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26|回复: 0
收起左侧

原创小说《白浪秀发廊的情博》第四章

[复制链接]

199

作品

213

互动

3869

积分

铁笔作家

股份
1861
威望
60
精华
0
粉丝
3
好友
1
注册时间
2022-8-6
最后登录
2022-9-28
在线时间
105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林本
发表于 2022-9-17 10:3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两次遭劫的奋力护救,又来承诺兑现,对她又真诚相爱的张三八,感服了这位秀美、善良而多情善感的白小姐,她决意和他相处为朋友。
  
  这是她当天收拾完发屋后,在回去走的路上,思前想后决定的。她满面春风,得意而自豪,试想着怎样回家去告诉妈妈。已有半年没回家了。她低头走着,好像什么也没看见,寻思着未来的幢景:美好、甜蜜。时间太短了,还没来得及去品味它,已到了住房前。再往前走走?不!我要先告诉她——我的小妹苏丽娜。虽然,小妹说是作我的红媒,可我并未相许。这次我决定了,先让她分享这份情缘。
  
  “咚咚!”
  
  她敲开了门。
  
  “怎么这么急呀?”小妹开门问她,“后边有人追你呀?”
  
  “唉,不是。”她应声站在门口,乐呵的说,“告诉你,今天张三八到发廊看我来了,还给我送面大镜子,可亮堂了!”
  
  “就这事急得你这样?”小妹漠然相视,她穿着小裤衩,捂着身子说,“快进来说,好凉哦。”
  
  她放开小妹,随手带上门,余热未消,天真的说:
  
  “我是告诉你小妹:我决定和他处朋友啦。”
  
  “真的?你告诉他了?”
  
  “真的,我没告诉他。”他晃晃头,一努嘴,“我先告诉你呀。”
  
  “告诉我有啥用啊?”小妹一撇嘴。
  
  “也让我小妹乐呵乐呵呀。”
  
  “你有人啦,我跟谁乐呵去?”
  
  “哎呦!是这儿回事呀”她才恍然悟明,跟说,“你不有人了吗?”
  
  “哪有的话呀?你说我跟谁了?”
  
  “嗯,是啊,跟谁了?”
  
  她看小妹眼盯着她,懵然不解。
  
  “跟你了。我的小姐姐。”
  
  小妹话一搭边,去抱住了她。
  
  “你竟瞎胡扯。”她挣开小妹,恍然明了小妹的心里。便就此提起话,“唉!小妹呀,说正经的。那我给你提一个人哪?”
  
  “谁呀?”小妹一耍娇儿。
  
  “来坐下!我跟你说。”她撂下手包,把小妹扯坐床上讲起,“今天张三八给我送镜子,跟来一个小伙,性齐,叫齐小虎。长得挺帅,跟我说几句话,看人又伶俐的。我寻思你有对象,我就没太介意。”她瞅瞅小妹,“你要是有意的话,我想。。。。。。”
  
  “嗯,姐姐要是看中的话,”他调皮的眨下眼,“那我就看看?”
  
  “说好啦?”
  
  “嗯。”
  
  她一挑眼,抿着嘴笑了。
  
  又去抱住小姐姐仰在床上,嬉笑不止。  
  
  张三八高兴地带齐小虎回到厂子,车一进厂门,岗上的警卫小肖,便招手喊他:
  
  “队长!厂部开会让你马上去。”
  
  “开什么会?我从来也没参加过厂部的会议呀。”他下车一愣,心感惊讶的念叨。
  
  “不知道,说是重要会议。”小肖急着冲他说,“快去吧!厂部都来人告诉两次了。”
  
  张三八听了,忙颠地去了厂部,才知他是以队长的身份,列席厂改制下岗的会议。他回到班上传达完散会后,独把齐小虎叫到一边合计下岗的事。且有念头的对齐小虎说:
  
  “咱们下岗干啥去呀?还得干这行,保安、警卫!”
  
  “可谁要咱哪?”
  
  “就在眼前。”
  
  “眼前?”
  
  “地中海。”他点支烟,一字一字的念着说。又瞅着齐小虎,好像胸有成竹的样子,“这是我们落脚的地方。知道了?”
  
  “噢!我才明白你的意思,知道了。”齐小虎猛然醒觉过来,“哥哥,真行!真有你的。还没忘了我,够哥们儿。”
  
  “那是哦。说干咱就干,趁热打铁。”他踌躇一会儿,拿定主意,“下班后,你跟我走,咱们去地中海。”
  
  他掐了烟,回到班里。
  地中海娱乐城,离张三八的单位玻璃制品厂不远,走个十来分钟就到了。这个娱乐城,人称‘夜总会’刚刚成立,正在招兵买马,招聘人员。张三八虽单位体改,人员还未下岗,可有预见的他,看是个机会,便悄悄带齐小虎前来应聘。从后门进去,上楼便径直奔经理室。
  
  “唉唉!站住。”
  
  张三八回头张望,瞧位女子从走廊边的屋里出来招呼。
  
  “你俩是来干啥的?”
  
  “哦,哦我俩是来应聘的呀。”张三八应声过去。
  
  “我们这应聘小姐,你们来干啥?”女子捧着本子,手掐支笔俏俏着,没好气的瞥眼张三八,又挑眼一笑,“你要是带来小姐吗,可在我这登记呀。”
  
  “嗨,我,我俩是来应聘保安、警卫的。”
  
  张三八回话,溜眼这女子:
  
  穿身得体的职装,高挑的个,俊俏且端庄。
  
  她一听这话,立时,竖起两眼,上下打量张三八和齐小虎,温和的说:
  
  “嗯!走吧,跟我到经理室。”
  
  她摇着腰,领他俩进了经理室。
  
  “哎,莫经理呀,我给你领来俩作保安的。你看看吧。”她笑咪的冲坐在皮椅上,着身黑稠凉衫的“大块头”说。
  
  “噢,既是你领来的,那能差了吗?”“大块头”操着洪亮的堂音,一颠身起来瞅他俩,“请坐下吧。”
  
  “人交给你呀,我走啦。”
  
  她望眼“大块头”,一摆手走出屋。
  
  “你俩要作保安?”他点支烟,瞟眼他俩,“干过吗?”
  
  “哦,哦干过!”张三八递话说。
  
  “在哪呀?”
  
  “在,在玻璃制品厂哦。”张三八说着,从衣兜里掏出证件,“不信你看,现在还在岗呢。”
  
  “这是我的。”
  
  齐小虎也把证件一起交给了他。
  
  “噢,就在跟前呀,这不邻居嘛。呵呵!”他看了眼证件笑了,“你俩在岗怎来应聘哪?”
  
  “咳,现在单位都要体改下岗。我们已经开会了,马上就要执行。”张三八扒着小眼睛一笑,“我这提前向你报到来了。”
  
  “嘿!你小子有远见。好哇!”他说着,又看了看证件,“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我叫张山。”
  
  “张山,呵!还是个队长呢?”他仔细的打量下坐在一旁的张三八,一撇嘴,“好!到我这来也当队长?”
  
  “哼!”张三八看这经理有意思要留住他当队长,便端起架势说,“我手下管有十几个保安员呢。”
  
  “行,行啊。”他点头称许,“我这眼下正缺你这手。”他说完,又拿起另一个证件看一眼后,瞅瞅坐在张三八边的齐小虎,“你叫齐小虎。”
  
  “是啊!”齐小虎应声立起身板。
  
  “小虎还行,大虎可就不行了。”他往后仰靠在大背椅上,“一山不容二虎哦。”
  
  “哦!”他这说把齐小虎造一愣,眼盯着他纳闷。
  
  “你可知道,我也泛虎字。”他瞥眼齐小虎。
  
  “那要是排起辈来呀,你是大老虎,他是小虎哦。”张三八看话不顺,一眨眼递上话。
  
  他听了不忍“哈哈!”大笑,从大背椅上一起,溜眼齐小虎,“那你这小虎啊,就跟着我吧。”
  
  齐小虎这才定了神,放下心来,张三八抿嘴递笑给他。
  
  “嗯,那就这样,我等你俩的信儿。”他把烟头扔在烟缸里,“不过可要快。”
  
  “谢谢啊!”
  
  俩人起身告辞。
  
  “张哥,得回你呀,话递得快。”齐小虎一离屋,靠着张三八,张口便说。
  
  “我是担心他不用你呀,这玩意犯忌讳,你是不知道哦。”他念叨给齐小虎听。
  
  俩人嘀咕着,来到走廊边的办公室门口,便住步往里瞧。
  
  “来来来!进屋。”那女子一眼看见,起身招呼。看他俩进来随后便问:
  
  “谈的咋样啊?”
  
  “唉!我俩得谢谢你呀,多亏你的推荐。”张三八上前点头称谢。
  
  “谢啥。成了吧?”她挑起笑眼。
  
  “嗨,”张三八一撩眼,挑逗的说,“有你推荐,那能不成吗?”
  
  “嘿嘿!”她笑了。
  
  “哦,”张三八踌躇一会儿,眨眨眼,瞅着她,咧嘴一笑,“咱们萍,萍水相逢,还不,不知道您的名字啊?”
  
  “我呀,性欧阳,叫欧阳卓。”“欧,欧阳卓,”张三八夸示说,“呵!这名字别致,又好听!那我叫你欧,欧阳小姐。”
  
  “别叫小姐,叫我欧阳就行啦。”她一瞥眼。
  
  “好好好!”张三八紧着点头,又想起说,“你们那经理,挺,挺好的,说话挺直爽。不知他姓啥?叫什么名?”
  
  “他没跟你俩介绍吗?”
  
  “没,没有哇。”
  
  “他姓莫,叫莫虎。”
  
  “莫虎?”张三八一听虎字,立时明白了。便念叨,“我说他念叨一山不容二虎呢。原来。。。。。。”
  
  “你说啥?”欧阳卓还没等他说完,便插话问。
  
  “咳,我是说你们哪个经理,”张三八手点着身旁的齐小虎,回她话,“在问叨我们这个齐小虎时说,一山不容二虎,我以为他是指占山为虎,我就说你是大老虎,他是小老虎。虽知他名真叫虎哦,你这一说我才明白过来。”
  
  “嘿!你可够圆滑的,挺会说话。”她指下张三八,好欣赏的小声说,“不然是不行的,当老板的能不忌讳吗?一山只可一虎哦。”回过话又瞟眼张三八,“哎,你叫啥名?作啥的?”
  
  “嗯,我叫张山,我就是作保安的。”张三八一边说,一边掏证给她看,“你看我的证。”
  
  “呵!还是个队长呢。”她瞧一眼,笑着说,“我说乍这么会说话呀。”
  
  “你这儿离我们厂子不远,嗨,你一打听我张三八没有不知道的。”张三八就势杨拔起来,顺口溜出他的别名。
  
  “什么,张三八?”她听了,一愣神。
  
  齐小虎在旁瞅一眼,促他一下。
  
  “哦,哦是。都,都叫我张三八,叫俗了。”张三八看话已出口,便不介意的顺水推舟了,“你,你以后就叫我张三八吧。”
  
  “好哇,有意思,可好记。”她用笔划拉着,边念叨,“张三八。”
  
  “那,那告辞了。”张三八瞅眼她,一咧嘴,“再见吧!哦,欧阳。”
  
  随后,一甩步,和齐小虎一起离开了办公室。
  
  欧阳卓瞧他张三八走道那样子,“咯咯!”的笑出声。
  
  到了大门口,齐小虎瞅瞅张三八,扑哧笑了:
  
  “你呀,怎么把你的雅名又带到这地中海来了?我听见哪欧阳小姐在笑呢。”
  
  “嗯,那不更,更好吗?显得混合。”他有自己的说法,“我呀,就是给她欧阳听呢。”
  
  “这么说。。。。。。”齐小虎闷惑不解,话未说出。
  
  “以后,就知道了。”
  
  他抿嘴笑着,甩开了八字步。
  下班后,便悄悄的带齐小虎,一起去了地中海娱乐城。
作者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