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14|回复: 0
收起左侧

[杂谈] 有一种享受叫孤独

[复制链接]

111

作品

111

互动

1042

积分

三星作者

股份
474
威望
56
精华
0
粉丝
0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22-9-17
最后登录
2022-9-26
在线时间
10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2-9-18 15: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早秋的傍晚,广州体育中心广场上人迹渐渐稀少,我沿着广场边的小石子路漫步。耳边时起时落的蝉鸣声已不及盛夏时的聒燥,显得有气无力;一只孤雀扑楞楞飞起落下,凄凉地叫着;地上几只蚂蚁为了生存东奔西窜,或是在觅食,或是在忙着什么;一阵秋风习来,枯叶纷纷落下,飘下片片惆怅,而我看到的却是生命的枯竭与消逝,凄凉与无奈突然萦绕在我的心头,强烈地孤独感向我扑面而来。
最初的孤独,只不过是悬浮在故乡金色晚霞中几屡淡淡的炊烟,随即便是回到故乡拜访父老乡亲时的一杯杯苦乐交融的淡茶,时而演变成失落时一口口独自啜饮着的苦涩闷酒;那些旧时的记忆如电影般徐徐播放,故人、故乡、童年……如白驹过隙般闪现,只有自己一个人的观众,靠着时间的流逝去追忆脑中残留的一段段值得眷念的画面。
生活舞台上,我早已习惯把自己置身于安静的一隅,静观旁人的悲悲喜喜分分合合。许多故事,在一幕幕上演,但扮演最不引人注目的配角的,一定是我。于是乎,在人们的眼里我就是一个“孤独的杂种”。我的确孤独,我也喜欢孤独,因为孤独让我有种浅浅淡淡的伤感,有种超凡脱俗的安恬;也只有在孤独的时候,我才不用疲惫于应酬,不用辛苦于周旋,我才有机会观察这清清纯纯的大自然,我才有时间在冷清中慢慢地思考,慢慢地回味。
随着这秋声,我突然想起李宗盛《没有人知道我的心》里的句子:“没有人知道我的心,我是不是要注定孤独,去面对以后漫长的路,我多么希望走我自己该走的路,迎向未来不怕输!”记得我最初听到李宗盛孤独地叫嚣时,也曾被他那强悍下所暴露出来的凄楚和无助所震撼,不由得簌簌泪下;现在想起来,却不以为然,那不是悲哀,也不是不幸,那是孤独者吹响的“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消亡”那种气吞万里贯长虹的集结号!孤独的时刻,原本不被注意的素,抑或意外鲜明起来,可以发现更多的生活之美,自然之趣和自我潜力尚未挖掘的空间。一个个关键性的决策,一项项绝无仅有的创造,也许就在这短暂的空白里突然萌生。
有位老同事曾以褒贬难分的口气对我说:“九满,你挺耐得住寂寞的嘛!”其实,我只是孤独,我并不寂寞。孤独仅仅是走进了属于自己的一方天空,而寂寞则是心灵深处的荒芜。只要我心底里有一片风光旖旎的绿洲,走进孤独,也就是走进了风景,也就有机会享受孤独这种忘世的境界。
我不是一个虚伪的人,所以宁愿选择孤独,当善良的人们对我不理解或对我的孤独投以同情的目光时,我不悲叹,也不艾怨,我只会向他们展示一个灿烂的微笑,给自己一份愉快的心情。空闲时,一个人,看书、码字、散步、骑行,独自享受上天赐予我的这份孤独。现在想起来,朱自清《荷塘月色》里:“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这该是怎样一种孤独,怎样一种境界啊!
当然,人类终究是群居动物,无法完全脱离于现实社会而独立存在,他的生老病死,对自我社会身份的确认和尊重,以及在知识、道德、人格等方面的自我完善,都与人类整体息息相关,绝对化的孤独取向并不值得我们去推崇。孤独也并不意味着没有朋友,孤独是自我支配的一段时空,是思想与情感漫无边际去遨游的一种感受,是远离喧嚣获得安静,是暂时离开朋友的谈笑,收起他们带给我们的欢乐,是心灵自由的深呼吸不受任何事物干扰的一个过程。人生不能没有朋友,但也不能失掉孤独,能够做到享受孤独更是一种修炼。因为热闹与繁华往往容易流于表面,容易使人浮躁。只有当你独处时,你的内心才会沉淀下一些东西,同时去掉一些琐碎的形式性的毫无实际意义的“废物”。
我们每一个人的一生无一例外地会经历孤独。孩童惧怕孤独,出于他们对世界的未知与不安全感,需要指引依靠;年轻人困惑孤独,多因事业受阻,爱情失意或生活挫折而起,人非草木,谁又能轻易说完全不需要一点抚慰和激励呢?老年人害怕孤独,来源于远离人生舞台的无奈,过往拥有的权力、地位的逝去和生命尽头迫近的感伤……
平时的我,为了活着而忙碌,为了未来而找寻。今夜,一个秋冷雁高的夜晚,我一个人就这样漫无边际的走着,没有目的,无须理由,跟随迷茫的脚步,任意东西。今夜我心如止水,对月流珠,任秋风袭面,可以想点什么,也可以什么都不想,可以吟首诗自己欣赏,可以哼支曲自己陶醉,也可以想想亲朋好友温馨的笑脸,任思绪或远或近慢慢地漾逸,不用为赋新词强说愁,细细品味这其中的快乐与忧伤。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以自由的名义,我赞美孤独,更喜欢享受孤独。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母亲的水煮鱼
下一篇:蚕豆的记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法律咨询|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显微镜使用|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2-9-29 13:50 , Processed in 0.250000 second(s), 30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