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27|回复: 0
收起左侧

白浪秀发廊的情博>第十六章

[复制链接]

207

作品

221

互动

3998

积分

铁笔作家

股份
1922
威望
60
精华
0
粉丝
3
好友
1
注册时间
2022-8-6
最后登录
2022-9-29
在线时间
107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林本
发表于 2022-9-21 10:2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三八正要上楼去警卫室,听后面欧阳卓招呼他:
  
  “唉,你过来,我有事告诉你。”
  
  “好,我去。”
  
  他一回身,进了欧阳卓的办公室,欧阳卓随手把门关上,便说:
  
  “刚才刑警队的许文海来打电话,告诉我说,还是没动静。不过他说你说的那俩小子查到了,已派人跟踪了。他还告诉我让你去一趟找他作笔录。”随话又问叨:
  
  “唉,我看你跟齐小虎出去了?有事吧?”
  
  “嘿,是他找我,我正吃饭呢,非拽我跟他出去,说请我陪他喝酒。”
  
  “他一向都不着面,找你喝酒必有事吧?”欧阳卓纳闷儿问叨。
  
  “唉,可不,若不然他能上赶着找我喝酒?”张三八一撇嘴。
  
  “啥事呀?”欧阳卓急着问。
  
  “哦。”张三八踌躇一会儿,压低声,惊奇的样子告诉她:
  
  “唉,劫持人的事有着落了。”
  
  “是他告诉你的?”
  
  “是的。”张三八点头,想了想一皱眉说:
  
  “可人跑了,不知去哪儿?”
  
  “这我就不明白了,说有着落了,还人跑了。”欧阳卓很感疑惑:
  
  “齐小虎怎么说的?”
  
  “哦,”张三八有警备,怕走漏风声,支吾说:
  
  “他也是嘛,听听人说的。”
  
  “那就报警呗?”欧阳卓很直快,“正好报给许文海去追查,不更好吗?”
  
  “哦,”张三八想起齐小虎的话,考虑不妥,便说,“我想嘛,等等,打听打听再说。”又有提示的说:
  
  “你想想,这话是出自齐小虎的嘴,那莫虎能不知道吗?万一。。。。。。”
  
  “嗯,是哦。”他没说完,欧阳卓就点头明白了其含义,赞许说:
  
  “嘿!还你张三八,有思远虑呀。”又依依的瞟眼张三八,诙谐的说道:
  
  “俺这是只小鸟,哪敢比你这傲飞的鲲鹏哦。”
  
  “咳,你这说哪去了?”张三八一撇嘴,挥手说:
  
  “哎,欧阳,我得上楼去了,一会儿齐小虎回来,可别让他看见喽。”
  
  “嗳,去吧。”
  
  欧阳卓飞给他一个甜蜜的笑。 
  
  说曹操曹操就到。
  
  齐小虎跟张三八脚前脚后上了楼。他抹抹嘴巴,敲响了经理室的门。莫虎正好在屋,看他那喝两盅酒兴奋地模样,知他和张三八能谈的不错,便说:
  
  “哎呦,小虎啊,瞅你好高兴哦,是不喝酒了吧?”
  
  “呵,喝了点。”他示意的瞅着莫虎笑说:
  
  “唉,和我张哥谈的挺好,我是特意找他出外喝的酒。”
  
  “这就对了,哥们嘛。”莫虎点头。
  
  “那是哦,”他看莫老板挺乐呵,便扬棒,吹嘘起来说:
  
  “我们哥们老铁了,我说话他听,来咱地中海这,是我提出来,他同意的。呵呵!”
  
  “那这次,这事也是你提说来的?”莫虎瞥眼他。
  
  “是啊。”齐小虎一歪脑袋,自傲的说:
  
  “我说他就答应了,可痛快了。”
  
  “咋说的?”莫虎质问他。
  
  “我说这事呀,你知道就行了,”他好像很坦然且自如的样子,说:
  
  “如若见她呢,嘱咐她别报警,都别声张,对谁都有好处。就这么说的。”
  
  “嗯,他怎么表示的?”莫虎关注的问齐小虎:
  
  “我主要看这个。”
  
  “他点头答应了。”齐小虎理直气壮,还添枝加叶说:
  
  “并且还说,你就放心吧。”
  
  “嗯,好!事办得好,我放心了。”莫虎点头称赞。并高兴瞅眼他,说:
  
  “嗯,今个儿没啥事,放你回家,休息休息吧。”
  
  “谢谢莫经理了。”
  
  齐小虎得意的告辞而去,心想:“侥幸哦,多亏我留一手。”
  
  齐小虎走后,莫虎暗自高兴,高兴的是这次贺彪劫持发廊小姐的事,处理的恰到好处,没有露馅。他点支烟吸了口,掂量着这事,“要是张山不跑条,那就消灾念佛了。”为谨慎起见,他又不放心的给基地的贺彪去电话,扼要的告诉,说哪女子接回来,齐小虎放她跑了,不知跑哪去了。贺彪一听说齐小虎发跑了人,一气之下,便告之莫虎说,齐小虎认识那女子。莫虎听了,说不对吧,既然认识她,她怎么用剪刀威胁齐小虎放她走呢?一说这事,贺彪一激灵,心有余悸的想,‘别说了,再说自己的丑事也纰漏出来了。’他自觉吃惊的回话说,还有这事?便没有在说啥。莫虎最后嘱咐他,暂时不要出去跑事,以防不测。贺彪撂下电话。
  
  可在旁的小八戒听小妹苏丽娜跑了,心中不安,自个叨咕:
  
  “她跑了?能跑哪去呢?”
  
  “哎呦!你还惦记上了。处上感情了。”贺彪听了很感趣,瞥眼小八戒,贬识他说:
  
  “不就给你俩钱吗?还动心了。”
  
  “你知啥?”小八戒回瞪他一眼。
  
  “嗨!好哇。”贺彪看出门道,激他说:
  
  “今天,你要是能把她找回来,我就放你出去。”
  
  “你,你说话算数?”小八戒一横脑袋,叮问他。
  
  “当然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贺彪一拍胸脯。
  
  “唉,好!”小八戒嘴巴一撅,拔腿要走。
  
  “唉唉,先别忙走,”贺彪一琢磨,算计说:
  
  “你要是找不回来呢,咋算?”
  
  “那那,我自愿受罚,好吧?”小八戒大嘴巴一张,起步出屋,边撇叨他:
  
  “把人给逼跑了,还有脸说呢?”
  
  “你叨咕啥?”贺彪知不是好话,追问他。
  
  “哼!”
  
  小八戒没理他,一摔门,了鸭子了。
  小八戒赌气辞别了贺彪,驾上自己的小摩托,离开了郊外基地,匆匆去寻找他一直惦记而喜欢的小妹苏丽娜。
  
  而他上哪去寻找?又怎能找回小妹苏丽娜呢?
  
  这要从小妹苏丽娜,被其劫持那天说起:
  
  小八戒随从贺彪,那天旁晚去劫持小妹苏丽娜,当他瞧见小妹苏丽娜从烧烤店出来,哼着小曲《甜蜜蜜》,那天真、活拨的小模样,他倒从心里喜欢上了,心想:“她比花还甜。”不忍心下得去手劫持她,何况,还是第一次干这事,心里发慌,可又不得不从。在车上,他守着她越看越心痒,发呆的不离眼神,惹翻了她,挨一嘴巴。他摸着嘴巴倒觉好受,知这妞是个好姑娘。到了基地小平房,贺彪叫他看守她,他没离地的在屋外走廊守着她,到晚上,贺彪叫苏丽娜陪他喝酒,他小八戒也没离开地。可当听到屋里有苏丽娜的喊叫,他一脚踹开门进去,看苏丽娜持剪刀反抗贺彪要奸污她的行径,而贺彪还叫他帮他夺下剪刀时,他气愤的没有动地,站在了苏丽娜这边,使他更感苏丽娜的贞洁可敬。而苏丽娜虽然此时对他也存有戒意,可必是帮了她,也是难得的好人,一个弱小女子,此时还能指望谁呢?贺彪走后,苏丽娜虽借说姐夫是警察威吓他,留有一手,还是把他叫进屋里陪她,以防不测。在闲谈中,苏丽娜和他唠起了家事,说自己是在外地公主岭,为生活过这儿打工的,他记在心里。俩人越唠越近乎,苏丽娜便问起他的身世来。
  
  小八戒宜兴谈起说:
  
  “唉,瞅我这样哦,都叫我小八戒,你不也叫吗?其实我的原名哦,叫朱小宝。”
  
  “这个名字倒挺好听的,也和路。哈哈!”苏丽娜插话逗笑。
  
  “唉,你听我说呀。”小八戒敞开大嘴说:“我家在九台住。我爸是个农民,爱看二人转,我也随我爸去看,我也喜欢上了,没事就在家哼哼几句,我爸听我唱得满有滋味,看我书念得也不好,就把我送去学艺了。我学了些日子,没搭配的角,也没唱出啥名堂来,家里还投了不少钱。正巧,我舅舅在江城打工回来,知道这事,对我妈说叫孩子唱二人转有啥出息?我在江城打工认识一个大老板,他哪办公司正缺人手,叫孩子去呗,跟着锻炼锻炼,兴许能出息个啥呢。就这样我舅就把我带到这来了。虽知也没有正经活干,还不如我唱二人转了。有时闲得慌,我还唱两句,他们还都喜欢听我唱,说是给我起个艺名,叫‘小八戒’。贺彪这小子看我挺着乐的,又老实,就叫我留在他身边。谁知道他叫我干上这劫持人的事呀?”说到这,他耷拉下脑袋,羞愧的念叨:
  
  “咳!我真后悔,跟他干这犯糊涂的事。”
  
  “嗨,你要没这事呀,咱俩还不相识了呢?”苏丽娜安慰他,逗话说。
  
  “嗯,只是对不起你呀。”他愧疚的说。
  
  “那里呀,要不是你在呀,我就叫那个畜牲给。。。。。。”苏丽娜回说他。
  
  “他不是人,哼!”小八戒咬牙,瞪着眼说道。
  
  “唉,我想起了问你,你这公司是干啥的呀?”苏丽娜忽悠想起问叨他。
  
  “哦,这这我也说不清楚。”
  
  小八戒也吭呲不上来。踌躇一会儿,他扬起脖子,瞅着苏丽娜笑,憋得脸通红,道出闷在心里的话:
  
  “嗯,我我,我很喜欢你呀,”
  
  “呵呵!你,你可真有意思。”苏丽娜不止一笑,问叨他:
  
  “你了解我吗?”
  
  “了解呀,”他瞅着苏丽娜,眼睛眯笑着,反问她一句:“难道这些还不够吗?”
  
  苏丽娜没想到小八戒会是这样一个用心的人?她此刻对他有了新的认识,那就是他小八戒对她的感情是真挚而诚意的。但她并没有直接表露出来。反用激劈的话试问他: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是喜欢我的呢?我可信佛呀。”
  
  “看着吧,我会让你相信的。”他挺起胸膛,自信的说:
  
  “会有机会的。”
  
  机会终于来了。那就是上面所说,他旁听到莫虎电话,知苏丽娜跑了,贺彪激他找回,临走时料他一句:“你知啥?”的来头。
  
  真挚的心,诚挚的请。小八戒心里揣摩,苏丽娜在遭难时必去回家,便驾起小摩托,飞野似的直奔火车站。到车站候车室,他仔细的巡查着,一排排的椅座都没有她的影迹。他急忙去了售票处寻找,他从后面翘脚朝前看,在紧边哪行,他瞅见了,是她!眼看就买票了。他急的一步跨过去,冲到她的面前,气喘喘的扑到售票口,一把摁住她的手说:
  
  “嗨!可算找到你了。你别走了。”
  
  “哦,哦是你?”苏丽娜惊得一愣,疑惑的问他:
  
  “你怎么来了?”
  
  “咳,我才知道信儿,就来了。”他回句话,向周边望一眼说:
  
  “走!出去说,这不方便。”
  
  说了,他扯过苏丽娜的手,往外走。到了站口,他瞅眼苏丽娜,关照的说:
  
  “你自己出走能行吗?外边怎么乱,一个单身女子,你忘了?”
  
  “你说的倒是。”苏丽娜很感激的点点头,不止问叨她:
  
  “可那你领我上哪呀?”
  
  “哦,哦。”这是他没有想到的事,他低头踌躇一会儿,琢磨着,倏忽想起说:
  
  “哦,到我舅哪去。”
  
  “你舅在哪呀?”
  
  “他就在这本市。”他欣慰的瞅眼苏丽娜,安慰她说:
  
  “你放心好了,走吧。”
  
  说罢,他打开小摩托,让苏丽娜上车坐。苏丽娜没有动地,琢磨一会儿,冲他说:
  
  “哦,先别的。你先带我去趟北山庙再说。”
  
  “到北山庙,干啥?”他叨咕着寻思,蓦然想起说:
  
  “我想起来了,你跟我说过,你信佛,对吧?”
  
  “嘿!还行,”苏丽娜很高兴,瞟眼他说:
  
  “你还没忘记我的话。那就走吧。”
  
  随话,她伶俐的上了摩托,坐在后座上,一把抱住小八戒的腰,依偎在他的身上。
  
  小八戒兴奋地开起小摩托,哼起二人转小调,“嘟嘟!”朝北山庙撒野的奔去。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在猛烈的弹雨下(一百四十)夜色的阵地
下一篇:白浪秀发廊的情博>第十七章
真挚的情感,永恒的意志,坚强的性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法律咨询|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显微镜使用|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2-9-29 12:32 , Processed in 0.234375 second(s), 30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