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28|回复: 2
收起左侧

.龙春戏院3

[复制链接]

513

作品

641

互动

1万

积分

实名认证用户

股份
5096
威望
699
精华
0
粉丝
3
好友
6
注册时间
2022-8-6
最后登录
2022-12-5
在线时间
250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2-11-17 09:42: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龙春戏院3


林德祥家有几十栋号房产,都是父辈留下来的。父亲在世时,看他兄弟三人,唯有他最小,便有意留他在家,雇个先生教他念私塾,好将来有个作为。父亲去世后,他已立事成人,拿起了家事;里里外外,打点得有条有序。平时里,还手不离卷的读四书五经,伦理道德作为信条,为人仁义、大度。受人尊称为“林三爷!”
  早期的长春很小,叫宽城子,没有什么娱乐场所,人们只听赏一些“莲花落”、“蹦蹦”(1)之类的民间低俗的演艺。后来,城镇扩展了,变成了商埠城市,定名为长春。外界的一些艺人都陆陆续续地进来长春。林德祥识多见广,随机建了茶园,由于地处城中,人们便俗称为“腰园子”,也是城中最大的茶园,兴盛可望。一些说书的、唱曲的都一哄而来,一时成了长春的大剧场。后来发展,规模扩大,改建成二层楼的龙春大舞台,更是旺盛极势。
  林德祥除了忙于经管房产外,闲时,便愿去这茶园溜溜茶水,听听小曲。后来,他听说有个妓院名叫怡春园的,来一位唱曲的艺女,很有名声,他便闻声而去。一面之见,这艺女便被林德祥的品性和举止所动颜,一爱不舍,她就是王春艳。
  再说,早晨林德祥一觉醒来,摸出怀表看看,已过八点。他忽悠一下起来,便喊妻子:“文洁啊!你怎么不早招呼我呀!”
  “我是怕你睡不好哦!”王文洁在外屋应声,一脚迈进说,“你昨晚回来那么晚,又喝酒了。”
  “咳!不是收房租嘛,今天到期限了。”他边穿着衣服,边叨咕着,“我是想趁早去呀。你瞅都几点了。”
  “嗳呀,一宿觉我就忘了。”妻子颠捣着小脚过来数叨着,把衣服递给他,“不是等秉臣从上河湾回来,再和你去收房租吗?”
  “哎呦,我怎么忘了这码事了。这酒喝的。”林德祥穿着衣服,下炕说,“那就等刘秉臣回来吧。”
  “那我就去告诉秉臣一声,叫他赶紧去趟乡下。”王文洁嘀咕着,急颠地去了下屋。
  这刘秉臣来他表姐家时间并不长,还是去年过年时,跟他父亲来串门,叫王文洁留下的,今年才二十刚出头。王文洁的舅舅在九台上河湾镇上,自个儿开个小成衣铺,维持的挺好,供儿刘秉臣念书;到了中学就不念了,便叫他留在铺里忙乎活计,张张啰罗的挺灵活。被王文洁一眼看中了,又有文化,就跟舅舅说和把表弟带走,帮丈夫办事收房租啥的,将来留在城里。舅舅一听这事,高兴地应了下来。林德祥也很喜欢这孩子,出门在外都带着他,跑个道、办个事,林德祥很称心。
  林德祥看今天去不上二道沟收房租,吃完饭,和妻子打个招呼,便上街到“真不同”酱肉铺,买点酱肉、又捎带两盒糕点,去哥哥家看望母亲。
  爹爹去世不久,林德祥对在大哥家住的老母亲,放心不下,只要稍有空闲,就过去看看,陪母亲一会儿。何况只隔一条街了。
  老太太一听老儿子来了,非要下炕不解。林德祥进屋看了急忙拦住说:“喂呀,老妈你可别下炕。”
  “嗳呀,我有点东西要送给你呀。”老太太执意下炕,在小柜里找出个小盒来拿给他,“你看呐。”
  “哎呦,”林德祥把装果品的提兜放在一边。打开盒子瞧,“银手镯!”很吃惊地瞅着母亲,“哦,这是……”
  “这是我送给你媳妇的。”老太太乐呵呵地说。
  “你这是……”林德祥有些不解。
  “你寻思是我买的呀?”
  老太太解释着,讲起往事:“咳,这是我多年攒下来的。你听我说,我呀,自从咱家开茶园子以来,我就一直跟着留在园子里,特别是咱家开了戏园子,我就留心。在撒场后,我收拾园子,嘿!捡了不少丢在地下的零星首饰,和烟盒的银箔纸啥的,这日积月累的我就有意的攒在一堆儿。我看积攒的不少了,我就悄悄地告诉张老万,叫给我出去找个做首饰的,化喽做银手镯。正巧做三个,打算送给你们媳妇,算我当婆婆的礼份。”
  说到这,她打个“咳”声:“想当初咱家也不富裕,也没陪送人家啥呀,这回我给补上。”
  母亲的这番苦心,说的他愧疚难言,心酸兮兮。瞧母亲一脸皱纹,白发满顶,不止目润泪涌,低头说道:“妈妈呀,你真是为儿茹苦费心,儿很愧心呐。”
  他摘下眼镜,抹下泪痕,抬起头来看着母亲,一往情深地念叨:“是啊,想起你常蹲在园子里,撒场子收拾园子,连瓜子皮子都捡起来,拿家烧火。我还真没都太注意呢,妈你还有这个心境。”说到这里,他盯着母亲扑哧笑了,“嘿!你还拣着真玩儿意了。”他把银手镯拿在手里。又诙谐地逗趣说,“妈,那我就收下了,可是用这果品换的呀。”说着他把提兜里的果品拿了出来,递给母亲。
  “嗨,还是我老儿子惦记我,知道我愿意吃啥。”老太太乐呵的瞅着他。
  这时,大嫂提水壶从外屋进来。见他在屋:“哎呦,他三叔来啦。”说着把水壶放在一边,去拿茶杯,“我正想给妈倒茶水呢,你来一杯吧。”她把茶水倒上,看炕上摆的果品,瞅着老太太,“还是老儿子呀,每回来都不空手哇。”
  “惦记我呗。”老太太得意地说。
  她又瞅那果盒,和林德祥手中的银手镯:“老太太可真中啊,每家给一份。你瞅我的。”她伸手亮给林德祥看。
  “老妈这份礼,那可来的不易呀,是自己苦吧苦业给咱攒的呀。”林德祥看眼大嫂,掏出烟斗装烟点燃,吸一口,念叨着。
  “咳,可不是吗。”大嫂她点点头。
  “咳咳”听母亲的咳嗽声,林德祥抬眼瞅母亲:“妈,你怎么还咳嗽?”
  “可不,一到天冷我就犯咳嗽病。”老太太说了声,瞥一眼大嫂,“还多亏你大嫂呢,在我跟前持护我,今冬儿还没咋咳嗽,屋里烧的热乎乎的,到晚上还给我预备一个水鳖。”
  “还是大嫂想的周到。”林德祥瞅眼大嫂,对母亲说,“那是你的福气呀。”
  “哎呀,那还不是应该的嘛。”她一笑,转过话说,“老兄弟呀,听说你那边戏园子挺热闹的。”
  “是呀,新请个戏班子。”林德祥把烟斗收了起来,喝口茶水,“我这来呀,正想告诉大嫂去看戏呢。”
  “好吧,过年我去。你可想着点呀。”她说声,提壶要走。
  “嗨,大嫂我过年想把妈接我哪去,住些日子,让妈也好好看看戏。”林德祥起身就话说,“就手都到我家去过年。到时候我来接你们。”又叮嘱一句,“就这么定了。我得走了。”
  “德祥哦,我送送你。”老太太乐融融地看着儿子,又要下炕来。
  大嫂知道执不过老太太,便放下水壶,搀扶着一起送林德祥出门儿。林德祥瞧母亲虽有些弯腰的身板,可那刚利的眼神儿盯着他,他不由得挺直了身子,豪然向前走去,听见母亲爽朗的笑了……
  
  冬天,东北这个地方,天是嘎嘎的冷,老天爷也来得晚,可要一出来呀,是满天彤亮;那皑皑白雪被照映得亮闪闪的,红盈盈的,嘿!一望极目千里,好是风光啊!
  “咣!咣!咣……”
  坐在马车厢里的林德祥,向着窗外眺望着。他不时的把墨镜摘下来,还特意地伸出头去瞧了瞧,好像怕错过这阵美好时光,张开嘴深深地吸了口气,边自言道:“啊!真美呀。”
  “别说是美呀。”坐在一旁的表弟刘秉臣看这一场景,也情不自禁地随和一句,还说,“这要在俺农村呐,那更好看哩。”
  “是哦。”林德祥看一眼他,感叹有情道,“我已好长时间没去乡下了。赶明个抽空儿我去你家看看,我还要叫你爹给我做件毛坎肩呢,哈哈!”
  “叭!叭”的甩鞭子声。林德祥伸脖张望,看车在爬坡,便念叨:“哎呦,快到二道沟了。”
  “哦,这不高俊杰家快到了嘛。”刘秉臣搭话说。
  “嘿!你的记性可真好哦。”林德祥点头称许,“我就领你来过一次收房租,就把名记住啦?”
  “嗯。”刘秉臣低头抿嘴一笑。
  俩人说着,林德祥看已到了地方,便叫车停了下来。
  二道沟这趟房子,正处在交叉路口的三角地。对面是个公园,铁木儿(1)骑马的塑像看的很清楚。是三层楼的欧式款样:一排三块玻璃的长窗,楼面粉刷一新,十分耀眼、明亮。林德祥很是得意这座楼房,可他没有舍得住,把它租了出去,为的是租个好价钱。他下了车,又好顿欣赏,称赞不已。刘秉臣拎兜跟随在后,来到楼前。
  “哎哟!东家大爷来啦。”一位穿着很时尚的姑娘,细声细语地出门迎来,随后瞅一眼刘秉臣,“请进屋吧。”
  刘秉臣不好意思地眨眨眼,随林德祥进到楼里。
  “请上楼吧!”小姐招呼一声。
  林德祥在前,刚要迈上楼梯,就听楼上有人随声下来,客气道:“德祥兄来啦!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哪里、哪里。”林德祥应话上楼,着一眼他说,“嗷,你太客气了。”
  刘秉臣随后跟上。
  “今天你这是赶上了,”他边说着,边把林德祥和刘秉臣让到客厅里,“你要是早来一天呐,我还在国外没回来呢。”
  “是嘛,还真巧。有幸有幸。”林德祥点点头,环视一眼客厅,称赞说,“嘿!好漂亮的客厅哦。”
  一盏明亮、闪耀的大吊灯,挂在天棚中央,两幅拖地的猩红色的大绒窗帘半敞着;里边衬着乳白色的绒丝帘,晨光透过,把这客厅烘托的温馨可融;一套乳白色的沙发,卧在房屋的中间;茶几上摆放着紫罗兰花的白瓷茶具。有趣的是,在玻璃烟缸旁,放了一座铜制的裸体女郎,擎举着一块来回摆动的小表;女郎脚下踩着一荷花烟盘,上卧放一盒骆驼牌香烟,格外惹人喜爱不舍。
  这套完全西洋式的摆设,林德祥看了感到十分新奇可观。不止赞叹:“好哦!很有趣味。看来你这都是从国外买来的西洋货呀。”
  “是哦。”他走过来,从茶几的烟盘上拿起香烟抽出一支,递给林德祥,“那你就尝一支西洋货的香烟吧。”
  “别的,”林德祥冲他摆摆手,掏出自己的烟斗,“还是抽我的烟斗吧。”说着,坐在沙发上把烟点着。随后瞅他一笑道,“不过,你这套摆设配我这洋房,正合适。配套成龙哦,呵呵!”
  刘秉臣也随后坐了下来。高俊杰自己点支烟坐在对面,听他这说,笑对道:“德祥兄是默守陈规呀,不过,您所建这套洋房还是颇有建树,正迎新尚哦。”
  “哦,你不更有纳新别样吗,眼下可是个发财之道哇。”林德祥应答点出所意,“是吧。”
  “德祥兄所见及是。”高俊杰磕磕烟灰,敞开说起,“不瞒您说,我这趟去了法国巴黎,做了一笔生意,搞了点洋货,除了这些摆设,还有些首饰、香水、化妆品什么的。你看这市面上刚刚兴起,正像您所说,眼下可是发财之道哦。”
  他瞅眼林德祥,思忖一会儿,说道出心思:“哦,依照您这眼光,我看咱们合伙搞这生意,一定能捞他一大笔钱。您看怎样?”
真挚的情感,永恒的意志,坚强的性格,马到成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4

作品

293

互动

2062

积分

实名认证用户

股份
987
威望
93
精华
0
粉丝
1
好友
2
注册时间
2022-8-17
最后登录
2022-12-6
在线时间
196 小时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2022-11-17 17:49: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是一种感受,也是一种积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13

作品

641

互动

1万

积分

实名认证用户

股份
5096
威望
699
精华
0
粉丝
3
好友
6
注册时间
2022-8-6
最后登录
2022-12-5
在线时间
250 小时
性别
 楼主| 发表于 2022-11-18 10:38:17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是 一种享受,也是一种拼搏
真挚的情感,永恒的意志,坚强的性格,马到成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法律咨询|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显微镜使用|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2-12-6 15:20 , Processed in 0.218750 second(s), 32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