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29|回复: 0
收起左侧

原创小说《白浪秀发廊的情博》第六章

[复制链接]

199

作品

213

互动

3869

积分

铁笔作家

股份
1861
威望
60
精华
0
粉丝
3
好友
1
注册时间
2022-8-6
最后登录
2022-9-28
在线时间
105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林本
发表于 2022-9-17 11:0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晓林 于 2022-9-17 11:09 编辑

 “那是哦,”她满足的瞟眼他,“没有你,我就没有今天哪。咳!刚才在烧烤店哪阵儿,要不是你呀,我。。。。。。”
  
  她注视着玫瑰花,低沉下脸。
  
  “记住吧,玫瑰花就代表我的心。过去的事,不是你的错。摊上事了有我在,不要怕。”张三八抚摸着她的头,深情的吐露出心声,说:
  
  “我爱你!”
  
  她清清的听着这句话,仰起头,一翘脚,亲吻他一口,轻轻地咬耳话:
  
  “我的心中只有你。”
  
  随后,她把玫瑰花贴放在胸窝上,扭身离开张三八,奔去小平房。
  
  张三八望着她清秀的背影,想着她临别时那炙人心肠的悄悄话,耳边瞬时韵悠起她的歌声:
  
  “你送我一支玫瑰花,
  
  我要诚恳的谢谢你,
  
  爱情的火焰点燃我的心啊,
  
  我的心中只有你。”张三八表达了爱,获得了白肚脐的真情,尤如那蓝天下脱缰的野马,奔腾欢跃。他兴奋异常的回到家里。妈妈在家早已备好了晚饭,看他回得晚又欢快的模样,知儿子有喜事,便笑呵呵的询问:
  
  “儿子,约会处上了?”
  
  他抿笑着嘴,脱下衣服,瞅妈一眼,坐下得意的说:
  
  “何止处上哦,他答应我了。”
  
  “答应你啥啦?”妈妈急着问。
  
  “咳,妥了。”他叼起烟,痛快的说,“她跟我了。我对她的真心感动了她。”他笑眯眯的回味着念叨:
  
  “我送她枝玫瑰花,她给我唱支歌,真动人。她说,她心中只有我。”
  
  “哎呦!还挺浪漫的呢。”妈妈很感趣,但又关致的问:
  
  “嗯,不过你真了解她吗?现在的女孩子。。。。。。”
  
  “哦,我,我了解她。”经妈妈这一问,他立时想起白肚脐讲她过去的身世,但他支吾没有完全露出,“她,她说在公主岭过来的,到,到这儿学的理发,她,她的经历都跟我说了,你放心吧,妈妈。那天我把她领家来跟你见见面,你会看中的。”
  
  “嗯,那好吧。”妈妈点点头,看桌上放的饭菜对他说:
  
  “你吃饭吧。”
  
  看着儿子吃饭,她唉声叹气的嘚咕:
  
  “咳!现在都在下岗,我们单位也在动员,我说不上哪天下来呀,我这正发愁呢。”
  
  “别愁哇!还有我呢。”张三八很侥幸,自己预先找好了位置,得幸的说。
  
  “咳,你不也得下岗吗?”妈妈犯愁的念叨。
  
  “嗨!我有准备,事先就找了位置。”张三八得意的样子。
  
  “你找好了?在哪呀?”妈妈眼睛一亮。
  
  “还干我这行,在地中海娱乐城。”他划着拇指说,“还离我这对象不远。”
  
  “好哇儿子,这我可不愁了。”她瞬间展笑面容,又沉思的说,“细想起来,你找这对象算对了,人家有手艺理发呀,你瞅我,一个臭工人下来能干啥呀?”
  
  “妈,你别犯愁,我养活你嘛。”张三八安慰妈妈说。
  
  “可将来你娶媳妇又咋办哪?”妈妈又犯愁了。
  
  “你放心吧,车到山前必有路。我看她也不是那种人。”张三八有信心的说。
  
  “那算你有好命啊,摊着个好姑娘。妈妈祝福你,”
  
  她说的酸溜溜的,泪珠在眼圈边含着,看儿子已撂下筷,忙去收拾碗筷。
  
  妈妈的情感,感欲得他哽塞莫言。回到里屋,躺在床上,思索着,情绕朦胧尔眠。
  
  
  
  那情怀春潮的白肚脐,手擎玫瑰花,辞别了张三八,兴冲冲的回到宅所。苏丽娜见了,乐盈盈的天真娇柔的迎了过去:
  
  “哎呦!好新鲜的玫瑰花呀,是送给我的?”她说过,把玫瑰花从白肚脐的手中摘过来,品味着:
  
  “好香哦!”
  
  “你呀,没个正样。”白肚脐瞥眼她,炝着说:
  
  “给你的?你也没问问。”
  
  “噢!”她醒过腔来,“是那张三八送你的吧?想起来了,你准跟他表白了。”她把身子贴过去,眼瞄着白肚脐:
  
  “嗨,你还和人喝酒了,是吧?”
  
  “是啊!”白肚脐一屁服坐在床上,毫不掩饰的说,“你给我倒杯水,小妹,我渴了。”
  
  “好!我去给你倒。”小妹提壶倒水递过去,坐在她身边,撒娇的样子:
  
  “你说说呗,说给我听嘛。”
  
  “哎呀,你先把这玫瑰花呀,放在我那浇花的玻璃罐里。”她冲小妹说,“不然,不蔫吧了吗。”
  
  “折腾人劲儿。”小妹一撇嘴去了,回过说,“真是,只顾他了,那管我呀?”
  
  “咋没管你呀,”看小妹说这话,她便就话赶说,“他今天来了,我就提起给你介绍对象的事啦。”她促下小妹,唠开事儿:
  
  “你说也该着,那齐小虎跟他一起来的,我让他理发,直接就跟他讲了这事。他听了很高兴,二话没说就满口答应了,就等你回话呢。我看你定个日子?我好回话。”
  
  “哪小屁孩,我才不在乎他呢。”小妹一抹搭眼儿,不在意的说。
  
  “你瞅你,又犯病了。”她不满意的数叨小妹:“那可不行,我都跟人家说好了,就等听你信儿呢。”
  
  “那好吧。姐姐,给你个面子,等我休班的。”小妹狡黠的转下眼珠。
  
  “哎,这还像回事。”她哄着说,“那就定在你下个休班日,好吗?”
  
  “好哇,我再看看你那小发廊,亮堂啥样?”
  
  小妹一抿嘴,嘻嘻哈哈哈地和白肚脐搂脖抱腰,上床闹扯玩趣,搅腾得她稀里糊涂的睡着了。
  
  可在朦胧中,还想着那叫她心醉的玫瑰花,嘴角微现出一丝甜美的笑意。 
  
  
  一觉醒来,天还没亮,张三八睡卧不安,妈妈叨咕的话在耳边盘旋,绕索他思虑悠悠,“你将来结婚又咋办哪?”虽是那么说,可没钱能办吗?还不能去让妈妈担忧。他犯愁的点烟坐起,思前想后。又想起那句话,“车到山前必有路。”冷丁冒出买彩票的想法:。他即兴的下床念叨着:“用不着多少钱,兴许能发个大财,解眼眉之渴。”他来回走渡着,去摸下裤兜,看还有俩钱,“嗨!成全我。和她吃顿烧烤还给我剩下俩钱,够了!去买两张试试手运。”他兴奋地又钻回被窝,美美的去做了个梦。他真的睡着了。
  
  “哎!醒醒啊,上班迟到了。”
  
  妈妈的呼喊惊醒了他。
  
  “快起来上班去,吃两口走吧。”妈妈还叨咕。
  
  他忙着穿衣下床,迷迷糊糊的叨咕着:
  
  “哎呀,中彩发财啦。”
  
  “啥?你发财啦?”妈妈听得囫囵半片,愣愣的瞅着他:
  
  “你白日做梦吧?”
  
  “咳!我,我不说了,还等上班呢。”
  
  他打过话,洗漱完,去了厨房吃饭。妈妈在旁蓦然想起事,念叨问他:
  
  “你后半夜醒来干啥了?我听你那屋有动静,还叨叨咕咕咕的。”
  
  “咳,我睡不着下地了。”
  
  他绷脸没露声色。撂下筷,瞅着妈妈,朝外走做个鬼脸:
  
  “妈!等着吧,发财啦。”
  
  “这孩子,捡个媳妇,还要发财?美的他。”
  
  妈妈瞧着他的背影,哭笑不得。
  
  怀着侥幸发财之梦的张三八,到班上处理完工作,便悄悄的出厂去买彩票。这家买彩票点,正好紧挨着小超市。昨晚,琢磨事把烟抽了的他,先迈进了小超市买烟。正赶苏丽娜在,他把烟拿到手想起介绍对象的事来,踌躇一会儿,便问叨上:
  
  “哎,我,我说苏小姐,你那白姐姐没,没跟你说哪儿事吗?”
  
  “啥事呀?”她打哑谜,装作不知。
  
  “不是介绍对象吗?”张三八急着说,“我们那齐小虎哦,等着听你信儿呢。”
  
  “先别扯我的事啦。”她屁咯吱的眨眨眼,把话支开,“等喝你喜酒呢,听说都定好了?”
  
  “咳,哪儿呀?”张三八看她逗趣的样子,“你也不说正话,我走了。”他一拍屁服,扭身出了屋。
  
  苏丽娜嘻嘻哈哈的瞟着他,看他去了彩票点,臆想的念叨:
  
  “哎呦!去买彩票啦?噢!明白了,这是要想中彩娶我姐姐呀。哼!”
  
  嗨!她是说对了。张三八一甩步进了彩票点。
  
  他还头一次买彩票,不懂行。经介绍,他选了选,加码打上,从“发”字去,买了八张。兜里还剩三元钱。
  
  “嘿!还够买盒烟的。”
  
  他笑颠颠的念叨着,出门回到厂子。
  
  齐小虎早看他出厂到超市买烟,惦记等着呢,见他回来,便乐呵的迎上去招呼:
  
  “张哥!你出厂干啥了?”
  
  “嗨,我买盒烟抽。”
  
  “嗯,哪个苏小姐在哪儿吧?”齐小虎惦记介绍对象的事,赶话问叨他,“她。。。。。。”
  
  “哦,哎,这事别着忙,”张三八看躲不开话,支吾着,“等,等她找咱们,那,那才行。”
  
  “嗯,是。”齐小虎琢磨有理,“张哥说得对。”又想起事着忙说:
  
  “厂部通知叫你去开会,可能还是下岗的事,你快去吧。”
  
  “事都赶巧哇,”他幸敏的自念叨着,朝厂部走去,“上次开了会,我去找事应聘,这次开会,备不住要下岗,我先买了彩票。嘿嘿!”
  
  他倒不为下岗而犯愁。
  
  果真,厂部下达了下岗通知。买断算账就要走人。厂子的人,没有不犯愁唉声叹气的,唯有张三八不动声色的含笑待之。大伙都瞅他纳闷?
  
  厂解体了,人散了。而张三八却带齐小虎,稳稳当当的进地中海娱乐城,应聘报到去了。
  
  “咳!人生啊,就是这样,关键只有几步,你一步迈对了,就上去了。迈不对呀,那就凭天由命吧!”
  
  张三八在路上,想起了在中学班主任老师这句话,叫他记忆犹新,品出了滋味;苦涩却而甘甜。 
  
  去了地中海娱乐城的张三八和齐小虎,一进大厅,办公室的欧阳卓小姐看见了,便迎了过去,冲张三八爽快的说:
  
  “哎呦!你可来了。就差两天了。”
  
  “不用我们了,是不?”张三八接过话,笑说,“赶巧!这才叫缘分。”
  
  “你真会掰扯。”欧阳卓炝话表白,“要不是我从中挡着,就真不用你了。”
  
  “那说回来,”张三八贴近她,“就是你和我的缘分了。哈哈!”
  
  “你可真会说话呀。”她灵巧的小手翘着促碰他一下,“走吧,我领你俩去见莫经理。再晚来一会儿,他走人啦。”
  
  “嗨!赶巧赶巧。”
  
  张三八念叨着,跟了过去,进了经理室。
  
  “呵呵!真上来了。”坐在大背椅上的莫虎,瞧眼张三八他俩,又看眼在旁的欧阳卓,随口说道:
  
  “你俩得感谢欧阳小姐呀,她要不说话,你俩就来也不用了。”
  
  张三八听了,向欧阳卓点头示谢。她回眼一笑,扭身出了屋。
  
  “既来了就要上岗。”莫虎倾身爬在老板桌沿,思忖一会儿,瞅眼张三八:
  
  “嗯,你叫?”
  
  “我叫张山。”
  
  “啊,张山,你嘛,我把警卫班交给你负责。可要担起责任哪?”他郑重地看着张三八。
  
  “谢谢您对我的信任,我一定担其责任。”张三八立正,鞠躬行礼示谢。
  
  “嗯,好!”
  
  他朝张三八微微点点头,随后,把眼盯着齐小虎,眯笑着说:
  
  “你吗?”
  
  “齐小虎。”齐小虎立马应声。
  
  “瞅你挺机灵,就留在我身边吧。”他很爱喜的表示说:“好吗?”
  
  “谢谢啦!”齐小虎也立正行个礼。
  
  “你现在就去到警卫班,”他点支烟,交待张三八说,“找欧阳小姐领你去。把些规矩讲给他们。”又瞅瞅齐小虎,“你,你嘛,就留我屋了。”
  
  “好。”
  
  张三八一点头,高兴地出了经理室去找欧阳卓。
  
  “哼!还得找我吧。”欧阳卓见张三八来找她去警卫班,便娇蛮地瞟眼他,又两眼含情,喃喃的说,“你呀。走吧。”
  
  到了警卫班室,穿戴齐刷的警卫小伙子们,见漂亮、娇漫的欧阳小姐来了,还领个人,一个个立时,精神抖擞的站着,两眼发直的望着她。
  
  “好哇!”她满意的吟着嗓子,把手一摆,介绍张三八:
  
  “这是你们新来的带队班长。”
  
  “我叫张山。”张三八来得快,自我介绍。
  
  “以后你们要听他的指挥呀!”她亮起了嗓门儿,回身瞅眼张三八,“你说说吧。”
  
  说过,她拍手示意,大伙都跟着“哗哗”拍起手。
  
  “哦!这个。。。。。。”
  
  张三八还重未经历过这种场合,有些发窘。可他并未发慌,却油然想起在厂警卫班时常唱的那首歌。他一笑把手挥起来:
  
  “来!咱们唱首歌吧,《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说了,他起头唱起来。
  
  他这举示,在场的都感新奇的愣住了,瞟着他跟唱。唱完,他撂下一句话:
  
  “记住这句话: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这就是我们干警卫的警言,必须的纪律。”说完,他掉过头瞅眼欧阳卓,正言说:
  
  “我的话完了。”
  
  “好哇!”
  
  欧阳卓心有所感的说句。
  
  “哗!”
  
  大伙都不约而同的鼓起掌来,送去敬服的目光。
  
  欧阳卓怎么也没想到,他张三八竟会演出这一幕:既浪漫;又简练、庄重,巧妙的表达出自己的主见和心意,赢得了喊彩,占有了人气,显示出胸有大略的男子汉。叫她大开眼界,刮目相待。从内心更有对他的爱慕之意,心目中闪亮出爱的火花。她回返办公室,仰坐在沙发椅上思欲着。
  
  而张三八安排完岗位,便离开警班室,去场地巡查。这时已是晚上,陆续进来不少客人。他听舞池响起了音乐,娇艳的女歌手,摆色弄姿的唱着。他不感兴的离开,上楼巡查。“噢!”一个一个的包间,都酒迷灯绿的,唱唱咧咧,晃晃当当,还有小姐陪酒。他突尔想起白肚脐跟他讲过,去酒店打工唱歌陪酒的事,“哦,这娱乐城竟是这样啊。”他心念叨着,一扭身低头走开。没走两步,突听一女子的喊声:
  
  “别拽我!我不是小姐。”
  
  他猛地抬起头,看那女子别着门手被人拽。便一步冲了过去。只听屋里有人还在大声喊:
  
  “你装啥呀小姐,过来吧,哈哈!”
  
  “怎回事?”他气冲冲立在门口,竖眼怒视,“干啥你们?”
  
  看是保安进屋,都一惊吓。
  
  “他们拽我进屋陪酒!”女子趁机扯回胳臂,急喊。
  
  张三八听声,回头一瞅是欧阳卓,惊讶地看着她:
  
  “哦!怎么是你?”
  
  “哦,哦我在这过。。。。。。”她支吾着,扭身出门。
  
  “你们也太不像话!”
  
  张三八训上一句,回身追过去。
  
  “你不下班了吗?咋没走啊?”他到了欧阳卓跟前,关注的询问。
  
  “都是为了你,”她娇蛮地炝他一句,又喃喃的说:
  
  “我都换装了,想和你一起走。到警班室找你不在,才上楼找你的。”
  
  “哦!哦是这样啊。”他嬉笑着,瞅瞅她一身漂亮的裙装,“我说呢,你穿这身上去,还不拿你当小姐?”
  
  “虽知这帮人会这样。流氓!”欧阳卓气愤地撇着眼
  
  俩人说着下了楼,进了办公室。
  
  张三八知道她的心意,便顺情说:
  
  “你倒等着我呀,我下了楼就要到你这,好报告你一声啊。”
  
  “我哪知哦?”她应了声,拎起挎包贴近张三八,又舒展媚眼,敬谢地说:
  
  “我得谢谢你呀,得回你来得及时,不然,我今晚。。。。。。”
  
  她没说出口,便依偎在他的身上。
  
  “只要有我在,不会的。”张三八不好躲开,便一腔正言说,“这也是我的职责嘛。”
  
  欧阳卓听他这话,心中觉他君子所为,尤为敬重,更为爱恋不舍。暗吟曰:“算我有幸,看对了。”她向张三八微微一笑说:
  
  “咱俩走吧。”
  
  张三八随她出了办公室。到了门口,他放心不下的琢磨着,“不行。”便对她说:
  
  “你先往前走两步,我去大门哪查查岗好吗?”
  
  说过,他甩步去了。
  
  查了岗,又问问齐小虎在哪?门卫告诉说,齐小虎跟莫老板出去了。他这才放心的回来。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原创小说《白浪秀发廊的情博》第五章
下一篇:花冈(三十)攻击中国军队的工事
真挚的情感,永恒的意志,坚强的性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法律咨询|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显微镜使用|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2-9-28 11:28 , Processed in 0.234375 second(s), 30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