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32|回复: 0
收起左侧

白浪秀发廊的情博>第十八章

[复制链接]

199

作品

213

互动

3869

积分

铁笔作家

股份
1861
威望
60
精华
0
粉丝
3
好友
1
注册时间
2022-8-6
最后登录
2022-9-28
在线时间
105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林本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三八在窗镜上看莫老板从他黑亮的坐座驾里出来,齐小虎提包跟在后。这次他没有去上楼进他的警卫室,而却直接出门笑呵的向莫老板打招呼,莫老板看了很欣慰的说:
  
  “哎呦,你一直守在家里,贪黑起早的很辛苦哦。”
  
  “咳,应该的嘛。”张三八客气的回话。
  
  “哦,”他抬脸看眼张三八,思忖一会儿,又拍拍他的肩膀说:
  
  “我看从明天起放你两天假,在家休息两天再上班,轻松轻松哦。”
  
  “哦,那我就谢谢莫经理了。”
  
  张三八笑脸回谢说。
  
  齐小虎在后向他点点头,随莫经理进了楼里。张三八看莫虎那高大的身影,寻思着刚才他说话时那阴笑、奸猾的面孔,他不可置信让他放假休息的好心,还是另有所为呢?他心犯猜疑的低头跟回上楼进回警卫室。
  
  莫虎一进经理室,便急忙叫齐小虎进屋锁上门,把手提包递过来放在桌上。随后,他坐在老板椅上,小心翼翼的拉开手提包,取出一个纸包纸裹的小白包打开,用手指蘸了蘸包里的白面,放嘴边舔了舔后,赞许的念叨:“好白面,上品货。”随手从烟盒里抽出支烟,捏了点放在烟头上点燃,深深地吸了口吐出烟儿,仰在椅背上眯眼享受这神飘魂舞的滋味,瞧齐小虎坐在旁看的滋滋有味,不知是好,他蓦然想到:“何不让他尝一口,以稳他心。”一起身,从烟盒里抽出支烟递给齐小虎,说:
  
  “来,小虎,你把烟蘸这白面尝尝。”
  
  “哦,”齐小虎知这白粉是毒品,没有接烟,畏缩的念叨:
  
  “这,这玩意,我我可不敢哪。”
  
  “咳,没事的。”莫虎看他有点发惧的样子,引惑他说:
  
  “你没看我都吸了吗,你吸一口就知道啥滋味了。”
  
  说了,他把烟蘸上白面点燃递给齐小虎。
  
  “哦。”
  
  齐小虎不得不接过烟吸了口。
  
  这口烟咽下去,他只觉得浑身的疲倦消散,云里雾里的舒服多了,顿时精神起来,两眼放出光亮。
  
  “唉,咋样?舒服吧。”莫虎看他那样问叨他。
  
  “哎呀!确实舒服,”齐小虎感受的说:
  
  “浑身松快多了,飘忽忽的,好受哇。”
  
  “好受不好吗,抽口解乏呀。是不?”莫虎笑呵的鼓动说了他瞥眼齐小虎,沉下脸来严肃的样子,指点着他嘱咐说:
  
  “不过嘛,这事你可千万不要跟任何人说出去,就是你的父母也不行。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懂吗?可要谨慎哪!”
  
  “嗯,知道了。”齐小虎当然知道这厉害关系,他点下头。莫虎说完,他把白面收起交给齐小虎,指告他说:“你把收起它保管好。”又吩咐说道:
  
  “明天跟我取货去。一会儿我开张支票,你开车去银行取回钱交给我。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哦。”
  
  说毕,他从抽屉里取出一张支票开好递给齐小虎。齐小虎接了支票瞅下表,看快下班了,便下楼去了。这时,欧阳卓要上楼去,一抬脚正和他碰个满怀,看他加个包,急匆匆的要出去,便问叨他:
  
  “唉,都这时了你还出去干啥呀?”
  
  “哦,哦没啥,我,我出去办点事。”
  
  欧阳卓又听他支支吾吾的,更觉发疑,便眼跟着看他开车往银行方向去。她心里琢磨,“这么晚他去银行干啥呢?”她噔噔上了楼一脚迈进警卫室,瞧张三八在屋就把这事说了。
  
  张三八惟事精明、谨慎,跟欧阳卓好像亲和、信赖,但他却有分寸的。他早已警觉出莫虎把齐小虎放在他跟前,云里来雾里去的,不会有什么好事干的。可作为他有这一份管保安的工作维持生活,明哲保身但求无过就行了。管那么多事干啥?何况还是老板的事,只睁一眼闭一眼吧。可这事却偏偏要找上头来,能说不闻不问吗?特别是欧阳卓,离舍不得,这不,又找上头来了。
  
  张三八一听欧阳卓这事,已半知有明,可他却不慌不忙,慢条斯理的反问询起欧阳卓:
  
  “你说咱公司是啥性质?”
  
  “娱乐公司嘛,啥性质。”欧阳卓撇呲他。
  
  “哦,娱乐公司应进啥货呀?”
  
  “就是唱歌跳舞,吃吃喝喝的,小姐了,帅哥了,老板了,还有当官的。”欧阳卓又撇呲他。
  
  “那么这些人需要啥呀?”
  
  “哼!这些人,吃饱喝足了,需要的就是刺激!”欧阳卓激愤的嚷着。
  
  “怎么能刺激呀?”
  
  “唉,吃喝儿嫖赌呗。”欧阳卓顺嘴溜出。
  
  “比这还有刺激上瘾的呢?”
  
  “哦,这个吗?”欧阳卓咔住了,想了想,倏的站到他跟前,压低声说:
  
  “是毒品!”
  
  “唉,你真聪明!”
  
  张三八兴奋地指着欧阳卓赞许她。
  
  说是赞许她,可他内心是在赞许自己的智聪。用步步引入的招法,到底让欧阳卓道出底细,而避之。可倒却让直爽而灵智的欧阳卓觉察出来了,顿了一会儿,她反觉道:
  
  “唉,我说,你是说我聪明,还是你聪明哦?我才品出味来。不过嘛,你这么一问,我也才明白过来呀。”
  
  “嘿嘿!”张三八低头偷着笑,又抬脸瞅眼欧阳卓,是乎无介意的样子说:
  
  “咳,明白过来就好。不过,这事你知我知,不能跟任何人讲哦。何况只是在这瞎说而已嘛。”
  
  “嗯,这我明白。”欧阳卓示意的点点头,心里犯寻思的又念叨:
  
  “这事可是犯法呀?”
  
  “咳,你只要不参与,躲开不就得了吗。”张三八顺嘴关致的说。又想起问叨:
  
  “咱这管财会的不还是马大姐吗?”
  
  “是她,可又来一个年轻的小姐,说是作出纳的。咳,就是摆样子呗。”欧阳卓一撇嘴。
  
  俩人唠扯一会,欧阳卓便下楼回走,又正巧碰见齐小虎,瞧他拎很重的皮包往楼上来。欧阳卓没有吱声,特意瞅眼那包,看是钱一打打的支楞着,她“哼!”一声进屋去了。到了下班时,她遇见张三八,便把这事告诉他了。张三八嘴中含笑,向她使个眼色,一切都明白了。
  
  齐小虎把从银行取回那一皮包钱交给了莫老板,便回到家里。母亲见他兴奋异常的跟她打招呼要酒喝,心里寻思:“儿子今天恒必是有喜事,相中哪个姑娘了?不然怎么这么高兴哦。”她琢磨着,便问他:
  
  “今个儿乍这么高兴哦?又要喝酒的,有喜事?”
  
  “咳,啥喜事呀,就是想喝酒。”他一撇嘴。
  
  “唉。”
  
  母亲瞥他一眼,没再多问去厨房,端来早预备好的菜饭加瓶酒放在桌上,坐下一起吃饭。可心里还掂心他的婚事,便边吃着,还念叨他,说:
  
  “你张哥前些日子给你张罗的哪个对象,你都看没有哇?”
  
  “咳,忙得我哪有时间去看哪。”他饮口酒说。
  
  “你一天都忙些啥呀,连看对象的时间都没有?”母亲唠叨着。
  
  “咳,你知道我一天总跟老板在外跑,没闲空儿出来哦。”他解释说。
  
  “要不这么的吧,”母亲不放松的念叨:
  
  “哪天请你张哥来,定个日子叫他把那姑娘领来不行吗?”
  
  “哦,哦我,我这两天太忙,等过些日子再说吧。”
  
  齐小虎借托说。可心里在嘀咕:
  
  “看啥对象哦,人都跑了,我都差点没被她刺杀喽。哼!”
  
  “你发啥愣,心里有事呀?”母亲观测他问。
  
  “嗯,没,没有事。”他低头直着眼发怔。顺嘴溜出:
  
  “她跑哪。。。。。。”
  
  “什么?她跑了?”母亲听着一惊。
  
  “啥呀,听哪去了?”他了漏话忙开脱说:
  
  “我,我是在想想老板交我的事。”
  
  “老板叫你啥事呀?支支吾吾的。”母亲觉得有事,又问叨他。
  
  “哎呀,你就别问了。”
  
  他有些发烦,闷头吃饭。
  
  老太太瞅他那样也没理他,看吃完了饭,收拾起碗筷,去了厨房,等老爷子回来。齐小虎进里屋一头躺在床上迷睡过去。
  
  到天黑那阵儿,他只觉得浑身疲倦没劲儿,醒来又打哈嗤又流泪的,折腾得他抓耳挠腮,立卧不得,浑身发冷。这时,他才明白是吸那白面犯瘾了,真是后悔么及。可乍办呢?他蓦然想起莫老板交给他保管的那包白面。此时,他恨不得立时拿到手里吸一口,那该多舒服哇!臆想到这,他顺手拿盒烟,登上鞋也不顾跟母亲说一声,一溜烟出了门跑去班上——地中海娱乐城。也不顾有没有人看到他,进了他的小间房打开柜门取出那装白面的小纸包,随手抽出一支烟蘸上白面点燃吸起。一口烟吸进,吐出烟儿来,迷糊过去,享受着,云里雾里,什么也不去想了。过一会儿,醒过劲来,他想悄悄地从后偏门溜出回家,可真不凑巧却在门口遇上了正在查岗的张三八。乍办?他编个话说有件东西忘拿了,想绕过去。可张三八是个精细的人,看他那慌慌张张的样,准是有见不得人的事,便问他:
  
  “你自己的东西忘拿了,还慌慌张张的干啥呀?”
  
  一言戳破了他的底。
  
  “哦,哦,我我是怕人家看见不好。你看。”他吱唔的掩饰自己。
  
  “哼!得了,走吧。”张三八横搭他一眼。
  
  “嗯。”
  
  他一呲笑走开了,心想;“嘿嘿!还多亏遇见的是他。”
  
  张三八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心里念叨:“没曾想他齐小虎会变得这样?咳,我无能为力呀。”又揣摩着,“他黑天扒火的回来会取什么东西呢?难道是那。。。。。。”
  
  “咣当!咣当!吱吱!”
  
  楼里乐队启奏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齐小虎回到家里,母亲问叨他急个忽的去哪了?他回声回班上取东西,便回床躺下,一觉到天亮。 
  
  第二天。
  
  齐小虎惦记着那叫他无法离开的,抓人心肺的白面,一大早就去了班上,他知道这是样品,等一会儿莫老板来了要拿走的,他急忙取出点揣在衣兜里备用。正点上班莫虎来了,他先到欧阳卓的办公室,好像很关心的模样问叨:
  
  “张山队长是不没来吧?”
  
  “没来呀,你不给他放两天假了嘛。”欧阳卓回答。
  
  “是啊!我是怕他忘了这码事呀,他这个人工作很精心吃苦的。”莫虎笑脸赞许的说。
  
  说完,他上楼去了。进了经理室,他把密码铁柜打开取出钱包,点了点抽出两打后,写个数揣进衣兜里。随后,他从桌柜里拽出一硬盖皮箱,把钱放进去推给齐小虎说:
  
  “你把钱收好,等到基地接货时用。”
  
  “好。”
  
  齐小虎回声拿过皮箱。莫虎点支烟叼在嘴上吸一口,瞅眼齐小虎嘱咐说:
  
  “你要记住,货要进咱手,你再付款。看我的眼神行事哦,告诉你。”
  
  “是!记住了。”
  
  齐小虎点头拎起皮箱随莫虎出经理室。莫虎他又单独去趟马大姐房间,回来忽的想起对齐小虎说:
  
  “你快去把那白面包拿来,我差点给忘了。”
  
  齐小虎取回让莫虎看了看放在兜里,便一起出门上车直奔郊外基地。
  
  欧阳卓从窗镜看了,可她不知车去什么地方?只是愣愣的瞅着,因基地她根本就不知何处?她一直瞧那黑亮的小车拐过弯去才回过神来。回头想起张三八来,想去说说,她蒙住忘了“他放假呀!”思忖一会儿,立时觉得不对劲儿,“怎偏在这时候放他的家呢?”她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白浪秀发廊的情博>第十七章
下一篇:花冈(三十四)曹排长
真挚的情感,永恒的意志,坚强的性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法律咨询|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显微镜使用|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2-9-28 10:33 , Processed in 0.218750 second(s), 30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