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
查看: 48|回复: 0
收起左侧

[散文] 杨爷爷家的大公鸡

[复制链接]

17

作品

19

互动

389

积分

二星作者

股份
194
威望
15
精华
0
粉丝
3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21-11-11
最后登录
2021-11-30
在线时间
46 小时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2021-11-12 20:58: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无名草88 于 2021-11-17 07:41 编辑

杨爷爷和他家的大公鸡

        女儿出生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那是个物质匮乏凭票供应的时期,当时孩子的爹在山西当兵,里里外外就耍我一个人。因为没有母乳喂养,孩子的体质很差。当我得知港务局奶厂早晨五点卖牛奶时,真是喜出望外。因打奶时间是早上五点,我找到70多岁的鳏夫杨爷爷,求他帮忙。(卖奶的地点就设在杨爷爷家门口)当我得知这位老人唯一的嗜好就是饮酒,于是答应每月给他买5瓶二锅头作为酬劳,杨爷爷爽快答应了。

        我把孩子送到保姆家后,就赶到杨爷爷家取奶。那时港务局老职工都住在一排排平房里,杨爷爷家把房山头,院子四周是用木栏栅围住,我推开院子的门,刚想往里走,突然墙角的一堆黑煤旁窜出一只漂亮的大花公鸡,丝毫没有警觉的我依然往里走,谁知它张开翅膀从高高的煤堆上飞翔而来,喉咙里发出咕咕咕的奏鸣声,我看到它脖子以上花色鸡毛根根竖立,愤怒情绪使它的脖子到翅膀之间显露出一圈没毛的空隙,还没等我缓过神来,它冲过来跳跃着钳住我的外裤腿使劲撕咬,我被它的勇猛威武吓到,一边倒退一边大喊:“杨爷爷,杨爷爷,快、快、快管管你家大公鸡。”不知道是我的声音小还是爷爷的耳背,屋里居然没动静。我试图用另一只脚踢开大公鸡,赶快逃跑,没有用。那只公鸡它扑棱着翅膀,咬住青山不松口,瞬间院子里沙土和黑煤尘被它搅得昏天黑地,我倒退着挣扎到门口,使出全身解数猛地一抖腿,才摆脱了那只好斗的公鸡,玩命似地跑出院子,随手把门掩上。

        站在院子外面不甘心又胆怯的我,从门缝偷偷地往里瞧,那只盛气凌人的公鸡,鸡冠呈血红色,嘴下边的两片圆圆“胡”又圆又饱满,很像古代壮士的美髯,转动头时那美髯也跟着滴流滴流的晃动,它着一身鲜艳的金黄色彩衣,尾巴后面的弯曲羽毛呈黑蓝色,两只脚粗壮而又挺拔。它,丝毫没有因我的退出放松斗志,昂首挺胸与我对视,我看到它一只腿稳稳地金鸡独立,另一只腿抬起,昂首挺立有五、六分钟。鸡脑袋随着门口的声音机警地转动着,那桀骜不驯的神态令我惊悚。

        没有拿到牛奶的我不甘心,谋划着快速闯进爷爷的屋里,当我鼓足勇气推门往里跑时,那只公鸡再次被激怒,只见它昂着头,全身鸡毛片片都立楞着,嗓子里连续发出咕咕、咕咕咕怒吼,它煽动着翅膀跳跃而来,轻松飞扑到1米多高,大有蹬着鼻子上脸的架势,真像看家护院的狼狗,我再一次被吓倒,像败兵那样仓皇出逃,跑到门外急促掩上那扇咯吱咯吱发响的院门,寻思着:好歹那只公鸡被我堵在了门里。站在门外脸发热心脏一阵阵狂跳,我跺着脚对那尤物大喊:“讨厌的大公鸡,你走,你走,再捣乱我可真打你了。”不知是我的吼叫激怒了它还是它的本性使然,只见那个公鸡不依不饶,它怒发冲冠兽性大发,隔着门逢跳起来啄人,嘴吧把门板啄得咚咚作响。一直以来我只知道公鸡天明报晓,谁晓得它竟有这般武艺。

        为了女儿,我到邻居家借了一个木棍,毛奶奶提醒我:“闺女,杨爷爷家的公鸡可打不得,上一次孩子们闹着玩隔着门缝打鸡,爷爷看到骂了整整一个头晌,嘴边的山羊胡子都气歪了,那老头成天介跟那宝贝公鸡唠嗑儿,那就是他的命根子。再说啦每天早上四点钟鸡一打鸣,老杨头拿着半拉砖头准第一个起来排队,为你孩子买奶,无冬历夏从没晚过。”听到此话心怀感恩的我放下棍子默默离去。

        没多大工夫手持木剑的杨爷爷锻炼回来,他笑着对我说:“闺女来取牛奶了吧,走进屋,没事儿,我这就给你拿去。”我一脸哭腔地对爷爷说:“你的公鸡太厉害了,刚才咬住我的裤腿,要是夏天准保把我的腿咬破。”谁知杨爷爷听完后放声大笑:“哈哈哈,我那鸡崽不是一般的公鸡,在这片邻里中,它可大名鼎鼎,你没瞅见我出去不锁门,全指它给我护院。”

        和爷爷唠着磕又有杨爷爷做挡箭牌,我紧随着他猫着腰溜进屋里。进屋后爷爷递给我两瓶奶,随后到厨房的一个麻袋里抓了一大捧玉米粒,哈了哈气,又捏了一点儿细盐揉搓到玉米粒上,他出了门对着公鸡喊话:“狗娃来,爹喂你早饭”。那只公鸡乖乖地跑来,低眉顺眼地把杨爷爷手掌上的玉米粒全部吃完。就便爷爷把那只公鸡抱起来,温存抚摸着它说:“吃饱了,喝点水去。瞅见了吗狗娃,这闺女是来取奶,以后不兴再动武的了,再那样爹可不稀罕你了,记住了。”随后爷爷把鸡抛向天空,那鸡娃吃饱了饭如有神助,它煽动着翅膀围着小院一路飞翔鸣唱:“喔、喔、喔……”。爷爷对我说:“我每天喂它三遍饭,算上清晨那遍打鸣,它一天给我唱四遍歌,瞧瞧吧,这有多合适,我上哪疙瘩找这么好的伙计去。”看到爷爷抖动着胡须,嘴角边溢着唾沫星儿,两眼放光地赞美它的“狗娃鸡”,我才明白这只公鸡原来是爷爷的宠物,它已经被爷爷饲养出彪悍的勇气,汇通了天地间的灵气,它每天带给爷爷的是快乐、安定和满足。
        随后杨爷爷就把他的木剑递给我,并叮嘱我:“以后我的剑栓根线放在门里,你从门外的钉子上勾出来,有了剑你就可以随时取牛奶。”在以后一年多的日子里,那只大公鸡再也没有对我动怒,不知道是它听懂了爷爷的话还是有了那把尚方宝剑。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三十多年,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却在我脑海里历久弥新,过往的琐事还会出现在梦里,我能清晰地看见翘着山羊胡子手拿半块砖头的杨爷爷,还有那只威武通人性的大公鸡……。
         我不由地感叹:公鸡中的战斗鸡,欧耶。            


                                鲁静
                           2020.11.25

微信扫一扫,浏览手机页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pp|法律咨询|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1-11-30 14:40 , Processed in 0.765625 second(s), 25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