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管理人员必读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作家档案(欢迎加入)
查看: 82|回复: 0
收起左侧

[叙事] 三姑

[复制链接]

410

作品

421

互动

8910

积分

铜笔作家

股份
4306
威望
558
精华
0
粉丝
10
好友
2
注册时间
2019-4-11
最后登录
2022-6-25
在线时间
228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2-5-18 08: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姑


三姑今年整七十岁了,她老人家大我十七岁,是我最小的姑妈。大姑出嫁早,离世也早,我只见过她一面,大概是在六五年吧,那是我跟着去烟台治病的养母回家途中路过大姑村子时去看望她的,因为年久和年幼的原因,已不能忆起大姑的模样了。二姑住在新疆,至今见过她老人家三次,前两次年幼时见过,第三次是在二00二年吧。二00二年春天,二姑和从没来过我们山东的二姑父本打算先回趟河北老家,再转道来山东住些日子,沒想到这次回河北老家却成了二姑父的永远的探家,老人家自己把自己送回了故土。因而,在二姑父百日之后,二姑自己回家来了,住了半年后又回新疆去了,因为两个表妹都在那里。而三姑住得离我们最近,只有三、四华里远,常来常往的,所以从感情上也离三姑最近。
   三姑说她四个侄儿中,她最牵挂的是我,最亲的也是我。这,我能看出来,也能感觉出来。
   我出生后能有半年多,母亲就病得卧床不起、见死见活的,沒有太多的精力和能力来照料我,三姑就担当起照料幼小的我的重任。三姑当时才十六、七岁,不仅要照料病中的母亲,给爷爷、父亲做饭,还要照料我。由于母亲病得很重,没有奶水给我吃,家里的境况凄苦、经济拮据,我的营养也跟不上,吃得多,拉稀的也频繁,往往是刚处理完了这一起,又来了另一起。三姑等把我哄睡了,就冒着严寒到小河里砸开冰块洗被我玷污的铺的盖的,手都冻得起疮了。三姑每天都要多次的喂我,家里有点好东西都留给我,自己半口儿都舍不得吃。母亲看着这一切心里酸酸地,不止一只地说:“三妹呵,我是不行了,我走了,这孩子只能累你了,他太小了!”三姑就抱着我呜呜地哭,哭过了,还要默默地做着家里的一切。三姑从沒有跟我说这些往事,都是养母告诉我的。后来,养母把我抱回家,三姑还同养母一起照看我许多日子,养母和三姑看着面黄干瘦、只有五六斤重的我,两个善良的母亲整宿整天地流泪,感叹可怜我的命运与不幸。沒有三姑和养母的悉心照料,决不会有今天的我!是的,三姑,养母,都是我永远的伟大的母亲!
   三姑嫁到了离我们村三四里远的东石现村。姑父是个木匠,年轻时脾气很是暴躁,三姑没少挨姑父的揍。往往是挨完了揍,哭过了,安排好孩子,擦巴擦巴眼泪儿,拿起工具依旧出工去了,以至于他们村里的人都说三姑是天底下最好的女人了。等我的三个表妹一个表弟都大一点了,姑父再也不与三姑动粗了。过了知天命的年纪,姑父和三姑更是恩恩爱爱的,令人羡慕。
   八一年秋天,我调到了中石现联中任教,这里隔三姑的村子东石现仅有一里地之远,那年我教的是毕业班的语文、历史两门课程,并担任班主任,表弟正好在我这个班读书。早晨、晚边,经常去三姑家走走,看看三姑和姑父,拉拉家常,说说话儿。三姑家里要改善生活了,就让表弟捎个话给我,放学后同表弟一块去三姑家里吃饭,这样的事儿都记不清有多少回了。我在这所学校里,一住就是十一年,直到九二年合校才离开这儿去了乡镇中心初中。在这十一年里,沒少来三姑家里吃饭,当然也沒少来帮着姑父干山里的农活儿。
   记得八二年春天我揍表弟那件事很有些意思。粉碎“四人帮”后,教育同其他行业一样迎来了自己的春天,随着中、高考的恢复,七八年山东省在初中阶段开设了英语课程,由于师资、教材等诸多因素的制约,不是每所初中每级学生都同时开设的,它是按计划、有批次地逐一开设的,直到八0年才全部开设完毕。表弟这批毕业班的学生在初一、二时沒学英语,县教育局要求补教英语中考追加英语考试,因而各学校就不仅调整增加英语课节,还利用星期天、节假日进行补课,一年的时间上完六册英语,也就是一年的英语课上要完成三年的英语教学任务,可见任务有多么艰巨啊!那年,毕业班配上了两位英语老师,周六下午,星期天,周一上午全部调整给英语教师,集中时间教学赶进度,我是班主任也得在校组织教学。表弟对英语是檊面杖吹火——一窍不通,因而一上英语课,对他而言,简直是比蹲大监还难受。所以在某两个周次间的这三天中,他和他们村的另一个叫于敏的男同学失踪了。开初,我想他们可能在家里帮助干农活吧,可也应该请假啊!我就让别的同学去叫他们,得到的答复是他们两人不在家里每天都按时到校按时回家。我知道出现问题了,于是我亲自出马,在花园沟山顶上找到了旷课三天的他们两人。带回学校后,表弟很是不服的样子,任凭我磨破了嘴皮子,他还在硬硬地抗拒交待和认错。年轻气盛的我开打了,我一边揍他,一边说:“我不能揍别人,可我能揍你!”这次把表弟揍得不轻,我把他“押”回家后把姑父和三姑疼得很难受,这我能看出来。三姑看着表弟泪珠儿在眼圈圈里直打转转儿说:“你再还敢吗?你哥哥揍你揍得对,别人人家还不稀得揍呢!”姑父也在旁边说:“该揍该揍!”其实,三姑和姑父挺惯表弟和表妹他们的,后来她们都很争气,出息得很好,也很孝顺。去年正月初六,我去看三姑和姑父时,正赶上已是高工的表弟在家里,他说:“当初,你多揍我几回就好了,现在就不必这么费劲儿了!”我说:“就揍了一次,就把三姑和姑父都疼哭了呢!”三姑乐了,笑道:“可不是嘛,当时心里疼得慌,可又一想侄儿揍儿子,又揍对了,也就不疼了,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二00七年冬月,我心脏不好,三姑去看我,拉着我的手,泪水不知不觉地就淌下来了,久久沒有松开,或许三姑想到了五十多年前的那个还沒有猫大的我吧?我说:“三姑不哭,没事儿,沒你和我妈,我还活不到现在呢!”三姑流着泪儿说:“这孩子,不兴说这些,不兴说这些的!”
   五•一后,听说三姑病了,查出了肺癌,住在烟台肿瘤医院。我急急赶过去,看着三姑苍苍的白发,眼泪差点涌出来,赶快跑到洗手间洗把脸掩盖过去。三姑不识字,不能告诉她老人家真相。表妹们都很有钱,尤其老三家里有几个亿,一年能挣几千万,三姑治病的钱沒有问题。过几天,再去看他老人家。
   有歌唱道:“好人一生平安!”衷心祈祷:三姑度过难关,一生平安!
作者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