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12|回复: 0
收起左侧

[小品文] 守财奴世家

[复制链接]

111

作品

111

互动

1042

积分

三星作者

股份
474
威望
56
精华
0
粉丝
0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22-9-17
最后登录
2022-9-26
在线时间
10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2-9-18 13:0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据说,我家祖上若干代都是地主,典型的乡下土财主。他们一辈子守望着那片土地,盼望年年都能收获很多粮食,很多粮食卖出很多钱,很多钱再买下很多土地……如此循环再循环。他们自己呢,最风光的时候,只不过是一个坐在自己田埂上的邋里邋遢的老头。
先说我外公吧,他虽然乐善好施、热心助人,但他十分珍惜那乱世荒年中积累下来的财富,他对自己和家人守财到了苛刻的程度。田里的稻穗他舍不得留下一根,晒谷场上洒落的稻谷,他也要小心翼翼地捡起来,碗里的饭粒总是吃到一颗不剩,菜碗里粘着的菜蔬,他也要舔得干干净净。他身上穿的衣服大多也是我外婆亲手缝制的粗布衣衫,他穿的内衣、鞋袜也总是补了又补。他对儿子、儿媳也非常苛刻,他的所有家人都有打着补丁的衣服。
大舅相亲那天,客人已经到了外公家,而外婆还在啃一块猪头骨,由于舍不得丢弃,于是,她便躲藏起来,直到啃完那块猪头骨才出来招呼客人。由于外公勤俭持家,到土改前,他终于在下柴市这块曾经芦苇丛生的土地上创下了自己的家业,名下有了一百多亩土地,建起了一栋200多平方米的木结构瓦屋,地下还埋藏了无数白花花的银元。
那年土改,我的祖父辈们的那些土地全都让人给瓜分了,至于那些埋藏在地下的银元,也不知所终,我是绝对没有分到他们的一块银子。只是我的父辈们因此得到了一个坏的出身,不是地主就是富农,让他们的后代:我们——几十年都难以翻身。
再说我的父亲,也不是什么大方的角色,每次吃完饭后,他总习惯把碗再舔一遍。那时候,我时常见到他把掉在餐桌上的饭粒送回嘴里,还不忘教训我们:“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至于吗!不就是几粒米饭而已。最让我难以忘记的就是,只要他知道我打坏了一只碗什么的,他就会拿那句家规来说事:“没见过像你这样糟践五谷的!你以为收获一颗粮食容易啊,吃苦不说,还要经过春夏两季一点点地等待,这些你想过没有?”唉!我真的无话可说。
至于我母亲,那就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