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

 找回密码
 注册

强烈推荐:微信免注册登录

搜索
热搜: 投稿 公告 密码
发挥你的特长,加入我们。免费录制音频,入驻喜马拉雅
查看: 291|回复: 0
收起左侧

飞毛腿

[复制链接]

74

作品

806

互动

5519

积分

驻站作家(金牌)

股份
3040
威望
2013
精华
7
粉丝
17
好友
1
注册时间
2019-9-19
最后登录
2021-9-26
在线时间
3844 小时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2021-9-10 11:4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栖霞山人 于 2021-9-21 09:03 编辑

u=2261476663,1232689334&fm=26&fmt=auto&gp=0.webp.jpg

飞  毛  腿
文/杨本堂

  因为我跑得快,爹给我取名叫陆飞。
  上小学我暂露头角。赛跑的时候,我蹲在起跑线上,耳听着体育老师的“各就各位,预备——”,“嘟”地一声哨响,我就箭一样窜出去,一路领先,总是拿第一。
  我考上初中,秋季学校开运动会。第一场赛,我蹲在起跑线上,绷紧了神经,聚精会神地听着裁判员“嘟”的一声哨子。可是这一次听到的不是“嘟”,而是“叭”,这一枪太响了,惊得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待回过神来,别人已经跑出去三十米。我爬起来,奋起直追,只听耳边风响,简直是飞呀,见一个超一个,跑完了五百米,最终又拿了第一。
  初中毕业赶上文革,我们这一代响应毛主席的号召,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是农村人,自然回了农村。
  我很幸运,三年后进了公社派出所,当上了临时工。
  派出所最忙的工作是抓赌。
  我第一次参加抓赌行动。我们跳进院子,我被安排在东北墙角,墙外是公路。
  陈所长下手了……突然一个黑影直奔我来,双手把我的肩往下一按,我胡里胡塗蹲下身,黑影蹬上我的肩,我一怔挺直了腰,把黑影送上了墙……我猛然醒悟,后退几步,一个助跑,飞身上了墙。
  黑影上了公路,见我追上来,撒腿就跑。趁着明亮的月光,我一路追下去,我们两个一前一后,在宽敞的柏油路上跑起了马拉松。此时的我完全把黑影当成了比赛对手,拼着命地追,跑了足足八里地,终于在昌黎的交界处把他按在地上。
  我打开手电,看清楚对方是个四十多岁的汉子,精瘦精瘦的像个猴。问他哪个村的不说,问叫什么名字也不说,非常不老实,可是手铐的另一只连在我的手腕上,他跑不了。
  我说,“陈所长一定着急,跟我跑回去。”
  由不得他,只能跟着我跑。两个人胳膊连在一起,跑起来是那么别扭,可是我高兴,好多年没参加田径赛,今天遇到了对手。别看老头和我爹岁数差不多,跑起来气不长出面不改色,陪着我跑到了派出所。
  我出大名了,擒住的是大名鼎鼎的飞毛腿。
  好亊成双,妇联的周大姐给我介绍对象。
  姑娘是曹家沟的,叫小兰。见面在周大姐家里,周大姐知趣地躲出去,剩下了我和小兰。小兰匀称的身材,晒不黑的脸蛋儿,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我最喜欢大眼睛的姑娘,因为我的眼睛小。小兰在我的小眼睛肆无忌惮的关注下,羞红着脸不抬头,好半天抬起头来,狠狠地看了我两眼,一句话没说跑了出去。
  第二天我去周大姐家探风声,周大姐笑着说,“恭喜你,准备喜糖吧。”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小兰说,“我爹想见你。”
  小兰在路口等我,从昌黎交界往西,我们进了十八柳河圈,这里沟深林密,地形复杂,民风慓悍,藏龙卧虎。抗日战争年代,柳河圈里出了高庆山、周怀远、刘七冒等身怀绝技的英雄,日本鬼子不敢进柳河圈。
  自行车骑一半推一半,好半天小兰把我带进一个院子。突然一阵“咩咩”的羊叫声,我问小兰,“上边割资本主义尾巴,鸡都不许养,你们家敢养羊?”小兰说,“这个穷地方,山高皇帝远,公社干部和工作组没人愿意来,万一来了,给羊戴上箍嘴,羊就叫不出声了。”
  小兰打起门帘,我一步迈进屋。一个中年汉子猛地站起来,“果然是你。”我大吃一惊,眼前的人正是飞毛腿。我回过身看小兰,小兰的身后站着两个小伙子,一个十八九岁,手里握着明晃晃的尖刀;一个十六七岁,手里拿着一条绳子。
  “爹,杀不杀?”
  “杀,人来了为什么不杀,马上杀。”
  完了,自投罗网,进贼窝了,两个人堵住门口,今天死定了,我闭上眼睛等死。小兰看着我的熊样,笑着把我按在椅子上,“我爹早就想见你,说年轻人就应该像你这样,有一种拼到底的精神,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劲头。”
  “你是第一个能追上我的人,从心里佩服。”飞毛腿坐回椅子上说,“让小哥俩把羊杀了,中午饨全羊,只要你把这顿饭吃了,婚亊就订了。”
  我擦一把脑门上的虚汗。小兰给我倒杯水,轻轻地碰了我一下,给了我一个暗示,一颗悬着心总算回到肚子里,我连连点着头。
  饨全羊,白干老酒,一家人团团围定。
  三杯酒下肚,准岳父就提起了想当年,怎么在昌黎澡堂洗澡,偷了日本军官的王八盒子手枪;怎么遇上三个日本特务,骑自行车没追上他;怎么伪军官骑着高头大马,他一枪给掀翻了大沿帽……说着又转了话题,扯到了彩礼,“我做主,什么三转一拧,二百尺布,全不要。要二百块钱,对,就要二百块。”
  怎么,二百,没听错吧。
  准岳父不担酒量,喝多了,“那天去朋友家,晚上没回来,正好去俩串门的,我们就打起了扑克牌,不知道哪个犊子扎的眼儿。”
  “你们没赌?”小兰问。
  “白磨手爪。”
  “那么跑的是啥?”
  “托朋友买自行车,身上带着钱,派出所搜去怎么办。”
  准岳父扬脖喝下一杯,又斟了一杯,“我算是出了大名,全公社都知道了,飞毛腿参加赌博,被派出所罚款二百元。”
  我的脸烧得厉害,估计比猴屁股还红,我根本没喝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pp|法律咨询|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联系我们|网址二维码|域名申诉仲裁|杂文评论|龙舞网|天马原创文学网 ( 冀ICP备11025393号-6 冀ICP备202100452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1-9-26 23:33 , Processed in 0.609375 second(s), 28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8 冀ICP备11025393号-6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和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秦皇岛市抚宁区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交流平台。 

本站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涉及印刷和文化产品,是免费的非经营性网站。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By D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