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239|回复: 0
收起左侧

[谈诗论道] 冯仲平论梅里散曲【艾园情】五首

[复制链接]

688

作品

800

互动

1万

积分

驻站作家(金牌)

股份
9164
威望
23497
精华
3
粉丝
51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18-8-26
最后登录
2022-12-7
在线时间
1485 小时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2022-11-18 08:06: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金金 于 2022-11-18 17:38 编辑

2022年第3期文论天地
                  灵动活泼,外柔内刚
——读《艾园情》五首
                      作者:冯仲平
     翻阅《滏漳诗苑》2022年第1期,读到梅里《艾园情》五首,马上被作品的灵动活泼的语言所吸引。读完之后,便在网上搜索相关资料,发现梅里是个多产作家,而且还是河北老乡。网上介绍云:梅里,原名席立新,笔名金鹰,河北省秦皇岛卢龙县人。现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理事、河北省诗词协会副会长、秦皇岛市诗词学会会长、《碣石诗词》主编。著有长篇小说《河戒》《佛耳山歌》《采薇歌》《恒哥》《血菩提》《梅里诗词选》等,在《天津文学》《长城》等发表中短篇小说一百余篇(部)。《河戒》获河北省2014年度“五个一工程奖”。
      何谓艾园?作者自叙:“笔者乡间居所,因广植艾草,故而得名。”吾亦生长于农村,高考告别乡间,算来四十年矣。乡音未改,鬓毛已衰。乡间老屋几近坍塌,乡村难回,乡音不闻。故读梅里作品,从中听见乡音,心里颇感亲切。第一首《〔仙侣·醉中天〕艾园种豆点种》如下:
      娘骂(俺)孬儿子,妻怪(俺)太苶痴。腰板干啥挺恁直?种子全摔死,(干吗要)站在田垄(可)劲掷。佯装呵斥,你单能作歪诗。
     夫子自道,本色俨然。土语出口,甚接地气。“娘”者,北方农村呼唤母亲之谓,如同城市妈妈、港台妈咪也。“(俺)”者,农村乡亲对人自称,犹普通话之“我”也。“孬”,如其字形构造,为“不好”二字合体,即“坏”的意思。“苶痴”乃为两字,意思大致相同,乃呆傻之谓也。“恁”,普通话之“那么”“太”,表示程度之深,形容力度之大、烈度之强、速度之快等。“(可)劲”,即用尽全力,有多大劲就使出多大劲,绝不留余勇待贾。“单”能,只有你能,别人不能。这些都属于河北土话,读来不但亲切有味,而且形成一种独特的语言风格,尤其表现特殊的褒贬倾向——母亲、妻子,用的词语表面都是贬义,“孬”也好,“苶痴”也好,作的诗“歪”也罢,其实诗人心里最明白,全是“佯装呵斥”,实际充满溺爱、赞美之情。
     “种子全摔死”,恐怕只有生长农村、干过农活、富有农事经验的人才能明白什么意思吧。记得小时候下地干活,在往墒沟或土坑点撒种子(玉米、小麦、花生等)的时候,老农叮嘱必须弯下腰身,否则离地太高种子会被摔死。如果腰杆笔挺抛撒种子,一定受到老农叱骂。这种习俗未知是否科学,但在农村就是如此,有些东西属于经验,你可以不信却不得不服。
     读着这首词,不由想起关汉卿的那首《一枝花·不伏老》,“〔尾〕我是个蒸不烂、煮不下来,就像成语一样,成为造型语言的基本部分”。虽然“瓦尔堡并没有将这种‘情念程式’研究延伸到现代抽象语言”,但是所有的艺术门类,其内在和深层的规律都是相通的。那么,中国诗词的发展也是如此,文学在漫长历史进程中必然形成特定的“情念程式”,而每个时代每个作家的作品亦必然受到深刻影响。诗人的激情与程式之间的摆荡互动,就产生了具有新的文化意义的作品。梅里词的诙谐幽默的风格特征,显然继承了元散曲的艺术程式,而将新的文化元素融入其中,从而形成了带有时代特色的审美个性。第二首《〔双调·沉醉东风〕相约艾园》如下:
     霓彩轻泼鹿山,拙荆点起炊烟。鸡上墙,羊出圈,整天的没点清闲。老丈心疼热泪弹,下辈子还约艾园。
      从头到尾,全是通俗的口语大白话,同样带有元散曲的语言特征,但是由于具体时空的变换,无论是自然景物、饲养的动物,还是人的行为与情感,在具有农村早晨一般场景的基调上晕染了时代的色彩。全词只有三句,第一句很容易令人想起陶渊明的“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第二句则与《诗经》“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牛羊下来”形成反衬,《君子于役》写的是傍晚,梅里“鸡上墙,羊出圈”写的是早晨。第三句在景物描写的基础上注入了浓烈的情感元素,虽然“没点清闲”而“令人心疼”,但这种生活模式已经内化为骨肉血液,升华为难以割舍的精神情怀。这首词的主体,同样是传统“情念程式”与作者情绪交流共谋的结果。第三首《〔双调·大德歌〕笑居艾园》如下:
      石椅憨,木桌圆,举杯把酒干。小醉舌唇绊,荷锄种牡丹。门前红杏开成串,紫燕舞翩跹。
      前两首主要写劳动生活,此首重点写休闲活动。生活场景由木桌、石椅、酒杯组成,人物活动是饮酒、唠嗑、种牡丹的连续组合。诗人从小处落笔,场景与活动逐步向大处拓开,由院内到门前,由静态的“红杏开成串”到“紫燕舞翩跹”,目光随着翩跹的紫燕,思绪突破了眼前的局限,自由地飞翔到了浩瀚的蓝天,以至无穷无尽的宇宙空间,营造出篇终接混茫、言有尽而意无穷的艺术境界。第四首《〔双调·大德歌〕写在艾园》如下:
      山水间,彩云天,老丈躬耕在艾园。困睡糟糠伴,酒醒望远山。夜来艾火驱虫患,门外小溪潺。
      相对于前三首,此首的境界继续拓开,意境更为宽广阔大。时间在流逝,空间在漫延。美丽的风景,慢节奏的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白天与黑夜交替,时光与生命在无声无息中向远方伸展……物质生活的消磨和精神求索的淬炼,自然生成艺术的结晶,即第五首《〔双调·水仙子〕艾园沉思》的深刻内涵:
     半苶半傻半糊涂,时暗时明时二乎,常哭常笑常颦蹙。风摇绿疏影,为斯人掩卷长哭。《血菩提》黑难恕,《采薇歌》义尽数,血泪总难书。   
      用瓦尔堡关于艺术图像再现的三重结构法分析,则文字质料(物质文本)创造出图像客体(作品本体),进而指向图像主题(现实本身),但并不能对此结构关系进行机械理解。法国存在主义哲学家萨特认为,艺术的本质是虚幻,切忌将艺术与生活混为一谈。曹雪芹《红楼梦》言:“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真事隐去,假语村言,即指作品诞生之初就与作者脱离了关系。虽李贽《杂说》有“夺他人之酒杯,浇自己之垒块”的说法,刘心武解读《红楼梦》人物的索隐等,然而因为作者与作品的关系十分复杂,故不可亦不敢贸然判断也。
     第五首文后,梅里先生自注云:《血菩提》《采薇歌》为笔者的两部长篇小说。没有读过梅里先生多少作品,管中窥豹难免一叶障目。前几天通过冰心文化传媒平台读了几首梅里先生的词,如《正宫·小梁州》《玉门关怀古》《到阳关》《遥想嘉峪关》《杀虎口沉思》《娘子关》等十四首,其中饱含着深刻的历史沉思、深刻的现代反省与独到的价值判断,具有重要的思想启示与艺术镜鉴意义。希望有时间多读点他的作品,更希望与梅里先生有面晤之缘,若能艾园饮酒畅谈则甚幸也!

作者简介:冯仲平,广西民族大学教授。本文发表于《滏漳诗苑》2022年第3期。
mmexport1651022801064.jpg




上一篇:无人老宅
下一篇:反对餐桌浪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法律咨询|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显微镜使用|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2-12-7 14:51 , Processed in 0.453125 second(s), 28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