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37|回复: 0
收起左侧

[杂谈] 初中生三大文体的阅读与写作讲座(十七)

[复制链接]

410

作品

421

互动

8910

积分

铜笔作家

股份
4306
威望
558
精华
0
粉丝
10
好友
2
注册时间
2019-4-11
最后登录
2022-6-25
在线时间
228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2-6-14 07: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四)记叙文的写作

【 首篇 】

现在,初中生中有的同学在写作文时找篇作文选上的文章改头换面了事,有的同学胡乱对付一通拉倒。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究其原因就是同学们对写作文感到头疼,或沒有什么可写,或老虎吃天没法下口。这两种情况中,前者是“没有什么写” ,后者是“不知怎么写” 。
本篇,就帮助你解决“没有什么写” 的问题!
写文章,实际上就是在说话。说话,除了有语言障碍的人,大家都会说,并且大都知道在什么时候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什么应多说,什么应少说或者不说。同理,写文章也是一样,只不过把“用嘴说” 改成了“用手写” 罢了,你只要会说话,就别怕作文写文章!
胶东乡下有句俗话是这样说的:“编筐,编篓,编个小圆斗儿。”编筐子,用什么树条子都行,要求不严,编筐子相对来说是个粗糙活儿;编篓子,用料要讲究些,因篓子用得次数多时间长破损率高,要用质地坚固的树条子,比编筐子细致一些;而圆斗儿那是精致的手工产品,它不仅编织的工艺高工序复杂,费时费力,而且用料考究,专用柔韧性強的柳条儿且是又经加过工的紫柳条儿,更何况是小圆斗,小的圆斗要求得工艺更高!
写作文,做文章,就像是在编筐、编篓、编小圆斗儿!先是粗糙,后才可细致,慢慢就讲究起来了!
写作文,你沒什么写,你就去编!编的合情合理了,人人看着是那么回事了,这就叫“艺术加工” ,就叫”创作” !
写张三,觉得他沒什么写,你就把发生在李四、王二麻子、刘大头身上的事拿过来,换一下名字,改一下时间、地点什么的,这不就成了!
比如写《我的父亲》这篇记人的记叙文。你应该最了解你的父亲,从和父亲相处的生活中去选择有价值有意义的材料表现父亲的性格特点和品质,但你却怎么也没找到生活中有价值的材料,苦于无法写。这时,你就可以把发生在你爷爷、姥爷、叔叔、舅舅、邻居等人身上的事“拿” 过来,权当就发生在父亲身上,稍微改动一下,不就成了吗?或者干脆就把那些人中的一人当成自己父亲来写,也未尝不可!反正,是反映出了现实生活,让读者受到某种启迪或教育!像《我的……》这样的作文,比如老师、母亲、同桌……等都可这样写。这实际上,就是个选材的问题!就因你不会选材,就觉得“没有什么写” 。
因而,你必须学会积累素材,学会选择材料,学会伸手拈来,学会“拿” 过来,你才会“编筐,编篓,编个小圆斗儿。
再则,同学们觉得写起作文来“沒有话写” ,干干巴巴的;还有的同学,写作文时就把现实生活中发生的事,机械地写下来,就跟复印一样,三五句就写完了。
这些也好克服,不难!怎么办?往上“编” !编什么?编话儿!编什么话儿?编对你的文章、文章中的人的事有用的话儿!例:“我吃饭时,吃出一颗沙子” 就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就可以把它写成很长一篇文章,而根据不同的需要能写出多种不同的版本,且有多少人来写就有多少篇不同的文章!这实质上就是“扩写”的问题了,可见经常练习扩写,写作文就有话可说了。
  
范文:
沙子的风波
酒,喝得太痛快了,也喝得有点高了。我抬起头,使劲揉揉眼睛,向其他人看去,有两位已爬在桌上了。不能再喝了!我暗暗告诫自己,尽管今天中午是好友青竹千金的百岁宴席,也不能再喝了,晚上还要开车去乡下去接回家看望父母的老婆大人,那不是闹着玩的!
同桌十几个人中,还有五六个人在相互敬着酒。一个胖得牙根儿就看不见脖子的中年人,站起来,摇晃了几下,举起酒杯说:“朋、朋、朋友们,今今天是是个好日子,要要尽兴地喝喝酒,不喝白不喝,反反正是是花了份份子钱钱的!”这位更是喝大了,说话都不着谱儿了。我向外看了看,幸亏青竹不在,要不听了这位不知是他哪门子的什么朋友的话多倒胃口啊!我也佯装不胜酒力,伏在饭桌上,等着吃饭。
一会儿,服务员开始上长寿面了,每人一碗,除了爮在桌子上那两位梦中仙人外,我们都开始端起面条吃了起来。没脖子的胖子,别看喝得云山雾罩的,吃起面来,那速度绝了:只见他将筷子在碗中扒拉了两个圆圈儿,一碗面条就进了啤酒桶似的肚子里!尔后,他又端起了本该属于那梦中仙人的一碗面条……
我收回注意力,低下头吃起来,咔嚓,不好!我放下碗筷,捂着半边脸腮,吐出一粒黄豆大小的沙子:“哎哟,我的妈啊,差点磕掉我的牙!”
青竹从我手里接过那粒黄豆大的沙子,看了看说;“海米里的!”说完,刚要扔,沒脖子的胖子嚷道:“给我!”他接过那颗沙子,摇晃着啤酒桶出去了。
不一会儿,外边传来了啤酒桶的骂声:“妈妈的!差点把我明友的牙弄掉了,今天不赔钱是不行的!叫你们老板出来!”
青竹出去了,其他客人也出去了,外边的声音越来越大,啤酒桶非让酒店赔钱不行,否则就赔我的牙!
我的牙依然坚在,只不过被磕垫了一下,值得这样吗?啊啊,人啊……
我起身,从后门悄悄走开了。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初中生三大文体的阅读与写作讲座(十六)
下一篇:王 兴:话“舞蹈”(随笔之二十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法律咨询|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络|显微镜使用|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2-6-27 02:18 , Processed in 0.953125 second(s), 32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