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
查看: 46|回复: 0
收起左侧

应聘失败记

[复制链接]

17

作品

19

互动

385

积分

二星作者

股份
191
威望
15
精华
0
粉丝
3
好友
0
注册时间
2021-11-11
最后登录
2021-11-27
在线时间
34 小时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2021-11-12 20:43: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无名草88 于 2021-11-27 08:00 编辑

《应聘失败记》小说及写作随笔                                                                                         
          初 稿完成于2017年1月4日下午4点
        从2016年12月30日决定要写小说《应聘失败记》,到今天的2017年1月4日,已经过去了五天了,五天内我完成了近7000字的一部小说,其中放假三天,我打扫了两处住房的卫生,擦了玻璃,清扫了厨房,我真的感觉有些疲劳。劳动之中,我的思绪像脱缰的野马,创作的激情一直在脑海奔流,使我欲罢不能,我不知道已过花甲之年的我还在爬格子,是不是有些傻,但是我清楚的知道写作是我的热爱,生活还要继续。家里电脑不单单属于我,当我写东西的时候,还要考虑爱人的感受,我只能早晚抽空去写。晚上10点之前他要用电脑,我要谦让,他白天还要为我做饭,我心存感激。现在文章已写完,正在修改过程中,我一直痛并快乐着。我也感谢关心我的朋友们,远在北京当编辑的朋友,在路上浏览了我的原文,并答应给我意见。是的朋友,是你们的鼓励让我不舍弃笔。虽然小说不一定能发表,但只要你们愿意看,并且给你们带来了快乐,那么我仍然心存感激。愿我们大家鸡年诸事顺遂,内心永远快乐。修改后请你们到我QQ空间的日记里去阅读吧,谢谢
        无名草2017年1.4日写于晚7.30



应聘失败记(小说)

前言:

        《应聘失败记》是一篇小说,也许有人会问,是不是真有其事?你为啥写成小说,我要告诉你,就是避免有人请对号入座。如果这篇小说能够点到某些社会问题,或者能够给你带来一点阅读的快乐,那么我将十分荣幸。写此文我是采用了意识流的手法,也许刚开始阅读时,你会有些不习惯,只要你稍微耐一下性子,《应聘失败记》的真正涵义就在文中。
        另外,我迫切希望阅读后,你能提出宝贵意见,使它不断完善,那么我将不胜感激,谢谢所有关心我的朋友们 .......。



应聘失败记

        那是几年前的事啦,只要一想起它,就让我啼笑皆非,我似乎觉得那次应聘失败是命中注定的事情,以致于到今天,只要我一看到报纸上、电视上、广告上的招聘消息,‘落荒而逃’这个成语,就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那时我刚过而立之年,精力旺盛,又富于幻想,总觉得单位里的工作单调平凡,又加之工作地点离市区很远,早晨需要坐单位班车去,傍晚坐班车回来。为了离家近点便于照顾孩子,也为了满足我个人的写作爱好,爱人终于同意我放弃了干了六年的技术员工作,去应聘了某单位宣传干事的要求。按照用人单位要求,我投递了学历、简历及发表的作品,经过了严格的笔试,又经过用人单位的各级审查,就剩下主考官面试这一关了,我心中暗暗窃喜,也许我真的有希望……。
        按照用人单位规定的时间,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赶去面试。那一天,我特意穿了一身正装,略施粉黛,镜子中的我果然漂亮了许多,虽然已经有了孩子,但走在大街上,仍会有不少回头率。对于今天的面试,我还是充满信心的。于是我对着镜子说:“加油,美丽的女人,你要用手中的笔为自己开辟一方新天地。"打扮后的我,陡然信心倍增,这种发自内心的自信似乎使我的外表自然又美丽了许多。

        到面试考场后,我发现只有我和另外一个男士,看来只剩下一个竞争者了,嗯!有门。我们坐在走廊上的椅子等候,上班的人群来来往往,宣传科的干事看到我们说:“你们别着急,一会面试领导就来,他在208房间办公。”尽管我心里明白现在需要反复演练事先背好的“台词”,但在那等人的那一时刻,仍然觉得时间过得很慢,我不时地看着表,心里默默熟悉着开场白。主考官姗姗来迟,他面无表情,一边走一边例行公事地说:“你们,你们俩就是来面试的人吗?材料都准备齐了吗?身份证、学历证、单位证明都带来了吗?”和我一起来应聘的那位男士用谦恭语气回答:“领导:带来啦都带啦,这么重要的材料哪敢不带来。”就在他边走边看我们的时候,我也大略打量了这位主考官,他是一个中年男子,一张国字脸,整个脸上呈红色,由于他身体发福,走路有些不灵活。在他低头用钥匙开门的那一刻,我看到了他脖子下面呈现双层,整个脸显得肉嘟嘟的。他走进屋大约有十多分钟后,才打开门对着我们俩说:“谁先进来,你们俩?”

        看到主考官突然打开门,我愣了一下,迎上去一个微笑,我深深明白第一印象很重要。那位男士迅速起身:“我来”,便第一个跑进屋里。我想:让他去吧,反正也是他先来的。过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那位男士走出来,带着一脸惆怅和懊恼的表情快速离去。

        自然轮到我了,进门后,我看到主考官在沏茶倒水,我默默地观察他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很大,是带里外套间的,里外间加起来面积少说也有九十平米。外间屋周围摆了两组三人沙发。靠窗户的一角放着长长的红楠木老板桌,桌子后面有一个可以旋转的高靠背椅子,离桌子最近靠墙的一侧,摆放着体积硕大联体书橱,厨子里堆满了书籍。看得出来,只要主人想看书或查找资料,坐在旋转椅上,轻轻一滑就可以轻松便捷地打开书橱。我对主考官微笑了一下,做了自我介绍。他坐在椅子上,边喝水边翻着报纸。老板桌桌面很宽,椅子又高,整个屋子的空间很大,给人的感觉有些阴冷。我说完话,主考官没有吱声,他点燃一支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随后默默地看着我。我感到他的目光是炯炯有神的,不容置疑的,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我用心在想着事先准备的内容,唯恐出岔头,我的内心是诚惶诚恐的,表情是惴惴不安,甚至出现了稍许的卑微。只见他双手放在靠背椅的扶手上,翘着二郎腿,右手食指尖不停地敲着扶手,在他的注视下,我浑身都有些不自在,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学生,不知所措。随后我又介绍了自己目前的工作情况和家庭情况。介绍完后,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把事先准备材料递给他,由于隔着桌子,他又坐在高处,我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踮起脚尖,伸直双臂,恭敬地把材料递到他面前。主考官略略动了动身体,身体往前挪了挪,接过档案袋,他开始一一过目。不知道是我的自我介绍引起了他的注意,还是我获奖的作品,总之他在阅读材料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严肃的,认真的,期间还不时地点了点头。当他抬头看我的时候,目光是犀利的,询问口气是严厉的,似乎更像一位法官,在审问一位犯人。我事先准备了很多关于宣传方面的业务知识:如:写作技巧、通讯报道、新闻编辑、人物采访等等。出乎意料的是,他一概没有提及,而是向我提出一些题外话:“你怎么处理领导与群众的关系?你会为领导写总结吗?如果基层单位的工程师技改项目获奖,领导申请政府津贴,需要这个获奖项目含金量,你怎么来为领导提供服务”?他的一连串发问,使我措手不及,我既没有这方面常识,也从没听说过领导需要这样的服务,顿时脑子里一下出现了空白,我支支吾吾,面露囧色,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浑身上下特别不舒服,平生第一次遇到这么难回答的问题。我心里想:看来这里的学问不是我一个技术员能够驾驭的,信心满满的我,就在那一刻起,开始有了些动摇。看出我的尴尬,他缓了缓口气,一直严肃的主考官脸上露出了不易察觉的笑容,那一刻,我感觉他的笑容是善意的,似乎还透出一丝的怜悯,这让难堪的局面多少有些缓解。他笑着说:“我看过你的作品,你,小说写得那么出色,人物性格刻画的生动、栩栩如生,你不像是一个没有阅历的人,怎么连这点儿常识都不懂。”听到这里,我又恢复了自信:说“小说那些东西都是我平时的生活,故事中的人物离我那么近,唾手可得。我了解他们的喜怒哀乐,体会她们的喜悦和艰辛。这些东西和你提出的问题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他并没有马上回应,而是从椅子上慢慢地站起来,走到窗户前,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他双手背在后背,在屋子里慢慢踱步。

        经过了几分钟的思考后,他又说:“我们这里宣传部门都是一些男士,而基层单位有很多优秀女职工需要宣传报道,历来我们宣传女工的力度是不够的,上级领导已经批评我们多次啦。因此,我们希望有一位女干事,女同志之间也便于沟通,正是基于这个情况,我们才决定要招聘一位女宣传干事。”迟疑了一会,我发现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是最终,他什么也没说。

      说实话,听完他说完那一番话后,我面试的热情有所减少。因为我心里明白一直在技术部门工作的我,每天需要了解现场生产情况,处理机械设备故障问题,定期和工人师傅们一起搞技术改进。虽然工作辛苦,我处理的问题大多是人和设备的问题,也就是人与物的关系。处理设备故障,要求快速、准确。只要你业务熟悉,虚心好学,那就是个好技术员。

         看我没有说话,考察一时间出现了空白。停了几分钟后他又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虽然你个人条件家庭条件都不错,文章写得又漂亮,但话又说回来,你能不能应聘上,还是要看我这一关。”说完他点上一支烟,眯缝着眼又恢复了审查的目光。

         不一会,电话铃响了,我注意到主考官说话的口气很生硬:“什么事?这会儿我没空儿,嗯,考察干部呢。”接完电话,他站起来,到书橱里的大夹子翻着什么。这期间我暗自思量,虽然我喜欢文学,愿意写点东西,但是我不具备官场应酬的能力。我是一位母亲,晚上最关注的是孩子学习。我应该尽快结束这次应聘,早点回单位。于是我收拾起桌子上的档案袋,准备离开。找到一些资料后,主考官又坐回到坐椅上,他根本没注意到我的举动,接着说:“我跟你们单位的工会张主席是老朋友了,他跟我介绍过你,说你能写,脑子也灵活,业务水平也不错,我正在考虑,你是不是我们所需要的人?但是话又说回来,这样的人多了去了,你是聪明的,也应该明白,能不能被我们聘用,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我。”说完他又点上一支烟,用审察的目光盯着我,不一会屋子里就烟雾缭绕。

          主考官说了很多,我的脑子一下子就乱了,就像这满屋子的烟雾。为了平静心情,理清头绪,我深深地吸一口气,慢慢琢磨:我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工作?我到底有什么能力?生活中给我带来快乐的是什么?在那一刻我突然顿悟。我,一名小小的技术员,没有丰富的社会经验,也没有能力周旋于领导之间,用自己的短板在一个陌生的环境打拼,必然会给自己,给别人带来麻烦。况且我还有些摸不清他用人的标准。

        为了给自己找一个合理的台阶下,也处于对主考官的尊重,我提出了自己实际困难,一是我一直在基层工作,确实没有给领导写总结的经验。二是孩子小,爱人是军人经常下部队,晚上要照顾小孩。我以为这个理由会使主考官放弃我,没想到他立刻流露出急切的眼神,用手指轻轻点了点桌子,示意我:“坐下,坐下,你急什么?你这么年轻,这么漂亮,文章写得也不错,难道不想学点社会学问?当他说到漂亮一词的时候,我内心是反感的,我觉得漂亮仅仅是一个女人的外表,有些花瓶的意思,美丽才是对女人的最高奖赏,有内涵的女性才是美丽的,才有自信。自信的女人更美丽。为了维护的尊严,我用目光冷冷地扫了他一眼。

         他似乎没有觉察到我的反感,继续说:“如果你想学习,作为领导也好,作为老大哥也好,今天我敞开心思告诉你个诀窍,就是怎样为领导写总结,这些知识对你的今后进步肯定有好处,这个秘密我可谁也没有传授过呀。”说到这里,他想留下我的意思很明显了。他一定认为宣传干事是一个体面的工作,坐在办公室动动笔杆,风吹不着,雨淋不着,又离领导那么近,升迁的机会自然很多,这当然是很多人都期待选择的职位。其实我也曾有过这种想法。

         也许是为了拉近关系,或者是稳住我,主考官一点点向我渗透,:“平常你下班后应酬多吗?会喝酒吗?”他直言不讳的告诉我:“喝过酒以后,我写东西那就是一个快,我才思泉涌,妙笔生辉,还没有什么人能够超过我。”随后他友好地问我:“你怎么样,是不是也有同感?”看到我一脸疑惑的表情,他马上转入正题:“我们单位是省级先进单位,上面经常来检查,宣传部门有一位女士,陪领导吃吃饭,喝喝酒,很多事就好办多了。这,就是我们招聘的初衷。”

         听主考官说晚上还要陪领导喝酒,我内心立即充满了愤怒:我是来应聘宣传干事的,不是来给你当花瓶的。大学时代就被很多追求者视为才貌双全的我,自尊心受到了伤害,我如吃了苍蝇一样反胃。此刻,我留下来念头已荡然无存,真有冲出办公室的冲动。但他所说秘密是什么?却一直在我脑子里画问号。而我,历来就有探求未知的天性,于是暗暗的琢磨,反正我也不打算留在这里,不妨放平心态,看看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也许他是个有故事的人。心理没有了负担,我一下子释然了,我到房间的报架旁边上搬了个方凳,坐在主考官对面,便于近距离的观察他,其实我更想听他讲解的所谓秘密,那时的我像一个认真听课虚心好学的学生。

        看到我一副认真的样子,主考官已经没有刚开始的那种领导者的神态了,他拿起桌子上的杯子,又续上一些茶叶,走到热水器旁灌满了一杯水,还笑着对我说:“你喝水吗?自己动手,这里的水管够。”

         为了更深地了解眼前的这位主考官,我平静地问:“要想成为一个合格的宣传干事,应该怎样写总结?”“问得好,问得好。你还没来,就关心今后的工作了,说明你有做好工作的愿望,仅凭这点来说,你是有主动性的,是有工作热情的,我还是要表扬你的。”我也发自内心地说:“不懂就要学习,这是天经地义是的事,也是做好工作的基础。”随后我又从书包里拿出了本子和笔,准备随时记录。也许是看到我的态度诚恳,他接着说:“为领导写总结,就是为领导服务,既然是服务,就要明白一点,你写的总结也好,你写的报道也好,必须要让领导满意。”“怎么才能做到既把握主题,又让领导满意呢?”我不解的问。主考官端起杯子,呷了一口茶水,十分得意的说:“这就是我这几年跟领导接触后,收获最大秘密。”“秘密?什么秘密,难道还有不可告人的吗?”我微笑着反问?“那是,那是,那是一定会有的。这里面的学问大了去了。比如说领导喜欢什么口味,你要摸清楚。他若喜欢甜的,你就不要给他酸的,他喜欢苦的,你就不能给他辣的,他要是好大喜功,你就不能如实的写情况。”我不加思考地随口说:“你说的这些,这不就是投其所好吗。”“:不,不要那么说,不要那么说。那样说就太直白了,你说话不含蓄,知道不?太直白就没有味道儿啦。工作中你必须懂得这里面有“承上启下”的关系。你爱写小说,爱写人物,你应该明白这里面的天机。如果要让我套用文学语言的来说,那就是:如果领导说太阳从西边升起,你笔下出来的文章就应是:太阳冉冉地从西边升起”。在他得意洋洋地叙述中,我感觉到我碰到了对手。虽然我是业务出身,但在大学的课程中,我还非常喜欢哲学,这门学科教会了我思辨的能力,使我养成了独立思考的习惯。

        我立刻反问:“那也不一定,你靠揣摸领导的喜好来写总结,这种思维能靠谱吗?你每一次都能猜准吗,就没有失误?且不说西边日出的理论对不对,符合不符合大自然的规律,是不是违背人们认识的常识,咱们单说方向这个问题。”我从本子上撕下一张纸,在纸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十字,在十字的各顶端写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我又在十字的交叉处45度角的位置补画了一个叉,我心里有些着急,想把问题说得更透彻一些,为了让自己的表述更加清楚,我略平复了一下内心激动,尽量压低声音说:“主考官领导,您看,宇宙是无边无际的,要想定位一个方向,是由许多‘度’组成的。大自然中不是只有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方向也不都是正东、正西、正南和正北,是由东南,东北,西南和西北很多点组成。如果领导的意思不是正东或者正西,而是太阳从西南方向升起,你就猜错了,你把西南写成的‘正西’,这不就是偏离了方向吗?即使你下笔千言,恐怕也会离题万里,或者部分的偏离了主题,你能保证不会出错吗?”听完我的话,他噗嗤一下笑了出来,不但没有生气,还和蔼地说:“对,对。我是有过判断失误的时候,所以嘛到现在我还在不断学习和揣摩。”随后他自言自语:“嗨,你这小女子思维敏捷,逻辑严谨,能说善辩,是个鬼才。你跳跃着思维和活泼的语言不像是一个普通的女人。”

            我心里想,我们交锋才是刚刚开始。

        我曾观察过,在现实生活中,人们总会有一些带有共性的特点,也就是人性中弱点或通病。比如年底工作总结的会上,每个人都会把自身的优点面面俱到,缺点或轻描淡写或忽略掉。人们会自觉不自觉的把自己身上粉红色的优点描写成红色,如果用黑色形容缺点,他们会把黑色粉饰成灰色或者无色。但像主考官这样的官员,在这种场合竟然敢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并那么洋洋自得,这真我让出乎意料。

        为了使他‘西边日出’理论的错误性更明显,我采用了归谬法与他理论,我说:“假定您的理论是正确的,假定领导就是正确的化身,咱们来做一个推理,好吗?”我边说边观察着主考官,他身靠在桌子上,他右手支着下巴,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他的专注激发了我辩论的热情。我接着说:“如果领导说树上长满了鸡蛋,为了使这个理论合理化,是不是我们就要说,长满鸡蛋的树下那就是一望无际的沙滩,这样成熟的鸡蛋掉下来,完好无缺,自然界物质不灭定论成立。”说完这些话,我还有些意犹未尽,我不容他插话,又接着说:“我们党之所以腐败,就是因为御用你们这样的文人,你们莺歌燕舞,粉饰太平,你们指鹿为马,颠倒黑白,这使得一些高高在上的领导永远摸不清事物的真相,他们始终被蒙在鼓里。”我说话的口气坚定,态度明确,甚至有些批判的成分。不知什么缘故,听完我的推理主考官哈哈大笑起来,由于我离他很近,我观察到主考官眼中还笑出了泪花,他嘴角还流出口水,眉宇间的皱纹也舒展开了,整个人完全放松下来。那一刻,我感觉他完全不像一个领导,有点像一个顽皮的大男孩,他不但跟着我的思维走,没有动怒,还能毫不掩饰地开怀大笑,不像一个城府很深的官员。笑完,他抽出桌子上的纸巾,擦了擦脸上的口水和泪水,没有马上说话,他走到书橱的镜子前,对着镜子用手理了理有些谢顶的头发,看来他还是很注意自己的形象。

         停顿了几分钟,他回复了常态接着又说:“你,不是人们认为的那种花瓶人物,不愧是个漂亮有思想的文人。你,又会说话,又会抓男人的心。你,学得快,运用得快,举一反三,融会贯通,还巧妙地使用黑色幽默。”说完后,他停了一会,又自言自语:“嗨,我的部下怎么没有你这么一个能言善辩的人啊。告诉你,你赢啦。”就这样“西边日出”理论在我们的讨论中不攻自破。

        在我们的谈话时,无意中我看到他桌子玻璃板下有一个用毛笔写的“天道酬勤”条幅,大约占他桌面一大部分,我想这个座右铭至少是主人喜欢的精神食粮。我好奇地问:“您会巧妙地处理上级关系,还在工作中应用心理学,领导您,需要着勤勉和发奋吗?”他用奇怪的的眼神看着我说:“你认识问题有毛病,知道吗?,你这叫以偏概全。你不仅说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我怎么了,我也是人,我就是从一个普通小干事做起的。今天我们俩有缘能谈得来,确实少见,说实在的,能让我看上的眼又能跟我谈得来的人不多。今天我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成长史。”说完,他起身走到书橱旁,打开书橱门,翻出许多报纸和杂志,有市报、省报、国家报纸,还有一些省级、国家级的杂志。翻开一摞摞的报纸,我注意到他积攒的报纸中,每一张都有主考官发表的文章。我不禁惊叹:“发表这么多文章,哇,真厉害。”看到我的惊讶,他有些得意说:“不勤奋不努力,就能出有成绩,不勤奋不努力,就能发这么多的文章吗?”随后他把文章收拾起来,又拿出一些获奖证书和聘书,并自豪地说:“我是市报特邀通讯员、省报通讯员、国家级的特邀通讯员,没有两把刷子,能胜任吗?”
        摸清了这些情况,我一边迅速地往本上记,一边又不时地提出自己的疑惑。看到我的问题不断,他说得似乎更来劲了,说到兴头处,嘴角边上还泛着白沫,可能是说累了,他不停地喝水,喝完一杯水后,又去倒了一杯。在他倒水的时候,我又提出一个问题:“你整天揣摩着领导的意图,这样工作和生活会不会很累?”他毫不犹豫的说:“凡事都有规律,找到规律,工作就有办法。人都有个习惯,习惯了就好了,没有什么累不累的。”

        因为喜欢哲学,我曾参加了市电视台大专辩论赛的出题,我的两道选题被市电视台选中,为此我还做过评委。我喜欢并善于跟对方进行思想上和逻辑上的交锋,虽然我仅是个普通的技术员。我感到并我没有被主考官驳倒,至少说‘西边日出’的这个问题我们辩论得旗鼓相当。
         为了进一步阐明我的观点,我对他说:“哲学上对‘度’有个解释:什么叫‘度’, ‘度’是指事物保持自己质的数量界限,也就是事物的临界点,事物质的限量,量的限度。比如水零度就结冰,100度水就开。按照您的说法,要把工程师的业绩移花接木挂靠到领导的论文上,这种技术成果怎么跟领导的业绩对接上?‘度’这个问题您怎么能把握的丝丝入扣,没有纰漏?”此时的我反客为主,已经一点也不怯场啦,我思绪飞扬,语言流畅,更像一个记者,对面坐着一位要访谈对象。他也不甘示弱,像一位老师抑或一位长者,用循循善诱的语气,一丝不苟地回答着我的提问。我们,双方目光是平视的,谈话的态度是平等的。

        他没有马上回答,我想他的思维也许碰到了死角,或者他的表述需要整理。这种停顿给了我片刻的休息,我环视着房间,他房间的墙壁上挂着两幅已经装裱好的隶属横幅。一幅写的是“厚德载物”。一幅写的是“有志者事竟成。”我想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察言观色的官场套中人?附炎趋势的势利小人?还是原本努力奋斗现在还算一个成功人士呢?看一个人,有时你可以通过他喜欢座右铭来帮助判断,而坐在我对面他,我很难给用好人、坏人这种方法来给他做一个恰如其分的界定。

        主考官就是主考官,经过一番思考后,他这样回答我:“关于为领导提供服务的问题,也就是把工程师的论文转接到领导论文上,这不是什么难题。我这样回答你,你这个少见多怪的小知识分子。说到这里,他又板起脸来说:“你要这样来认识问题,技术改造设想是领导提出的,方案是领导拿的,资金是领导批准的,领导是群众的父母官,父母管孩子要东西,那还有什么可说的。给,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领导要这个成果既然是正常的,所以根本就谈不上你所说的要什么丝丝入扣的对接,要掌握什么恰如其分的‘度’,还有什么什么挂靠问题,都是些瞎扯淡。没有那么多弯弯绕,就直截了当找当事人,把他的论文要来,领导需要什么内容自然会处理,重要的是你要提前为领导想到,并为他找好需要的材料,别等他开口。另外你要告诉当事人,他将来评高级工程师,他的论文不会受影响,领导申请政府津贴,走的是国家评审的道儿,而工程师晋级只需要在本市评审,各走各的道儿,互相完全不受影响。”在我看来那么难处理的问题,他轻而易举就拿下,我不得不刮目相看这位主考官,他处理复杂的上下级问题,轻松自如,游刃有余。

        他说得一套套理论,听起来没有毛病,推理也还说得过去,到底是哪个逻辑点出了问题呢?手下快速记录的我,停下笔,开始思考。根据我的工作体会,技改项目不是领导提出来的,是第一线的技术员和工人们提出的,技改成果也第一线的技术员和工人反复实践的劳动成果。实施方案确实是领导定的,资金也是领导批的,那么作为父母官的领导就应该剽窃大家的劳动果实吗?用‘剽窃’或者‘盗用’等词过于激烈,为了使主官能接受我的观点,我用了‘移花接木’这一温和的中性词。在和我的辩论中,主考官采用了偷梁换柱的手法,即:所谓领导就是父母,父母可以理所当然地占用儿女的利益,这逻辑让人感觉有些强盗的成分。难道是领导就可以随意夺取群众即儿女们的一切权益吗?这里面起码有尊重劳动者的劳动创造,有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问题。不过话说回来,他也确实考虑过工程师的切身利益,在这点上,至少他的良知还没有完全泯灭。在本子上,我已经写下了不少文字,我觉得时间也不早了,准备收拾东西离去,看到我有走的打算,主考官马上拿起电话接连打了好几个,听到盲音,他说:“宣传部门的人都到下面采访了,没人接听。”他接着告诉我:“今天面试已经结束,你被录取了,现在我要去人事部门要一份合同,你可以在这里填写,也可以拿回家填,等一会,我马上回来。”我有些纳闷,不解的问道:“怎么,你们录用我了?为什么录用我,我这么不明事理,也不懂规矩?”他说:“你,有头脑,有文采,也许我们一起写东西,可以擦出不一样的火花。详细的情况说回头再说,起码你过了我的眼缘这一关。”

         在主考官离去的那一刻,我脑中清楚闪出一段话,古人云:“志不同,道不合,不相为谋。 ”我立即撕下一张纸,迅速写道;尊敬的主考官大人,本人才疏学浅,不能胜任此处宣传干事一职,但是我今天收获不小,不虚此行,谢谢你啦。”为了尽快离去,我拿着书包小跑离去,我一边跑一边说:“去你的西边日出,去你的移花接木,去你的陪吃陪喝,去你的主考官。”我在下楼梯踩台阶时不幸把脚扭伤,一瘸一拐回到家后,又发现围巾又丢失,从此‘落荒而逃’的成语就定格在那一瞬间。

                         鲁静
       2017年1月4日初稿完成下午4点

                     1月6日  修改第一稿
   根据朋友的意见,我于 1月8日修改了第二稿

微信扫一扫,浏览手机页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pp|法律咨询|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1-11-27 14:23 , Processed in 1.500000 second(s), 26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