他一脚离开戏园子,一脚踏上马车去了怡春园。
  
  到了怡春园,林德祥径直上楼去王春艳的住室“望春居”。他摘下貂皮帽,拍拍身上的雪花,提起手杖,轻轻支开虚掩的屋门,向里望去,“哦”他嘘叹一声。
  王春艳只穿着薄薄的内衣,还半敞着,秀白的膀臂裸露在外边,纤细的小手梳理着那湿碌碌的青丝;那丰润的乳房颤动着,乳晕隐隐可见,动人心扉。惹得他顿足一赏,好不羞悔。他装作未见,咳嗽一声,推开了屋门。
  “哦,哦你,你来啦。”
  王春艳两颊绯红,瞟他一眼,急忙回身系上内衣。
  “哦,这……”
  林德祥很觉尴尬的低头抚弄手杖躲避。可再一抬头瞧她:一身绣花墨绿色八分袖旗袍,青丝披落,粉白的秀脸上两颗水玲玲的黑眸,闪着光彩。真如出水芙蓉,另有春色。
  林德祥怎不心飞意乱别有所思哦。可他抑住神慌,静默端然的微微一笑,侧侧身坐在椅上。
  “你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哇?”王春艳坐在床沿上喃喃地说。
  “哎,多日不见l嘛,想看看你。”林德祥婉转地说,“嗯,也有一事想打听打听。”
  “你还没忘了我呀。”她瞥眼林德祥,娇滴地说,“有事你就说嘛。”
  “嗯,前些日子听你小曲,很好听,你说是河北梆子的曲调?”林德祥问道,“还有个戏班子?”
  “是啊!”王春艳边梳理着披落的长发,边说,“是有个戏班子,还是我家乡的呢。”
  “你家乡在哪呀?”林德祥顺话搭唠。
  “我家乡嘛,在河北的滦县。”她说着,灵巧的梳起发髻。
  “嗯,那你也进过戏班?”林德祥点起烟斗,问叨着,“不然你怎会唱呢。”
  “哎!我一小就喜爱唱曲。”她插上簪花,照镜端看着说,“好吧,那我就跟你说说我的身世吧,你会更了解我了。”
  她端坐着,悠悠我思地讲述:“自幼哦,俺爹娘早逝,是舅舅把俺带大的。舅舅喜武,一小就被戏班子招去,和戏班唱曲的成了家。舅妈看我挺喜唱爱跳的,就教我学这行,没多久,舅舅就领我入了戏班去打龙套。虽苦点,可总算有个着落。可是好景不长,家乡闹水灾,大水冲了龙王庙,戏班子散摊了,我就随舅舅一家人闯关东。一路上,以卖唱为生来到这。为了生存,舅舅把我领到‘怡春园’。怡春园老板看我能唱小曲,人又灵巧,就留下我。让我唱曲招客。我呀,把心里的苦忧哇,都唱在了小曲里。”
  讲到这,她垂下头,默默的提起手绢,抹拭滴下的泪珠。
  “咳!”林德祥听了她这段辛酸的经历,很受感触,“你真是好苦啊。”
  “哎!”她抬起头来,娇羞的瞅着林德祥,喃喃地说,“自从遇见了你呀,我才有了快乐。”
  “是吗?”林德祥颇有所感,“我有啥可好哇?”
  “你嘛,跟那些人别有不同哦。”她用手绢抿抹着小嘴,溜着眼眸说。“文静,慈祥,大度,让人有一种安慰感。”
  “喔,”林德祥下意识的把银丝眼镜摘下来摸摸,注视着她,“瞧你把我说的就那么好?”
  “今生今世哦,我有幸遇上你这么一个好人。我能不高兴吗?”她叨念着下了床,给林德祥倒茶水送上。近到眼前,娇滴滴的眼送秋波,“只要你呀不把我忘喽。”
  “我这不是来了嘛。”林德祥接过茶水一笑,转过话说,“哎,你刚才的话还没讲完呐,你留这了,可你舅舅他们呢?”
  “哦,我舅舅他们去打短工了,维持一阵。后来听家乡不闹灾了,又回去啦。家不还有套房子嘛。”她回坐床上,哀叹地说,“咳,俺呀是不能跟回去了。舅他哪有钱赎回俺呀。”
  她把“赎回俺呀”说得很凄悲,林德祥听了很感怜悯的叹息,“咳,一家人不得团聚。”
  “哎,都过去了,不说这些了。”她眨眨眼挺起精神,拿起粉盒拍着脸,“只要你来我就高兴哦!”说着,又咬咬唇纸。
  一个鲜艳光彩的王春艳又展现在眼前。林德祥也喜笑颜开了。他便想问个究竟,开门见山地提起说:“你现在,还能联系上你曾经呆过的那个戏班子吗?”
  “嗯,我能联系上。”王春艳一眨眼,爽快地说,“我舅,他肯定还在哪个戏班子里。”
  “噢,好哇。”林德祥有幸地笑了,又踌躇一会儿说,“这事你跟别人讲过吗?”
  “嗯,”她思忖一下讲起,“前些日子,好像有个姓王的,是开茶馆的吧,挺胖个脑袋,他来过,当俺提过这事,俺没理他。”
  “啊,我说他准回来嘛,”林德祥已猜疑到了,“他叫王二,都叫他肥猫王,这小子。”
  “肥猫王?真有意思。”王春艳有趣地“呵呵”笑得开心。
  “哦,你没跟他说就好!”林德祥心里很满意,他兴奋地瞅着王春艳说,“这样,你给你舅舅写个书信,我亲自捎去,把戏班子请来,到我戏园子演戏,怎样?”
  “喔!原来是这样啊。”王春艳瞥他一眼,从床上跃起,拉起腔调,“你真会演戏哦,”
  她袅绕过去,猛一吻,那鲜红的唇印着落在林德祥的脸上。
  林德祥只觉得温润润的……她已卧在怀里。
  虽然王春艳坐卧在他的怀里,像小猫一样温顺可柔,但他林德祥并没有心思享欲,他此时正想借此机会把请戏班子的事落实好。他躲开王春艳那迷人心扉的黑眸,戴上眼镜,正了正后,怀笑融融地说:“喂我说,你是不是现在就给你舅舅写信呐,这可是急事哦。”
  “着啥忙哦?”她兴致未消,神色不悦地瞥眼林德祥。
  “哎,你不知道哦。”林德祥着急的样子,指点着说,“我请的那个戏班子,合同到期了。我再三央求人家,才算给延了两天期限。”
  “噢!”她一拧身,从林德祥的怀里脱离开,一屁服坐在床上,风趣娇爽地说,“这不要唱空城计了嘛。”
  “可不。”林德祥一笑,“呵呵!你倒挺会比喻的。”
  “好吧!为了你,俺现在就给你写。”说了,她从桌上的笔筒里抓起毛笔,打开砚台研好墨后,拽一张信笺,略有所思的看眼林德祥,“哦,让俺拿你什么身份写呢?”
  “嗯,以龙春大舞台老板的名义写呗。”林德祥张口便说。
  “关是这样吗?”王春艳有意提醒他。
  “噢,这个嘛……”林德祥心知肚明,思忖一会儿,向前一欠身说,“嗯,我会赎你出来的。”
  “啊!真的吗?”
  她惊讶得不敢相信。这是她盼望多久的事啊!
  “呵呵,我从来不说空话。”林德祥望她一眼,从兜里拿出烟斗点上。
  她听了这话,兴奋地两眸闪出泪花,默然的含笑挥笔,一写而就,递交给了林德祥看。信中婉转的表露了她与林德祥的关系。“喔。你挺会写呀,字嘛也写得不错。”林德祥瞧着信,惊异的瞅眼王春艳,“你……”
  “呵呵,俺,俺这是自己练成的。”她沉思一会儿,苦笑吟吟道出,“俺在戏班子时,看人家伴小姐角的,都能比划写两笔,想将来俺要是伴个小姐,也能像样似的挥笔写诗。俺就抽空偷偷的练写毛笔字,就这么练成了。”又遗憾的叹息,“咳!字是练成了,可运气不好,一场水灾冲到这里来了,上哪去演小姐呀?”
  “哎,真可惜呀!”林德祥为其怜惜,“白瞎你这块料了。”
  “不过俺要是从怡春园出来,赶上俺哪戏班子来,俺还可重入戏班嘛。”她满怀信心地说出自己的心愿,瞅着林德祥,“俺虽是你的人,可不会让你为难的。”
  “你真有志气!”林德祥为之敬服,“我相信呐。”
真挚的情感,永恒的意志,坚强的性格,马到成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5

作品

302

互动

2104

积分

实名认证用户

股份
1006
威望
93
精华
0
粉丝
1
好友
2
注册时间
2022-8-17
最后登录
2022-12-7
在线时间
198 小时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2022-11-18 13:09: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山青青,水碧碧,高山流水韵依依。人生难得一知己,千古知音最难觅。满天照海花无数,高山流水心自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法律咨询|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显微镜使用|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2-12-7 14:13 , Processed in 0.500000 second(s), 28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