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25|回复: 0
收起左侧

白浪秀发廊的情博>第十四章

[复制链接]

207

作品

221

互动

3998

积分

铁笔作家

股份
1922
威望
60
精华
0
粉丝
3
好友
1
注册时间
2022-8-6
最后登录
2022-9-29
在线时间
107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林本
发表于 2022-9-20 09:5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为能盼得小妹苏丽娜的准确消息,熬了一宿的张三八未能如愿,一早便怏怏不揣的往回走。他一路上思虑悠悠,担忧的是,如若小妹的事一时解决不了,白肚脐这么办?她担心受怕一阵过不来,怎能放心让她回发廊?回不了发廊,长久在我家也不是回事呀?叫他左右为难;可又返回来说,如若真把欧阳卓所说莫老板那帮人劫持小妹的事,举报给刑警队的许文海,可又没有证据在手,同时要真是那样,必把齐小虎牵扯进去,与心能忍吗?再说了,这事情捅大喽,我能担当得起吗?这一系列的难解摆在他的眼前,叫他骑虎难下。怎么办?
  
  “眼下只有安慰白肚脐了。”
  
  这是他唯一的出路,他边想着,边打起精神,露出一丝苦笑的走进家里。
  
  “小妹咋样啊!有消息吧?”白肚脐看他进屋脸色含笑的样,问叨他。
  
  “嗯,哦哦有消息。”他瞅白肚脐急霍霍那样,怎忍说真,安慰说,“你别急,我已报警,快了。”
  
  “唉,你得盯住哇,我真担心哪。”她说着,埋头呜呜的念叨,“她要叫人家。。。。。。”
  
  “咳,你不要哭嘛,”张三八抚摸着她,语气坚定的说,“我一定想法把小妹找回来。”
  
  “那就好。”白肚脐抬头捂着洒泪的脸望着他,悲戚的说:
  
  “你可一定啊。”
  
  她说的那样期待和信赖,叫这钢韧的汉子不止眼圈湿润含泪,母亲在旁也不止哀叹。
  
  “你放心吧。”
  
  张三八忍着悲愤撂下话,回身点支烟,深深的吸一口喷了出去。。。。。。  
  
  再说了,莫老板虽然改变主意,在家安排得领导很满意,疏通了路子。可对这次贺彪搞来的货,不亦乐乎很不放心,心感不快。他一早来了,就给在基地的贺彪去电话问斥他到底是咋回事,贺彪不得不如实说明这次劫持之情:是在市里,就在本家地中海眼皮底下的发廊下手干的。莫虎一听,便气极了,在电话里骂他混蛋,说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怎么在家门口干这事,你这个蠢货!要是走漏风声不是殃及自家吗?骂的他是屁滚尿流,无话可答,直个请求怎个处置法?莫虎听之思虑一会儿,他想:“如若不放人,必有知信儿的要追究;如若放人,被劫持者也不会了断。怎么办?”他琢磨半天定了主意,在电话中吩咐贺彪:“马上放人!并要好好安慰这位小姐,告诉她不要报警。给些钱嘛,再打发她走。明白吗?”他又寻思一会儿告诉说,“我派齐小虎协同你去办。”他说完,撂下电话叫齐小虎立即快开车去基地。
  
  可这事没有不漏的。
  
  正当莫虎安排完事,消停的准备抽口烟的节骨眼儿上,溜进一个人,急忽忽的过来,跟莫虎嘀咕几句话便走了。莫虎听了心中一惊,他没有声张,稳了稳神把烟点燃,轻轻的吸了口,品着。。。。。。 
  
  返回说小妹苏丽娜,当晚和姐姐白肚脐出了烧烤店,被俩胖子劫持塞在车里拉走,她知事不好,也跑不出去,可没有慌张,以她天真的性格,灵机一动,瞧着他俩,“咯咯!”直笑。大胖回瞅她有点发毛,可看小胖却愣呆呆馋筵的张着嘴,要流口水的样,她倒瞅他太可笑了,便逗他:
  
  “小八戒,你看我美吧?”
  
  “哦哦,美呀。”
  
  小胖流下了口水。小妹苏丽娜看她那样,倒想起一曲,把眼一翻,戏弄他,唱起:
  
  “我美呀,美呀,美呀,
  
  可我醉了,醉了,醉了,
  
  我要把你打个死来回。
  
  。。。。。。”
  
  唱得小八戒神魂颠倒,忘乎所以,竟然傻吱吱的咧着嘴搭话说:
  
  “你打吧,打吧。”
  
  贴在小妹身边听打。小妹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就煽一撇子,把小八戒煽个倒仰翻。前面开车的大胖开始听小妹唱,已感乎不寻常,嘻嘻的笑。后听着这动静,回头瞧小八戒那样,再可笑不过了。心想:“这小妞,可没见着过。好厉害呀。”他瞅这小丫头也没有在意,只是逗小八戒说:
  
  “今天你是猪八戒遇上铁扇公主了。哈哈!”
  
  只瞅这小八戒讪讪地捂着嘴巴,呆若木鸡。他把车一拐,下了国道,没一会儿,到了基地,小妹轻松的下了车,大摇大摆的站在院场上,朝四周瞧瞧,看小八戒在旁,她嘻嘻的瞅笑,在场的小子都瞅得愣漠愣眼,不知所然。只听过来一人冲大胖招呼:
  
  “彪子,你带回来的妞是谁呀?好漂亮哦!”
  
  小妹这才知道这大胖叫彪子,她记在心里。
  
  “都一边去,没你们事。”
  
  大胖彪子训斥一句,人都散去。随后,他叫小八戒带小妹苏丽娜到一小平房里,又吩咐小八戒看管住。小八戒本就色迷迷的喜欢上了小妹苏丽娜,左左右右的送水送吃的围着转,可就不敢近前,这是他领教过了。
  
  而大胖贺彪呢,虽未像小八戒那样露骨迷色,可瞧这小妹苏丽娜年少、机灵,虽有些辣味,更感有些滋味,诱人胃口,他暗中另有打算。到了晚上,他性波来潮,去到小平房叫小八戒弄些酒菜,假惺惺热待小妹苏丽娜,焉小妹早有领受,知其未安好心,暗里藏奸。她不以为然的佯装醉像,笑脸相陪,直把个贺彪灌醉。可这贺彪在醉迷中打发走了小八戒后,就幸一把抱过小妹,要行性。可小妹早有所备,“嗖!”的亮出一把剪刀,照贺彪的喉咙刺去。说时迟那时快,贺彪“啊!”一声,一闪,用手一挡,看那剪刀冲着手腕划去,鲜血滴滴流下。这时,在门外的小八戒听到动静,一脚踹开门进来,瞧贺彪捂着手腕,还淌着血;再瞅小妹苏丽娜,手握剪刀怒气冲冲,一切都明白了。他冲贺彪愤然地“哼!”一声,贺彪叫他过来一起把小妹的剪刀拿下,他撇着嘴愣是没有动地。小妹抿嘴冲他一笑:“好样的!小八戒。”贺彪没辙,看小妹很自然的样,便就此假笑的自个儿圆场说:“都他妈的喝多了。”他没脸的走了。
  
  贺彪走后,小妹收起了剪刀,思忖一会儿,一转眼珠,敲打小八戒,说:
  
  “你这样做算对了,小八戒。哼!我告诉你,我姐夫是警察有他好瞧的。”
  
  小八戒看她那样又一听这话,吓得他两只耳朵竖起来,没敢吭声,溜出屋去。。。。。。
  
  贺彪捂着还滴着血的手腕,垂头丧气的溜回自己的房间,寻思着,念叨,“哼!想尝个鲜儿嘛,没得手不说,还挨她一剪子,差点要了命,这妞真厉害。”他越想越窝囊,又忿恨,可又不得不忍受,还得去向莫老板交待,早就炫耀交人的事。他摁吧摁吧伤处,洗一把,便卧床睡去,一觉睡到天亮。
  
  “嗡嗡!”
  
  电话铃声惊醒了他。他起床接过电话,听是莫虎要人,便隐情编话说哪妞不服管教,在莫虎的训斥下,不得不说出劫持实情。这才有前面所说莫虎改变主意,并训斥他要善待放人,由齐小虎接回之事。
  
  挂了电话,贺彪急忙去到小平房告之小八戒,并嘱咐他不得跟任何人说出实情,随后,按莫虎的指意去见小妹苏丽娜,告诉说放她回家,有车来接。贺彪是百般安慰,赔不是,说一时喝醉出丑,并立时掏出一把钱塞给小妹。小妹机灵,一看事到如今,也没伤害了她,就便从长计议,应允隐下不说。
  
  小八戒在旁,听要放小妹走,心里好不是滋味,耷拉个头,默然无语。小妹看出,不止心软情动,抓起贺彪塞给她的钱塞向小八戒的手里,用心的说:
  
  “谢谢你的好心,小八戒,留着用吧,算我的一点心意。”
  
  “嗯。”
  
  看那小八戒感受的眯视着双眸,泪含眼圈,紧闭着嘴巴。
  
  贺彪看在眼里不是滋味,心想:“她倒送人情了。”可又吧嗒着:“咳,这丫头,虽有色,可却不贪财,少有哦,可谓英烈侠女。”
  
  等了好顿功夫,齐小虎的车进了大院。一下车,他直奔贺彪房间,贺彪和他说了两句,便直接把他领到小平房去接小妹苏丽娜。
  
  齐小虎进屋瞅见小妹苏丽娜,两眼睖不易地的注视着,惊异的站立未动。嘴中含话:“是她?不会吧?”他简直不敢相信。而小妹苏丽娜虽感惊异,可却毫不隐晦的一言直入,鄙视的瞅着他,笑颜说:
  
  “哎呦!是你呀齐小虎,来接我呀?”
  
  “哦,哦,是啊。”他愣呆的支吾着。
  
  “你怎么会来这个地方哦?”小妹直言问叨他。
  
  “哦,哦是领导叫我来的。”他尴尬的一低头,解释说,“我真是不知道是你呀。”
  
  “接我回家?”小妹疑惑的问他。
  
  “是,是的,”他点头望眼小妹,假意殷切的说,“你尽管放心好了。”
  
  “唉,那就走吧。”
  
  小妹一匆身到他跟前,眨眼笑了笑。
  
  在旁的贺彪不止问叨齐小虎:
  
  “你们认识啊?”
  
  “哦,认识。”
  
  齐小虎应了声出门,带小妹上车。
  
  哪个小八戒眼巴巴的望着开走的小车,一直送到大院外,而恋恋不舍。可那贺彪是心有余悸而记恨在心。 
  
  车驶入国道跑起来。
  
  齐小虎驾着车想和小妹苏丽娜搭话,可小妹没有理他,他显得很尴尬、孤切。而此时的小妹何能信任于他——这个混入魔窟,坑害小姐帮凶的齐小虎。她恨他且又痛他,年轻轻的走入歧途。“还要和我处对象?别想!”想这儿,她恨不得把他推下车去。她的心犹如这颠覆奔驰的车,激烈的跳动着,咬着牙狠狠的盯着他,“我看他能把我拉到哪?”
  
  而齐小虎驾着车从车镜上,看她苏丽娜怀恨的的神态,心中甚知事已暴漏,无可挽回,自何必求舍?不如完老板之图,保全自己。“哼!放你回家?”他心一狠,决定把苏丽娜直接交莫老板处之,便把车开到了地中海娱乐城的路边后,甩进院里。刚闸住车,就听苏丽娜冲他喊:
  
  “唉!你把车开哪去?”
  
  “地中海娱乐城啊。”他轻松的样子。
  
  “怎么变了?”苏丽娜激愤的说,“不是送我回家吗?”
  
  “回家?哼!”他一别劲儿,带搭不惜理的撇嘴说:
  
  “我得交差呀。”
  
  “交差?”
  
  苏丽娜听出诧异,“嗖!”的把握在手中的剪刀亮了出来,从后面搂住他的脖子,厉声道:
  
  “好!我成全你交差。”
  
  说着,一剪子戳压在他的喉咙上,强制他:
  
  “快把车开出来!”
  
  “啊!”
  
  齐小虎见此动弹不得,吓得魂飞胆颤,立时把车开出院外,直到她苏丽娜指定的地方,才敢停下。苏丽娜收了剪刀,推开车门,一脚迈下车去立在一旁,望着他嬉笑的一摆手:
  
  “拜拜!会后有期。”
  
  便望风而去。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白浪秀发廊的情博>第十三章
下一篇:白浪秀发廊的情博>第十五章
真挚的情感,永恒的意志,坚强的性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法律咨询|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显微镜使用|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2-9-29 13:49 , Processed in 0.203125 second(s), 30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