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32|回复: 0
收起左侧

原创小说《白浪秀发廊的情博》第十二章

[复制链接]

198

作品

212

互动

3848

积分

铁笔作家

股份
1851
威望
60
精华
0
粉丝
3
好友
1
注册时间
2022-8-6
最后登录
2022-9-28
在线时间
105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林本
发表于 2022-9-19 13: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三八发个小财,领白肚脐回家,在饭桌上,把妈妈哄得乐呵呵的,又心获恋人的信赖和爱慕,真是两全其美,坦然自悦。他兴奋的吐着烟圈,享乐融融。
  
  吃完饭,白肚脐帮老太太忙乎收拾完,老太太见天色已晚,便有意留宿她。她瞅老人家诚心留她,也不便推辞,就随之应允了。铺了被,叫白肚脐和她同床,她自感到乏累便倒床卧睡。可这对年轻恋人正兴奋异常,哪能入睡得了哇。俩人进了里屋,相吐恋情,亲热无比,一直到半夜,白肚脐推说想回床睡觉,张三八依恋不舍,那肯放过,便一把拽住了她。而白肚脐呢,虽说要走,可酒助春潮,性勃心动,身不由己了。上了床,俩人欲火冉冉,情不自禁的吃了禁果,云雨芳菲。。。。。。
  
  一早,老太太起来看白肚脐没在床上,她稀里糊涂的想着,“是叫儿子送走了?”便去儿子房间瞧:呵!俩人睡在一起了。老太太偷偷的笑:“嘿嘿!现在的年轻人哪,真是,咳。”她瞅一眼也没有去惊动,去厨房做饭了。
  
  白肚脐还是先醒来,睁眼瞧天头大亮,心里有些发毛,急忙起身穿上衣服。愁张三八睡意香香,没好意思叫醒,自下床去外屋。看老太太没在床上,听厨房有动静,知是去了厨房。她便急忙去厕所更衣后,返回去了厨房。老太太看她羞腼的样过来,便笑呵呵的迎上说:
  
  “唉,你别下厨了,去洗漱吧,我自己来,早饭也没啥。”
  
  “嗯。”
  
  她应声去洗漱后,进里屋看张三八还未醒,便扒弄他。张三八一激灵,醒来看是白肚脐,便还逗她说:
  
  “咋样?”
  
  “还咋样呢,”白肚脐瞥眼他,埋怨说,“都怨你。让你妈看了多不好哦。”
  
  “嘻嘻!”他嬉皮笑脸的穿衣下床,念叨:
  
  “我妈看了怕啥的,都自家人嘛。”
  
  “哼!你倒好了,”她一瞥眼,拽他出屋,“你快点吧,好送我回去。”
  
  吃了饭,张三八直接送她回了发廊后,便自去上班了。 
  
  张三八走后,白肚脐打窗板进屋收拾。没一会儿,看小妹苏丽娜气忿忿的进屋喊:
  
  “喂!你昨晚上哪去了,也不告诉我一声,叫我好惦记。”
  
  “哦,我我。。。。。。”她瞅着苏丽娜,不好意思说出口。
  
  “你倒说呀。”小妹盯着她,有意问叨:
  
  “又遭劫了?”
  
  “哦,遭劫了。”她一听可好,便顺话说开。
  
  “哦!真的吗?”小妹看她那样,信以为真。
  
  “真的。”她一眨眼。
  
  “那你咋回来了?”小妹觉不对茬。
  
  “他给我送回来了”她瞥眼小妹,轻松地一抹嘴。
  
  “哼!”小妹觉悟过劲儿来,冲她一笑,“张三八吧,我说呢。你可真装的来。”
  
  “你这么问我,我就照着说呗。”她像有理似的。接着借话说出实情:
  
  “事实也这样:一早起来,我看你睡得挺香没有惊动你,就去发廊了。我刚开门去打窗板,他突然来到我面前,兴高采烈的告诉我说,他买的彩票中奖了,就拽我跟他去兑奖。然后呢,就把我领他家了。吃了饭,他妈看天也很晚了,就要留我住下,我也不好意思推辞,就没走。这不,一早他直接就把我送回发廊来了。”说到这,她笑呵的瞥眼小妹,“你说,这不算遭劫了吗?我又咋去告诉你一声啊?”
  
  “噢!原来如此。”小妹睖着她,眼睛睁得大大的,嘲讽笑颜说,“嘿!他张三八真是喜事连篇哪,得了媳妇又发财,两全其美呀。”又逗她说,“你也得意啦。”
  
  “你说啥呀。”她羞涩的一抿长发。
  
  “得了,”小妹陪过,“我是逗你玩。不过,你得让他请客呦。”
  
  “他会请你的。”她没犹豫的说。
  
  “你做主了。”小妹嬉笑的调皮说,“住一宿就是一家人啦?”又凑到白肚脐跟前撒娇,“姐姐,你可别把我撇开呀,你知道,你这一宿没回来,我可想你了,我一宿都没睡好,惦记你呀。早一床我就奔发廊来,看你是不在这儿。”
  
  “小妹,谢谢你对姐姐的关爱,”她亲切的瞅着小妹,想起说:
  
  “姐姐不会撇下你,他再来我问问哪齐小虎咋没信儿。”
  
  “我对他不感兴趣,姐姐。”小妹晃晃头,一撇嘴,“他是个屁孩,到现在都不回信儿,还理他干啥呀?你可别再提他了,我闹心。”
  
  “别的,我问问再说。”她没在意小妹的心思,圆话说,“兴许人家刚上岗太忙呢。”
  
  “哼!他根本没放在心上。离发廊这么近,都不说来一趟,说不上在想咋呢?”小妹气忿的数落道,“他可不像我张哥那样有心劲。”
  
  俩人正唠扯着,门口站着一小胖儿,一大胖儿的两个男子,嘻嘻的瞟注着她俩。小妹眼灵,一眼瞅着“咯咯!”的笑起来,促姐姐一把:
  
  “你瞅哇。”
  
  白肚脐一愣瞅去:
  
  嘿!大胖儿,圆溜溜的脸,梳个小平头;那小胖儿,大耳朵,眯个眼,嘴撅着呲个牙,活像个小猪八戒,谁看谁想笑。
  
  “喂!理发吗?请进来。”白肚脐抿嘴笑着冲俩胖儿说。
  
  “哦,我这小平头,你给剪两剪就行。”
  
  大胖儿踌躇一会儿,搭腔说着,进来一屁服坐在理发椅上。小胖儿随之进屋坐凳,两眼滴溜着瞅她俩。这大胖儿虽座椅上,可那两只眼睛,却贼溜溜地瞟着小妹苏丽娜,还不时的溜着白肚脐。而白肚脐习惯了不以为然,看他头发不咋长,一挥剪子“咔咔!”几剪子剪完了。大胖儿瞅白肚脐“嘿嘿!”一笑,“好痛快呀。”下椅招手小胖子,“你你也来吧!”小胖儿蹬蹬上了椅,眯眼瞅白肚脐一呲牙,把在旁的小妹逗笑出了声,白肚脐也捂着嘴笑。尴尬的小胖儿,立时合上了嘴,可两眼还馋筵的瞟溜着小妹和白肚脐。而这时间,坐在凳上的大胖儿吸起烟,嬉笑着对在旁的小妹搭腔问叨上:
  
  “唉,你俩都是本市的吗?”
  
  “嗯,不是的。”小妹瞥他眼。
  
  “啊,外地的。”
  
  他点头念叨一句,再也没吱声。
  
  哪小胖儿的头发稀疏没几根,也没用几剪子就剪完了,给了钱俩人一拽布衫子走了。
  
  这俩胖子走后,屋里的小妹和白肚脐,一顿大笑。
  
  “你看没有,一个大八戒,一个小八戒。”小妹捂着肚子,笑着对白肚脐说,“那个小八戒可着乐了。哈哈!”
  
  “哈哈!可不是,尤其他一呲牙,简直是个活八戒。”白肚脐止不住的笑说,“你说我给剪发,还不好意思笑。”
  
  说笑完,小妹苏丽娜沉思一会儿,突尔对白肚脐说:
  
  “唉,姐,你不觉奇异吗?”
  
  “怎么奇异?”白肚脐一愣,“这俩人?”
  
  “我仔细一想,看这俩人有点来路不明。”小妹疑惑的寻思着说,“你没他俩的神态吗?”
  
  “色眯眯的。”白肚脐点出,又解说,“你不知道,只要你有点姿色,来剪发的男士,大都有这种神态。”
  
  “我看不是那种神态,”小妹认真的琢磨说,“好像是一种诡计、贪婪的眼神。尤其哪大胖子,他还问我一句说,你俩都是市里的吗?”
  
  “哎呀!那么说他俩是心怀歹意而来?”白肚脐疑惑。
  
  “你想想。”小妹又分析说,“他俩哪模样,怎上咱这发廊理发?而且他头发也不长哦。”
  
  “可不?”白肚脐也觉蹊跷,“我也感觉到了,没剪几剪子呀。”又疑惑重重的说:
  
  “是不冲咱俩来的呀?”
  
  “我看也是。”小妹有感,“眼睛总盯咱俩看,没怀好意,虽然人走了,可我有种预兆。”
  
  “是要劫持咱俩?”白肚脐蓦然想起曾遭劫的情景,惴惴不安起来,“那咋办哪?”
  
  “别怕,姐,今天我休息陪你在这儿,晚上一起走。”她安慰姐姐,暖话自慰说:
  
  “咱是这么猜疑,兴许人家不会这样。你瞅那小八戒,嘿嘿!”
  
  她又逗笑起来。
  
  “咳,但愿如此。”白肚脐应着,便闭起眼睛,祈祷自语,念叨,“观世音保佑。”
  
  “唉,姐呀,”小妹看她念佛想起说,“乃天咱再去北山上香呗。”
  
  “是啊,我也这么想的。”他念叨着,拎起扫把扫落地的头发。又念叨,“你在这帮忙活,我多做几个活,好请你吃饭。”
  
  “噢,好!”
  
  小妹高兴的去搽镜子。
  
  说着,忽的上来几个人,两人忙乎起来。
  
  然而,哪大、小胖子真的就一走了之了吗?别说,自从大、小胖子俩人走后,白肚脐真就接了不少活。还多亏小妹在,帮着洗头忙乎,总算把活做完,收拾收拾歇口气。她看天色见晚,便叫小妹收工关门,算下账真是不少,她惊喜的让小妹猜计:
  
  “小妹你猜,今天收了多少钱?”
  
  “我看一定不少,能有一个数?”
  
  “何止一个数,三个数,三百呀。哈哈!”白肚脐伸出三手指,兴奋的看着小妹说,“还头一回收这么多钱。
  
  “唉!可真不少哇。”小妹也很惊讶。
  
  “唉,这是你小妹带来的好运哦。”她向小妹一眨眼,兴致的说:
  
  “我得好好请你吃一顿。走!”
  
  说了,她拽起小妹出屋,关了门窗,到了一家烧烤店。俩人吃喝着聊起往事:
  
  “姐姐,我看你也忙不过来,我就过来吧,”小妹苏丽娜提起说,“我把那边超市辞喽,一起干呗。”
  
  “那当然是好。”她瞅眼小妹,意味深长的唠起:
  
  “可你不知姐姐是怎么想的。想当初,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辞了大酒店,一赌气才学的理发,随后让你去的超市打工,就是为了躲开酒店。我看你干得挺好的,才没让你来我这。何况,理发这行是很累的,女孩子干也不太合适,现在社会又很乱,容易出事,你没看今天来的哪两个胖子吗?你又岁数小。”
  
  “可我看你也忙乎不过来呀,我在超市干也没啥意思,”小妹说出心话,“你雇外人还信不着,还不如我来好。”
  
  “不!我认可雇外人也不能让你来,到这要学坏的。”她真切关注的说,“你妈妈把你叫给我,我要对得起呀。”
  
  “嗯,那那好吧,”小妹顽皮的样,没有分辨,“我听姐姐的。”
  
  在姐姐面前,这时她倒显得好乖巧了,一杯啤酒干个尽。姐俩唠得很亲热。
  
  吃喝完后,出了烧烤店往回走,天色见黑,星月渐明,小妹见景生情,哼咧咧的唱起小曲:
  
  “甜蜜蜜,
  
  笑得甜蜜蜜,
  
  好似花儿落在春天里,
  
  。。。。。。”
  
  小妹投入这小曲的情绪中,兴奋依依在姐姐的身旁,漫步前行。突尔,从路边小胡同里窜出俩人影,还没来得及看清,俩人已近眼前。
  
  “啊!”吓得白肚脐伸手使劲的拽住小妹,喊:
  
  “是那胖子,小妹。”
  
  “啊!”
  
  小妹一惊。
  
  还没等小妹缓过神来,俩胖子一脚踹倒白肚脐,抢走了小妹。
  
  “小妹!小妹!”白肚脐瘫趴在地,竭力的喊着,“救命啊!救命。”
  
  喊得筋疲力尽也没见人来,只隐隐听到小妹的呼叫声:
  
  “姐姐!姐姐!”
  
  她甘望着,眼泪“扑扑”流下,忍着疼痛,支起身子,镇静的想了想,“眼前只有去找张三八,他离这不远。”她抱着这个念头,拖着身子去到地中海娱乐城,口里念叨着:
  
  “都是我害了小妹。。。。。。”
  
  到了地中海娱乐城,正赶上欧阳卓小姐要回走,在门口等车。她看白肚脐急惶惶的过来,知是有事,便迎了过去问:
  
  “你找谁,有事吗?”
  
  “哦,我我找张张三八。”白肚脐急得顺嘴说出。
  
  “张三八?”欧阳卓伶仃一听蒙住了,后一想记起,“啊!知道了。”
  
  她看白肚脐惶恐的样子,马上吩咐门卫叫张三八快来接待。她这才仔细的瞅瞅白肚脐,惊奇的一注:
  
  好漂亮哦!洁白俊秀的脸蛋,杏核眼上卧两叶青眉;清秀的身姿着一素色短衫,隐约显露出那小白肚脐;八分裤,白晢的脚腕下,一双秀美的脚丫踏着小板鞋,照实诱人,可又文雅、端庄,近不可涉。
  
  欧阳卓顿感羡慕可韵。她思酌着:“不能是他妹妹,难道能是他对象?”正这时,张三八过来了,他瞧眼站在门口的白肚脐,看她那恐慌的模样,惊愕的问:
  
  “哦哦,什么事你来了?”
  
  “哦,小妹被人劫走了,”她眼盯着张三八,惶恐的不知所措,“咋办哪?”
  
  “来,别着忙,进屋去说。”
  
  欧阳卓在旁安慰她说着,一边扶她和张三八一起进楼里,让到办公室。
  
  白肚脐简约的把小妹被劫持的事叙说一遍,欧阳卓听后,瞅眼张三八急切的张罗张说:
  
  “还等啥呀?你赶紧去报警,救人要紧哪。”
  
  “哦对!”他瞧眼欧阳卓,蓦地想起说,“我打电话,找公安局刑警队的许文海。”
  
  “找他正对,”欧阳卓扯过桌上的电话,“给你电话。”
  
  没一会儿,警车来了,刑警队长许文海带了两个队员,便直接叫白肚脐和张三八上车,一起去发事地小胡同里巡查。然而,一点踪影也没查着。按许文海分析,人肯定是被劫匪带走了,因在前些日子发现有伙人拐骗少女卖淫,现在还未查准。他安慰张三八和白肚脐回去不要着急。可张三八倒想起白肚脐以前遭劫持的事,跟许文海说了,认为一定和这次的事有关,白肚脐又把前后四个劫匪的形象说给许文海。许文海记下后,驱车送回张三八和白肚脐,便回局了。
  
  欧阳卓并没走,一直等着。见张三八只俩人回来,知是未找回人来,又安慰他俩。张三八就这机会,没用她问,便介绍白肚脐是他的对象,而且就是对门白浪发廊理发的。
  
  “是吗?”欧阳卓质疑不信,又坦惑的冲张三八说:“你可真会掩饰,滴水不漏哇。好个张三八,就在眼前你都不漏风声。”又瞅眼白肚脐,夸耀的说,“多漂亮的姑娘哦,到你手啦,不白瞎吗?”
  
  接着,她看惊吓的白肚脐依随张三八不舍的可怜相,何有恻隐之心?便叹息、坦然的对张三八说:
  
  “咳!摊事了,你陪她回去吧,我替你一宿。”
  
  “哦哦,我真不好意思。”张三八愧对不安,踌躇一会儿念叨:
  
  “那我回去?”
  
  他心里清楚,受惊吓的白肚脐怎能独自返回住处。
  
  “回去吧,哼!不然你能安下心吗?”
  
  欧阳卓一挥手,两眼一躲,再没回头。
  
  张三八已料知一二,他抿嘴一笑,出门带白肚脐回赴自家。
  
  而初次和欧阳卓见面的白肚脐,对她欧阳卓落落大方,热心相助之态,尤为赞许和感激。看这标致、文秀的姑娘和张三八在一起,可其心中却不存一点异想。但欧阳卓却不然,她心中在暗恋着张三八,见此情景何没有酸楚之意?不过她掩饰得巧妙而恰到好处。天真的白肚脐哪能看得出来呢?唯有张三八迷忧情中。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原创小说《白浪秀发廊的情博》第十一章
下一篇:在猛烈的弹雨下(一百三十九}攻上高地,没有发现鬼子
真挚的情感,永恒的意志,坚强的性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法律咨询|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显微镜使用|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2-9-28 10:12 , Processed in 0.234375 second(s), 30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