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60|回复: 0
收起左侧

[小品文] 水到渠成,驾鹤西行

[复制链接]

136

作品

136

互动

1312

积分

三星作者

股份
599
威望
56
精华
0
粉丝
0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22-9-17
最后登录
2022-10-7
在线时间
23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2-9-25 09:44: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每每看到亲人临终前的情形,我就不敢设想自己临死前的惨状,我真的承受不了那惨不忍堵的痛苦,忍受不了那令人绝望的无奈。所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思想深处那根深蒂固、郁郁葱葱的自杀情结也在迅速膨胀,激励我提早结束自己的生命,选择义无反顾的投向死亡。
夜深人寂的时候,我时常沉溺于自杀的情绪里,陷于自杀的阴影中不能自拔,执意寻找一种短暂而激烈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设想自己有一台小型设备,像电脑一样,只需轻按某个按钮,一切就结束了;设想自己拥有一个针桶,轻轻一揿,锋利而强劲的针头插进我的肉体,内存的剧毒药液在几秒钟之内就置我于死地……从此,抛开尘世间所有诱惑,抛开一切烦恼与忧愁,没有了仇恨,没有了热爱,没有了快乐,没有了痛苦。
我真的害怕自己在病床上死去,那时的我,被注射大量的镇静剂,由各种仪器代替我的器官工作,而我的器官呢?承受着头眩气促,五脏翻搅,呼吸困难,翻江倒海……每一天,从痛苦中开始,又在痛苦之中结束,最可怕的是这种痛苦的日子不知何时是尽头,让一个病入膏肓的人奄奄一息却又奄奄不息,忍受剧烈疼痛,遭受惨绝人寰的折磨,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啊!治疗本身又加重了我的痛苦,延长了我承受折磨的时间,直到最终死去,这对我来说是多么的残忍。与其分分秒秒痛不欲生,还不如早点放生自已,痛痛快快的一死了之,也许这就是稀释和消化临终前的痛苦最好的方式。
当我们七老八十岁的时候,退休已经多年了,该享受的已经享受,该准备的已经准备就绪。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的血压、血脂渐渐地升高,人体器官渐渐地退化,各种疾病渐渐地缠身,完全无望继续实现梦想和享受生活了。思维可能还很敏捷,但是,这清晰的意识正好让我受尽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
我想,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生来就不热爱生命,没有人生来就不恐惧死亡。我也一样,内心深处哪里想死,我对生活和前途也不是万念俱灰,而我的生活条件,可以让我随时随地的满足我的基本愿望。我的自杀,只是希望逃避临终前那撕心裂肺般的痛苦和等待。
当然, 自杀之前,我会承受难以想象的内心痛苦、精神琢磨,由于求生的本能,会让我陷入生与死的矛盾之中。没有人希望自己带着极度痛苦去极乐世界,活下去的理由很多,当我对临终前痛苦的恐惧超过了对死亡的恐惧,直到结束生命的想法逐渐在脑海中占据上风,成为别无选择的选择的时候,我就会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些难以解决的问题之上,而忘却那些继续活下去的理由。
我不想让家人看着我一天一天地衰竭消瘦,我不想让他们因照顾我而精疲力竭,自杀不仅仅是牺牲了自己,更重要的是解脱了家人。但自杀也不是“轻轻地走,不带走一片云彩。”我的自杀,犹如在关爱我的家人身边引爆了一颗炸弹,让他们成了我自杀的牺牲品,让他们深感生命的无常无依,并承受我遗留下来的痛苦,让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处在我自杀的噩梦之中。
自杀而死是简单的,甚至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事,但是,自杀也不是一蹴而就的。我的老家有个叫刘胜其的人,为了逃避临终前的痛苦,准备提前终止自己的生命。他对自杀的各项准备工作可以说是精心策划,为了避免买到假药,他到不同的集镇购买了不同品牌的老鼠药,自杀那天,他先安排太太去远方探亲,然后,他去超市买来好酒好菜,他将老鼠药和着那酒菜下肚。很快,药力发作,刀割般的疼痛使他如杀猪般的嚎叫,随后,他在屋子里乱跳乱窜,几个小时后,他才踏上他的天堂之旅。
我也曾有过自杀的想法。那年冬天,在一次期未考试失利之后,我再已无法忍受教室里那令人窒息的压抑与沉闷,想到了自杀。阳台上,我一个人独自面对昏暗的天空和漫天乱舞的雪花,心如乱麻,那时的我,准备轻轻一跳,告别这个让我受苦受难的世界,脱离考试的苦海,安静地结束自己的生命,然后,走上去天堂的阶梯,生死在一念之间。
自杀,是以一种高昂的姿态开启自己的重生历程,不论是勇气还是觉悟都是值得尊敬的,但是,如若我不这么做,到最后吃苦的还是我自己。当贞女烈妇们面对淫棍的侮辱用剪刀抵向自己身体的时候,当中条山之战国军的将士们一起走向滚滚黄河的时候,当屈子被江水吞没,李贽用刀自刎,王国维面对昆明湖纵身一跃的时候,难道那不是一种悲壮、惨烈的美吗!这种用生命演奏的绝唱,用鲜血涂抹的晚霞,振聋发聩,耐人寻味,使人久久不能忘怀。我能和如此多伟人走上同一条路,难道不值得我骄傲吗!自杀,让生命顷刻间化为乌有,是一种无奈,也是一种解脱。
  水到渠成,驾鹤西行,从容的走、潇洒的行。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母亲的皱纹
下一篇:乡村的声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法律咨询|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显微镜使用|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2-11-30 02:24 , Processed in 0.203125 second(s), 31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