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32|回复: 0
收起左侧

原创小说《白浪秀发廊的情博》第三章

[复制链接]

207

作品

221

互动

3998

积分

铁笔作家

股份
1922
威望
60
精华
0
粉丝
3
好友
1
注册时间
2022-8-6
最后登录
2022-9-29
在线时间
107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林本
发表于 2022-9-16 10:5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三八在赶回家的汽车上,还兴高采烈的跟白肚脐和苏丽娜谈笑风生。一下车,虽觉得浑身疼痛,可念起庙会这段情缘,心中还是乐滋滋的。  
  回到家里已近黄昏,母亲正忙乎做晚饭,见他高兴的回来,便上前搭话:  
  “哎呦!瞅这样儿,是在庙上卜个好卦,走好运了?”  
  他瞅瞅母亲,抿嘴一笑:  
  “嗨!何止好运,还有缘呢!”  
  母亲听他这说,便感兴趣的问叨:  
  “你说说,怎么个有缘呐?”  
  他热得忙把太阳镜和折扇放在一边。脱下西服,回眼说:  
  “妈,我去洗把脸,等会儿说。”  
  洗完,他看母亲去厨房,便疲乏的一屁服坐在椅上,只觉得好痛哦,一呲牙,便顺手从裤兜里拿出烟来抽着。没一会儿,母亲端来饭菜放在桌上,盛碗饭递给他,说:  
  “饿了吧,快吃吧。”她说着,一眼瞧见他胳膊上有几块发青的伤迹,便指点着,惊异的问他:“唉!你怎么受伤了?瞅这好几块呢,乍回事呀?”  
  他踌躇一会儿,一撇嘴说:  
  “没事呀,上山摔的。”  
  母亲走近仔细瞧了瞧,又关照的追问:  
  “摔的?怎么没破皮呀?你是不是又叫人家打的吧?”
  他看瞒不过去,只得照实向母亲说出:如何在车上遇上恶徒,又怎样入观音寺上香许愿、卦签巧遇白、苏俩小姐后,又如何遭恶徒劫持,奋身救出俩小姐的经历。  
  听得母亲是既心疼又欢喜,哭笑不已。她眼盯着张三八,庆幸的说:  
  “是祖上有德呀,你没出事还结了个姻缘。儿呀!你好运哦。”她叨念着刚想入座,便起了念叨头说,“我去给你拿酒喝两盅,庆幸庆幸。”  
  他看母亲要去拿酒,急忙起身拦住说:  
  “妈呀,你别动我去取来。”  
  他去厨房取回酒,斟满一盅酒。放到母亲面前说:  
  “妈,今天我倒盅酒给你喝,你也乐呵乐呵哦。”  
  母亲高兴的接过酒盅说:  
  “哎,好儿呀,自从你爸病逝后,我还真没喝过酒呢。总好像有个心思在心里头,放不下哦。”  
  听母亲这话,再看母亲那忧郁的神色,迅间,眼帘闪现出父亲病逝后,母亲为他含辛茹苦操劳的一幕幕,不止两眸湿润了。蓦然,又想起在观音寺里祈祷父亲的事,还没有对母亲说。‘咳!怎的忘了。’他醒觉过来,安慰母亲说:  
  “妈呀!你的心思我知道哇。我到观音寺上了香,就为我父亲祈祷了,连我这段巧遇姻缘的事,也叨咕他听了。你放心吧,妈。”  
  “哎呦,还是我儿呀,知妈的心思。”  
  母亲笑呵呵的说完,一口把酒饮进。  
  他接着拿过酒盅又斟上酒,可没有喝下,而望母亲一眼,深沉的说:  
  “妈,我把这盅酒哦,敬给我父亲喝。”
  说了,他两手一拱,把酒淋在地上。回手斟满酒喝尽。母亲望着他,泪滴衣襟,不止感叹而言:  
  “咳!好懂事的儿子。你父亲要是不病逝呀,你还能多念两天书,兴许还能有个好差事干呐。”  
  “嗨!我这不挺好吗,”他安慰母亲,挺十足的念叨,“厂部的保安员,还是个小队长呢。”  
  他边说,边吃着。  
  “儿呀,别说还多亏你去武术班哪,学那么两招,不然那,就是当上了保安,也胜任不了哇。”母亲边吃,边叨咕,瞅着他又说,“这还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叫人惦记着。以后你可别逞强管闲事了。”  
  “嗨!妈呦,我要不这样,哪能有这段巧遇姻缘呐?”他接过话,夹口菜,猛吃两口,撂下筷一笑,“这叫英雄救美人,还俩呢。嘿嘿!”  
  “瞅给你说的,真臭美!都看上你了。”母亲撇呲着他,又叮嘱说,“你可得把握住哦!”  
  他美个滋儿的冲母亲一咧嘴,进里屋躺在床上。母亲收拾完碗筷,进屋去看他已睡了没盖被,便随手拽过被子盖在他身上,瞧他脸上露出甜美的笑意,母亲欣慰的熄灯关门,离开了。 
  而那白肚脐和苏丽娜在车站跟张三八分手后,回到住处,各自梳洗完毕,吃口方便面,便随意上床钻进被窝。可那段在北上庙会和张三八的相遇,却叫俩姑娘回味难忘,忐忑不安,都为张三八的挺身相救所感动,而心怀激情。躺在床上,虽看是默然无语,可瞧都翻来覆去不得入睡。还是活泼爽快的苏丽娜开了口:  
  “姐呀,我看你也没睡不着,我上你被窝咱俩唠唠呗。”  
  还没等白肚脐回话,她一骨碌钻进了她的被窝里,毫无顾忌的说唠起来:  
  “姐呀,你是在想张三八吧?”她看白肚脐,虽然没有吱声,也从她的眼神儿里看出她的心事。便故意笑嘻嘻的逗话,“我也在想他呢,以前我虽然和他接触过,可对他并不十分了解。这次庙会,他可真叫我敬服,他真是个让人羡慕的好男人,为人豪爽、敢为。。。。。。”  
  她还没来得及说完,本就有想法的白肚脐,立时,瞥眼她装作不介意的样子,讽言含笑的接过话:  
  “那你是看中他了呗?”  
  苏丽娜听她这话,扑哧一笑说:  
  “你可真是哦,还没等我把话说完,你就沉不住气啦。谁还能从你手里抢过来?别要忘喽,我可是你俩的红娘哦。”  
  她这一揭底,白肚脐那受得住,顷刻,小脸绯红,羞涩的分辨说:  
  “你瞎说啥呀,我能是那意思吗?何况,这也不是定下来的事呀。”  
  她一边说着,一边掐戳着她苏丽娜。  
  苏丽娜为表明事理,亮开话说:  
  “还说没定下来?你俩在观音寺里抓的签都是一样的,我都背下来了:‘心想事成,必有喜事。’我怎么没抓来呀,这是天赐良缘,又有段情缘,真赶上天仙配啦,乍说还没定下来呢?还猜疑上我了,真是的。”  
  白肚脐听明这话,心中好似忏悔。知是愧疚,不该猜疑苏丽娜。便拉过苏丽娜,耍娇似的点叨她的脑门儿:  
  “哼!都是你!”  
  苏丽娜眯着眼,受委屈的样子,一撇身儿。白肚脐心软不过,急忙把她抱过来,紧贴着身子,甜言蜜语的哄着说:  
  “唉,还是我的好妹妹呦。”  
  苏丽娜默然不语的任她搂抱,只感觉一股暖流,溶溶温身,迷胧幻幻睡去。而白肚脐却迷幻在和张三八的情恋中。。。。。 
  翌晨。  
  骄阳丽丽,蓝天飘着几朵白云,清风吹拂着翠柳,娆娆飘起,好迷人的天气。  
  张三八换身新西装,兴致勃勃的迈开八字步,径直走在去厂上班的路上。到了厂子门前,端架势看看时尚靓丽的手表,瞅时间还赶趟,便回身去厂前超市,想看眼苏丽娜探探动静,顺便买盒烟。  
  “哎呦!一大清早就上来啦。”  
  苏丽娜见张三八进店里,知他惦记心事,便故意调亮嗓门招呼。  
  “嗨,买盒烟吗。”他应声近柜台掏钱买烟,眼却望着苏丽娜凑话说,“我说,昨天你俩累够炝吧?又惊又吓的。”  
  “我俩累着、吓了,那倒不要紧哪,可把你给受牵连了挨顿打,伤还没好吧?还寻思你够炝能上来。我俩还想看看你去呢。我那白姐呀,可惦记你啦。”  
  苏丽娜话来得快,半真半假的逗他。说着,把烟递给他。  
  “是吗?她都说啥啦?”  
  他敏感的问叨着,接过烟。  
  “咳,还不是心疼你挨打了吗,一宿都没睡好哦,叨咕你。”她瞄着眼,撇嘴说。  
  “呵!是哪样,她可真是的。”他动了心的笑念叨,又瞅着苏丽娜,拍拍自己的胸脯表示,“你看,我,我没乍的,这不上班了吗。你,你回去告诉她,我没事。”  
  他说着,点支烟,又看看表,向苏丽娜打个招呼:  
  “哦,我,我得上班了。”  
  苏丽娜看他走出店,瞧他那得意的样子,“咯咯!”地笑出声来。而张三八听她苏丽娜这番话,心里有了底,便兴奋地边走边念叨着:
  
  “嘿嘿!没白挨打,该着该着哦。天赐我也。”
  张三八从穿上新警服,自感神气、威严,高人一筹,从未离身。可今天,他换上一身新西服,又满面春风而来,厂里人谁看了都投出新奇的目光。  
  “哎呦!怎么今天换身新西装,有喜事吧?”班上的“愣头”齐小虎迎面过来逗话。  
  “哼!去你的。”他瞥眼齐小虎,嘴角却流露出自得的笑意。  
  齐小虎别看愣,琢磨事可都仔细,看张三八那美个滋的得意样,便知晓了,搭眼一步蹿过去,贴他耳朵说:  
  “我说,是不那哪发廊的白肚脐呀?”  
  “哦!你咋知道的?”张三八一愣。  
  “嗨!你不是跟我炫耀过吗,英雄救美人呀,我咋不知道?”机伶的齐小虎点出话,小眼睛一转悠。  
  “哦,对了,我是好像跟你说过。”张三八眨眨眼,“你可别跟别人说呀。”随即,想起了许愿白肚脐大镜子事,让他帮忙,便小声说:  
  “知道就得了。唉,我答应给她送个大镜子,你帮我送哪发廊去。”  
  “好嘞!队长,小意思。”齐小虎一挤眼答应着,“我正好还没换装。”  
  “你先到销售处等我,我去班上安排一下就去。”  
  他思忖一会儿,说了,转身去了警卫班。  
  张三八安排完后,去了销售处,提出镜子,要辆小车,带了齐小虎出了厂门,送到了白肚脐的发廊。  
  此时的白肚脐刚开店,正哼着小曲,收拾屋子。听汽车“嘀嘀!”的喇叭声。她惊奇的朝外观看:车上俩人,正搬着大镜下来。她才知是送镜子的,忙开门让开。  
  “哦,哦我给你送镜子来了。”张三八招呼她。  
  “哎呦!瞅你穿这身,我都没敢认你呀。”她睁大眼瞅瞅张三八,看镜子搬进屋来说,“这可得谢谢你呀,真给送来了。”  
  “那里那里。我答应你的事,我一定要办到的。”他大气的样子,笑眯眯的瞅着她,“你说是不是呀?”  
  白肚脐看跟来的那小伙子没在跟前,一亮媚眼,喃喃的说:  
  “嗯,可不是。我寻思你只说说呗。虽想你。。。。。。”  
  “我可放在心上嘞。”  
  张三八还没等她说完,急着表示。  
  齐小虎虽侧身脸冲屋里,可耳朵却没闲着,他俩的对话听得清楚。便转身一笑:  
  “嘿嘿!是不该把镜子换上哦。”  
  白肚脐听了一回脸,两颊泛红。张三八感到很尴尬,忙对她说:  
  “你看,我忘给你介绍了。”便指下齐小虎,“他是我班上的,叫齐小虎。”  
  白肚脐一抬眼。很礼貌的接过话:  
  “哦,你看,累着你了,谢谢啊!”  
  “谢啥呀?我们都是哥们儿,没说的。”齐小虎很随意的样子,又俏皮的说,“我也到你这剪过发呀。”  
  “是吗?人多我也没太注意。”白肚脐随便说着,又仔细瞅瞅他,“噢,想起来了,你嘛,说话挺逗人的。剪个小平头。”  
  白肚脐这么一说,他倒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抿嘴笑着。张三八扶着镜子在旁瞥眼他:  
  “别装了,来把镜子抬上去换上哦。”  
  “走吧。”  
  他应声抬起镜子。没用多大功夫,俩人换上了镜子。  
  “嘿!好亮堂哦。”白肚脐喜出望外,叨咕着“嗨,这大镜子换的正是时候,这几天来了几个小姐剪发,都嫌这镜子小,屋子又黑又暗的不愿来。”  
  “哼!我早就想到这了。”张三八看白肚脐高兴的样子,自玄道。  
  “还是张哥想得周到哦。”齐小虎撇嘴逗了一句。  
  张三八瞥他一眼没在意,问白肚脐:  
  “唉,你这跟前有夜总会吗?”  
  “这不,路对面不新开一家夜总会吗。”  
  她望窗外,指给张三八看。  
  “噢,还真没介意。”张三八往外张望,瞧一眼霓虹灯牌匾,念叨着:“‘地,地中海娱乐城’好威势啊。我说你这怎么上来小姐了呢。”他说完,瞟眼白肚脐逗似她说:  
  “赶明个儿呀,我去看看。”  
  “啥!你也去?”  
  白肚脐听他这话,立时,两眼一竖,淡然相视。  
  张三八“嘿嘿!”一笑,自慰,“嗨,她真是心中有我呀。”便不在意的说:  
  “我说着玩呢,能去吗。”  
  虽是说着玩,可他却把这事放在心上了。  
  齐小虎看在眼里。在要上车返回时,看白肚脐那依依不舍的模样,冲张三八伸出大拇指说:  
  “真铁了!来不来管上了。你得注意点呕。”  
  “嘿嘿!”  
  张三八瞅他一笑,心欢意满地坐车回到了厂部。
  他甩开大步,美滋滋的把烟蒂一扔,迈进厂的大门。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花冈(二十九)国军战士杨有福牺牲
下一篇:在猛烈的弹雨下(一百三十六)天买炸药
真挚的情感,永恒的意志,坚强的性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法律咨询|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显微镜使用|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2-9-29 13:01 , Processed in 0.515625 second(s), 30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