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29|回复: 0
收起左侧

[抒情] 团支部书记

[复制链接]

115

作品

130

互动

3188

积分

铁笔作家

股份
1741
威望
472
精华
2
粉丝
12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20-11-28
最后登录
2022-6-26
在线时间
638 小时
性别
真实姓名
陈刚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记得在一次厂里团委会上,我认识了她。
从会议室左边座位上斜眼瞅过去,眸子里映出一位清秀绝俗的女孩。尖翘的鼻子和淡红色的嘴唇,在她的脸上显得极其“和谐”。最让人羡慕的是她那乌黑齐肩的短发,显得非常飘洒,蓬松的刘海垂挂在前额上,具有一种飘逸的风姿,微笑时有一种梦幻般的美,眼神里透着一种淡淡的孤傲,白色蓝底花格子裙子有春天的味道,温暖清爽。
自从那次会上的碰面后,我便倾心于她,那种爱恋、思慕、亲近的情感油然而生。
后来,我四处打听,才知道她是细纱车间甲班的团支部书。她出身卑微,母亲也是原来厂里的退休职工,但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管在面容上或气质上都胜过了她的母亲。特别是脸上浮现出陶醉的表情,更有一股惊心动魄的美丽。她能歌善舞,跳起舞来身轻似燕,好几次‘团代会’上都有她活跃灿烂的表现。
站在她的视线里我总能感觉她眼底的寂寞。
是的,那个年代,是一个蓬勃向上的时代,一切清新、朝阳、激荡。虽然青涩不谙世事,但她看人的世俗的斜眼,在厂里总显得落寞如风。
同在纺织厂上班,处在生产的第一线,基本上都是要翻三班倒的,她在后纺车间做甲班,而我在行政科食堂干炊事员工作,同时又兼任团支部书记而且恰好与她同班,客观上似乎多了些接触的机会,于是,我冥思苦想,试探着怎样去接近她的机会?不由得,脑海中闪现出许多接近女孩的词汇,用‘制造机会、有意的搭讪、套近乎、哄女生等手段’。
其实,我的性格不是那种善于交际,非常活跃的人,反而是内敛、厚道才是我主要的特点。如果遇上‘对路的’人或者知音者,那就如同《雁门集》中说;‘合意友来情不厌,知心人至话投机’。
虽然有着青春炙热的悸动,但那个年代,对但食堂工作的低下认知与社会观念的偏见,加上性格矜持的使然,让我有些自卑和缺乏追求女孩的勇气。
我知道,人只能按照自己的条件去追求喜欢的女孩。但我不想轻易错过了我一生中本来可以获得欢乐和幸福!更不想失去眼前喜欢的姑娘。于是,我努力地工作,趁着年轻好好打拼,好让自己能一身清爽。
渐渐地,映现在自己身上知识分子家庭的基因和喜爱读书写作的优点与长处,从另类者的心灵曲面镜上,彰显了我爱学习、求上进的青年模样。但是,我心里总是有种忐忑,因为不知道她对我这个人怎么看,是否还会嫌弃我的炊事员工作和我个人的长相?
也许,善良诠释了纯粹,用心灵行走,一路花香,一路妩媚,喜欢文学的她很‘傻’,为了听我给她朗诵一首莱蒙托夫的诗《帆》;
蔚蓝的海面雾霭茫茫,
孤独的帆儿闪着白光!
它到遥远的异地寻找什么?
它把什么都抛在故乡?
呼啸的海风翻卷着波浪,
桅杆弓着腰嘎吱作响……
唉!它不是要寻找的乐疆!
下面涌着清澈的碧流,
上面洒着金色的阳光……
不安分的帆儿却祈求风暴,
仿佛风暴里有安静之邦!
竟然打湿了她的心瓣。那种偶遇爱情时内心的朦胧,靠近是情缘,更是吸引,两情相悦是喜欢,更是眷恋,不曾邀约,自有一份心安。
一次,做白班,在食堂窗口打饭时,她对我说;她们团支部搞活动,准备订星期五晚上7点湖南剧院的舞剧《半屏山》,并且问我;‘是否也组织行政科团支部一起去,好一起订票’?我求之不得,欣然允若。
舞剧《半屏山》,我早就听说过,是一个悲壮感人的传说。内容是讲;南屏山的北坡住着一个叫水根的小伙子,他平日以打猎为生;山的南坡住着一个名叫石花的养蚕姑娘。他们经常对唱山歌,渐渐地产生感情,日久天长,感情越来越深。这年他们约定在八月十五成亲。突然,此山被劈成两半便隔海相望,因此,在海峡两岸都流传着关于这两座山被迫分开的传说。
几天后,她把我们支部订的票全部送给我,经清点,独缺一张,半晌,我愣住了,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一直到星期五下班后,她到我宿舍敲门,才含笑的递给我那张缺失的戏票。
赶在7点半之前,我拥进剧院,好不容易找到座位,结果一看,是倒首第二排。环顾左右,我的座位票与她竟是挨在一起,再瞧前后,竟都没有她和我们团支部的人。此刻,我才恍然大悟,望着她抿不笑的嘴唇和那双美丽的眼睛,想起她的思维缜密,处事干练,真不愧为京剧中的‘阿庆嫂’。这种‘老谋深算’的心机,折射出她一种别样的情怀,让我舒心,更叫我依恋,使我一晚都沉浸在幸福的爱恋之中。
后来,我对她更多了一份关注,我住的集体宿舍离她很近,透过窗缝总能看见她的身影。下班时机,她很愿意在方寸的书桌上静静地与我私语,机会总是在知识里接触传递,有一次她找我借书,我拿了一本世界名著(茶花女)给她,从此打开了彼此心灵的话语,我与她谈生活世事,常常为她独到的见解宛然一笑,她那份散淡的优雅,沉思的浅笑,使我们心底的爱慕渐渐滋长,心曲循环,流云轻唱。
她的心思,她的聪明,她的爱恋方法,总在不经意间暴露,甚至还会采取独特手段来论证。记得有一次,我刚写好一篇文章想投往杂志社,事先让她看一下,可能写得还可以,她就带了回去给她姐姐看。  
此时,我的工作岗位已经发生了变化,在厂运输科客车队做乘务员兼修理工。
第二天旁晚,客车停在接送职工上下班的桥东头,从车门的座位上,我一眼就看见了人群排队的她,巧的是,她身边多了一个陌生的女人,年纪显得比她大,‘她’瞅了我几眼,当时我也未在意。后来,她还稿子给我时,悄悄地告诉我;‘那天,那个她身边陌生的女人,是她的姐姐’,此语一出,我感觉,此女人真正是聪明的‘无以复加’。
喜欢文学的女人很聪明,能轻易洞穿世事的深浅,那些静谧的未知,总躲不过她们灵性的眸眼。也正是这份慧黠,决定了她对世界的认知,有着与众不同的视角。
顿时我也明白她的心意,究极原因,还是我那篇文章的作用,即感染了她,也感染了她姐姐,所以,她在文字里读我,而我在红尘外想她。她带姐姐来的‘目的’是否考察这个未来妹妹的‘男朋友’呢?
以前,我一直冷待虚幻的爱情,一直以为自己不会引人在意,只是因为你的出现,我才身不由己;只是因为你的存在,我才掉进爱的旋涡!
有时,有人最害怕的生不逢时,而我最害怕的是生未逢你。你漂亮的脸庞吸引我,烂漫的眼睛勾引着我,与众不同狡黠智慧迷住着我,
轻轻地问声:你可知道我在想什么?嘿嘿,在想你是否也已经爱上我。
春去秋来,炎炎的夏季如约而至,我们相邀在厂外湘江河边游泳,此刻的星光源源不断地翻阅着寂寞的夜,江水涌上河堤,溅起一次次飞跃而肆无忌惮的浪花,就像这寥寂的星光翻阅着青涩的心一样,将散落着无数的星花集聚在蹦跳的情绪里。从水里的倒影中,夜晚的江水平静地映出了两岸灯光,映出了一个鲜活的两人世界,它将一缕缕情感的思绪编织,将一根心灵的丝线系紧,形成一种轻柔的风,吹在我的心上。我们静静地相对,然后一起跃入水中。
江心岛上的富家洲,有种神秘和清澈的气息,一片竭黄色的沙滩,暮色朦胧的走近,摇曳柳树下,盈盈的河水,波光粼粼,千帆点点,旖旎的夜色风景印在眼帘中心旷神怡。
我们相依席地而坐,她双手抱着身躯,因为江河的夜总还带有一丝丝凉意,抬头,分明看见她嘴唇有点发紫,于是,我轻轻的问她;‘冷吗’?她摇了摇头,否认了我的担忧。
伴随着江水的涛声,湘江的夜色非常迷人,远处的水域在岸边灯光的照应下几只帆船约隐约现,真有种;‘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之感!
此时,我们聊开了生活的话题,从理想、人生、工作到情感,兴趣的话儿连绵不绝,顺便我又背诵了一首印度诗人,泰戈尔的《流萤集》散文诗《萤火虫》;
生如夏花之绚烂,逝如秋叶之静美。
离别时,我的爱不曾旧老。
天空没有留下翅膀的痕迹,但我已飞过。
抬首,城市的夜沉静在灯火栅栏处,一个多么迷人的夜晚,青春散发出诱人的芳香,此刻,她眼里蒙上一层水雾,冲我淡淡一笑,却是浓的深情。
我想,我自私的爱你,而且靠你靠得这么近,我依偎你就在江边沙滩,因为你是我心中的女神,你是我的灵魂!我要好好的保护你!那个夜晚的岛上,幽深情感的笼罩,给予了心灵的几许轻松。让心的空间装满了甜蜜。
日子是忙碌的,我的思念也是忙碌的,时间就在工作中悄悄溜走,又是一个勾月的黄昏,我去看她,十指相扣的刹那间宿舍外梧桐树,几片黄叶缓缓从我的视线中落下,望着寝室的灯光,我努力平静自己的心情,心抽泣的问她,什么时候走?她找了关系,准备调离烦恼的翻班工作。
我的心突然灰了,眼泪从心里湿润到眼眶,偷偷地把情感冰冻起来,这一年,时间一点一点走过,踩的人心痛。后来我听说她到了另外一个单位,再后来又听说她办起了自己的公司,并且事业有成。不久我也调离了纺织厂,而且也拥有自己的家庭,并且走出这幽深情感的笼罩。
许多寂寞的时候,我写下心灵的文字:如果有一天,你要离开我,我不会留你,我知道你有你的理由;如果有一天,你说还爱我,我会告诉你,其实我一直在等你;如果有一天,我们擦肩而过,我会停住脚步,凝视你远去的背影,告诉自己那个人我曾经爱过。或许人一生可以爱很多次,然而总有一个人可以让我们笑得最灿烂,哭得最透彻,想得最深切。
我从昨夜走来,手里紧握着拾来的旧梦,仿佛又看到那种勾月的朦胧,虽然挂在深蓝的天上,但她褪去了我喜欢的‘那份慧黠’。沐浴在静夜的晚风袖口,我在城市寂寞的角落,偷偷地放下尊严,放下个性,放下固执,都只是因为放不下心里的一个人。
在最美的流年中,剪一段团支部书记的岁月过往,轻拥青春过往的痕迹,你却是我一生的牵挂。
我想:可不可以,养一滴清泪,藏住,我原始的忧伤;可不可以,养一缕阳光,辉映,你动人的明媚;可不可以,养一绺炊烟,散走,我无尽的愁绪,我,可以吗?
走在了茫茫的人海中,伴随着流年而履履前行。只是在我的记忆里,时时缓缓地想起一个人……。
2010.8于办公室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微小型企业创业漫谈(五)
下一篇:钟好麟:人生最重要的是“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法律咨询|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显微镜使用|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2-6-27 02:15 , Processed in 0.812500 second(s), 33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