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
查看: 116|回复: 0
收起左侧

《奔头》

[复制链接]

384

作品

526

互动

9856

积分

驻站作家(金牌)

股份
6558
威望
9197
精华
11
粉丝
30
好友
9
注册时间
2017-11-23
最后登录
2021-10-24
在线时间
1414 小时
性别
发表于 2021-9-30 08:28: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奔头》

《奔头》
 

  风尘仆仆,仆仆风尘,这个词再怎么前后颠倒着说,石明都下意识地感觉累。炸肺样的累掺杂着虫噬骨的疼,他恨恨地朝天吼一声:“这是人过的日子么?”
  屋里屋外冷锅冷灶狼藉不堪。大团小团的卫生纸带着黄色、红色污七八糟扔地上,泡面桶里塞着半拉饼歪歪着,剩汤流淌出来,胡萝卜丁儿干巴着,丑陋的样子让石明犯着干呕。
  家真不像个家,石明站在院里挠挠头,掐把胳膊,指甲陷得太深,有点疼。等疼劲儿过了,他打开大门,鼓鼓精神头收拾起来。
  母亲在世的时候告诉过他“打扫从外往里,埋汰东西一块儿扔出去,不漏财”,他起初听了信了,现在越来越不信,认为是纯属糊弄小孩儿的糖豆。
  石明纳闷,同样是一九七八年出生的人,都是属马的,人家活得马驰春风,自己呢却拽套拉车如此沉重?抬头对着传说中打过仗的山梁,石明沉思,那里拦马墙屹立着,父亲那代人开出的坡地上栗子树一年茂似一年,栗子立子,这简单的人生需求可望不可及,太虚幻遥远了。
  小村窝在山旮旯,山坡引水灌溉种点果树,巴掌大的平地勉强种了谷子、高粱、和苞米。石明十岁时候,在秋后跟随父亲出过村。爷俩背着扛着山货走一个钟点的山路,赶一天一趟的班车去海阳粮食市场。石明的脚那次磨出血泡,哭爹喊娘耍赖皮,父亲应诺“回来背他走,给他买油饼豆腐脑”。
  父母亲偏心石明,捡栗子打猪草这样的活计不舍得使唤他,不乐意念书随着他,二年级就跟着比他大的小伙子们混日头。前提是“不打架斗殴,不惹事就好”。
  对待姐姐石丹则苛刻许多。放下书包刚想要写作业,“丹丹,喂猪去”,“丹丹,抱柴禾烧火”,被责打怕了,姐姐不敢怠慢。背书做题一熬就是半夜。有次重感冒到了肺炎,母亲好像真的着急心疼了,破天荒急切搂着闺女问“想吃啥”?石丹半喘半哭地拒绝,问母亲:“冲啥我就得让着他啊?我要是病死了,还是姐姐?”“对,到啥时候你都是当姐的,都得护着他,他是咱家的根儿”。母亲语气坚硬,石明记心里。
  石丹要去乡里中学念初中,磨蹭恳求父亲:“我想买辆自行车。”父亲断然否了:“买个纺车还差不多。想念书就走着去,早晚你也是别人家的人。”
  家里呆着养个头的石明长到板门高,撺掇着母亲:“人家都买摩托车了,给我买一台呗,我好逛游个儿媳妇给咱家生孙子。”母亲不加思索,应了。
  村里姑娘看上石明人模样端正,家里人口清楚父母本份,石丹考了师范日后能“借光”,懒点就懒点,上赶子托媒。石明骑着摩托东绕西去见了山外的风景,不描眉打鬓不时髦的不娶。
  挑挑拣拣,高不成低不就,一晃石明二十五岁了。过了“本命年”娶不上媳妇就一只脚踏入光棍儿的队伍,困难户了。父母真急了。
  人托人拐八道弯,石明家住进来个挺漂亮的姑娘。外地的,具体哪里的叽里呱啦听不清,就是彩礼掏空了家底,毫不含糊地给。母亲欢天喜地伺候着。谁成想,不到仨月,石明领着去市里买东西,转个身儿的功夫人不见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那年春旱秋涝,没啥收成的父亲一下子病倒了。气火攻心,石丹花了不少钱也没抢救过来。姐夫拉着石丹躲在房间里,埋怨着“你弟弟这回该醒醒了吧?有手有脚的干点活挣点钱,你管管吧。我可填不起这养爷似的无底洞……”声音越来越高,母亲也停了抽噎,听进耳里。
  单一年再一年,石明三十岁了。他跟着泥瓦匠搓灰搬砖当小工,挣得不多,倒是够娘俩过活。石丹终究是当姐的,张罗着又给他提了一门亲。介绍人半吞半咽地说:“没啥大毛病,就是神经不大好。”有个女人就算个家,石明同意了。
  开始过日子,有母亲搭手,媳妇儿顺眉顺眼服帖的。石明小心翼翼待媳妇,眼瞅着肚子一天天鼓起来,干劲儿欢实。
  坏就坏在女儿出生,媳妇儿一听是个“女孩儿”,突然大吵大嚷,敞着衣服跑出门,招的一街两巷人看热闹。丈母娘扯着石明后面追,边跑边诉了实情。原来媳妇儿在前一家因为“重男轻女”,月子里挨打,受刺激得的病。
  暗叹一口长气,石明保证“善待,多挣钱瞧病。”
  市三院专治精神类疾病,石明把闺女托付母亲照看,带媳妇儿治疗。等一段时间下来,情绪稳定,接回来。母亲毕竟上了岁数,劳累过度加之高血压,撑着撑着撑不起病倒在炕上。当娘的为了省钱死活不去医院,拖有小半年,走了。媳妇儿失了做家务的靠山,烦了就打孩子,下手没轻没重。石明哄不行劝不行,伸手给了两巴掌。“嗷”一嗓子,媳妇儿犯病了。
  打那以后,时好时坏,石明挣点,医院送点。村里人说:“不如你也送回她娘家吧?啥时候是个头?”石明摇摇头,挺着道:“她是我闺女的妈。”
  石丹接走侄女儿,村里给石明媳妇儿办了低保。石明出门打工也稍稍省点心。
  摊啥算啥,推着过。石明媳妇儿精神缓好,到家也能稳当过一阵子。石明像养闺女担待着,竟然有两年多平和日子。媳妇儿学会了做粥,煮面条,偶尔还露个笑模样。
  石明边收拾边怨自己:“要不是贪图挣多多的钱去外地,媳妇儿就不能砸人家玻璃,又去住院了吧?好歹没嫌咱家穷,好歹生了个闺女给咱,透灵的聪明哪。”
  拖地,洗涮,焕新的家敞亮了,石明端杯酒一仰脖,“老子的苦煞,有奔头!”



微信扫一扫,浏览手机页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pp|法律咨询|西方经典阅读|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1-10-24 14:41 , Processed in 1.484375 second(s), 25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