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
查看: 30|回复: 0
收起左侧

家乡古镇的记忆(二十九)

[复制链接]

1422

作品

1849

互动

3万

积分

驻站作家(金牌)

股份
14817
威望
43565
精华
1
粉丝
10
好友
1
注册时间
2018-12-7
最后登录
2021-11-21
在线时间
651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家乡古镇的记忆(二十九)
                                           朱海明

      斗草阶前初见,穿针楼上曾逢。罗裙香露玉钗风,靓装眉沁绿,羞脸粉生红。    流水便随春远,行云终与谁同。酒醒长恨锦屏空。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
      这是北宋词人晏几道填的一首《临江仙》,说的是:斗草穿针青梅竹马的恋人只能在梦里相寻了,一首温柔凄美的怨妇词。可见斗草这一游戏历史悠久,流传甚广,我小时候遗风尚存,但是已经不是怨妇的专利,更多的是小朋友们经常玩儿的游戏。
      抬头营小学后门外泄水沟边,有一溜高高的大杨树,秋天落叶之时,我们便揪下落叶叶柄用来“斗草”。斗的时候就是每人一条叶柄掐在手里交叉一起用力一勒(lēi),谁的叶柄断了谁就输,很有趣儿。半湿半干,我们叫佯湿不干儿的叶柄最柔最韧最不易断,甚至可以以一当十。几乎男孩子都玩儿这个游戏,不过我们管它不叫斗草,叫“勒(lēi)死狗”。
这就是斗草,可惜传到我们这辈儿就断了。估计七十年代后的人们就不再玩儿“勒死狗”,也再没人知道啥叫“斗草”了。
      另外,那个时候自然环境特别好,各种野生动物有的是。有一首歌唱得好:“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大森林里住着勇敢的鄂伦春。一呀一匹烈马一呀一根枪,獐狍野鹿满山满岭打也打不尽”那时候当然也没有什么保护野生动物这么一说了。抬头营也是一样,孩子们上树掏雀(qiǎo)儿,下河摸鱼,司空见惯,非常普遍。特别是罩家雀(qiǎo)儿和罩蚂螂的游戏,尤其受孩子们的欢迎。
      每到冬天,大雪覆盖,家雀(qiǎo)儿不好找食物。我们就在庭院或野地里把竹筛子底朝上扣在地上,下面放着一把粮食米粒,边沿用短秫秸支起来。短秫秸的一边扯着细长绳子,只要有家雀(qiǎo)儿钻进筛子底下嗛粮食,赶快拉绳子,短秫秸倒了竹筛子落下来家雀(qiǎo)儿被扣在里面,妥了!
      罩蚂螂则是夏天的一种玩儿法,蚂螂就是蜻蜓,据说是满洲话。那时家家都挂竹帘子,用一根根竹篾串连起来的。把长长的竹篾从竹帘子上抽出来,穿在长秫秸头儿上围成个圆圈,然后到处寻找蜘蛛网,新织的网更好,粘性大。把蜘蛛网罩在圆圈上,罩蚂螂的工具就成了,权且叫它罩网吧。
      我们来到大街上,迎着飞来飞去的蚂螂,挥动着罩网罩啊罩,那些飞得较低较慢体力较差的蚂螂便粘在罩网的蜘蛛网上啦。捉到蚂螂,把稀泥涂在它的眼睛上然后放飞,只见它越飞越高,高得见不着踪影了,肯定是获得自由了。
      现在没人罩家雀儿逮蜻蜓了,环境变了,要爱护小动物嘛。不过,在大自然中自由玩耍的乐趣是永世难忘的,多少有趣的游戏没失传没消失时,我们有幸赶上了——这是90后00后特别是都市里的孩子们无法体味和感受的。
      回忆是美好的幸福的意味无穷的,当你沉醉其中时,感觉整个世界和心灵是那么静谧而清纯。因为有了回忆,你才不断理解和感悟人生,去珍惜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一切。

微信扫一扫,浏览手机页面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军营轶事(三十)
下一篇:朗诵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pp|法律咨询|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1-11-27 14:13 , Processed in 0.781250 second(s), 32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