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42|回复: 0
收起左侧

[抒情] 从《忆秦娥 娄山关》想到的…… 作者:三枪 (秦岭)

[复制链接]

1272

作品

1300

互动

3万

积分

实名认证用户

股份
14211
威望
25059
精华
0
粉丝
108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19-2-27
最后登录
2022-12-7
在线时间
1719 小时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2022-11-15 04:34: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再铸军魂秦岭 于 2022-12-2 02:55 编辑

从《忆秦娥 娄山关》想到的……
(秦三枪)

八十多年前的《遵义会议》(1935.1.15)令世界称奇,秦邦宪(博古)将权利顺利移交,毛泽东在此东山再起,带领中国人民从胜利走向胜利……(笔者的出生地就是贵州遵义)……
当时毛泽东在此吟诗一首:
西风烈,
长空雁叫霜晨月。
霜晨月,
马蹄声碎,
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
苍山如海,
残阳如血。

      为此,笔者义无反顾学习毛泽东,吸取教训,总结成败,从头再来……

     曾记得父亲在我小时候写过这样一副春联: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横批:欢度春节。
现在我才明白父亲秦仁和的意思,人和为贵,不意气用事……
当年的父亲,三十四岁,当年的母亲三十三岁,当年的我,七岁……
    父亲和母亲在我小时候最爱吵架了,父亲属虎,母亲属兔,我,属小龙。可能是属相不和吧,反正我记事以来,经常看到他(她)们吵架,当时父亲是工人,母亲是县医院的护士。因为身份的不同,加上父亲是很要强的人,所以注定了一场悲剧。
    后来恢复高考,贵州省广播电视大学招考,在父亲的最小的幺兄弟(我幺爸秦仁智)敏锐的发现了这个机会,极为劝说我父亲秦仁和,还有四伯秦仁双、七叔秦仁权及大伯伯的长子坤哥哥,包括他自己都去报了名(幺爸比他们早读一年),从此,他们的人生发生了转折……
父亲他们全部都考上了,在读书的岁月里,我记得母亲给父亲写信,字里行间都是对父亲的思念,当年的她(他)们风华正茂,我只记得母亲穿过唯一的一次裙子,百叶裙。母亲是传统的人,她很善良,贤惠,母亲的双手,曾抱出来千千万万个新的生命。母亲,是世界上最好的母亲,因为我知道,我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唯一的骨肉……
   后来,父亲顺利的调到了广播电视局,成了一名国家干部,成了一名记者。身份的变化,让父亲变了,他经常穿最流行的喇叭裤,戴着墨镜,留着长发,反正让母亲很反感。这也就为我们这个独生子女家庭的破灭留下了一根致命的导火索……
    记得我六岁那年(1983),我们住在东门爷爷奶奶的三层小楼,爸爸妈妈因为琐事又吵了起来,我只记得妈妈哭了,然后爸爸把门一关,妈妈抱着我,那一天,正好是九月九日,妈妈抱着我回她的老家,新州镇。四十公里的山路,六岁的我,三十三岁的妈妈,她背着我,我们母子两个一边说话,一边走着山路。我问妈妈,“妈妈,为什么我们不坐车呢?”“幺幺,没有车,妈妈带你去见最喜欢你的外婆呢……”
    我和妈妈一起,在安场的菩善台上山,听妈妈说,菩善台上山十五里,下山十五里。当年妈妈在正安二中读书,经常从新州翻过菩善台来到安场镇读书。我走累了,妈妈突然看到一大片红色的东西,红籽树!她跑了几步,摘下来一大把给我,我饿死了,几下就塞进嘴里,嗯,好吃。我看见,妈妈又哭了,她抱起我,在我的额头亲了一下,晶莹的泪珠滴落在我的脸,我抱着我的妈妈,我也哭了。茫茫大山,一对母子,在山路上艰难的行走。唉,回想起来,真的是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父亲在爷爷奶奶的劝说之下,主动去新州接回了我们,我看见妈妈幸福的笑脸,笑得很灿烂,像极了我们老家的山茶花,美丽,世界上再没有比妈妈更好的人了,妈妈为了我,付出了很多很多。
父亲也是爱我的,他在我之后生病住院时,给我讲故事,给我讲毛主席长征的故事,他说过,得病不可怕,既来之则安之。父亲带我去务川,贵阳的医院,他的眼睛早就黑了一圈又一圈。唉~他(她)们都是爱我的人,为什么最后不能在一起呢……
   快过年了,父亲买了春联,他的毛笔字很好,又和我幺爸一样,二胡,三弦,琵琶都精通,父亲提笔想了很久,最后写下了这样两行字《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是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2022.9.9
作者:秦岭 笔名三枪 祖籍重庆 贵州正安人 退伍军人 1998长江抗洪三等功臣   正安县作家协会会员 道真苗族仡佬族自治县作家协会会员 安徽省滁州市散文家协会会员 凤阳县作家协会会员
wx_camera_1667950195913.jpg
mmexport1667939427453.jpg
wx_camera_1666615295948.jpg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叔侄情缘
下一篇:桂西景象诗情画意(随笔散章组四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法律咨询|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显微镜使用|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2-12-7 15:35 , Processed in 0.484375 second(s), 29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