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16|回复: 0
收起左侧

[叙事] 母亲的甜酒

[复制链接]

111

作品

111

互动

1042

积分

三星作者

股份
474
威望
56
精华
0
粉丝
0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22-9-17
最后登录
2022-9-26
在线时间
10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2-9-18 15:24: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吃着母亲酿制的甜酒长大的。我母亲酿制的甜酒,不光是好吃,还好看。一般人家酿的甜酒,煮熟了弱显浑浊,而母亲的甜酒煮出来粒粒浮在面上,清清澈澈,百吃不厌。
小时候,老家农村过节的气氛十分浓厚,过年兴吃甜酒。
刚过小年,家家户户炊烟袅袅,主妇们就忙着酿甜酒。那时候,酿甜酒的水平高低决定一个女人形象的好坏,女人能酿出一钵好甜酒,在左邻右舍跟前就有面子,如果哪个女人不会酿甜酒,那是会让人瞧不起的。所以,主妇们暗地里卯足了劲,想在这个季节酿出最好喝的甜酒。
母亲酿甜酒,我是绝对不会缺席的。
母亲先把淘洗干净并已放在水里浸泡一夜的糯米倒在簸箕里滤干。然后倒进木甑里,用筷子打几个汽孔,以便米粒受热均匀。将木甑放入锅中,往锅里加水,把木甑覆盖严实,灶里架上柴,用旺火蒸煮。
当甑子上面开始呼呼冒出热气,再过上几分钟,甑子里就会散发出一股糯米饭的芳香。母亲把蒸好的糯米饭倒在簸箕里,当然在这之前,母亲会把糯米饭揉成团,小孩子每人一个,刚出甑的糯米饭软软的,香甜爽口。酿甜酒,对我来说最大的乐趣就在于此。
   当我们心满意足分享糯米团的时候,母亲已把糯米饭用铲子铲到簸箕里,再用凉水从头到脚给糯米饭洗个冷水澡,让饭粒散开。等簸箕里的糯米饭凉得差不多了,该装到事先洗净的大陶钵里了,这时,能否酿出好甜酒的关键就是下甜酒曲了,甜酒曲的份量决定了甜酒的甜度。母亲把早已捣碎的甜酒曲撒在糯米饭上,拌匀,直到糯米饭全都倒进陶钵,把它们整平后用力压紧,再洒上一层甜酒曲。然后在中间挖一个小洞,上面扣一个瓷碗。用一件干净的旧棉衣把陶钵捂得严严实实,放在家里最暖和的地方。
糯米饭在酒曲的作用下开始发酵。从此,控制陶钵的温度,就是酿甜酒的技术活。时光在慢慢沉淀,岁月在悄悄发酵,日子一天比一天香甜,甜酒的香味也越来越浓,越来越酽。
自从糯米饭住进陶钵,母亲就像照顾新生儿一样细心,白天怕它热了,晚上又怕它凉了,母亲夜里还要起床看上几回,摸上几次。其间时不时会打开棉衣揭开碗,在碗下的小洞中舀一小勺甜酒汁,闻一闻并试一下味道,如果淡而无味,则赶紧盖好继续发酵或把陶钵放回锅里加加温。如果香气浓郁、甘甜可口,就停止发酵,宣告大功告成。
这时的母亲也有些沉不住气了。把棉衣掀开,一股浓浓的甜酒香扑面而来,弥漫整个房间,我迫不及待地用手指戳那溢出陶钵的甜酒水,放进嘴中一舔,甜腻的味道瞬间在我的口中散化开来。
“好甜!”我舔完甜酒水,眼放红光,恨不得连手指都吞下肚里。抬头看看母亲。那一刻,我能清晰地感到母亲脸上弥漫着幸福与满足,那是成功者的欣慰,也是成功之后的骄傲。
甜酒酿好了,年也大摇大摆地走进村庄,走进一家一户的宅子里。
大年初一,忙了一年的乡亲就会在这个时候适当休息,亲朋好友、邻里之间开始相互走动,串门叙旧拉家常。每当有客人或乡亲到来,母亲便会开始煮甜酒。
煮甜酒的时候,先把准备好的汤圆放进沸水里。
没多久,揭开盖子,一个个雪白的汤圆漂浮在水中,彼此紧贴着、旋转着,欢快地东蹦西跳。然后,甜酒下锅,冲入鸡蛋,抑或添几颗红枣,再加些红糖,稍煮片刻,满屋子喷香,起锅。
大人每人一碗,剩下的甜酒便全归我了。我将它们舀到碗里,闻着那香喷喷的味道,忍不住咬一口汤圆,喝一口甜酒,又香又糯,真好吃啊!当我三下五除二把那一大碗甜酒倒进我的肚子里,顿觉一种满足感充斥我的心灵,我想:这世界上没有比母亲的甜酒更好吃的东西了。看着我酣畅淋漓的样子,母亲兴奋不已,脸上堆满了难得的微笑。
大家围坐在火炉旁吃起来,边吃边聊,欢声笑语向屋外恣意飘荡,像甜酒一样滚烫的亲情乡情迅速弥漫在村庄的上空,那场面那气氛就像吃团年饭一样亲切热闹。
从初一开始,在我们那个如诗如画的小乡村里,家家户户都是甜酒飘香,醉意盎然。村子里最热门的话题就是谁家的甜酒酿得最好喝。在那个饥馑的年代,甜酒飘香的日子,就是村子里最热闹的时候,它给农家苦涩的生活带来不少温馨和欢乐。
我多么喜欢母亲亲手酿制的甜酒啊,从小时候一直喜欢到现在,那纯朴的香味时常让我回味和沉迷。故乡之外,我吃过很多品种的甜酒,但是,总感觉不及母亲制作的味道好,也没有我熟悉的那种香糥滑爽。我也曾试着按照母亲的方法加工甜酒,但是,始终赶不上母亲亲手酿制的味道。我突然明白:母亲酿制的甜酒那种浓郁的味道,早也融入到我的生命之中,萦绕在我的鼻翼周围经久不散。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同树同根
下一篇:故乡的云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法律咨询|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显微镜使用|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2-9-28 10:43 , Processed in 0.453125 second(s), 30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