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28|回复: 0
收起左侧

白浪秀发廊的情博>第十九章

[复制链接]

207

作品

221

互动

3998

积分

铁笔作家

股份
1922
威望
60
精华
0
粉丝
3
好友
1
注册时间
2022-8-6
最后登录
2022-9-29
在线时间
107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林本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然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贺彪一句话把个一心想找回小妹苏丽娜打赌的小八戒放走了。左等右等的到了天黑也没见小八戒回来,他心有所疑,悔不该将小八戒放走。可他知道自己在小八戒手里有把柄,就是他人不回来,也无可奈何,又何况莫虎又有交待叫他暂时不要外出。几天人没回来,他也就淡忘了。 
  一日。
  
  电话铃响,他蓦然想起这事,以为是小八戒有信儿。他也没问来电是谁,急得他抓起电话就问道:"唉!哪小姐找回来了?小八戒。”
  
  “什么他妈小姐,小八戒的。”
  
  一听是老大莫虎的斥责声,惊吓的他急忙支吾解释说:
  
  “哦,哦,我我以为是我们哪称小八戒的呢。”
  
  “噢,我想起来了,”莫虎倒感兴趣的唠起:
  
  “是不是哪个长相挺可笑的小子呀?是有点像那猪八戒呀,哈哈!你叫他去找小姐了?”
  
  “哦哦,”
  
  他踌躇一会,琢磨还是照实说了:
  
  “是这样,这个叫小八的,原来我叫他看着哪跑走的小姐来的,可他倒对这小姐有意思了。他后听你电话说这小姐跑了,隐不住了,便恋恋不舍的跟我打赌,说他能追回来,我想能追回来不更好吗,就这样,哦。。。。。。”
  
  “你就放他去了,是吧?”莫虎听他吞吞吐吐的接过话,指责他说:
  
  “哼!你可真是成全他了,可他要不回来,和那小姐一起跑了不起眼,万一把咱们的事漏出去,你想到后果了吗?没长脑袋呀?”
  
  “这。。。。。。”贺彪琢磨这话,又有所思的说:
  
  “我想不会吧?我成全了他,他能吗?兴许会。。。。。。”
  
  “会弄拙成巧了?”莫虎脑袋灵活,听出门道,接话换了语气说:
  
  “一切皆有可能。哈哈!”
  
  “我,我也是这么想的。”贺彪转危为安“嘿嘿!”笑了。
  
  莫虎没介意,再也没说啥,叫他去找丹一峰接电话,贺彪放下电话去找丹一峰。
  
  丹一峰和贺彪有分工,他为人霸道、狠毒,管市场是欺行霸市,很受莫虎的青睐、看重,为此另有所用,叫他联系货源——毒品。只和他单线联系,不容他人过问,连贺彪也不知所为。
  
  自他弄来白面样品交付莫虎后,待等信儿进货。他听贺彪叫他接莫虎电话,就知此事。他接了电话告知莫虎一句话:“明天一早接货,日期没变。”而莫虎告知他也一句话:“货可收,款已备好,通知货方。”
  
  这才有莫小虎去银行提款一事。
  
  丹一峰撂下电话,便单线联系通知货方。 
  
  莫虎的黑座驾进到基地大院里,等车待旁的丹一峰迎了过去拉开车门,一声不响的钻进车里。车缓缓的开出,直奔双方约定地点——牛头山下采石场。
  
  丹一峰先下车,架上墨镜向四周扫一眼后,“啪啪!”拍两巴掌,瞧从山脚下一侧的棚窝里钻出俩人,朝他招呼。丹一峰一挥手去向车里的莫虎示意,莫虎给齐小虎一个眼神,齐小虎知意,提包出车跟随丹一峰去棚窝,把款包打开,那两人见款瞧了瞧认定后,给躲在窝里的一个手势。这后一人高大黑壮,手拎一黑皮箱出来亮货。丹一峰摘下墨镜,提样验货,他仔细的翻看一遍后,摁住皮箱拽出一袋撕开沾一口,气愤的怒斥:
  
  “他妈的假货!你看。”
  
  说时迟那时快,那黑壮汉刚一卧身,他扯袋扬去,一袋白面正扬他黑大汉满脸花,瞧迷眼昏昏的他撂下皮包去揉眼睛的时节,丹一峰一把拽起皮包,给齐小虎一递神,看在旁那俩小子还呆怔着,他倏地拎包便跑。等那三人追来时,丹一峰和齐小虎已驱车了的无影无踪,气得那三人呜呼哀哉。
  
  这一切,都是莫虎和丹一峰事先策划好的。神机妙算怎可泄露!
  
  原来在来提货前,莫虎已和丹一峰密谈过一次,分析有可能货方会掺假,叫丹一峰接货时一定要仔细过目,见机行事,不然要吃大亏的,事出果然如初所料。
  
  丹一峰这次机灵、果断干得漂亮。莫虎开着车兴奋的夸奖他,连在旁头一次经历这胆颤心惊的齐小虎,都佩服的向他伸出大拇指称赞。而货方那三人又为何未拼命追回呢?他做的假露馅了,坑了自己。谁能算计得了,就捞一把,这就是黑社会!莫虎没放一分钱,虽说未得全部,也为数不少的白面,心中暗自庆幸。也为齐小虎临阵不慌大加赞赏,齐小虎也更为效力莫虎而心感自傲,坐在车上飘飘然的自慰有了分量和位置。
  
  莫虎并未把车开到基地,而是急速进城回到地中海娱乐城。这时,已是晌午时分。在班上的欧阳卓正去餐房打饭,瞧莫虎的车回来了停在院中,她留意的观视,看车上下来一位手拎皮包戴墨镜的大个儿男士,跟在莫虎和齐小虎后面,这是她从未见过的人。瞧他们无声无语的,像是有什么事似的进来,她没有声张的躲开去了餐房。
  
  进了经理室,丹一峰便把装有白面的黑皮包放在老板桌上,坐在在靠一边的沙发上。随后,齐小虎也把提货款递给了莫虎,莫虎接过开桌柜放了进去后,叫莫小虎去招呼马大姐来。瞧齐小虎走开了,莫虎随手叫丹一峰过来,他从桌柜的皮箱里抽出两打钞票递给丹一峰,一话未说的向他一点头。丹一峰知意的展示笑脸接过钞票揣入里怀兜里,回坐沙发上,叼起了烟,他又递给莫虎一支点燃。莫虎吸了一口,顺手把桌上的皮包打开看了看,他满脸笑容的起身抽出一包白面撕开,用手蘸点放在烟头上仰身坐下吸品,他知丹一峰是不吸毒的,便随手把白面包放进抽屉里。
  
  一支烟功夫,齐小虎领来了马大姐。莫虎抬头瞅眼马大姐,看着桌上的皮包给她递个眼神,一努嘴。马大姐明其意,拎起皮包向莫虎一点头扭身便走了。马大姐走后,莫虎瞅齐小虎笑咪咪的说:
  
  “小虎哦,今天你可有功哦!来!我给你点支烟。”说了拿出支烟点上,又从抽屉里拽出那包白面蘸上点后,递给了齐小虎,说:
  
  “这是新货呀,更好,吸一口吧。”说着,他瞥眼丹一峰,“我都没舍得给他呀。”
  
  齐小虎真是受宠若惊,他接过烟一口吸去,飘然而曰:
  
  “好货!好货!真是好货呀。”
  
  心里也真是在想,“若是没有这好玩意顶着,我齐小虎上哪有这么大胆干这事呀?”他吧嗒着嘴。
  
  “哼!”
  
  丹一峰在旁看不上齐小虎哪出儿,横愣他一眼,蔑视的说:
  
  “怎么个好货,你说说呀。”
  
  “哦,这,这。。。。。。”
  
  齐小虎被他突如其来的问叫对答不出,尴尬的不知所措。
  
  “唉,一松哦,你就别难为他了。”莫虎瞅眼齐小虎,拉回话说:
  
  “他还未入行呢,哈哈!”
  
  莫虎这句带有讥讽的笑语,把个很难看的齐小虎小脸羞涨得通红,低头不语,哪还有请功领赏的份呀,齐小虎心中才明其意,暗觉自愧不如。
  
  莫虎看出,打开笑脸冲齐小虎说:
  
  “嘿嘿!小虎哦,往后哇,你得跟一松学学呀,才能进山扑食呦。”
  
  说罢,他把桌上的那包白面拎起来让齐小虎看。
  
  “品是一方面,还要观色呀。”
  
  他念叨着从包里捏出点给齐小虎收起,又把包放回抽屉里。
  
  齐小虎点了点头,又溜眼丹一松。
  
  丹一松没有看他齐小虎,一架身从沙发上起来,朝莫虎打招呼:
  
  “哦,大哥,我回去了。”
  
  “好吧,”莫虎回应,看眼齐小虎说:
  
  “你开我车送一松回去。”
  
  齐小虎随一松出屋下楼。
  
  这时,欧阳卓吃完饭正遛步闲留在大厅里,遇见他俩。丹一松正要戴墨镜出门,回眼一看是她,秀气、媚艳的站在哪,心念一惊,注视好一会儿,瞥个笑眼,一扭身架上墨镜出门进车,齐小虎随后跟去,开起车扬长而去。
  
  这头,只见那欧阳卓呆怔怔,痴情望车住脚未动,好大会儿才清过神来,张着小红唇暗念叨:
  
  “他,他他是谁?我,我。。。。。。”
  
  
  丹一峰回首一个翘眸相视,含送秋波,挑弄得春满桃花的欧阳卓心潮涌起,呆愣在大厅里久久不为,思味不能,只恨未能相识、相知。
  
  “高挑儿的大个、蝉眉凤眼、白净的脸皮、唇红齿白、一头带弯的黑发,难得一见的绅士风度。”
  
  她越想越着迷,不可自拔。口中还念叨着:
  
  “他,他是谁?”
  
  思入迷魂。
  
  “嘀嘀!”
  
  汽车喇叭的鸣叫声惊断了她的思欲。她抬头望去,正是齐小虎开车回来。她突尔想起何不向他问个明白。她正寻思着,齐小虎进来了。
  
  她迎过去,笑盈盈的随意问叨:
  
  “唉,小虎啊!你乍怎么快就回来了?”
  
  “唉,他哪儿离这不远?”齐小虎瞥眼她说。
  
  “唉,我问你,你送哪个人是谁呀?”她随话问。
  
  “哦,哦,”齐小虎思忖一会儿说:“他,他是客人。”
  
  “你不认识他吗?”她又问。
  
  “哦,认识,他性丹,叫丹一松。”
  
  齐小虎回话,随她往里走。
  
  “哦,”她低头念叨着:“叫丹,一松。”
  
  “你认识他吗?”齐小虎瞅她哪样问她。
  
  “哦,我,我好像在哪看着过他。”她随话编话说。
  
  “哦,我说呢。”
  
  齐小虎冲她点点头,上楼去了。
  
  她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寻思,本想从齐小虎嘴里能问个明白,可从他齐小虎支支吾吾的言语中,倒感有些疑惑。她愕然想起和张三八的那段谈话,琢磨着:“这丹一松来是客人,是不跟毒品有关?是贩卖毒品的客商?”虽是这么想,可她又不置信,欲念:“不会吧?他,他不像。”她想了又想觉得还是等张三八上班与之探讨。可内心里还仍对丹一松的一见钟情,思怀在心。 
  
  张三八放假在家一直陪着白肚脐在发廊里。白肚脐虽见到小妹苏丽娜要回来的条子,可仍不见她本人归回,心绪不安的念叨给张三八听,张三八安慰她。新来的小女工柳花,听他俩嘀咕的话语不消,躲在一旁依着窗台向外张望着。突尔,瞧一摩托驶过来停在窗下一侧,下来一男一女朝发廊屋走来。她撇过脸轻轻的招呼一声:
  
  “唉!来人了。”
  
  “哦,谁?”
  
  白肚脐伸过脸问时,人已进屋。
  
  “姐姐!是我呀。”
  
  “小妹!”白肚脐惊奇的眼光瞧着她,念叨:
  
  “你可来了!”
  
  “我能不来吗,叫姐姐惦记了。”
  
  小妹走过去一把抱住她亲热的叨念。又一眼看到张三八,亲热的说:
  
  “哎呦!你也在这呀。”
  
  “你可把人惦记死啦。”
  
  张三八瞥眼她,瞧门口旁还站个人,便问叨:
  
  “怎么外头还有个人?咋不叫进来呀?”
  
  “啊,是一块来的。”小妹看一眼,踌躇一会儿,困窘的低头说:“哦,他,他。。。。。。”
  
  “不好意思呀?”白肚脐看得明白,闪开小妹说:
  
  “走!出去说,还正赶上晌午,咱们吃饭去。”
  
  说了,要出门,看在旁的小柳花,从兜里拿出俩钱递给她说:
  
  “你自己出去吃,锁门回去吧。”
  
  三人出了发廊。
  
  白肚脐出门一照面立在门旁的哪小伙子,便是一惊,立时,激愤的想起被劫之事,不止疑惑的发问小妹:
  
  “哦!他他,他不是那。。。。。。”
  
  “咳!一言难尽哦。”小妹苏丽娜很感难言的看眼小八戒说:
  
  “还对亏他呢。”
  
  跟在小妹后边的小八戒,愧疚得耷拉下脑袋默然不语。
  
  张三八在旁看这情绪不对,便对她俩说:
  
  “我看呐,你们先走一步,都回小平房哪,我呢,弄点吃的回去,在家里还好说话,是不?”
  
  “嗯。”
  
  她俩一想也对,便都回去小平房。
  
  不一会儿,张三八弄来一堆吃的摆在桌上,都没动筷。白肚脐还没有消气,白着眼给立一旁的小八戒看,紧问叨小妹。张三八觉得气氛不对,便笑脸对白肚脐说:
  
  “我看呐,都饿了,先别说,吃着慢慢说嘛。”
  
  说了,他张罗着放开碗筷,白肚脐也随和起来了。小妹苏丽娜给站在她身边的小八戒第递个眼神儿,小八戒这才来了精神,一手抓起啤酒瓶子,张牙一咬一个的连起开两瓶,笑盈盈的一一都给满上酒。白肚脐看在眼中,倒觉得这小子挺乖顺、可笑的,气消了一半。
  
  一杯酒下肚,小妹苏丽娜看姐姐有点顺过气,便笑吟吟的瞅着姐姐说:“唉,我知道你惦记我,我这不很好的回来了吗?”接着她讲起了被劫那段事来,说道:
  
  “其实那天晚上,我看被这俩小子抓进车里,也呼应不了,便没有声张,后来又把我送进郊外的一间小平房里,由这小八戒看着我,可我并没害怕。”她神秘兮兮的看着姐姐,“我告诉你吧,姐姐,我早有准备,在咱俩一出门时,我自个儿偷偷的拽一把剪刀藏在身上了,这你是不知道的吧?”
  
  “噢,”白肚脐插话,“我说呢,只剩一把剪刀呢,我还寻思放哪儿了?”
  
  “你听我说,还多亏这把剪刀。”
  
  随后,她便把贺彪如何借酒要奸污她,她如何用剪刀救身刺贺彪的情景描述一遍。
  
  “唉,你可真有心计呀。”听到这,白肚脐感触的说。
  
  “姐姐,你想想,哪天这俩小子突然来咱这发廊理发,又打听话啥的,我就犯嫌疑。”小妹料话说。接着她把话转到小八戒身上,瞅眼说:
  
  “你不知道,那时这小八戒就色迷迷的瞅我,我很烦他。可在哪时节,他不但不欺负我,还挺身救护了我,没有他,我就,咳!”说到此,她瞟眼张三八,激情的说:
  
  “就像姐姐没有你,你想。”
  
  说到这里,张三八与白肚脐一切都明白了。紧接着,她忿恨的讲起齐小虎接回她的事说:
  
  “他齐小虎真不是人,不但不放我,还要把我交上去,还多亏这把剪刀,逼着他放了我。”
  
  “啊!齐小虎会这样。”
  
  张三八气愤不已。心里琢磨:“难道他要交给莫虎?”他暗记心中。
  
  “哼!”
  
  小妹一撇嘴,接着说:
  
  “我回来就去小平房住处找姐姐,看你不在,我又无路可去,就奔火车站想回家。”小妹说此,又瞅眼小八戒,说:
  
  “没曾想到这骨眼儿,他小八戒又出现了,他对我的诚心感动了我,就这样,我死逼无奈跟了他,去了他舅家。又回去找你一趟,写个纸条告知你的。”
  
  小妹刚撂下话,在旁静听的小八戒,听小妹说死逼无奈跟了他,不满意的一别脑袋,囔囔的接过话说:
  
  “你还忘说一个事儿哪。”
  
  “啥事儿呀?”小妹一愣。
  
  “嗯,上北山庙去上香许愿呐。”小八戒一眨眼,张开大嘴巴。
  
  “噢,这事你可没忘哦。”小妹苏丽娜瞥他一眼,想起说:
  
  “我是想起姐姐和张哥进庙上香许愿的事,才去的,看看缘分、命运。”
  
  “结果怎样哦?”姐姐白肚脐试问小妹。
  
  “跟你哪回一样,”小妹看眼小八戒,一撇嘴:
  
  “咳!认命了。”
  
  “嘿嘿!”
  
  小八戒眯着眼睛笑。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花冈(三十五)战斗还在进行
下一篇:白浪秀发廊的情博>第二十章
真挚的情感,永恒的意志,坚强的性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法律咨询|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显微镜使用|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2-9-29 13:05 , Processed in 0.218750 second(s), 30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